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八章 夜谈小说

第四十八章 夜谈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11-26 17:20:57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斋芳事 精彩章节

姜斋垂眸思量片刻,“何时出发?”

“就在这几日,”宣霁手指轻轻点在桌案上,一下一下颇有规律。

“凭将军差遣,只是得尽快了。”姜斋屈身施礼。

宣霁从喉头闷闷应了一声,嗓音更显低沉华丽,使人感觉有一片羽毛轻柔扫过心尖,不禁心头颤动。

宣霁从黑木椅上起身,身姿修长挺拔,近卫拿过玄色绣兽大氅,宣霁接过披上,修长手指在领口随手系了个结。

千俞在外面打起帐子,宣霁微微屈身,就要出去,突然脚步一顿,微微侧过脸,烛光下只见一管笔直高挺的鼻梁。

“我何时给你下过军令‘不能放弃焰麟军一人’。”

“将军没说过吗,想是我记错了。”姜斋知道宣霁派人在暗处盯着自己,恐怕今日自己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宣霁已经知道得清清楚楚。

宣霁隐约好像勾了一下嘴角,没有开口,掀帘出去了。

帘子掀开,姜斋感觉从寒夜里来的冷风,带来一阵不知名的味道萦绕在鼻尖,似松,似竹,久久不散。

姜斋有些出神,这个气味让她很安心,仿佛看见白鱼掠翅飞鱼腾,置身于玉屏青嶂暮烟中。

鼻尖味道有些消散。听到一声咳嗽,打断姜斋的“意境”,不动声色地恢复神色,姜斋转过身子定住心神。

“干嘛呢,”随元良桃花眼里有些不怀好意的笑,摸着下巴看着姜斋。

“元良,太过轻浮!”江参将半坐在床榻上,面带怒容。

听到江参将的呵斥,见江参将脸上真的有怒容,知道自己做得有些过,撇了撇嘴,声音也低了下来。

“载叔,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啊。”随元良清了一下嗓子开口道,急急掀帘子出去了。

“丫头,不必在意元良,他并无恶意。”江参将见随元良出去了,温和对姜斋说道。

姜斋没有开口,只是淡淡一笑,眼里澄净,摇了摇头。

江参将心口又是一软,“丫头,害怕吗?”

“没什么好怕的,不是还有宣将军和随参领吗,”灯火映在姜斋脸上,如遗世独立的画卷。

江参将开口一笑,“别怕,他们二人实力都不可小觑,定能护你周全。”

姜斋对于宣霁和随元良实力这点清楚,自己两次擒住随元良,主要是因为随元良怒气乱撞,气息不稳,没有太设防。自己凭借近身实战较多,用了些刁钻的角度。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罢了。

“将军和参领安危更重要,”姜斋不知可否,“只有我们三人吗?”姜斋想确认一次。

“应该是的,但要看将军安排,”江参将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太清楚。

姜斋点点头,“参将,夜已深,您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了。”

看出姜斋是在担心北军营的嫂子和姐姐,江参将温和一笑,儒雅清朗,岁月格外善待江参将,“回吧,我正好也是累了。”

姜斋屈身施礼,对鲁太医轻微颔首打了个招呼,掀开帘子走出江参将营帐。

一轮明月朦胧,在天地间洒下迷人的银辉,消散许多阴天黑风的寂寥之感,在这处军营留下一片静好安宁。

千俞见姜斋出来,上前一步,示意要将姜斋送回。

姜斋朝他轻轻点头,就抬步往回走了。

回的路总觉得比去时短,只消一刻,姜斋和千俞一前一后就到瓦房。

姜斋见木门缝隙间还透着光线出来,还未推门。

池景芸和姜容已经急急打开门,眼里满是焦急,见是门外暗处站着姜斋,紧绷的身体一下松

池景芸一把拉过姜斋,见姜斋完好无损站在自己面前,大大松了一口气,眼睛有些酸涩,但是不肯眨眼。

“多谢小将,”池景芸微微向千俞施礼,

“参将吩咐,”千俞说完转身就走了。

池景芸和姜容拉着姜斋进来,紧紧插上门闩。

“二嫂,五姐,让你们担心了。”屋子里不算太冷,可池景芸和姜容的手冰凉。姜斋有些内疚地握了握池景芸和姜容的手,知道自己让二人担惊受怕了好久。

池景芸摇摇头,“江参将唤你不担心,只是怕你天黑摔跤,”之前借着暗处抹了抹眼角,现在有些红。

“六妹,我和二嫂知道的,你无须自责。”姜容扬起一个笑容,有些心疼地碰了碰姜斋的额头。

姜斋抿了抿唇,突然不知自己对于这几天可能要离开,要不要说实话。

第二日,沉重的黑幕被第一缕晨光撕开,圆日只隐隐露开一角,红暖光辉瞬间淌染开来,露出军营原本的样子。

这时,姜斋也醒了,昨晚不知为何睡得很沉,睁开眼见到周围竟还有些不适应,不由轻笑出声。

轻轻穿戴洗漱好,姜斋伏在池景芸耳边,“二嫂,我去取早饭,你和五姐再睡会。”

池景芸有些迷茫睁开眼,还没开口,姜斋已经推开门出去了。

这几日太阳都有露脸,冬日的太阳暖烘烘的,但塞北是个例外,时不时的一阵寒风足够吹走微薄的暖意。

姜斋走在碎石子路上,发出轻轻的声音。

“姜妹妹,”姜斋听到这叫声,眉头一皱,听到脚步声不停加快靠近,停住脚步但没有转身。

是秦似珠,今日穿了一件半旧不新的青夹袄,容长脸蛋,细挑身材。“姜妹妹好早啊,是去取饭吗?我们一同去吧,”脸上满是笑意,说着就要来拉姜斋的手。

姜斋后退一步,秦似珠手一落空,僵硬了一下,脸上扬起受伤不解的表情,泫然欲泣,“姜妹妹,是我哪里惹你不开心了吗……”

“抱歉,我不习惯别人碰我,”姜斋轻蹙远山眉,又开口道:“还有,我上面只有一个亲哥哥。”

意思就是你别乱叫,我娘只有两个孩子。

“我只是见你亲近,唐突了妹……,那我该唤你什么?姜六小姐?不好吧。”秦似珠听此,有些委屈开口道。

“唤我名字便可,”姜斋抬布就要往前走。

秦似珠几步又跟上,“那好,我就叫你斋妹子,我比你大,可以叫我秦姐姐。”

秦似温柔对着姜斋笑了笑。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