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八章 站野狗小说

第八章 站野狗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1-05-04 03:15:54
十年生状态:完结作者:爱火的曙光全文阅读

他缓缓地睁开眼睛了眼睛,眼前是很陌生而又很陌生的天花板,木制的,上面有着一滩水渍,还泛着些许绿意。  天空也没一片云,是的美丽的浅蓝色。但也恰恰因为如此,阳光才能看起来这么狠毒吧!  当步入了房间,那双人床上仅有两具白骨,那两具白骨很安祥的躺着,仿若睡了僵硬地伸出手,放在眼前翻来覆去的看,那手蒙着层灰尘,却透着年轻的白皙,是很健康的颜色。坐起身来,那随着动作顿时扬起的灰尘让他不住地咳嗽起来,用手想遮住灰尘,却不想吃了一嘴灰,他忘了手上也蒙着灰尘呢。。

十年生 精彩章节

  淡淡的月光透过窗户,房内都似笼罩着层朦胧的银纱。

  街道上的饕餮之餐还未停止,时常有狗吠与撕心裂肺的尖叫传出。小河内的各种虫子开始鸣叫,悉悉索索的就像一首交响曲。

  虽是满月,但楼梯还是很昏暗,伸手不见五指。景言扶着扶手,慢慢地往下走去,以防摔倒。毕竟是走了十几年的楼梯,那模样都已经刻在了脑袋里,他走的还算轻松。只是背后的魏琐时不时的踩空,时不时吃痛的声音,让楼梯吱呀吱呀地叫了起来。

  二楼的阳台是开着的,那只野狗现在应该在二楼房里。

  景言站在那房前,握紧了草刃。

  站在身后的魏琐简直慌极了,他觉得全身都在颤抖,身上冒出了一层冷汗,那握着草刃的右手更是满是湿意。他听着房内野狗肆意破坏的声响,就有种想落荒而逃的冲动!但他又看向眼前瘦弱的身躯,打消了这个念头。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景言力量会如此之大,但看那小身板总有点不放心。魏琐现在比景言要高出一个头左右,这让他暗地里有些沾沾自喜。

  景言小心翼翼地打开了房门,尽量不发出任何声响。透过门缝,他观察着那只野狗。野狗大约也就普通家犬的大小,黑色的皮毛在光的照射下油光发亮的,长相十分凶残。只见它正背对着他们,咬着一个枕头,两头左右甩着。

  这是一个机会!景言右手拿起草刃,故技重施。快速打开了房门,趁着野狗还未反应过来,马上投掷了出去!按着方向来看,这草刃绝对能击到野狗。

  只是,草刃这次的力道甚至不及前两次的力道的十分之一!与前两次比起来,这次完全可以称得上是轻飘飘。草刃还未及野狗身上就已经被野狗发现了,它转身一跃而起咬下了草刃吐到了一边,同时恶狠狠地瞪着景言两人。

  景言皱眉。

  立马拿出备用的草刃,做好攻击的姿态。现在不是思考的时候,眼前的野狗看起来攻击性十足,且现在没有占任何地势优势或是抢占了先机,所以这情况比那公鸡要棘手得多。

  野狗只是做好攻击的准备,眼中的绿光大放,却迟迟不上前来,而景言也只是站在那里静静观察它,表情淡淡的。局势这样僵持着,一人一狗都在互相打量观察着。景言身后的魏琐整个人都快成落汤鸡了,他觉得汗一直不停的滴下。

  良久,野狗终于失了耐心,张着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了上来,后脚在地上留下深深的印迹。景言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右手狠狠地像野狗砍去,像是力量积蓄了很久。野狗发出受伤地叫声,狠狠地被刀刃砍到了墙壁上!只是它很快便翻过身重新为下一轮的攻击做好准备,看来刚才那一击对它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景言意识到了这一点,重新皱起了眉。

  接下来又是一次攻击,野狗又重新扑上前来,张大了丑陋的嘴巴。那嘴里似乎还残留着鲜红的血肉,发着恶臭味。景言积蓄了全部力量又是一砍,那野狗再一次被砍飞出去,发出叫声。和第一次同样的是,野狗很快就站起来了。景言默,抖了抖有些发麻的右手。

  又是几次同样的轮回,那狗仿佛没有被伤到一分一毫般,被打飞又重新站起来。景言只觉得体力渐渐的濒临透支,右手有些酸麻,因为用力过度而抖动着。魏琐在身后急得团团转,为什么景言没有用出刚才在阳台上那样的力气呢?为什么那只狗好像体力无穷无尽呢?他看到景言有些颤抖的身躯,几次想上前却被景言的身体挡住了。

  野狗咧着嘴,仿佛嘲笑着景言般。它的眼中突然凶光大作,冲了上来,轻松的躲过已经不是那么有力道的攻击,狠狠地咬住了景言的右手!尖利的牙齿轻易的刺破皮肤,血液瞬间如泉水般涌出。景言继续皱眉,这难耐的痛觉让他很是不舒服。景言用力地甩着右手,期望将野狗甩走,但那狗就是不松口,狠狠地咬紧了牙关。

  景言用左手拿起另外一只备用的草刃,竭尽全力向野狗的脖子插去!只是本已经失去了许多体力的他再加上失血,这力度实在太小!那野狗眼中似乎放着嘲笑的光芒。

  身后的魏琐看到这一幕,大喊着。

  “卧槽!!!!!”

  他挤开了景言,双手握紧草刃用尽了力气向下戳去,这一击似乎积蓄了魏琐的所有力量,竟然成功地插。入了野狗的脖颈!鲜血瞬间喷涌而出!魏琐见到了鲜血,手中的动作不停,在脖颈处用力地搅动着!野狗发出了惨叫声,松开了嘴无力地瘫倒在地上。鲜血继续涌出,野狗的身躯不断地颤抖着。地上很快就积了层血液。

  魏琐稍微冷静了一下,如释重负地吐出了口气,看向景言。

  只见景言的右手臂有好几个狰狞的血洞,正不停的往外流着殷红的鲜血!

  “草,这该怎么办!???”魏琐的腿有些发软,经过刚才的搏斗,他感到身体有些累。景言的右手渗血液的速度实在恐怖,魏琐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觉得有些手足无措。

  景言觉得眼前有些发黑,耳鸣声越来越大,头有些发昏。

  “景言!!!”魏琐看着景言倒下。

十年生状态:完结作者:爱火的曙光全文阅读

他缓缓地睁开眼睛了眼睛,眼前是很陌生而又很陌生的天花板,木制的,上面有着一滩水渍,还泛着些许绿意。  天空也没一片云,是的美丽的浅蓝色。但也恰恰因为如此,阳光才能看起来这么狠毒吧!  当步入了房间,那双人床上仅有两具白骨,那两具白骨很安祥的躺着,仿若睡了僵硬地伸出手,放在眼前翻来覆去的看,那手蒙着层灰尘,却透着年轻的白皙,是很健康的颜色。坐起身来,那随着动作顿时扬起的灰尘让他不住地咳嗽起来,用手想遮住灰尘,却不想吃了一嘴灰,他忘了手上也蒙着灰尘呢。。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