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六章 梦境二小说

第十六章 梦境二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11-26 17:20:36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斋芳事 精彩章节

满室雍容华贵荡然无存,名贵瓷器碎落一地,一片慌乱狼藉。

池景芸满眼泪水,呆坐在地,指尖还留着丈夫手心的温度。

太快了,不过半月姜家就被定罪,那些证据如铁板钉钉,让姜家毫无反手之力,或者说有人不想给姜家有说话、诉冤的机会。

姜家在盛京经营多年,可短短半月竟付之一旦,被抄家革职,流放千里。

这是一场布局多年的陷害,到底是谁啊,如此害姜家!

一滴滴眼泪顺着眼角流进黑发,汗湿了一片,如陷入梦魇般,迟迟醒不过来。

睡在中间的姜容,脸泛着不正常的红晕。

在睡梦中,她梦到一个很好看的小姑娘。

在豫弘书院的后院里,金叶连翘被昨夜的寒风吹得摇摇晃晃,湿了花蕊,焉巴巴地攀附着花架

几个着锦帽貂裘的小公子哥,往一个小姑娘身上丢泥巴,哄笑着让她吃泥巴,那个小姑娘眼眶通红,但强忍在眼眶,没让掉下来。

那双染了泪意的桃花眼一直现在姜容的梦中。

突然那双眼消散,姜容回到那日

整个盛京城大雾茫茫,原本热闹鼎沸的街坊市集,好似被扼住咽喉,安静得可怕

姜家男人落狱,无论池景芸和姜容托了多少关系,用了多少银两,

姜容又吃了一个往日没少往姜家登门走动亲戚的闭门羹,被暗讽‘打秋风’。

姜容这朵没被揉捏过的娇花,被暗明嘲暗讽地抬不起头,捏皱了帕子,红了眼眶,一般是气的,一半是臊的。

姜容伤心绝望之下,突然想起齐枕河偶然提起有个亲戚在大理寺做官。

赶忙叫了马夫往肃安伯府上去。

姜容叫停在一旁,自己带着丫鬟走着长安街道过去,还没走到,姜容看到令她肝肠寸断的一幕。

齐枕河,那个与她乞巧同游,在花前月下对她坚定起誓的男子,如今在自家府邸前轻柔扶着另一位官家小姐上马车。

他母亲在后面像看准儿媳似的欣慰笑着,不知几人说了什么,那官家小姐含羞带怯望着齐枕河,又低下头,脸上一片绯红。

姜容眼泪簌簌而下,自虐似的一动不动望着那‘郎情妾意’的画面,下唇要出血痕,溢出点点血珠。

原来如此,自姜家出事后,就再也没找过自己,原是佳人在侧。

手指紧紧扣着面前的石墙,旁边的贴身丫鬟见小姐手指泛青,暗暗心疼却不敢言说。

马车上面有着标志,是严家的马车。

待马车走过,姜容站不住似的就要昏倒在地,贴身丫鬟失色地紧紧搀扶,嘴里焦急地呼叫着。

吸引了齐枕河的注意,见是姜容,齐枕河急忙跑了过来,吹起他的发带,却没有吹走眼底的忧愁。

一袭青袍,皮肤白净,清瘦而书卷气十足,两道眉下是温柔多情的眼睛。

轻轻搀扶起姜容,嘴里焦急叫着:“容儿,”

姜容一把推开,通红的眼底是浓稠的伤心绝望。

“容儿,你听我说……”齐枕河焦急想开口,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齐枕河的话还没说完,姜容就冷冷开口,眼底的神色是齐枕河从未见过的。

“齐枕河,树倒猴孙散,你另寻佳人,我不怪你,”姜容强撑着开口,“可那严家就是在朝堂上构陷姜家,将姜家推向绝路的刽子手,构陷我父兄的幕后黑手!”

姜容重重咳嗽几声,眼底现出恨意,“枉我父亲对你看重有加,我兄长拿你当知己好友,真是知人知面,到这时才知心。”姜容微阖妙目,掩上眼底的嘲讽。

“阿容,我知你近日心情不好,但你听我说,我可以解释。”齐枕河不知为何事情就发展到如此地步,焦急地上前几步就要环抱姜容。

姜容侧身,掖了掖眼角,睁开眼,眼中已经一片冷漠,除了微红的眼角和脸上未干的泪痕昭示主人曾经多么难过。

“从今以后,勿复相思,相思与君绝,”姜容转身,挺直的脊梁支撑着姜家二小姐的骄傲

身后传来一阵喧闹,有齐夫人的呵斥,还有小厮丫鬟的声音混杂在一起,但姜容什么也听不清,也不想听,只想立马逃离这里。

姜容的心此时在睡梦中也仿佛在被一只大手狠狠撕扯着,直让她喘不过气。

姜斋被惊醒,看到池景芸和姜容都满脸泪痕,心口闷闷的,轻轻拍着两人,小声安慰。

望着窗外的无边夜色,上弦月映罩的光辉朦胧飘渺,姜斋少见的觉得有些迷茫和无力,但仅仅一瞬。

姜斋想起一人--江参将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