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八章 对峙小说

第二十八章 对峙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11-26 17:20:43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斋芳事 精彩章节

怜悯一闪而过,宣霁手指收拢,眼中杀意毫不掩饰地翻滚。

姜斋脸色惨白,身子艰难往后一退,手肘重重一击宣霁手臂上的穴道。

宣霁手一麻,突然没了知觉。

姜斋乘机站起身来,脚步急急后退,手捂着脖子,剧烈地咳嗽,眼中竟也是毫不掩饰地杀意。

这是姜斋醒来最明显的一次情绪外露。

宣霁有些不可置信,一个小女子竟从他手里逃脱,慢慢抬起头。

眼中已经丝毫情绪不显,灯火一点也进不到他的眼里,一片漆黑。

“你果然不简单,”宣霁收起手臂,动了动,渐渐恢复知觉。

“你来焰麟军的目的,谁派你来的,本将给你一个全尸。”宣霁话语里语气平缓,什么也不显,甚至方才的杀意都是一场错觉。

但姜斋莫名就知道,这是猎人在举刀前最后一次擦拭刀剑,只为干净利落撂下屠刀。

姜斋脑子急速运转着。

帘子被拉起,又返回来重重打在横木上,一阵急匆匆地脚步声传来,是江参将。

江参将前几日被宣霁派出去执行任务,如今才回来汇报,可就在外面等待的几盏茶的时间里,竟传来撞打的声音。

一问才知宣霁在传唤人,亲卫正好说到名字。

几声剧烈咳嗽声传出帐外,江参将慌了神,顾不上未经传召不得入账的规矩,急急掀开帘子就就进去了。

“君不见青海头,古来白骨无人收。”姜斋声音嘶哑,说完又是一阵咳嗽,纤细白嫩的脖颈上满是触目惊心的红痕。

江参将暗暗心疼,却一句不敢开口,自己着急了。

“见过将军。”江参将跪下施礼。

宣霁听到姜斋的话,眼睫动了动,那眼底深处的漩涡却情绪丝毫不外显,卷吸走一切有可能外露的情绪。

宣霁一直没开口叫江参将起来,直到江参将有些“不经意”动了动膝盖。

宣霁才叫江参将起来,江参将弓腰退到一侧,发生了何事?

“你说我冷酷无情,不在乎将士的生死?”宣霁缓缓吐出话语,轻笑了一声,似嘲似讽。

这笑如同昨晚姜斋“失言”,宣霁露出来的笑,不敢当真。

“若你在乎,为何连将士最后一丝活命机会都要剥夺!”姜斋有些微怒开口。

“你当你是谁?救世主吗?就拿着这肮脏恶心的玩意救人!”宣霁怒极,重重一拍桌子。

姜斋收敛怒意和杀意。

“是姜斋鲁莽,高看自己,但这药已是用了,将来何时,只要将军或一个将士因此丧命,姜斋定偿命!”姜斋渐渐止了咳,微吸一口气,平复情绪。

姜斋觉得自己太过仁慈,他们是死是活,有我何干,他们护的不是我的国,不是我姜斋。

吃力不讨好,平白一身骚。

“你偿?你配给谁尝命?”宣霁站起身来,丝毫没有掩饰眼中的嘲讽。

“若是这药无害,那将军又当何说呢。”姜斋语气已然冷静,如同覆上一层薄冰,看不清情绪。

“砒霜也是能入药”姜斋直视着宣霁的盛怒黑眸,一字一句说道。

“你,”宣霁语结,“倒是伶牙俐齿,让你和你那两个姑姐吃一吃苦头,就知道欺满本将军的下场,”宣霁瞬间就收敛所有情绪,如撒旦索命,荡魂无数。

姜斋微眯了眼,浑身爆发出的气势让江参将心惊的同时焦急不已。

帐内气势剑弩拔张,一触即发。

姜斋就像一只被踩住尾巴的猫,此时已经准备露出尖利的爪牙。

没什么讨厌的,就是讨厌被威胁;没什么不吃,就是不吃硬。

此时帐外传来亲卫的报备声,“将军,随参领和鲁太医求见。”

一时间,宣霁没有出声,“让他们进来。”

帐外的随元良有些迟疑,这声音有些不太对啊,谁把活阎王惹了。

随元良和鲁太医进来,跪下请安。

还未开口,就听宣霁淡淡却不容质疑说道:“把药停了,药渣马上销毁。今日所有喝过药、碰过药的人统统另辟一块地方安置。”

随元良和鲁太医脸上都不约而同地浮现惊诧,鲁太医更甚至不顾宣霁的规矩,急切开口问了一句”为什么”。

随元良也有些讶异,他去过伤病营,那几个他以为都无救的伤兵此时情况都在渐渐好转。

“鲁太医,你越矩了。”宣霁语含煞气,仿佛每次宣霁乌金剑出鞘时--杀无赦

“可……他们都在好转啊,为何不试一试……”鲁太医又急急看向姜斋,“姜姑娘,你快给将军解释解释,我说不明白,伤兵……”

“他们死活与我一个贱奴何干,”姜斋直接打断鲁太医的话,“是否用药若我一个营妓能说了算,那要将军何用。”

“姜斋!”江参将出声呵斥。

鲁太医也是惊讶地开不了口,他想不到能说出那番大医论者,如今竟句句寒凉。

“我出手相救是因为敬他们是为国为民的将士,可他们的尖刀如今对准我,护的不是我,他们对我没有责任,我对他们便没有义务。”姜斋对着江参将说道。

宣霁一下踹翻了桌案,桌子上的东西撒了一地。

“您说得对,我不是救世主,我如今只是一个需要救世主的苦难人罢了,还望将军救苦救难。”姜斋盯着宣霁,一字一句激怒宣霁

“来人,”

“我劝你不要,毕竟我心思如此歹毒,说不定在军营哪处放了些“脏东西,你就不怕我死也要拉半个军营垫背。”姜斋轻笑出声,很是清灵。

此时已无人敢把她当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看到。

宣霁自功成名就,就无人敢忤逆于他,更别提在盛京,呼风唤雨也不为过。

此时所有人都不敢再出声。

江参将看着就要挣扎着开口。

随元良眉毛一挑,这小姑娘一言一行冷静得不像个小女孩,如今竟敢说出如此话。

到底发生了何事,随元良眼神询问江参将,江参将只摇头,眼里一片难过与伤感。

“拿姜家威胁我?将军,您犯错了,”姜斋就笑出声,眼里是荼蘼初夏的笑意,语气也是微软的,丝毫没有觉得这些话会带来多大的风浪。

宣霁第一次感觉一拳头打进棉花里的感觉,进伤不了,收回咽不下这口恶气。

“是吗,”宣霁突然明白了些什么。微眯着眼,一切阴谋诡计都幻化成烟

这女子今日来就想好一切了吧。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