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六章小说

第二十六章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11-26 17:20:42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斋芳事 精彩章节

吃完饭,未时三刻,日光正好,正是人昏昏欲睡的时刻。

池景芸有些少见的焦躁,不知宣霁送来膏药是为何事。

姜容努力回忆那双潋滟的桃花眼,总感觉熟悉,在哪里见过。

姜斋看着手里的这瓶膏药,姜斋在手里转了转,瓷白瓶子折射出细腻柔碎的光,一丝光微不可察晃进姜斋眼里,但转瞬就消失在漆黑的瞳孔里。

近日的劳累,池景芸和姜容困极悠悠地都睡了过去。

姜斋轻轻出了门,军营的北边,外面还是冰天雪地一片荒寂的景象。

此时点点火红遍撒,一轮红日如玛瑙嵌在天际,在雪地上盛开一朵朵梅花。

姜斋不一会儿就走到伤兵营,不紧不慢,身后悄无声息。

姜斋没有进去,透过帘缝,一道身影正徘徊在药炉前,见周围无人,赶紧掀开炉盖,拿过一旁的药勺,在汤药里捞漏,掏出药渣,用牛皮纸包了起来。

姜斋冷眼看着,一言未发,这个胡庸成是个什么意思。

掀开帘子,和匆匆出去的胡庸成迎面相撞。

姜斋视线往胡庸成手里移动,胡庸成一下将手背到身后去。

“姜小姐,怎么早来了,你这药可真不错啊,在将军面前立大功了吧。”还是那副暗嘲的语调,一声“姜小姐”叫得语调回转,混着难听的声线顺进耳朵里。

姜斋话未多说,“胡郎中也不晚,”就越过胡庸成走了。

胡庸成看着姜斋的离开身影,眼神的阴鸷云起浪涌。

姜斋查看完伤兵的包扎情况和伤口恢复,便去到田晏的小厨房。

药不太够,明天还得用,不少伤兵伤口都得剔除腐肉,重新包扎。

姜斋到时,田晏正在药炉前迷蒙着眼打着瞌睡,模模糊糊见远处有个人影由远及近,渐渐清晰。

田晏睁大了眼,有些惊讶开口,“妹子,这时候过来有事吗?”

“田大哥,打扰了,”姜斋上前,暗暗看了一眼周围,“汤药里有一味重要的药材有些不够,我想来看看你这有没有。”对着田晏开口。

“不够了!什么药啊,我也帮你找找。”田晏声音提高,有些急切。

”田大哥,上午寻天南星时没见到这有,”

“我们去庵庐找找,那是军营药材最多的地方,很多市面上见不到的药材都有,”田晏语气中有一丝自豪和与有荣焉。

一点细碎的红光落进姜斋眼里,仿佛溪水流孱过青板石上的波光粼粼,一笑涟漪缓缓泛开。

姜斋随着田晏往庵庐方向去,庵庐在军营偏东一些,一路上也遇到不少盘问,田晏人缘不错,说明原委,守将没有多加为难,就放行了。

在路上田晏一直不停给姜斋介绍,姜斋暗暗了解到很多。

以前焰麟军是没有专门庵庐的,因为这出了不少事情,宣霁任命大将军后,在一次不大不小的事故中震怒,处死不少人,当即请旨修筑庵庐,军营救治伤患渐渐制度化,军医记勤簿和军队折伤簿等也完善起来。

相当于现代的战地医院。

庵庐占地面积不小,前面空出一片空地,不少架子都晒满了药材,远远就闻到药香,外观修缮大气。

可见不少细节,方便不少。

两人还没到,就见鲁太医乘着正午晾晒药材,忙得大汗淋漓、气喘吁吁。

两人看见,急急几步上前,就要帮忙。

见到姜斋,鲁太医很是惊讶,开口问道:“小姑娘,来这是有啥事吗?”

姜斋还没开口,田晏就急急开口,“鲁太医,姜妹子说少味药材,我那没有,我们就上这来找找。”

鲁太医也是一急,这药可是少不得,“哪味药啊,你们快进来。”

说着丢下手中的药材,急急几步就进去了。

姜斋连句“多谢”都还没来得急说出口。

姜斋和田晏跟着进去,一进去姜斋有些惊讶,里面真是别有洞天,处处可见细节。

北面和东面置了一面墙的药柜,中间面积最大,姜斋看了一眼,是最常用的药材,下面药柜要小一点,装常用但用量少的药材,越往上越小,甚至上面几格都置了铁锁。太高的地方也不必搭梯子,横着有一个长过道,从一旁阶梯而上就可。

在一面墙中间凿出几个隔间,放置药酒和一些紧急药品。

大致分出几个隔间,医治不同程度病情的将士。

鲁太医跑上二楼,就抱下来几个黑木盒子,踩着阶梯有些急切就要下来。

田晏赶紧上前,接过鲁太医手中的盒子。

姜斋上前搀扶,“鲁太医,小心些。”

鲁太医将黑木一一盒子,小心翼翼放在柜台上,开口道:“丫头你看看,这是我的私藏,需要哪些你就拿去。”

姜斋一一看去,婴儿手臂一般粗的北沙参,一株完整的鹿角霜,一颗少见的硕大斜升墨旱莲,还有些虽说不是珍品,可也是万里挑一品相极好的。

姜斋心头一动有些微涩,她知这是鲁太医从医多年的珍藏。看着鲁太医虽心疼不舍,但还是希望姜斋能用得上。

姜斋失笑,摇了摇头,“太医,这没有我要的,”姜斋一一合上盒子,“您收回去吧。”

鲁太医一听,也没有收回箱子,只让田晏帮他抱到楼上去。

“丫头,你要什么,这里草药繁杂,我帮你一起找吧。”

“太医,那药还没有入草药纲目,只是家母偶然发现,所以还没有名字。”

“还没名字?”鲁太医有些急,这可不好找。

姜斋见鲁太医满头大汗,便开口道:“太医,我先去找找,若找到取一个名字分辨就好,庵庐医药繁多,应是有的。”

鲁太医想了想便点点头,“好吧,也只能这样了,丫头,就辛苦你了。”

姜斋摇摇头,淡笑,“为医者自当勿避饥渴疲劳,一心赴救。”

鲁太医摸着胡子笑着点了点头。

酉时,塞北的天色已经完全暗淡,姜斋中途托人给池景芸和姜容报了个平安。

此时,她还在庵庐,找遍了上下药柜,鲁太医还让郎中开了他们的私藏,也是没有。

“那上次草药是在哪找的,我们再去采一些可行?”鲁太医见最后一个郎中的药囊打开,姜斋还是摇摇头,有些急切开口道。

“是我在军营偶然捡得,如今应是没了,”其实姜斋来的时候就没抱多大期望,若是有这个东西,那么一定是它的弊端先显现,那这个治病救人的庵庐是不会有的。

“小姑娘,这样你跟我们形容出样子,我们派人去找,”一个郎中开口道,他与鲁太医交好,见鲁太医着急上火的样子实在有些焦急。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