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五章 惶恐不安小说

第二十五章 惶恐不安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11-26 17:20:41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斋芳事 精彩章节

其容清明,天高日晶。日头正艳,已过正午。

姜斋向池景芸和姜容打过招呼就要去拿饭,池景芸急急叫住姜斋,“阿斋,我随你一同去吧。”阿斋才回来还没歇一会儿,又得去拿饭,心里真是堵得慌。

“五姐的身体……”姜斋还未说完。

姜容就接过话头,“六妹,我没事了,就让二嫂随你去吧。”

姜斋一想,自己若是不在,二嫂和五姐岂不是得饿着肚子,便轻轻点点头。

池景芸转头要嘱咐些什么,还没开口。

姜容就淡淡笑道,,“二嫂,我都知道,你们去吧,早点也能去早些回。”

一出小木门,姜斋心里怪异感觉更甚,微不可察往身后看了一眼,什么都没有,只有风声呼呼而过。

姜斋神色未变只是眼中多了一抹深思,这直觉是在无数次枪林弹雨、生与死中练出来的,绝对不会错。

二人走到那晚灯火通明的地方,地上还有些润进土里已经呈深褐色的血迹,池景芸微微有些手脚发抖,前晚对池景芸是一个极大的心理冲击。

田晏已经从伤兵营回来了,正弯腰收拾草药。

见到朝这边走过来的二人,田晏急急放下手上的东西,几步便到姜斋和池景芸的面前。

没等二人开口,田晏就有些急迫地开口,紧皱的眉头满是不安焦急,他本想跑去,想了想,一是不太方便,二是感觉自己不信任姜斋似的,毕竟将军都说过不怪罪。

方才见宣霁尝药,他心都快出嗓子眼了,若不是手中还有托盘,早就冲上去了。

“斋妹子,你那药没问题吧?”

“没问题,”姜斋皱眉,是出什么事了吗?语气还是坚定。

“那天南星加进去也没事吗?”姜斋话音刚落,田晏又急急开口。

姜斋了然,“田大哥,砒霜也能入药呢,”姜斋露出今天的第一个轻笑。

听到这,田晏心口一块大石头才算是放下去了,方才一直惴惴不安,几次想跑到北军营那边。

田晏一个晃神,见到姜斋脸上的轻笑,露出雪白贝齿显得唇红齿白,一双妙目有了点点笑意显得青眸流盼,似秋水盈波。

池景芸见田晏直盯着姜斋,急急开口打岔,“六妹,你们在说什么药?”

田晏一惊立马侧开眼,耳后有可疑的红晕。

“这是我二嫂,”姜斋说道。

“嫂子好,我是田晏,往后拿饭找我就成。”田晏耳后红晕很快褪去,爽朗一笑。

“你们是来拿饭的吧,我备好了,”说着就往小厨房跑去,捧着一个小锅就出来了,“这是今日的吃食,你们就着锅一起拿走吧。”

姜斋和池景芸都有些惊讶,这未免……太多了些。

见池景芸有些迟疑,一直未伸手,便笑着开口,“嫂子,妹子,你们放心吃,我这都是报备过的,出了事也是我端着,妹子一早上辛苦了”。说着就哈哈一笑,语气中多了几分熟捻。

“你姐姐不是生病了吗,”说着往前端了端。

姜斋点点头,就要伸手去拿,“多谢。”

见姜斋伸手,池景芸才注意到姜斋手心痛红,还有几处被磨破了,在日光下,红与白格外鲜明。

池景芸捧住姜斋的手,见都有嫩肉翻出来,眼眶一下就红了。

“哎呀,妹子,你这,”田晏被吓得有些结巴。这应是大竹扫帚刮到的。

“嫂子……”

池景芸打断姜斋的话头,看向田晏,“小兄弟,你这有膏药吗?”眼睛里泛着点点泪光。

田晏一应,“有,我去找找,”说着就跑开了。

姜斋上前,“二嫂,你生气了吗?”

池景芸也不说话,就定定看着姜斋,眼底百感交杂,心疼、内疚、欣慰。

片刻才摇摇头,“手伤了都不说,存心让嫂子掉眼泪啊。”泪花更大了。

姜斋有些愣忡,这种感觉很陌生。

半晌有些不好意思笑了笑,“忘了。”

“傻丫头,”池景芸通红着眼眶摸了摸姜斋的头顶

田晏很快回来了,池景芸和姜斋脚步有些急促,只有姜容一人,始终不太放心。

回到木屋,见姜容下了床,池景芸感觉放下东西,嘴上已经说开了,“五妹,你怎么就下床了,这才好一点。”

姜容还有点愣愣,脸上带着还未缓不过神来的表情。

池景芸拍了拍姜容,姜容一吓才回过神来。

“五姐,怎么了,是有人来过吗?”姜斋和池景芸脸上都有些焦急。

姜容有些愣忡,点了点头,“方才有人说领将军的命送了瓶膏药过来。”

池景芸大惊出声:“将军?”池景芸看向小木桌,真有一个莹白色小瓶,与这周围格格不入。

这怎么又跟将军扯上了,池景芸虽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可身为姜家儿媳,京中的人际网明着暗着的都知道一些。对这个大昭少年将军却不陌生。

年少成名,身份成谜,在京无人敢惹,从军威震四方,

这样的人绝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见池京芸惶恐失色,姜斋也不知如何开口。

有三个白面馒头还热乎着,窝头边放了些咸菜,搪瓷碗里乘了一小碟肉。

三人都若有所思,池景芸和姜容甚至有些不知饭味。

姜容思绪飘得有些远。

姜容听到脚步声,有些惊讶抬头,就见一个男子倚靠在木门上,在那双流光迤逦的桃花眼下,身后的木门都仿佛增添三分颜色。

外面冰天雪地,桃花眼熠熠生辉,灼灼盛开在塞北边疆的雪地里。

随元良见宣霁亲卫往北军营去,有些奇怪,经过时便随口一问,“姜”字让随元良停住了脚,转了方向。

“刚好要经过,给我吧,我帮你送去。”嘴角撮着一抹笑。随元良一回来宣霁就派人过来说了,猜测应是姜斋因医治受了点伤。

宣霁亲卫略一迟疑便给了随元良,北军营是哪门子经过,且随参领不是要去拜见将军吗?

见到随元良,姜容有些惊恐,这是她第一次衣衫未整就见外男。

下意识竟不知如何是好,只愣愣看着。

见姜容面色潮红,旁边还摆着一碗药,随元良含着笑开口,“水土不服?一晚上就病了。”

姜家对他也算是有恩,但如今谁帮姜家就是跟圣上对着干。

即使自己不怕惹一身骚,帮了姜家一把,但若是圣上觉得姜家百足之虫,至死未僵,姜家这几个女人不知还是否保得住。

随元良暗叹了口气,真他娘一辈子都不想回那个吃人漩涡。

姜容就有些不好意思,不动神色掖了掖被子,“多谢军爷,姜容只是受些风寒,不会碍正事。”

随元良没进来,“我叫随元良,次三品参领,”说着就要抬脚进来,姜容往里缩了缩,

“这是宣将军让送来的膏药,”进来放下药便出去了,“你还是养病吧,这是你如今的正事。”散在塞北烈风里,飘得远远的。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