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四章 养恩(下)小说

第三十四章 养恩(下)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09-24 06:20:46
君妻状态:完本作者:西木子全文阅读

她是京城第一美人,更是当之无愧的名门贵女。祖父是孔子嫡出后裔、天子亲封的衍圣公,父亲是当代中国大儒,母亲为她留下的十里红妆。煊赫的出身贫寒,规模庞大的财富,令人惊叹的美貌,怎么看都所以荣华一生,可她最后却落个英年早逝,一代绝色美人枉死荒野。重活一世,她回命运转折的那一年,可以选择了与前生绝然相同的另一条路,嫁于给“英雄救美”中那位英雄。本我以为对方是泥巴腿中的异类,勉强算是上不端正君子,不想却是一匹山中饿狼,穿行悬崖峭壁。罢了,那就彻底摆脱不了饿狼痴缠,又有泼天富贵许之,且与他走一夕就是,嘛坠崖也有垫背的!一句话:重生白富美与草根是时盛夏,慈惠庵周围桦树遮天,绿荫葱葱,幽静宜人。。

君妻 精彩章节

确实是一间极小的院子,仅仅只有北房三间,左右廊房共六间,倒罩的南房四间。

他们一进院子,何夫人便热情地让进了北屋,自己则又下去了灶房屋头。

孔颜开头在门口都说了那一番话,出于言行一致本是要跟着打个下手,奈何何夫人一个劲儿的不让,她今日这一身广袖长裙也是不当下灶房,便留在了北屋头。

屋子里有一个将近六旬的老人,带着一个还不上十岁的男童,立在屋中间的八仙桌旁向着门。见了魏康进来,那老人立马领着男童给魏康见大礼,魏康这次倒是受了,又给一看就知是爷孙的两人介绍了她,待到两人又向她行了礼,魏康才径直携了她一左一右的在上位坐下,道:“何伯和志扬也不算外男,把帏帽取了吧。”

车夫早被安排在南屋歇着,就英子同抱了布匹的婆子跟进北屋,眼前的外男又是一老一小,无论是否有亲戚关系,取了帏帽都没有不妥。

孔颜轻应了一声,一边将帏帽取了给英子收着,一边心思飞转地思忖起来。

听魏康对他们的称呼,就知这对爷孙同何夫人的关系,但是魏康对二人的态度显然不比何夫人。

而且进门之前,她就注意到了,这是一条低品敕官员聚集的住宅巷子,大多数人家院门口都插了旗帜,可是何家门前却没有插任何旗帜,再看这个院子头的人来说,好像也只有何氏夫妻带着一个小孙子,并一个上灶伺候的粗使婆子。这样又是老又是小,也没有一个撑门户的大男人,却能在小官宅巷子头住下来,十之八九是魏康给安排的。只是这家人分明同魏府扯不上甚干系,难道……

孔颜灵光一闪,难道是何夫人有恩魏康?

可这样一户贫家又如何施恩节度使府的二公子呢?

孔颜念头辗转间,心中隐隐有了猜测,打定主意要对此上些心,毕竟以后是要同魏康生活下去,少不得需要知己知彼一些。

心念方定,就听魏康让了爷孙两在屋中的八仙桌旁坐下,说话道:“我记得志扬年底就十岁了吧!我想着光进书不行,下半年还是让他去进了武学,等过几年安排进官也稳妥些。”

这是要许了他孙子进官场呀!

何伯闻言当场激动地跪下,老泪纵横道:“二爷,老汉这辈子就盼着这一天呀!”哆嗦着哽咽了一句,连忙又拉了孙子跪下道:“快,给二爷磕头!”

何志扬不过九岁,虽出身贫寒,却到底是进过学的,见祖父突然跪下来,他也连忙站了起来,正手足无措的当头,又被扯下地让磕头,一时有些蒙头蒙脑。

一起生活了七八来年,魏康如何不知何伯做了大半辈子秀才,满心就盼着能中举进而谋一官府小差,好改换了门庭,自己让了何志扬将来进差,也算回了何家当年的情分,而且河西有些名望的武将,谁不知他与何家的关系,他既能扶持一下何志扬为何不做?只是何伯是书读死了,让何志扬跟着唤他二爷,一副奴才的模样磕头谢恩,非但没感谢对地方,还生添麻烦!魏康敛下眼底不耐,阻止道:“何伯,志扬唤了我快十年的二叔,我做这些也是应当的。”说罢转头又对何志扬道:“志扬,扶何伯起来,男儿膝下有黄金,只可跪天地君亲师!起来吧!”

