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五章 忌口小说

第三十五章 忌口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09-24 06:20:47
君妻状态:完本作者:西木子全文阅读

她是京城第一美人,更是当之无愧的名门贵女。祖父是孔子嫡出后裔、天子亲封的衍圣公,父亲是当代中国大儒,母亲为她留下的十里红妆。煊赫的出身贫寒,规模庞大的财富,令人惊叹的美貌,怎么看都所以荣华一生,可她最后却落个英年早逝,一代绝色美人枉死荒野。重活一世,她回命运转折的那一年,可以选择了与前生绝然相同的另一条路,嫁于给“英雄救美”中那位英雄。本我以为对方是泥巴腿中的异类,勉强算是上不端正君子,不想却是一匹山中饿狼,穿行悬崖峭壁。罢了,那就彻底摆脱不了饿狼痴缠,又有泼天富贵许之,且与他走一夕就是,嘛坠崖也有垫背的!一句话:重生白富美与草根是时盛夏,慈惠庵周围桦树遮天,绿荫葱葱,幽静宜人。。

君妻 精彩章节

二月中下旬的凉州,正是乍暖还寒之际,日头一偏便是嗖嗖凉意。

陈氏的脸,就像这二月的天,早上还有些许暖意,到了晚上便已阴晴难辨。

正如魏康所料,傍晚请安的时候,陈氏果然问起了下午的事。

陈氏是魏府的当家夫人,主持中馈,上午出门因是魏康带着,自不用请示陈氏准允,但并不表示能瞒过陈氏。

孔颜心下明白,而魏康让她自己琢磨,想必也没有瞒过陈氏之意,她便坦然承认道:“回母亲的话,儿媳是随二爷出去了。”说完之后,似没察觉陈氏瞬间犀利的目光,她只复又浅笑着全盘托出了道:“是去了一个低品敕的官员巷宅,巷头有户姓何的老夫妻人家,听二爷说曾有恩于她,让儿媳妇往后照看一二。”

回话的声音是一贯轻声慢语,屋子里却听得立刻鸦雀无声。

陈氏是河西望族出身,陈氏一族在凉州已逾百年,作为陈家的小姐,应有的做派还是不落。虽然流光荏苒,岁月那是最容易过去的,陈家的风光也在这流沙中湮没,但刻在骨子里的辉煌却长久的留下来了。如此,公媳,叔嫂,能避嫌之尽当避嫌。是以,她问安的西次间屋头只有婆媳、妯娌,及其身边近身伺候的人。至于魏氏父子则在东次间偏厅、书房之类叙话。

屋中气氛陡然一沉,孔颜自是察觉,再看一屋子人不是陈氏正院的大丫头,就是随付氏同来的近侍,看来魏康同何家是真有其事,魏府主子及上等仆从也多是知晓。

而且看这一应仆从大气也不敢出一声的样子,再连同陈氏与魏康的种种态度处境看来,魏康走失八年之事十有八九是这对母子的心结所在。

孔颜心中有数之后,便不再深究下去,有些事时间久了自会拨开云雾,越是着急越容易掉入漩涡。

如此之下,孔颜似无事人一般,娉婷地立在付氏身后,不多问一句,不多行一步,全然一派温良恭俭让五德俱全的贤妇模样,仿佛真没有对魏康之事的好奇心一般,坦荡的让人讶异。

付氏眼中便是闪过一丝讶异,继而却是微微侧首,给孔颜递了一个似安抚又似担心的一眼。

接收到付氏这一眼,孔颜刚定的心绪不由起伏了一下,虽不清原因,但可看出陈氏应该不喜收养魏康八年之久的何家。

不过,陈氏毕竟是魏康的生身之母,如今更是她的婆母,无论出于孝道还是其他,往后在陈氏面前少不得要忌讳提及何家人了。

心下有了定论,孔颜又在茅坪庵山上养了一副随遇而安的散漫性子,自是不想有人拿了何家同她来事,当下为了减少以后的麻烦,不论对谁只有作势不知,遂看向付氏的眼中显出一抹明显的茫然,方对付氏报以微笑。

早春虽是一日天长一线,但日头一偏就已暮色四合,回廊上正有人支杆挂灯,红灯笼高高挂起,暖红的灯光隔着窗纸透进来,打在孔颜的脸上,抹了一层模糊的色晕,映着那一抹浅浅的微笑,忽而炫丽夺目起来,娇媚得让人晕眩。

女人同男人不一样,对美丽的女人尽乎没有晃神之时,况且就是男人对一个美人久了,便也觉得就那回事了。

付氏是一女人,还是一个有夫有子的女人,看着孔颜投来的这一抹笑容,她自是没有屋子里年轻丫头般惊艳得怔住,然此时却也是微微一怔,目中复杂之色一闪,对着一派不明所以的孔颜勉强一笑,便是转过头不再言语。

陈氏一人独坐在南窗的炕上,将众人神色尽收眼底,怎会看不出一屋子人对孔颜容貌的惊艳,可女子仅有容貌又如何?美貌不过那害人之物!

