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七章 披甲人小说

第七章 披甲人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11-26 17:20:01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斋芳事 精彩章节

池景芸和姜容都涨红了脸,屈辱地死死握着拳头,曾经的世家贵女此时却不敢出一眼以复,若逞一时之气,恐惹来杀身之祸。

大好的阳光从杨二嫂身上打下来,只让人看清她眼中的阴毒,优越与嫉恨。

有些人就是这样,自己给自己优越感。

姜斋看着池景芸和姜斋涨红难看的脸色,动了动唇,“自然比不得您身经百战。”

“你,你个小浪蹄子,信不信今晚上我就弄死你,”杨二嫂恼羞成怒,这句话击中了杨二嫂最隐秘的地方,杨家两兄弟都是披甲人,战时冲锋陷阵,和平年代卸甲归田。

但杨二郎在一场战事中丧生,杨二嫂又值双十年纪,丈夫去世,又在这满是男人的军营,便与与几个大头兵有了不清不楚的关系。

杨二嫂夫妻都是老实人,虽有风言风语传到耳朵里,可苦于抓不到证据,一说起杨二嫂就哭哭啼啼要抹脖子,面对伶牙俐齿的杨二嫂也不知说什么。

池景芸眼神一瞬间变得凶狠,像护崽的母鸡。姜斋就是她的底线,谁敢上前一步,便是死也要狠狠咬下一口肉,“好大的口气,我们是犯人,可就凭你一个无官无职的小妇人也能定我们生死吗。”

“你也能做大人的主了?姜容瞪着通红的眼睛,咬着牙恨恨地说了一句。

这句话传到任何一个焰麟军守卫耳朵里,不死也得褪一层皮下来,焰麟军军营能由一个妇人指手画脚?

杨二嫂脸一下变得煞白,她也就是嘴皮子厉害,以为这些盛京来的贵女脸皮薄,不懂骂人话,搓搓她们的傲气,可没想到居然一两句话就把自己带坑里了,说不出一句话,只死死盯着池景芸三人,眼中迸出阴毒的利剑。

“都站这干嘛,“一个穿着普通甲胄的汉子拉着一辆装着果菜布匹的小车,一张脸方正,皮肤黝黑,脱了铠甲就是一个普通农忙人,太阳不大,他却满脸汗珠。手臂上缠着绳子拉动小车向这走来。

杨大嫂赶紧迎了上去,扶住小车,拿出帕子给杨大郎擦汗,刚准备开口。

杨二嫂哀转大叫了一声,一下便哭了起来,“二郎啊,你心善走得早,留我一个寡妇,可怜没人护着我,什么人都能欺侮我,踩上我一脚,”掩着帕子暗暗啜泣,声音不大,正好让在场的所有人都能听见。

眼睛透过帕子死死盯着池景芸三人。

知道杨二嫂的性子,杨大郎夫妇对视一眼,眼中都闪过无可奈何和涩然。

“行了,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杨大郎厉声道,没指在场的任何一个人,却仿佛说给所以人听的。

杨二嫂一下就不敢再哭,心里更恨姜斋三人。

杨大郎说完这话便放下车子,解开绳索,绕步到车后。车上放着大米,面粉,布料和少量蔬果。

杨大嫂赶紧上前帮忙卸东西,姜斋拉了拉池景芸和姜容的手,也上前略有吃力的帮忙。

看着主动来帮忙的姜斋三人,杨大郎眼中划过一丝诧异,被流放到这的,不乏王公贵族,闺阁小姐,他们落难于此,也总觉得高人一等,这是杨大郎最不喜的地方。

看着姜斋三人都上前帮忙卸货,以前遇到这种累活都是借口百出,如今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能狠跺了一下脚,上前帮忙。

没到一半,杨二嫂又找借口走了,走时还想顺东西,被杨大郎教训了一顿。

干完这一阵儿,杨大嫂领着三人来到一处与外面帐篷不同用土夯成屋子,实实在在的土房子。

蜘蛛网布满角落,没看到哪处不落灰,没有一件成形的家具,连那木门都摇摇欲坠。

杨大嫂尴尬地笑了笑,“这很久没住人了。”

又说,“从这出去,再往右拐,就能打水。每日有固定的饭菜,你们去那领就行,其他有什么缺的,你们再和我说说,不定能帮上。”说着扶起一个板凳。

如今的池景芸和姜容体会到了人情冷暖的可怕,连日奔波劳累的心仿佛被温柔的抚慰了一下,往日受过恩惠的见姜家落难都闭门不见,一个素不相识的妇人却能伸出援助之手。

池景芸和姜容眼眶泛红,拉着姜斋给杨大嫂行了个大礼。

杨大嫂赶紧上前拉着,可池景芸不起,拉着杨大嫂的手,紧抿着嘴唇,“大嫂,我家受奸人所害,迫至于此,我和两个妹妹前路未卜,我死不足惜,可我两个妹妹还小。”

说此已经哽咽不止,“但只求你帮帮我两个妹妹,下辈子必将结草衔环,感激不尽。”

“二嫂,你别,”话未说完,姜容眼泪已经涩涩滑落,心疼不已,二嫂何时如此卑微求过人,心中戚戚然。

“怎敢这样说,能帮到的地方自然要照顾一二,可我们也是身份低微,在这军营,也不见得能说上几句话,”杨大嫂满脸焦急,拉着池景芸

“嫂子,快起来吧,莫要让杨大嫂无端为难了,谁都有难处”姜斋扶着池景芸。

别人帮你是情分,不帮是本分,池景芸也知让杨大嫂为难了,又堪堪行了一礼,道了声谢。

“外面水缸有水,你们打点水洗洗脸吧,收拾一下屋子,毕竟晚上还得睡。我那还有几件衣服,看你们要不。”杨大嫂说着往门口走去。

“大嫂客气了,施赠之恩必全力相报,”姜斋上前一步,对杨大嫂庄重行了一礼,稚嫩的声音显得肃穆。

杨大嫂见这小人像模像样地做出这些礼仪规矩,不禁笑了起来。杨大嫂至今未得一儿半女,见到小小年纪便遭如此变故的姜斋,心口不由地软了几分,看向姜斋的眼光也更加柔和。

“小小年纪像个小大人似的,”摸了摸姜斋的头,笑着走出去了。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