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九 出趟远诊小说

九 出趟远诊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1-05-04 12:28:33
圣灵奇医状态:连载中作者:里恩书生全文阅读

卫校都没本科毕业的屌丝侥幸步入一家刚开的诊所实习,他迅速就意外发现这家诊所的医生很怪,美女护士也很怪,病人更怪,不但怪,还很怪异。这是一段从零就,杀怪升级后,拣钱拣装备对于一个独自来这座城市闯荡的吴振华来说,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因为他马上就可以领到人生的第一笔工资了。。

圣灵奇医 精彩章节

女人是软弱的,但女警却是强悍的。

郑秀敏回到诊所,没看到吴振华,就返回楼上房间,她在楼梯上看到了侏儒的泥脚印。

吴振华仍是一脸茫然,郑秀敏对他表示:“袁医生出诊了,我也要跟去支援,如果你不想留在这里,我可以给你路费回家!”

郑秀敏返回了房间内,关上了房门。

堂屋内的吴振华心里很矛盾,回家还是继续留在这里?

如果回家,就要继承祖辈传下来的农活,然后靠父母四处求人,给自己找一个学徒工作,慢慢熬出头。

留在这里,也是一个学徒工,但不用再跟父母一起“修地球”,当建材“搬运工”,而且自己体内的毒还想要袁大夫解。

所以他决定留下,虽然这里的黑夜有些恐惧。

郑秀敏很快就换了一套黑色立领衬衣和黑色铅笔裤,穿着一双黑色的平跟皮鞋,并且特意戴了一只茶色的遮阳镜,肩上挎着一只咖啡色的坤包。

当她打开皮包往外拿钱时,吴振华忍不住朝她的皮包内一撇,居然看到了一把黑色的小手枪。

吴振华忙表示:“郑姐,我决定留在这里跟着你们学医,不回家了?”

“不回家了?”郑警官向他询问。

“对,我不回家了!”吴振华已经下定了决心。

郑警官拉好皮包的锁链,指了木桌抽屉道:“里面有把锁,你拿上!”

吴振华拉开了袁医生坐诊的旧木桌抽屉,取出一把旧锁询问:“郑姐,是这把锁吗?不过没有钥匙啊!”

“跟我来!”郑秀敏已经走出了玻璃门,一阵风似得飘出了小院,吴振华忙追了出来,就看到一辆吉利出租车正朝这里驶来。

吴振华锁上了小院的木门,出租车已经在门外停下,郑警官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示意他坐在后面。

这出租车他还是第一次坐,平常他都是徒步或着以公交车,客车为交通工具的。

吴振华在出租车后位上落座,司机踩下油门,驾车顺路而去,从天空的太阳可以分辨出,这辆出租车正朝东方驶去,很快就出了黑朱庄,上了省道。

“我们要去找袁医生吗?”吴振华忍不住开口询问。

郑警官没有回答,而是从坤包内取出一部手机,拨了号码。

“它们来诊所找过了,不过并没有捣乱,但我仍有些担心,所以就把小吴一并带来了!”郑秀敏对着话筒介绍。

吴振华心里就道:“这些侏儒怎么没捣乱,只不过被我整理好了!”

话筒那端的回应令郑警官有些生气,“我给钱让他回家,他却不愿回,我又不能把他独自留下,不一并带来又能怎样?况且他不一定就是你认为的那般无用!”

吴振华明白郑秀敏是在说他,心里稍觉得欣慰一些。

出租车司机转过头来看他,然后评论:“去了,可能就是累赘,但不一定会挂!”

郑秀敏挂了电话,司机就向她询问:“你打发这孩子回家就是了,何必带着他冒险呢?”

“我自有安排!你们就别多问了。”郑秀敏回应。

吴振华看着车窗外的风景,这是他第一次远行,从小到大,他离家最远的距离就是家乡两侧的城市。

“郑姐,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出诊啊?”

郑秀敏回答:“等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

这话有些耳熟,但经郑秀敏的口里说出,味道不一样。

司机打开了车内的音乐,音响里飘出了《梁祝》的乐曲。

郑秀敏靠着车座上开始闭目养神,而吴振华仍朝车窗外望去,车子行驶了有四五个小时,中途司机将车停在了加油站,他们都下车去加油或上厕所。

吴振华从路边的牌子上看到了停马驿的地名,“我们究竟要去什么地方?袁医生究竟去哪里出诊了?”

回到车上后,吴振华酒香郑秀敏询问:“郑姐,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到?”

郑秀敏没有回答,司机回答:“就快到了,午饭是没时间吃了,但晚饭我们吃顿好的!”

