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七章 坦白小说

第二十七章 坦白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11-26 17:20:43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斋芳事 精彩章节

“或者你画出来,”又一个郎中上前开口。

姜斋沉默不语,摇摇头,望着满室的药草,皱了皱眉……

正在这时,由远及近传来沉重利落的脚步声,鳞甲走动的摩擦声带来砭人肌骨的颤抖。

挟裹冰天雪地的寒意,在温暖的内室里,也让让人不寒而栗,凌厉的眉目如鹰扫射,杜绝一切法外开恩,

“姜斋,将军有令,命你速速前去接受召见,”是宣霁近卫,手执长枪,泛着刺眼寒光。

全身上下都被铁甲严严实实包裹着只露出冰凉凌厉的眼睛和一管笔直的鼻梁。

姜斋神色平静,连睫毛都未有一丝抖动,仿佛早就猜测到似的。

鲁太医等人都大惊失色,却不敢开口,在整个军营没人敢违抗将军的命令。

违令者,斩!

姜斋随着宣霁近卫出门,望着塞北耀眼的星子,寒气朦朦胧胧如一层轻纱笼罩,明天应该是个好天气。

快要靠近主军营,周围人很少,只有巡逻的边将,执着长矛,目不斜视。

姜斋心头暗暗下了个决定。

姜斋知道此药若是能用,拿了也无事;不识,姜斋可与那将军暗暗商量,小心使用,谨慎药量、产量。

若知且深谙那东西的危害,多次用药不可能瞒过宣霁的眼睛,他只要还想救治伤兵,更甚于,到了如此地步,他就为了军心也不会大肆宣扬。

胡庸成至少可以探探底。

“将军,姜斋带到。”亲卫进来跪下开口道。

姜斋在外面等候亲卫报备,在掀开帘子的瞬间,姜斋看到一个身影蜷跪在地下,宣霁桌案上放着一包牛皮纸呈着的药渣。

姜斋一挑眉,这胡郎中挺快啊。

“带进来。”宣霁声音由帐内传来,听不出情绪。

姜斋进来,跪下施礼,“参见将军。”

宣霁没有开口,一瞬间帐内死一般寂静,只有宣霁翻动军报和指尖划过纸张的摩擦声。

“都起身回话。”宣霁视线从军报移开。

“是”胡庸成刻意拉低声音,让声音听起来不那么尖锐难听,颤颤巍巍起身。

姜斋站立垂头不语。

“可知找你来所为何事。”灯火下宣霁眼眸幽深得看不见底,深邃的五官更是高深莫测。

“知,”姜斋早已从药渣中拿出罂粟果。

那便是天南星的“过”了。

“小儿狂傲,急功近利,竟拿山棒子入药,那东西可是有毒,你可知!”胡庸成一下就要跳起来,

”知,”姜斋开口,眼神明静清冷,好似胡庸成就是一个跳梁小丑,连她眼角都入不了。

“你知竟还入药,是何居心,是否是你父兄授意,意图害我大昭将士,动摇国本。”胡庸成眼神激动,脸色发红,声音愈发尖利。

听见胡庸成此话,姜斋眼神一寒,眼角勾出凌厉的弧度,荡魂无数。

胡庸成下意识就一缩,七尺大汉竟被姜斋一个眼神吓萎了。

“胡郎中这话是说,若是这药无事,我父兄便是一心为国,自证清白,姜斋气势陡然尖锐,“胡太医有权让我父兄免罪出狱?”

“辩口利辞,不知委婉,你父兄是圣上亲自下旨降罪入狱,我有何权利!”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那胡郎中就有权凭空诬蔑我父兄意图毒害大昭将士!”

“你!”胡庸成没想到这个寡言少语的少女,嘴皮子竟如此厉害,咄咄逼人。

胡庸成被堵得说不出话,姜斋也未出声。

轻轻的“啪”的一声,宣霁放下手中的军报,食指和中指有规律地敲击桌面。

一声一声,胡庸成仿佛击在胡庸成心口上,心跳又擂鼓,赶紧又跪下,“将军,此女行为鬼祟,恐居心不良,还望将军彻查。

宣霁抬眸,纤长的睫羽在灯下显得温柔脆弱,那双眼却像是一把锋利的长剑,一寸一寸划过骨肤。

宣霁没有说话,一个灯花突然挑破,手上的动作也停下。

“行了,本将会彻查此事,胡郎中先回吧。”半晌,宣霁不温不火地开口。

这声音太刺耳了些。

“是,”胡庸成一阵激动,在宣霁看不到的地方,眼睛得意阴狠剜了姜斋一眼。

帐内只有宣霁和姜斋

“知道我为什么把你留下吗?”宣霁重新拿起桌案上的军报。

“多谢将军信任,”姜斋上前一步躬身施礼。

两声清淡的笑声传来,“你比我想象得还要聪明些。”

宣霁轻勾了唇角,但很快如过眼云烟消散不见。

姜斋眼睫轻颤,神色不变,“将军谬赞。”

“砒霜也能入药,”宣霁口中缓缓吐出这几字,轻如呢喃,视线落回军报上。

“退下吧。”

姜斋没有动。

“急缺的药材,画出样子交给鲁太医便可,”宣霁神色淡淡。

姜斋依旧没有动。

自己这一次熬药没被宣霁发现,想来是他对自己还未放着眼里。

姜斋第二次跪下,开口道:“将军,此药您还是先见过为好。”

宣霁知道吗?

姜斋从怀中也拿出一个包裹严实的牛皮纸,有些微鼓。

宣霁放下手中的军报。

在晕黄灯下,面部五官柔和许多,只着一身玄色长袍,用一根发簪结发髻于顶。

铁血征战的大将军气势内敛,竟不由使人感觉亲近了几分。

姜斋上前,放下牛皮袋

熬过的罂粟果实有些萎瘪,但宣霁一眼就认出,眼睫狠狠一颤,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手指倏地紧握成拳。

还未退后,宣霁突然暴怒,手臂铁钳一般就钳住姜斋的脖子,姜斋身子不由狠狠前倾,“咚”一声抵在桌案上,姜斋紧紧抓住长桌的边缘,半跪在地上。

“你是不想要你父兄姑姐的命了吗!”宣霁拉过姜斋的脖子,在她耳后咬牙切齿地出声。

眼中是翻涌剧烈的杀意,眼角通红,仿佛是逆世而出的罗刹煞神,一眼便可扫荡人间的姹紫嫣红,永无生机。

“我要……也想要为国不避斧钺、虫沙猿鹤……大昭将士性命,”姜斋被迫抬高脖颈,声线有些颤抖。

宣霁竟有点相信这个女子说的话,她眼中有一丝宣霁熟悉的情绪和感伤。

见过太多死人,于是练就一副冷硬心肠,却想凭一己之力,用最无奈的方式止损。

以战止戈。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