只是,但看孔颜谨言慎行,俨然万事以魏康为主,陈氏目光不觉一沉,这孔氏果然如她最初计较的,是一个知进退的小姐,与李燕飞必是可以共处。

可如今姐妹被换,一个有生母在又是嫡幼的身份,只怕……

这一想到不日后的婚礼,陈氏就忍不住揉了揉额际,也无心思去理会二房与何家的事,只是一时念及眼下兼祧的麻烦,又到底听不得魏康与那何家之事,尤其听孔颜一派坦然的谈及何家,怕是她那儿子早给人交了一些底,估摸着连防她的话也道上了吧,此时她再说其他还有何意!?

陈氏冷冷一笑,也不管孔颜说后她不道一句,可谓是当场下了新妇的面子,就直接转头对付氏道:“辉哥儿呢?怎么没抱过来?”陈氏背光而坐,一脸的冷意虽是笼在了阴影之下,但这一份不快如何能瞒得过近身之的人?

付氏嫁进魏家也有十二年了,朝夕之下也知些陈氏的性子,见陈氏直接冷了孔颜,当下不由庆幸下午听说二房出门,她一番琢磨便让了姐弟三人留在房屋头,现在陈氏果然就对二房去何家之事不快。但这一听陈氏问起自家小儿,却是提也不提自己的一双女儿,再念及陈氏对小陈氏的偏宠,心中还是不觉生出几分虞色,不过面上自是不会显出分毫,只是越发谨慎的斟酌了一下才道:“辉哥儿这一岁小儿,刚是长了牙,最是喜咬东西,这不媳妇担心咬坏了牙,只好让一屋子人陪他玩看着,结果下午玩得没节制,这会儿正好睡呢!便干脆让了他两姐留在屋头,免得一会儿醒了不见人准是哭闹个没完!”

付氏一双女儿,大的十一岁,小的九岁,都不是幼童的年纪,照看幼弟自没有问题。

虽然两姐儿没被问到,却也不好不问便不言。

陈氏便听得微微点头。

又许是辉哥儿是魏家多年来的唯一孙辈男丁,并魏家的长子嫡孙,陈氏当下就与付氏闲话起了辉哥儿。

孔颜一个出嫁不过一日的新妇,一无养育过子女,二又不熟辉哥儿,自是无从插言,只能默默的侍立一旁。

如此看在一屋子人眼里,少不得生出一些想法——看来二房就是有了出身、品貌、嫁妆一应俱全的新主母,在这府头终究是扶不起来,这有些心思还是先歇了得好。

一番心念转圜之间,众人纷纷收回对孔颜的关注,只在屋头侍立不语。

孔颜自然不知第一次问安的冷落,让这一众仆从生出了种种想法,只是越加肯定了陈氏同魏康这对母子的罅隙、而且由此及彼,人往往是相互的,既然陈氏都对此事讳莫如深,魏康恐怕也是一样,看来以后在魏康面前也需忌口一些,只不要少了给何家的一应时节之礼便是。

****

ps:今天挺高兴多了评论,却也不好意思今天内容不多,明日会多多的。尤其是下月一号会多到俺哭。另外,周末愉快^_^!

君妻状态:完本作者:西木子全文阅读

她是京城第一美人,更是当之无愧的名门贵女。祖父是孔子嫡出后裔、天子亲封的衍圣公,父亲是当代中国大儒,母亲为她留下的十里红妆。煊赫的出身贫寒,规模庞大的财富,令人惊叹的美貌,怎么看都所以荣华一生,可她最后却落个英年早逝,一代绝色美人枉死荒野。重活一世,她回命运转折的那一年,可以选择了与前生绝然相同的另一条路,嫁于给“英雄救美”中那位英雄。本我以为对方是泥巴腿中的异类,勉强算是上不端正君子,不想却是一匹山中饿狼,穿行悬崖峭壁。罢了,那就彻底摆脱不了饿狼痴缠,又有泼天富贵许之,且与他走一夕就是,嘛坠崖也有垫背的!一句话:重生白富美与草根是时盛夏,慈惠庵周围桦树遮天,绿荫葱葱,幽静宜人。。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