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二章 寻觅小说

第四十二章 寻觅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11-26 17:20:51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斋芳事 精彩章节

姜斋回头往北军营方向走,情绪面上不显,心里把秦似珠暗暗记在了心里,手段虽说不高超,但如今还是得防着,容易吃暗亏。

回到北军营的瓦房里,方过酉时,池景芸和姜容还没回来,姜斋放下手中的吃食。

站在屋内,姜斋细细看去,不放过一个隐蔽狭小的角落,瓦房不大,能藏东西的地方不多。

姜斋拿出火折子,点上松油灯,松油灯暗淡,但也让一室温亮。

看着油灯晃晃悠悠,姜斋垂眸深思,

从宣霁震怒的神情,姜斋知道这东西在焰麟军营里绝对是禁果,那位俞小将军都丧命在宣霁箭下,如此震慑严律之下。又是谁敢,谁能躲着耳目在焰麟军营偷偷藏着一包罂粟果。

姜斋手指轻敲木桌,发出清脆的“咚”“咚”声,看来这焰麟军内也不是那么干净,宣霁一手遮天也露出个缝。

小半个时辰里,姜斋又仔细在屋里搜寻一番,干干净净什么也没找到。

姜斋听见几道脚步声,推开门探出身去。

杨大嫂正携着池景芸和姜荣往瓦房走来,三人脸上都带着疲惫,衣衫上不经意间沾上了点点血渍,杨大嫂嘴里还说着事,时不时叮嘱提醒几句。

太阳失去了温度,晚霞渐起,天空好像被撕开一个大口子,什么颜色都不拒,渐融淌开,天空形成一种奇异瑰丽。

姜斋含笑站在木门前,身后是破旧的瓦房,没有折损,显得她落魄。反而莫名就成了一道独立于世俗的风景,池景芸和姜容见到姜斋,心头一暖,都不由加快了脚步。

杨大嫂见姜斋,脸上也是一笑,“斋妹子,回来啦,”突然想到什么,一拍额头,神情有些焦急,“参将伤情如今还有大碍吗?”

“参将已经能坐起来进食,好生疗养无甚大碍,”姜斋温和一笑,散碎的光辉从眼底流淌出来。

“那就好,参将下午时分差人传信,我还以为参将伤口刀伤复发了,可把我一顿好急,”

杨大嫂人生得比一般女子高大,转头余光看见木桌上摆得饭菜,笑着开口说道:“斋妹子别看人小,也是很能帮嫂姐分忧的,这不嫂姐们一回来就能吃上热饭了,”揶揄地看了一眼三人。

池景芸和姜容望屋里看去,温暖的光亮就是对归来人最好的抚慰。感觉一天的疲惫散去很多,心里却多了些惆怅歉疚。

“行吧,我就不耽搁你们了,早点歇息,今天也是累了。”

“嫂子路上小心。”

方才外面天黑,光线暗淡,如今姜斋屋内,光线摇晃昏黄,池景芸和姜容看清姜斋的脸,都吓了一跳,以为姜斋是出了什么事,急急拉过姜斋,红着眼眶抚着姜斋的脸。

姜斋仔细解释一番,池景芸和姜容才放下心来。

姜斋见池景芸和姜斋脸色苍白,眉间掩不住的疲惫,姜容眼里还带着些恐惧不安。

杨大嫂拿来一个炉子,姜斋已经把它生上小半个时辰,炉上水热了,屋子里也暖和不少。

“二嫂,五姐,喝点热水暖暖身子,”姜斋拿过炉子上热着的水,池景芸急急就要接过,又不敢大动作,怕烫着姜斋,也抓着壶柄。

姜容站起身也要接着,拿过搪瓷碗。

喝着热水,姜容身子还在轻颤,顺着姜容瘦削的背,一下一下啊安抚着。

“六妹,这一天你也是累着了,快来吃饭吧。听杨大嫂说明天又的忙……”姜容说着欲言又止,轻叹着气摇了摇头,不知是热水蒸得还是如何。姜容眼眶红了不少。

姜斋见此,以为杨二嫂又说了什么,开口问道:“五姐,这是怎么了?可是受了气?”

姜容抬头,强撑起一个笑,“六妹,没有,你别急。杨大嫂挺照顾我们的,教我们的嫂子人也好。”

说着又埋下头,“只是心疼那些个伤兵,有的风霜刀剑十几载,孩子连声父亲都没叫过。有的看着比我大不了几岁,如今身上几个窟窿,满身刀疤。时不时就有伤兵被掩上白布……,我看着实在难受。”

似乎想着如今自己处境遭遇,父兄生死不卜,更是心有感触,不想让池景芸和姜斋担心,借着蒸腾的白气,掩住面容,止不住的眼泪就往碗里淌。

池景芸只一下一下轻轻拍着姜容的头,心疼不知如何开口。

姜斋什么也说不出了,伤亡鲜血离别是战场留给交战双方的“黑色纪念品”。

冬季的残阳如血,只一现就消失在天际。望着小窗外如黑幕一般的天空,几颗星子已经挂在远处。

皎洁明星高,苍茫满天曙,火光落进姜斋眼里,摇摇晃晃。

一室安宁,一夜寂静。

焰麟军营一天的开始,是从牛角号吹响那一刻开始的,整个军营苏醒,刀剑操练的声音此起彼伏。

姜斋第二日跟着池景芸和姜容起了床,洗漱收拾完,和池景芸和姜容一同去伤兵营,见杨大嫂已经到了,微有些放下心来。

一刻也没有耽搁去了江参将的营帐,路上考量着昨天的药方。

辰时三刻,姜斋未到营帐门口,刚巧见到鲁太医进营帐,心下一喜。

到了帘外,帘外守卫近卫倒是没有拦她,掀开帘子便让她进去了。

姜斋眼里浮现几分讶异,没有多问,道了句“多谢”。

一跨进营帐,姜斋就见到随元良正坐在昨天那个位置给江参将喂粥。姜斋垂眸站在帘帐出,不置一词。

“参将,今日您感觉如何,伤口可有不适?”等江参将吃完,漱完口。姜斋上前施礼,开口问道。

江参将脱下鳞甲,五官此时显得儒雅柔和,似一个读书人,笑着开口说道:“好多了,只是伤口有些痒,恢复比往常还要快些。”

“参将,您介意我查看一下伤口吗?”

从姜斋进来,随元良没有同之前一样,视线全是怀疑打量,今天随元良只是偶尔向姜斋这边扫一眼,眼里似乎只有些考量。

姜斋细细检查时,随元良在一旁也靠得极近,一点一点看着江参将的伤口和结痂。时不时也问上几句。

检查完,姜斋站到一旁,“参将恢复得不错,少些忧虑,再好一些,便可用医治膝盖风湿的膏药了。”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