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九章 好相处小说

第九章 好相处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11-26 17:20:30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斋芳事 精彩章节

姜斋转头对池景芸和姜容说:“二嫂,五姐,我去去就回,”说完便跟杨大嫂走了出去。

姜容转头看向池景芸,眼里掩不住的焦急和担心。

池景芸低垂着眼睛,攥着姜容的手,缄默不语,只有姜容能感受到手臂传来的颤抖。

这边,姜斋跟着杨大嫂,一盏茶的功夫,到了取水的地方:有一处水井,周围零散放着几个大水缸,“倒也不远,”姜斋暗想。

又走了一盏茶,还未到,杨大嫂怕姜斋年纪小不耐走,便主动问:“丫头,你今年多大了?”

“十四了,两月前满的,”姜斋细声细语道,一脸乖巧,低敛着的眼睛却在小心、细细四处打量。

杨大嫂无子无女,见如此小一个孩子凭凭遭了这无妄之灾,心里更添了几分怜惜。

“嫂子,你让我好找,”一道声音横插进来,姜斋抬头望去,一个十七八岁女子穿着素面短褂,头上挽着一个黑漆油光的髻,正朝这边走来。

女子微微屈膝,行了个福礼,不亲近也不生疏,微妙把握了其中的平衡。

“杨嫂子,今年棉布到了吗?姐妹们好一顿闹我,”脸上带着浅浅笑意,眼里弯出一丝无奈。

杨大嫂眼角也泛起笑意,“你大哥今日去拉了,东西刚进完进库,一会领着姐妹来领吧。”

“好哩,”秦似珠笑眯眯颔首,‘‘大嫂,这小妹妹是谁啊,脸怎连泥都没洗干净,”说着拿帕子掩了掩嘴角的笑意,眼睛满是单纯的揶揄。

“这是新来的小妹子,我带着认认路。”

“哦,新来的,家里也犯事啦,”眼里的担忧与同情,是那么令人厌恶。

姜斋看着女子虚伪令人呕吐地作戏,有些恶寒地往后退了些许。

“哎,都是苦命人,男人在外面的事,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女人咋知道,”杨大嫂摆了摆手,微叹了口气。

望了一眼一直低着头的姜斋,怕引起姜斋的伤心事,口头一转变了个话头。

“珠妹子,小半个时辰后来我那,时辰不早了就不耽搁了,”说着便要抬腿走,又叮嘱了一句,“让要领棉布快着点,这一天忙的。”

姜斋紧跟着,微蹙眉头。

“嫂子说得是,”秦似珠轻点额头,可姜斋却看到了低头下轻勾起的嘴角。

“这妹子也是官家的,叫秦似珠,性格品行挺不错的,你们跟她应该可以聊几句。”杨大嫂拍了拍姜斋的肩膀,一脸善意。

姜斋微笑点头,不置可否,想着方才那个温软浅笑的女子,不经意间露出掩饰不住的恶意,好相处?

待两人走出许远,秦似珠都没有抬头,眼底的兴奋与怨恨如何也掩饰不住了,只能微转了方向,轻闭上眼。

一盏茶后,又见到几顶白帐篷和一处瓦房,姜斋跟着杨大嫂穿过空出来的小径,不动声色地转着眸子,来到一处木棚。

“杨大嫂,来了,要点啥,”还未到,远远就听见一道热烈的男声,脸上带着爽朗的笑意,左边有一个酒窝,不禁生起亲近之感,穿着伙头军的衣服,也显出几分坚毅。

“去你的,我能想吃啥就吃啥,”上前几步,作势要打,多了几分熟稔和真切。

“反正我这只有馒头咸菜,”说着一笑,笑声干净热情,引得姜斋快速看了一眼又低下了头。

杨大嫂拉过站在一旁的姜斋,朝田晏努了怒嘴:“这是姜斋,今日刚到的,和她嫂子姐姐一共三人,快给记上。”

“怎么小,”田晏脸上浮现几分惊讶,定睛一看,脸虽然被糊着,但能看清没受黥刑,随即又压了下去,恢复笑呵呵的模样。

杨大嫂不知听没听见这声惊呼,随即就说:‘“你快拿两个馒头,三个窝头,一上午都没进食了。”

田晏一愣,有些诧异看了杨大嫂一眼,见杨大嫂神色泰然,就赶紧动了起来。

“小妹子,你拿好,这碗就不用拿回来了,下次用这碗领饭就行,”田晏弯腰将碗递给姜斋。

“多谢,”姜斋抬起头,身量低处于下方,却没显出一点弱势。

那双眼睛像藏了星子,晕了墨,看着清明,仔细一看,却又迷雾重重,难以拨云见月。

田晏一时呆住,仿佛被那双眼睛摄住了。

姜斋的手已经拿到碗,田晏却好像未意识到。

姜斋拉了拉,田晏仿佛大梦初醒,看了一眼,赶紧松了手。

“那行,我们就回了啊,事一大堆,”杨大嫂朝田晏摆了摆手

回总觉得比去的时候近,姜斋远远就看见池景芸和姜容在小木门前焦急等待、张望,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