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七章 盛京小说

第三十七章 盛京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11-26 17:20:48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斋芳事 精彩章节

盛京城送走了连绵的细雨寒风,终于迎来一个晴天,太阳像被雨淋洗过,柔和不刺眼,显得盛京大街小巷都活过来一般,走街窜巷的叫卖声在晴日里显得那么清脆。茶楼酒肆,赌坊铺子喧嚣不停,这才是真正的盛京城。

相比于外面的清风祥和,繁华热闹,离已经破败的姜府两条街道的周府,一片静默,没有任何欢快传出。

丫鬟婢子都战战兢兢站在各处门外听从吩咐,小心行事,生怕一不小心惹了一月来没好脸色的主子,被卖出府去。

地面还有些连日阴雨的湿润,地上铺的青石地砖也长起几处青苔,院子里有序摆放时令花草,但近日寒气的摧残,显得有些垂头丧气,萎靡不振。

周府的主子从下完早朝就没出来过,吩咐小厮任何人不准打扰。

小厮连忙应是,其实以前大人很是温和,周大人是文官,官从光俸寺卿,从三品。夫人也是恩威并重

对下人大多只是口头责罚,没怎么较过真,可前几日当着众人的面夫人亲自处理了一个碎嘴子的丫鬟,偏偏是家生子,还连累了老子娘,被打骂得半死不活后,亲哥亲嫂子把她配给了一个瘸子鳏夫。

自此大家都知道府上近日做事得小心为上,千万不得触了主子的霉头。

周大人就坐在太师椅上,右手撑着额头,难受疲累似的用左手捏着眉心,脸色隐在黑暗里,眼底满是红血丝,

桌上零散地放满了折子,被返回来的,都没有资格呈上去的,还有一些写了一些的。

书房的门被轻轻推开,一个妇人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门口小厮并没有阻拦,在美妇人进去后还轻轻将门从新掩上。

周大人听到声响,将手放了下来,强撑起些许精神不想让自己看起来颓败,让夫人担心。

周大人没有起身,妇人将手上的托盘放下,拿起火折子点亮一盏烛,屋里一下光亮许多。

“也不怕伤眼睛,”妇人有些嗔怪的出声,吹灭了火折子,走到书桌前。

“书房确实昏暗了些,”周大人与夫人琴瑟和鸣,没红过脸,见这般,笑了笑,随即又想到什么,笑意慢慢浅淡,“其实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什么也做不了。”

周夫人见自家夫君眼眶通红,不知是熬夜,还是伤痛,听到此话,重重叹了口气。

走到周大人身后,轻轻替他按摩穴道,静静没有出声,她知道他在外面已经听得够多了。

“夫人,如今我只想上书告老归田,乞言是寄,”周大人无力地捂着脸,“我若一走了之,苏林的仇冤谁替他平反,我又有什么脸面去见师长,”周大人直愣愣盯着飘忽的灯苗,眼神里满是悲痛。

他与姜苏林师出同门,同朝为官进二十载。

周夫人见丈夫,一向儒雅温和的眉宇间此时尽是迷茫遗恨,白头发也不知觉间就根根冒出,下巴青胡茬很久没打理。

“夫君,姜大人的案件真无回转之地吗?这案子定得也太快了些。”周夫人穿了一件白玉兰花地缎面长褙子,在府里随意挽了个朝云髻,脸上薄施粉黛,掩盖眼底的青色与近日的憔悴,不止周大人,一月来她也跟着睡不好。

“看似证据确凿,其实疑点重重,但如今圣上不闻不问,放任自如,只看那些证据,我等为人臣子,又能如何。且……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周大人无奈的声音在书房消散。

“啪”一只汝窑影青圆冼摔落在蹭光瓦亮地板上,得之不易的宝物就这样立马四分五裂。

“你说'珉王在查姜家'?”昏暗的书房里,耳边满是主人慢条斯理的声音。

但下属知道,圆冼是主人近来一直把玩的心爱之物,如今却碎片一地,自己恐怕也命不久矣了。

“是,”全身裹在黑衣里的男子咬牙开口回答道。

“为何现在才来报?哪露出马脚了?”阴暗里的人语速明显有些加快,显然这件事对他影响很大。

“珉王前一次查得很浅,属下等人不敢耗劳主子心神,但此次查得很是隐蔽,且蛛丝马迹也不放过,才速来禀报,请主子降罪。”黑衣人膝盖一下跪在尖锐的瓷器片上,仿佛没有知觉似的,瓷片越陷越深。

“若是珉王插手,所有付出努力都会付之东流,眼前的成功也只是过眼云烟,昙花一现罢了,”幽暗的屋子里还坐着一人,他仿佛已经与黑暗融为一体,

“若他插手确实麻烦不小,但也不是动不了他!”主人阴冷开口,话语中凶狠令人不寒而栗,黑衣人跪在瓷片上,冷冷一哆嗦,碎片滑得更深了。

“你真当珉王是姜家?阴谋手段这些就行,别忘了,他后面是谁,你死他都不可能有事。”黑暗里的人似乎起身了,推开了窗子”你操之过急了,是什么突然就让珉王插手姜家,这是你如今应该查清楚的,”

“是,”主人的话语里含着几分尊敬,黑衣人不由惊讶微抬了眼。

黑暗里的人推开窗子,突然霞光大作,点点金光洒向大地,有临近街道叫卖声传来,酒楼茶肆,楚馆赌坊,人和车来来往往。有茶香,酒香还有街上妇女胭脂香随风飘散进来。一片繁荣盛景之象,十里街道,一朝国都。

“真好啊”

巳时三刻,焰麟军营

姜斋依旧坐在桌案前,精细小心地配置药方,将药材碾磨,做成药膏。

随元良让近卫送些战报过来,自己就在江参将塌前处理军务,时不时用水给江参将润唇。

帘子突然从外面小心掀开,宣霁垂首走了进来,见江参将还在休息,放轻了脚步。

鲁太医正想行礼,宣霁已经摆了摆手,姜斋见状,又垂下眸。

走到江参将塌前,看了看江参将的脸色,脸色缓和些许。

近日伤兵死伤太多,宣霁一上午没怎么开口。

宣霁视线转动,看见对面的姜斋,视线留滞,不由多看了几眼,姜斋察觉视线,抬眸看向宣霁。

宣霁又回头看向随元良,随元良和宣霁视线相接,没开口只向他点了点头。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