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二章 机会小说

第十二章 机会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11-26 17:20:32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斋芳事 精彩章节

池景芸狠颤了一下,紧咬牙口。

两个面上带着银盔,着一身威武的赤焰甲,腰悬刀剑走了过来,眼里满是还未消退的血腥肃杀。

“来人,重打八十大板,扔出军营,”冷漠不带一丝情绪。

江载和随元良还未走进,便远远看见,宣霁冷硬着脸,煞气不住地往外泄。两人互相交换个眼色,如今宣霁很少怎么情绪外现。

走进一看,听到宣霁下此命令,江载额角一突。

“将军,将军,稚子无辜,一切都是罪妇的错,”池景芸听到这一命令,感觉天轰然倒塌,又要重重地磕下去。

姜斋拉住池景芸,“今日冲撞将军,姜斋认罚,自小随家母学得医术,惟愿将功折罪。

宣霁眼皮都没抬,就只眼神淡淡扫了旁边时时严阵以待的亲卫。

近卫上前作势要押解两人,杨二嫂余光留意着,看到这一幕只觉通体舒畅,今晚再累也是值得。

江载上前一步,微微靠近,向宣霁耳语一番,说完退回原位,手心汗湿。

不知江载说了什么,宣霁嘴角依然紧绷,但略有松动。

随元良还讶异“姜”这个姓氏,见载叔上前耳语,便知八九不离十。

上前一步抱拳说:“将军,此女口出狂妄,若能让将士少吃些苦头,饶她一命又如何。”

姜斋一愣,想不到除了江载还有人替她求情,抬头看去,红麟如血,穿在他身上多了几分潇洒,如画的桃花眼里是张扬的艳烈,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宣霁眼中的暗沉肃杀消弭些许,含着警惕打量的视线开始打量姜斋:

头上蒙着一块半旧的头巾,脸被泥糊着看不清面容,看身量只有十三四的样子,那跪着也笔直的脊梁让宣霁视线停顿了一下。

“若经你手的将士死一个,你便抵命,”在暗夜中尤显,清冷的眼眸如寒冰般锐利。

池景芸抬头正要开口,脸色焦急,阿斋在婆母在世时学过几年,可也没到能到替人刮骨疗伤啊!

“多谢将军。”

姜斋已经站起身,给了池景芸一个安心的眼神。

便向伤病营走去,纤瘦的身影迎着火光萤萤,仿佛她本该在那里,在生死一线的血与火中,挑战一切神明定下的规则。

所有人都按照自己的任务路线忙得团团转,没人发现姜斋过来。

姜斋没拿出自己的银针,向见过一面的鲁太医借了一套工具。

鲁太医见到她先是一惊,下意识要问,随即感觉几道略有实质的视线扫过来,堪堪到了一眼,不敢再问。

姜斋走到一个伤口上只来得及倒了一些止血散的伤兵,“能听见我说话吗?”她语速偏慢,嗓音微微有些清冷。

伤兵神色已经涣散了,听到有人说话,眼神下意识定了定,有些艰难点头。

姜斋撑着伤兵眼皮仔细观察瞳孔涣散情况,随后检查伤口有没有伤到血管。

姜斋拿出银针止血,同时封住伤口周围,尽最大程度减弱疼痛感。

“来个人,帮我按住他,”姜斋说了句,一个人逆着光线蹲了下来。

姜斋开始消毒,用一把小刀快准狠割开伤口,小心准确取出倒刺的箭头,快速止血,清理创面,消毒,上药,缝合伤口,包扎,一顿操作行云流水。

田晏惊讶地看着姜斋,离得近他清楚看见少女冷静的神色,熟练的手法,仿佛已经成千上万次操作。

做完后续处理,姜斋抬起头,见是田晏。

向他点了点头,“多谢田大哥。”

叫住来往的救治兵,用担架将伤兵抬进营帐休息。

不做停留,又前往下一处,田晏呆愣一瞬,又紧跟上姜斋的脚步。

接连姜斋经手的几个伤兵都被抬进营帐,宣霁面上掠过几分惊讶,移步走了过去。

江载见宣霁上前,顾不得跟池景芸说话,“快起来吧,”便跟了上去。

池景芸一下跪倒在地上,眼睛已经通红。

“二嫂,发生何事了?阿斋呢?”姜容急急地问,见池景芸和姜容一直未归,急地在屋子里来回走,也顾不得其他,回忆早上来时的路线,寻了过来。

池景芸闭着眼睛仿佛不愿看见眼前的一切,眼泪不断从眼角滑下来进鬓发里。

简说了几句。姜容吓得心口直跳,可再不敢表现出来,只一直出口安慰‘阿斋天资聪颖,二婶婶在世直夸阿斋学医天纵奇才’眼睛不停往那观望。

几人一进伤兵营,脸色严肃得可怕,这场仗伤亡着实严重了。

只见几个大夫围着一个伤兵,小声讨论取箭头的法子,都面露难色。

“怎么了,”宣霁沉沉开口,所有人眼神都齐聚,昏迷的伤兵眼皮也撑了撑,仿佛找到了主心骨。

鲁太医擦了擦额头上不停冒出来的汗,开口道:“将军,这箭头太深了,贸然拔出恐失血过多,不治而亡,”鲁太医面露不忍。

“将军,别费心了,留着时间救其他弟兄吧,”伤兵满脸汗水,强忍痛楚开口。

宣霁的目光停留在被,正巧姜斋救治完站起身来,与宣霁眼光相撞。

姜斋先移开视线,是看错了,那将军的眼中竟是难过与苍凉。

宣霁薄唇微抿,眼神并没有收回来。

那双眼太明亮了,竟好像看透了自己。

“你过来,”此话一出,所有人都顺着宣霁视线望去。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