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一章 一寸山河一寸血小说

第四十一章 一寸山河一寸血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11-26 17:20:51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斋芳事 精彩章节

两人快到主军营时,姜斋望着不远处那处恢宏肃穆的营帐,霞光大作时显得格外不可侵犯,靠近主军营的路都干净些,路上杂草都不见。

“一寸山河一寸血,目之所及的本皆是遗憾。”姜斋眯了眯眼,看向连成一线的霞光,主动开口。“已尽人事,天命未至而已。”姜斋声音平淡,对那些生命的逝去仿佛只有淡淡的无奈。

随元良有些惊讶,他没想到一个未及笄的女孩,居然对死人习以为常似的,同时又有点被欺骗的愤怒,之前不是一心救治伤兵的吗,甚至为此触怒宣霁,如今平平淡淡的一句“天命未至而已”。

这个念头才冒出来,随元良就赶紧掐断,不说自己之前做的那些,就说姜斋这个身份也没有责任为焰麟军效力。

两人才到营帐便听到营帐里面传出沉闷的一道碰撞声。

姜斋见随元良进去,想了想,侯在营帐帘外,没有跟进去,其实她知道江参将甚至随元良的意思,他们想用方子减少伤亡。

姜斋展眼一望,通往主军营的道路,看似纤尘不染,其实杂草荆棘丛生吧她知道宣霁是一个很好的共利对象,姜家的冤屈如果宣霁出手相助,恐事半功倍,但风险并行。

她不是圣人,不可能心安理得看着别人替她的信仰和决定承担无妄后果。若是如此,她可以当作从未开始。

一次就够了,让她知道自己确实势不如人,撼不动宣霁这棵大树,之前,救治是情分,如今,不救是本分了吧。

主军营不小,没有一点声音往外泄露,姜斋站在帘外,一点细碎也未进耳。

随元良很快出来了,脸上有掩盖不住的疲惫,如今随元良眼底发青,“你先回去进些吃食,不必跟着我了。”

姜斋点点头,转身就走了。对于随元良她实在不想多说。

看了看天色,姜斋没去伤兵营,没回北军营,直接去了田晏的小厨房。

田晏见她来,很是惊讶,没想到她如今腾得出时间来这,“妹子,是来这熬药吗?”田晏想了想也只有这一个原因了。

看着田晏热切的笑容,姜斋也笑了笑,整张脸都流光溢彩起来,“田大哥,这也是取饭的地方啊。”

田晏一愣,随即不好意思摸了摸头,见姜斋脸不正常地发黄,田晏有些担心问到:“妹子,你脸色怎么黄暗暗的啊,是生病了吗?”

姜斋正要回答,身后传来一道惊呼,“姜妹妹这是怎么了。”

姜斋和田晏看去,是秦似珠和杨二嫂,缓缓走过来。杨二嫂手上还挽着秦似珠一条手臂。

秦似珠脸上还是那种让人恶心的假意关切,杨二嫂脸上则是毫不掩饰地幸灾乐祸,眼里都是亮的。

秦似珠几步走到姜斋面前,伸出手就要往姜斋脸上抹去,姜斋直接侧后退几步。

秦似珠手就尴尬悬在半空,一副很受伤却不敢言的样子。

杨二嫂一下就跳出来了,“你得意什么劲,拿个破药方还会药死人,似珠(死猪)妹妹,咱离这种人远点。”

田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见杨二嫂看过来,笑得更大声了,一点也没有收敛。

秦似珠有些尴尬笑了笑,眼神有些黯然微垂着头,杨二嫂说话有口音,似珠(死猪)一口一口叫。

杨二嫂更气了,口不择言说道:“说不定得了什么不要脸的病呢。”

田晏止了笑,脸色渐渐严肃。

秦似珠眼底笑意一闪而逝,连忙上前开口,“芝娘,快别这样说。”脸上满是羞涩与焦急。

“你说这个吗?”姜斋指了指脸,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塞北风烈如刀,初来难免不适应。用这遮掩面容,挡些寒风,明年洗净便可。”

姜斋又故意上下打量秦似珠和杨二嫂,“见两位面色暗黄,脸上自然红,快到年关也是喜庆。”

秦似珠被姜斋如此打量,错开身子心里不由就一阵发虚,仿佛一切伪装在她面前都是徒然,不堪一击。

听到姜斋的话,秦似珠下意识摸脸,有些痂,仔细看了姜斋一眼,虽然姜斋抹黄了脸,但那皮肤底子如何也遮不住,想到这,眼底又是一阵嫉恨,若不是你们,我何故流落于此。

杨二嫂已经想开口向姜斋要方子,但方才才嘲讽姜斋的方子有问题,如今众目睽睽之下,也是没那个脸了,便更加跋扈起来。

“呸”杨二嫂啐了一口,“到这还想着养脸呢!给谁看呢。”说着用不怀好意隐晦的眼神上下打量姜斋和田晏。

“真当自己来这找男人的啊。”杨二嫂暗暗嘀咕道

“到这嚣张卖脸来了,是当焰麟军太容易吃了吗。”田晏嗤笑一声,扬起声音。田晏本来想,一个大男人没必要和两个无知妇人计较,看到杨二嫂越来越过分,拿人清白说笑。

杨二嫂有些讪讪,眼神躲闪,秦似珠扬起一个笑,声音轻柔粘腻,“田大哥,芝娘只是嘴快,没那份意思,别因为这生分了。”

不管其他地方如何,焰麟军营肯定是男子为尊。

“生分前提也是要有情分吧,我跟你们有什么情分?”田晏又冷冷开口。

二人塞然,一下开不了口,想不到田晏一个大男人嘲讽起人来毫不示弱。

秦似珠拉了拉杨二嫂,田晏再不起眼,好歹也是入了编制的焰麟军,就不该把田晏带上。

“田大哥,我和芝娘该打,”说着打了自己嘴巴一下,“本也是来取吃食,远远看见姜妹妹,想着姜妹妹初来,想与她熟悉一些,开玩笑惹了妹妹和田大哥不快,真是罪过。”边说边垂泪,潸然泪下最后无语凝噎。

田晏见秦似珠这样,再狠的话也是说不出来了。

姜斋见这秦似珠拙劣的表演,但不可否认,也还挺好使。但秦似珠这点手段拿到更高一阶段,恐怕只有打掉牙齿连血吞,还无还手之力。

“既然都是来取吃食的,那麻烦田大哥了,我嫂姐还等着我。”姜斋冷眼看着秦似珠,清冷明澈的眸子,有些不耐。

田晏点点头,很快端着一个小锅,两个碗回来。

杨二嫂见姜斋手里拿着那个小锅,上面盖着碗扣,刚想嚷嚷,秦似珠悄悄拉了拉杨二嫂衣袖。杨二嫂一跺脚,恨恨扭身走了。

最后秦似珠接饭的时候脸上还挂着泪珠,轻声道过谢。

泪眼朦胧,回头向姜斋想说什么,姜斋向田晏打过招呼抬步就走了。

秦似珠狠狠抓紧碗口,一口牙紧紧咬着下唇,眼泪却还在簌簌而下。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