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二章 一条命小说

第五十二章 一条命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11-26 10:28:32
改命I状态:连载作者:简思全文阅读

人人都说属羊的命好。高阳属羊。“这么大点离开家远走,碰上个男的花言巧语一哄,到时候就得挺个大肚子回去,瞧着吧。”“高阳属羊吧,属羊的这个命……啧啧。”“她能出息我直接从田里爬回去,她就高中文凭。”姥爷说:“烂泥扶不上墙。”****亲奶奶说:“别是为了钱,去当小姐了吧。”这个世界上真心实意盼着你好的,仅有你的母亲。母女单向自我救赎。一个选错路的女孩子。一个逼着孩子走错路的母亲。人人都说这是几眼看得到头儿的人生,高秀宁不认,高阳更为不认!院子不大,分前院后院以及下屋。。

改命I 精彩章节

“大春儿……”

“赶紧往医院送。”

高阳跟在厉爵阳的身后,看着她弟的血淌了一地。

怎么会有那么多的血?

高阳看着自己的手,那上面都是血。

厉爵阳觉得情况不好,实在是他看到了高春脑子上的伤……

医院。

高阳蹲在地上哭。

她以为,她真的长大了。

她能办很多事的。

但其实不是……

她不应该带大春去厉家的。

她不该应该主动张罗这些事情,是她害了大春儿。

厉爵阳交了钱,看着一直在哭的人,他叹口气:“会没事儿的。”

“高春家属。”

高阳起身。

“……死亡时间……”

高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她哭。

她哭不出来。

她喘着粗气,喘着喘着。

她表弟今年才不到十九岁啊,她表弟来的时候还活蹦乱跳的。

厉爵阳也傻眼了。

虽然想到会很严重,但人死了?

“大夫,你是不是弄错人了?病人叫高春,就被砖头砸了一下而已……”

高阳放声大哭,喊。

她坐在地上哭。

怎么会这样?

她弟弟今年才不到十九岁。

她怎么和舅妈交代?

一定就弄错了。

只是打了一架,只是打了一架……

她不停用手去擦脸。

厉爵阳也愣在原地。

死人了,就意味着事情闹大了。

刚刚……

……

李凤兰一路哭着来的,高秀宁扶着她。

高峰也跟在后头。

李凤兰来到医院,然后去找医生证实,然后坐在地上拍大腿哭。

怎么可能?

早上还好好走出去的。

她这两天心情不好,所以骂了儿子几句。

以往也是这样的。

“我没法儿活了,我不活了……”

李凤兰嘶喊着,嚎叫着。

这样的结果她不能接受,为什么就死了?怎么就死了?

陈薇吓得一直往后躲。

她听见人说了,说是大春儿是为了高崎过来厉家村赔礼道歉的。

她掉头跑了。

她害怕!

高峰靠在墙边,掉了眼泪。

只是男人的情绪不如女人喧泄的那样直接。

高秀宁也跟着哭。

往起来拉李凤兰。

“还我儿子啊,还我儿子……”

警察把厉爵阳和高阳带走做笔录去了。

高阳就是哭,很崩溃地哭。

什么都听不进去,什么都讲不出来。

警察也晓得现在问不出来什么,只能暂时停止做工作。

厉爵阳没有办法,死人了,问他看见什么,他也只能实话实说。

但,最后的那一下他真的没有看见是谁打的。

当时在场有四个人。

都是他家的堂表兄弟。

李凤兰不肯离开医院,她就坐在医院门口抱着门板不肯撒手。

一定就是搞错了!

她不去看,就不会弄错。

她儿子好好在扒房子呢,她儿子读书不好,可听话。

那么听话的孩子,你说骂一句就骂一句,你说打两下就打两下。

明明都是他赚回来的钱,她说拿出来给他哥盖房子,大春一个不字都没有讲。

高秀宁伸手去拉李凤兰。

“凤兰,咱们去确认一眼吧。”

高峰已经去过了,说是大春儿。

高秀宁当场差点哭瞎了。

那是她亲侄子,她看着长大的。

小时候她抱过哄过的。

李凤兰谁的话都不肯听。

高峰一个人拿不出来什么主意,是把大春在这里火化还是拉回家火化,他叫了高秀宁过去商量。

厉爵阳插了句嘴:“现在不能火化,打官司赔偿以后才能火化。”想了想,他看了高阳一眼,还是说了。

他看出来高家的人都已经懵圈了,这如果火化了……

陈薇怕婆婆杀了她!

