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一章 剥皮刮骨小说

第十一章 剥皮刮骨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11-26 17:20:32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斋芳事 精彩章节

烈酒消毒,刀子直接往肉里剜个来回,蛮子的钩子不好拔,往往在拔的过程中,将士就失血过多撑不住了。

姜斋看着,眼睛有点泛红,下意识想上前,脚还未迈开,一直颤抖的手捏得姜斋手腕发疼,也使姜斋一瞬间会过神来,动了动手腕以示安慰。

“什么人,”一道警惕严厉的声音传来,只见一个虎眸浓须,穿着被血浸透的赤焰甲,还带着从战场下来的煞气走了过来。

眼睛盯着姜斋两人,上下打量。

池景芸以为亲眼目睹姜家分崩离析,除了姜斋、姜容没有能让她再变色,可眼前炼狱般一幕,让池景芸双耳发鸣,四肢发软,让她如木头一动也动不了。

杨大嫂正巧腾出手来,看了一眼,心口急的发跳,急急上前,“鲁中尉,她们是今日才来的营妓,不知道规矩,我这就……”

“哎呦,嫂子,大家伙都恨不得长三头六臂了,”杨二嫂扶着腰走了过来,“还想着吃饭呢?”杨二嫂眼尖看着姜斋衣袖下拿着的碗,阴阳怪气地说。

“不知道怎么抢治包扎,递块纱布,送瓶止血伤药,还能累着两位金枝玉叶了?”

“都围在这干什么!”一道低沉含怒的声音似从九天之外来。

一个穿着甲胄,黑发全用一根墨色簪牢牢固住的男人披星戴月走了过来。人还没到,那气氛已经压抑得喘不过气来。

宣霁已经拿下银盔、悍腰、胫甲,一双厉眸似寒星,鬓角如刀刻,腰挎乌金剑。虽袍角沾染了来时的尘土,风尘仆仆,丝毫不掩霸气。

那双眼睛能看透世间所有污浊,如深海般神秘不可预测,脸色阴沉直看着几人。

几人忙下跪行礼,没有一个人敢抬头。

只有姜斋和池景芸如鹤立鸡群般直愣愣站着,池景芸已经呆楞,姜斋是不想跪。

感觉气氛滞了又滞,想着池景芸和杨大嫂,姜斋装作才回过神的样子,拉着池景芸急急下跪。

“除了这两人,其余人回原位救治伤兵,”宣霁微怒开口。

杨大嫂眼含关切,却不敢开口;杨二嫂薄薄如刀片的嘴角勾起一个笑;鲁中尉抱拳行了一礼,

“将军,这是今日到的营妓,方才巡视……”

“营妓?那为何还站在这!”宣霁冷冷打断

听到营妓二字姜斋抬起了头,天黑,但宣霁一下看清那张未受黥刑的脸和衣领下微露的黑色项圈。

“呵”宣霁发出一丝轻讽,很轻,在风中闻不可见。

边疆的寒风将这声轻讽带到了姜斋的耳里,微蹙眉头。

“您就是这般对你出生入死的将士,”姜斋冷然抬头。

此话一出,空气仿佛被抽光了,如死寂一般。

宣霁微微眯眼,如刀背一般的鼻梁泛着弑杀的气息。

“他们已经受伤,却还要受着剥皮刮骨之疼,最后生生疼死,”

宣霁猝不及防地笑了起来,那渗人的笑声让池景芸打了个寒颤,突醒了过来,想张嘴,牙口却硬的打战。

“那让他们去死吗?盛京的大小姐”男人气势陡然尖锐,想逆世而出的修罗,犹如九天上掌管刑法的典狱司。

一道沉闷的磕头声响起,池景芸重重磕了一头,身体弯成一道好像随时都会断的紧弓,“将军,家妹年幼不懂事,是我教导不周,请将军责罚。”

看着池景芸黯然绝望的神色,姜斋暗恼自己大意冲动,竟让自己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还是不够适应,忘了自己的身份。

宣霁仿佛不曾听见一般,幽暗深邃的黑眸,如变幻莫测的海底深处。

“她出言不逊,便是你的错了,”宣霁神色平静,看不出喜怒。

但手指微曲,熟悉宣霁的人都知道那是他发怒的先兆。

“扰乱军心,你有几个头够砍,”宣霁一声喝下,眼中现了杀气和怒意。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