出租车载着他们继续前行,不过从国道驶入了省道,又从省道驶进了乡间小道,在夕阳西下时,一行三人来到了一座偏僻的小村外。

这座村子比吴振华老家的村还要破旧,大片的土坯房千疮百孔,貌似早就无人居住。

大群的乌鸦栖息在一株老皂角树上,见到他们下车,就发出了“呱”“哇”的叫声,出租车司机是一个穿着蓝色牛仔短裤和小背心的瘦子,他随手从车内取出一盒烟点燃,然后在前带路。

他们进入了村子里,来到一座古老而又破旧的宅院前。

可以看得出,这座宅院是有钱人家所建,青砖蓝瓦,古朴厚重,狭小的街门为的是留住财气,门口有一对黑色的貔貅镇宅,一对黑木门跟袁医生租的小院院门一样,但门上多了一对陈旧的门神。

在木门两侧还贴着已经泛白的对联。

上联是:人间正道是沧桑。

下联是:冥界前路了断肠。

没有横批,郑警官推开木门,领着他们进入,院子里的空间很大,当间是一方磨盘,还有一株老槐树,但已经枯死。

这座院子两侧有厢房,当中三间大瓦房,而房顶的红瓦就是吴振华父亲倒腾的建筑材料,正堂内传来了微弱的光亮。

郑秀敏示意出租车司机留在院子里,把他带入了正堂内。

正堂的木案上摆着香炉,供奉了一尊奇怪的塑像,袁医生和一个黑袍老者在香案两侧落座,见他们到来,就点头示意。

袁医生看了吴振华一眼,然后就向郑秀敏投出了疑问的眼神。

旁边这位老者却道:“郑姑娘也来了,那我们就可以开饭了,两位不必太过在意,老朽早已经看透世事,只希望袁医生跟牟上差之间的误会能够解除!”

袁医生起身,郑秀敏忙对他耳边低语了几句,袁医生便朝吴振华望来。

从堂屋门外走进一个身着蓝布长衫的中年人,用低沉的声音对他们道:“袁大夫,郑姑娘,可以入席了!”

当他们走出堂屋时,就看到老槐树上悬挂着一盏红灯笼,磨盘旁摆着一张八仙桌,酒菜已经上齐。

袁医生示意吴振华和郑秀敏对面而坐,而他坐在上首,长衫中年人和黑袍老者都未入席,就连出租车司机也在磨盘上闲坐。

黑袍老者面无表情的对中年人吩咐:“崔二,你为老钟也弄些酒菜来垫垫肚!”

崔二应了,很快就端了一托盘酒菜,两人在磨盘上对饮。

八仙桌上的饭菜很丰盛,都是黑瓷碗盛的鸡鸭鱼肉,吴振华不喝酒,拿了筷子也毫不客气,郑警官只是拣素菜吃,袁医生没有动筷,把一只白瓷茶盅拿在手里,慢慢的品着里面的老酒。

“你吃好了饭,就去照顾那位老者,他身体不好,你要在床边陪他,不要让他入睡!”郑秀敏向吴振华叮嘱,但他没有回应。

郑秀敏就继续对他交待:“你可以向他询问所有的问题,记住别让他入睡!”

吴振华很快就吃的肚子圆,但也感觉到口渴。

黑袍老者对他招手道:“小伙子,来,我这里有凉茶!”

吴振华跟着他进了厢房,他从陈旧的黄梨木桌子上拎起一壶凉茶,倒入了两只黑瓷大碗里,两人开始慢慢品尝,这凉茶喝着五味陈杂,刚喝到嘴里有些苦,但很快就变成了酸的,吴振华认为里面加有醋,在仔细品味还有些辣,咽下肚后,嘴里就感觉有些甜,但过一会舌尖就发麻,说不出话来。

黑袍老者在土炕上侧躺,面对着他,介绍:“我已经活了九十多岁了,也该死了,你还年轻,小伙子你老家是哪里的?”

吴振华继续喝茶,嘴里再次被这五种味道占据。

“老大爷,你已经活九十多岁了,比我爷爷年纪还大,我是绳池的!”

对方表示:“我只听说过你们那里的仰韶文化,你来这里不感觉害怕吗?”

吴振华借着屋子里微弱的灯光,看到这位黑袍老者脸上布满了皱纹,他戴着一顶老式的黑皮小帽,说话如此清晰利落,一点都不像活了九十多岁快要死的人。

圣灵奇医状态:连载中作者:里恩书生全文阅读

卫校都没本科毕业的屌丝侥幸步入一家刚开的诊所实习,他迅速就意外发现这家诊所的医生很怪,美女护士也很怪,病人更怪,不但怪,还很怪异。这是一段从零就,杀怪升级后,拣钱拣装备对于一个独自来这座城市闯荡的吴振华来说,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因为他马上就可以领到人生的第一笔工资了。。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