但她还是回来了。

她真的后悔了!

真的真的后悔了!

“妈,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高阳会拉着大春儿去厉家道歉……”

如果她知道,她宁愿被打死的人是她。

李凤兰一直不聚焦的眼睛动了动,她的手使劲扒着门板,然后要站起来。

可她浑身都没力气,站都站不住的,站起来又坐了回去。

陈薇上手去搀扶婆婆,却被婆婆大力气挥开。

“你给我滚!”

挥手的时候不小心刮到了陈薇的脸,陈薇捂着自己的脸不敢再上前。

李凤兰此时的脑子里只有陈薇那一句,是高阳带着大春儿来的!

是高阳这个死丫头做的决定!

是高阳害死她儿子的!

她胡乱在医院里走着,她要找高阳,找高阳问问。

你为什么害你小弟啊?

他才不到十九岁,他今年刚刚十八啊。

她到处找,到处打听,疯了一样地找人。

高秀宁和高峰被医院的人叫了出来,说是李凤兰在外面发疯,叫他们家属把人弄走。

高秀宁和高峰一左一右架住李凤兰。

“凤兰,姐知道你难过……”

李凤兰突然扭头,她看清高秀宁的脸,然后恶狠狠咬着牙朝着高秀宁的脸一个大耳瓜子扇了下去。

“我供你们吃供你们喝,我养着残疾的大姑姐,你们就是这么回报我的?”

“凤兰……”

高峰按住自己老婆。

高秀宁捂着脸,张大着嘴巴。

她没有见过这样的李凤兰。

“是她女儿!”李凤兰瞪着眼珠子,瞪得大大的,她指着高秀宁对高峰喊着:“是她女儿带大春儿来的,是她女儿害死我儿子的……”

高秀宁一只手不停摆着。

“不是不是的……”

不是这样的。

高秀宁摇着头哭。

“凤兰……”

“是她女儿,我要让她女儿给我儿子偿命……”

李凤兰嚎叫了一声,然后对准高秀宁扑了过去。

*

北选高阳家。

高阳在炕上躺着,仿佛死了一样地一动不动躺着。

高秀宁扶着门框哭。

怎么办啊?

凤兰现在恨都恨死高阳了。

高阳放声哭了出来。

“怎么死的人不是我……”

高秀宁也想埋怨女儿两句,为什么要带大春儿过去?

没有带大春儿就不会有今天的事情了。

可看着孩子难过成这个样子,高秀宁只能扑过来抱住高阳。

“你不应该带大春儿去的……”

高秀宁哽咽说道。

没带大春儿去,就不会有眼下进退两难的场景了。

拿什么还啊?

一条命啊!

高阳紧紧抓着母亲的手,她急于需要一个人来相信她。

“妈妈,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高阳从炕上跪着爬过来,她爬着爬到高秀宁的眼前,她跪在母亲的面前,她伸手去握母亲的手:“妈,那砖头原本是要砸我的,大春儿替我挨的……”

高阳开始哭。

怎么办啊?

高秀宁搂着女儿放声大哭。

她也不知道怎么办。

改命I状态:连载作者:简思全文阅读

人人都说属羊的命好。高阳属羊。“这么大点离开家远走,碰上个男的花言巧语一哄,到时候就得挺个大肚子回去,瞧着吧。”“高阳属羊吧,属羊的这个命……啧啧。”“她能出息我直接从田里爬回去,她就高中文凭。”姥爷说:“烂泥扶不上墙。”****亲奶奶说:“别是为了钱,去当小姐了吧。”这个世界上真心实意盼着你好的,仅有你的母亲。母女单向自我救赎。一个选错路的女孩子。一个逼着孩子走错路的母亲。人人都说这是几眼看得到头儿的人生,高秀宁不认,高阳更为不认!院子不大,分前院后院以及下屋。。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