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八章 并发症小说

第十八章 并发症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11-26 17:20:36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斋芳事 精彩章节

姜斋脚步微促,正想上前,就听杨大嫂气喘地叫了自己名字。

“妹子,你嫂子和姐姐呢,”神情焦急,拉着姜斋就要往回走。

“大嫂,我姐姐有些发热,能向你要些木姜子和栓皮吗?”

“发热!”杨大嫂惊呼出声,“定是昨晚受了风寒,这可怎么办。”

急急走了几步,又要往回走。

“大嫂,出了何事,”

姜斋有些疑惑,伤兵已经救治完了,就算有并发症,医官也该是忙得过来的。

说着杨大嫂更急了,就要往回走。

“妹子,你去领饭那问问,该是有的。”杨大嫂隆冬寒月竟不住有几滴汗水滑落额头。

姜斋知道定是出了事,且事不小把杨大嫂急得团团转。

但此时姜斋什么也问不了,且不说杨大嫂会不会告诉她,就说五姐还等着,发热这事可大可小。

姜斋看着杨大嫂远去的身影,微不可察地蹙了蹙眉头。

很快到了地方,还没走到便闻到浓浓的药味,谁生病了?连此处也熬上汤药了。

田晏没有像昨天那么悠闲,他忙的脚不沾地,连面前多了一人都不知道。

棚子里生满了药炉,但看田晏的样子还远远不够似的。

“田大哥,”姜斋开口。

田晏这才发现棚子里多了一人,想到姜斋昨晚上救治那么多伤兵,态度不由友善了许多。

“妹子,啥事啊,”田晏看了一眼是姜斋又埋下头碾药,“吃食在那边桌子上,你自己拿就成。”

姜斋点点头,“田大哥,你这有木姜子和栓皮吗,我五姐受了风寒。”姜斋看着一地的中药,认出几种。

“这些?厨房里有,你自己去拿吧,”田晏说着指了一个方向

忙忙站起身来,又熬上几锅中药。

“多谢,”姜斋点点头,往厨房方向走去。

田晏不知听没听见,升腾起白雾浓浓,看不清人影。

姜斋进到小厨房,也满是中草药,余光辨识出几味草药,但杂乱放着,姜斋不知到底是医治什么病。

走到最里面的,姜斋看到挂在墙上的木姜子和栓皮,没时间多想,拿了一些便出去了。

“田大哥,这是发生何事了,怎么多伤药是给谁啊。”

还未跨出小厨房的门,姜斋便听见一道女子的轻柔嗓音。

田晏充满恨意的声音传来,“南蛮那些狗杂种居然在箭上抹了药,有的是毒,还有的是马粪、马尿,狗娘养的!现在不少伤兵身上发热、伤口烂开发脓。”

姜斋走出门,是那个叫秦似珠的女子,

又听见田晏说,“秦妹子,你快回吧,杨大嫂现在肯定忙得脚沾不了地了。”

‘原来方才杨大嫂急忙过来是来叫我们去帮忙的,’姜斋心里不由注入一股暖流。

一声瓷器碰撞的声音传来,滚烫的药咕咕倒出。

姜斋脚步一定,不由攥紧了手里的木姜子,天太黑,且营帐里灯火也不太明,她没发现钩子上有脏污。

这算是医疗事故吗?

姜斋没有继续听下去,脚步稍显急促地往回走。

还没走到,便看见杨二嫂叉着腰站在木屋门前。

姜斋加快脚步,听见杨二嫂嘴里不住说叫。

“受风寒了,来这还有资格生病,她起不来,你不还能动,赶紧地,磨磨蹭蹭,让你们仨都吃不了兜着走!”杨二嫂刻薄的话语一句接一句

方才经过伤兵营,竟没看见三人,秦似珠也明着暗着说人手不够,上去拗着杨大嫂说一听说姜容生病了,便兴冲冲赶来了。

杨二嫂一通话下来,根本没有给池景芸说话的机会。

池景芸只好见缝插针,“等我五妹好一点,我一定去,再宽限半天行吗?”

“我等你,伤兵能不能等你啊,快点!”说着推搡了池景芸一把。

姜斋不由怒从心起。

“行,您在伤兵营先忙着,半炷香后便到,”姜斋在杨二嫂身后淡淡开口。

杨二嫂吓得一跳,不知道为何,一看见这小丫头便不由发怵,后背发凉。

杨二嫂气势一下短了,只呐呐说了一句,“半炷香不到伤兵营,你们走着瞧。”几步跑走了。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