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八章 进食小说

第三十八章 进食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11-26 17:20:49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斋芳事 精彩章节

江参将不知是不是感觉到宣霁来了,咳嗽了一声微微转醒。

见江参将挣扎着要起来,随元良急忙上前搀扶,宣霁也虚扶了一把。

“将军,”江参将挣扎着坐直身子,内心不免有些愧疚。

见宣霁的面色,虽然情绪不显,但江参将知道宣霁如今心情不好,眼里又压了东西,想必是军营的事令将军费心劳神了。

“随参领,去给参将端点清淡吃食,”宣霁找到一处太师椅,流露出些许疲惫。

随元良知道宣霁有话跟江参将说,没多加迟疑,看了一眼姜斋,率先走了出去。

姜斋知道自己须得寸步不离随元良。察觉到随元良的示意,整理好桌案上的东西,轻轻施礼走了出去。

宣霁的视线在她身上打量,她已经不陌生,但这次眼神里好像多了些什么?

鲁太医见状,也低垂着头暗暗退了出去,但没走太远。

营帐里只剩宣霁和江参将,宣霁走到帘窗前,没有开口。

江参将斟酌许久,小心开口,“将军,是军营的事让您烦心了?”

宣霁半晌没有开口,淡淡的静默就在营帐里流动,江参将垂眸,心里已经有了几分思量。

宣霁闭上眼,脑海里不免回想方才场景。

那伤兵还活着,穿着深红粘湿的鳞甲,一口一口喘着气,箭头就跟着他的呼吸在清瘦肋骨上起伏,可是没有人敢动手,甚至因为没有人敢在没那药的情况下取箭头,

宣霁最后发怒了,发了狠话,有一个郎中颤颤巍巍上前,只能生拔,机率不到两成。

伤兵听此,僵硬着面孔笑了笑,“将军,不用了,这伤我知道,十拔也……是九死,最后那一个也是苦……苦熬过去了最后也逃不过……”

随着一字一句地吐出,伤兵嘴里不停溢出鲜红的血沫子,”我想……留点时间想想媳妇闺女,太久没见了……”伤兵哆嗦着,感受到血液与身体温度的流失。

这样的事已经发生不止一例,如今蛮子弓弩又狠又毒,杀伤力极强,凡是中箭者大多是等死,因为没人敢拔,拔了也无用……

常宁憋着泪,这个伤兵是跟他住同一个营帐的老兵,平时喜欢逗弄他,每次在关键时刻却很照顾他。

这是老戎在焰麟军最后一年了,家里媳妇闺女每天都在家里数着日子等他,给他寄了新衣服,老戎媳妇一针一线做的,没事就拿出来晾,更不让兄弟们碰。想着他闺女现如今出落成啥样了,还记不记得常年在外的父亲……

“将军,我知违反军律,您如何处置,属下绝无怨言,”常宁重重跪到宣霁跟前,眼眶通红,“让那个小姑娘试试吧,她救活过我,那药我也试过,”

常宁回头看了一眼老戎,“这都几天过去了,除了伤口发痒,身体没察觉异样,有副作用还可往后慢慢调,还望您一试!”常宁跪倒磕头。

宣霁还没回答,伤兵突然大声呜咽,常宁急急扑到塌边,手心捂着伤口,感受心跳在中间轻弱,最后归于平静。

耳边似乎还传来小兵的询问恳求和最后的呜咽声。

“载叔,近日军营伤亡实在惨痛了些。”宣霁声线平淡,但细听会听到几分心疼黯然

“将军,战场刀剑无眼,死伤是难免的,您已经使死伤大大减少了。”江参将知道对于宣霁来说,焰麟军不仅仅只是一只军队,更是他内心歉疚赎罪的一个寄托、一种方式。

这话不假,宣霁很有将帅才能,自从他接受军营,从不拿将士的命做无谓冒险,不仅提高伤亡将士的抚恤金,还求着圣旨在这边陲建立一座“太医院”

江参将说完,营帐里又是一阵寂静。

“载叔,方才我去伤兵营,有个小兵问我能不能试试那药,副作用往后可,慢慢调理。”宣霁此时透出些无奈。

听及此处,江参将也噤了声。

“将军,您是如何想的?”江参将有些谨慎出声。

一片静默,宣霁没有回答。

“您做的任何一个决定全焰麟军营上下都会绝对服从。”江参将气弱,说出这话却铿锵有力,毫不质疑。

宣霁听及,睫毛微颤,放在案椅上的手也不由轻微蜷动。

姜斋跟着随元良前往厨房,凡是有官职的将领又辟一处伙房,倒不是吃食好些,只是谨防有心人投毒。

随元良特意绕了个远,去了伤兵营一趟,姜斋在门外等着,想着会不会碰到二嫂和五姐,给她们报一声平安。

出来后,随元良那双桃花眼如蘸了浓墨。姜斋脚步顿了顿,望着随元良身后的伤兵营,没有开口。

随元良脚步越走越快,姜斋几乎要小跑才能跟上他。跟了一段,姜斋脚步缓了下来,平整一下又些许紊乱的呼吸。

望着随元良的背影,脚步越走越慢,像是郊外踏青风景好。

不知随元良是不是故意,见姜斋落后一大段,冷冷看了一眼,也不催促,继续往伙房走。

姜斋看着随元良背影消失在营帐后,转身就要直接往回走。

“喂,你干嘛呢,磨磨蹭蹭不赶紧跟上!”随元良突然就出现营帐前,横眉冷眼看着姜斋。

姜斋加快些脚步,没有太快,不紧不慢跟上随元良。

两人一前一后到达伙房,一路上谁也没有开口。

伙房的膳夫是个四十岁左右的黑面汉子,脚有些跛瘸,但走路时脊背笔直,眼里精神奕奕,是个老兵。姜斋在不远处不动声色打量。

见随元良一来,急急就从灶前起身,随元良还不曾开口,问起江参将的伤情,眼里毫不作假的担忧。

随元良一反常态地细细给膳夫说起江参将伤情,还安慰汉子几句,让他不必担心。

“对了,全叔,你给我拿点清粥小菜,参将如今醒了,也能进些食。”

被唤作全叔听此,马上止了话头,动作熟练地去呈了一大碗白粥和当季小菜,又想拿点啥。

随元良赶紧止住,“全叔,你别拿了,待会参将见拿多了,又得说我,”随元良赶紧拉住了全叔,“您歇会吧。我就先回了。”

全叔笑笑没反驳,将托盘放在台子上,静默,因为没有人去接。

随元良斜着眼看向姜斋,示意道“等啥呢,没一点眼力见。”

随着随元良的眼神,全叔也看向姜斋。

姜斋很明显察觉到全叔在自己身上打量,那眼神如有实质,姜斋若是没猜错,这老兵以前在这军营里恐怕也不是籍籍无名之辈。

姜斋走出老远,不知是不是错觉,总感觉全叔的视线还在打量她,也不含恶意,只是淡淡探究。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