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二章 过程小说

第二十二章 过程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11-26 17:20:40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斋芳事 精彩章节

姜斋拿着牛皮纸袋,在原地没有抬步,她思索着去哪里熬药。

略一思附,姜斋毫不迟疑往一个方向走去。

一盏茶的时间,姜斋就走到取饭的小木棚。

显然田晏在这时候看到姜斋很是惊讶,他放下手中的药材,拿过一旁的蒲扇,轻轻扇着炉火。

姜斋已经几步走到田晏面前。

“田大哥,能问你借一下厨房吗?”

这一会消息并没有传到这处较偏的小厨房里。

田晏皱了皱眉头,正要开口。

姜斋继续说道:“江参将命我给伤兵医治,我现在需要一些药材熬药,伤兵的病情等不得了。”

一听是给伤兵医治,田晏一时没有关注炉火,一转不转直愣愣盯着姜斋。

“想出法子了吗!”田晏焦急开口。

“是,我和鲁太医都赞成尽快割除腐肉,清理伤口。”

“直接割除,这!”田晏惊呼,语气中含着不可置信和少许的不赞同。

“不,现在有个方子可以使伤兵暂时昏迷,对疼痛感觉减小,且对伤兵和以后的恢复没有较大影响,”姜斋摇摇头,脑海中回想配方,眼睛在木棚房内寻找需要的药材。

田晏惊喜地睁大眼,“好,需要些什么药,我去给你准备药材,”说着就要抬脚。

“田大哥,不用了,”姜斋连忙喊住田晏,“你把小厨房借我就行,药材我识得。”

“行,有我能打下手的尽管和我说,”田晏挠挠头,眼中更添几分和善。

“多谢。”姜斋几步走向小厨房。

里面药材摆得稍显凌乱,且不甚齐全。

姜斋在外面煎药的药材里找到四钱生草乌、香白芷、当归。

可是如何也找不到天南星,这是最后一味药材。

姜斋额头泛出汗珠,有些暗暗焦急。

田晏见姜斋一直翻找,急急跑上去。

“斋妹子,你缺哪一味药材,我帮你找。”

“田大哥,这有天南星吗?”姜斋有些焦急,有几个伤兵实在不能拖了。

“天南星?我没听过这味药材啊。”田晏也有些急,“有可能我不识得,我去问营医。”

说着就要朝庵庐方向跑去,姜斋想了想,开口道,“那山苞米、山棒子听过吗?”

“山棒子!听过听过,可那不是有毒吗?”田晏有些惊讶。

“何处有!”姜斋语气加重。

“那东西有毒,庵庐肯定是没有的,前几日我在哪依稀见到一株,”田晏小时候听乡人说过不能吃,有剧毒。

本来说前几日就把它挖掉烧了,可伤兵的事一直忙,早已经忘在脑后,今天姜斋突然提起来,一瞬间竟想不起来。

田晏皱着眉头急急地回忆,突然就跑走了。

在小厨房的后面,那整天开火,不禁温度就高了些,竟长出一株山棒子。

姜斋看田晏急急跑开了,知道田晏想起来,跟在身后说了一句,“用布包着,不要用手直接接触。”

田晏已经跑远了。姜斋也开始准备好,就差那一味药就能上炉熬煮。看着里面混的罂粟果实,姜斋有点百感夹杂。

若不是别无他法,她根本就不想碰这个东西,甚至感觉看一眼就会灼伤眼。

田晏回来很快,手上拿着用一块白布包着的,还沾着泥土的绿叶植物。

姜斋拿出准备好的木筐和大竹扫帚,“田大哥,将它放在地上吧。”

姜斋去除泥土、残茎及须根,将块茎装入筐内,用大扫帚反复刷洗外皮。

田晏有些气喘,看见姜斋小小一人儿,“斋妹子,你人小歇会吧,我来,你说要干嘛?”

姜斋确实有点力不从心,便开口道,“田大哥你将外皮洗刷干净即可,我去拿小刀。”

一盏茶,两人弄好一小块,一钱,姜斋拿去入药。

等待煎药的时间里,姜斋脑子不停转着,脑海中想着在各样紧急情况下如何应对,怎样动刀子更为安全,想着又向田晏要了几样东西。

等药的时间感觉格外漫长,中途鲁太医过来了一趟,对姜斋说了几句又急急走了。

姜斋捧着药进来,田晏跟着拿着一个更大的药炉,上面盖得严实。

一进去,姜斋就感觉气氛太过凝重。

只见宣霁背着手而立,没穿战袍,只着一身墨色滚玄色边银丝的锦袍,薄唇紧抿着,紧绷着的下颌让他整个人像是马上就要凌厉出鞘的古剑,眼中的寒意让人深受忌惮。

袍角沾了风尘,有些风尘仆仆,却丝毫不显狼狈。

只着一身锦袍,却让人感受到一剑光寒十四州的少年将军是何人物

宣霁转过身,看着进来的两人,微眯了眼,深邃的眸子还有浓浓煞气。

“便是你说有法子,”宣霁已然开口,眼神如鹰锐利,仿佛所有的谎言与隐瞒都会在他视线里溃不成军。

“是,如今只需开始喝药、清理腐肉。”姜斋垂着头开口。

感受到视线一直在身上打量,姜斋忍不住开口,“将军,此时说什么也是苍白无力,不如早些开始,效果如何一看便知。

宣霁有些惊讶,想不到小小女娃竟有男子气概。

“汤药可用?”

“可用。”姜斋开口,但莫名想到其中的罂粟果实。

收回打量的视线,“好,不论效果如何、成功与否,你不必担责任。”宣霁说完,就让开到一旁。

姜斋略一屈膝谢恩,上前几步,看清伤兵营。

右边有两个已经盖上白布的床,眼中不禁闪过深深遗憾,那种对止不住生命流逝的感觉实在难受。

“就在方才,又有两个伤兵重伤热,没撑住,走了,”鲁太医上前对姜斋小声说道,语气中带着无可奈何和难过可惜。

“只要我们还有病人,那就不算晚。”姜斋开始准备汤药。

很多视线落在姜斋身上,姜斋不舒服皱了皱眉,还未开口。

宣霁已然出声,“把那帘子拉上。”

姜斋看着眼前伤兵的状况,脑中迅速想好动刀对策。

“田大哥,倒一碗药汤出来,”田晏迅速倒了一碗递到姜斋手里。

姜斋半蹲在一个伤兵面前,他的伤口腐肉已经发黑,面孔很年轻。

“喝吧,睡一觉就好了,我会轻点,”姜斋这时的嗓音带着几分清灵的温柔,使人不知觉就沉进去了。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