魏康在何家中一向积威甚重,如今又掌军中刑法,一言一行可谓不怒自威,何况这一番语带训诫之言?

何志扬一听立马就听训般的应道:“二叔,志扬记住了!”声音中带着些许颤抖,应是心头害怕,却半分不待停下,连忙搀扶了何伯起来坐下。

何伯到底敬畏魏康如今的身份,又见魏康是真拿了何志扬当子侄看待,心中又是感激,又是恐再不识趣惹了魏康不快,也就顺着起身坐起,用干瘦松皮的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泪,喟叹道:“二爷,您是个念旧情的人!还记得那八年的情分呀!”

念旧情,还有八年的情分?

孔颜听的一头雾水,又存了窥探的心思,就下意识地支耳侧听起来。

何伯一抹过泪抬头,就见孔颜疑惑的看了过来,不由想起孔颜的身份,当下只觉眼前黑了黑,再次庆幸当年的一念仁慈,这是他老何家的大幸呀!而且现如今,魏康还不止是节度使府的二公子,他还是衍圣公府的女婿,只怕将来还有大前程等着!傍上他们,就是老何家的大兴之兆呀!

发现光耀门楣的希望,何伯激动之余又看孔颜生得着实美貌,又是孔府的千金小姐,天下只怕没有男人不喜的,魏康又是二十又四才娶上亲,估摸着这枕头风也是厉害。

如此一番计较下来,何伯心里有了打算——正如孔颜前一世经历悟彻的话,底下层的老人并不都是愚昧不知,他们自有自己的一番见识,有些甚至还睿智而通透,况乎何伯这样一位识文断字的老人?

果不然,何伯当下就存了借孔颜好奇交好的心思,反正魏康既然带了人过来,又听他说到“八年”这话都不见阻止,估摸着也不忌讳孔颜知道,毕竟他们二人是夫妻,等孔颜在凉州城结交一些官夫人后,总会听到一些风声的。于是,何伯就仿若一位感激涕零的老人家,见了孔颜疑惑看来,便感慨万千道:“少夫人许是不知,二爷六岁那年曾在老汉这生活了八个年!”说到这里便是怅惘的红了眼睛激动道:“二爷真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呀!就冲着这八年的情分,不但把老汉一家安置在了这凉州城来,还一直照顾咱老何家这唯一的血脉!”

老人一生的经历下来,总比年轻之人更懂得何为留底线,何伯便是如此,话就隐晦地说上几分,让事情留下余地,以免弄巧成拙,毕竟也有甚小的可能是魏康不愿孔颜知道的。

如此,话点到即止后,何伯似太过感慨,一时哽咽难言。

见状,孔颜也不好多问,不过从这三言两语中倒是能看出一些。

魏康自六岁起便一直同何家人生活到十四岁,并念旧情的一直照顾何家老小。

可是魏康乃魏府的二公子,说句大逆不道的话,朝廷对河西七州鞭长莫及,魏家在河西可谓只手遮天,身为魏府的嫡出公子爷,魏康怎会与何家人有八年的相处情?

何家的境况一眼即明,若是十多年前就待在魏康身边,必然是以奴仆的身份,可若是这样,试问哪家的公子小姐会认仆从为亲,甚至允了仆从子孙以子侄辈自称!?这简直就是荒谬!

尤其听何伯所到魏康与他们生活在一起,言下之意分明是道魏康在他们何家寄居,这……怎么可能!?

一番想来,孔颜只觉越想越是荒谬,索性暂时静观其变。

相对孔颜对何伯话里的藏头露尾,魏康却是心下满,却也不耐这种虚情场面,便打断何伯的感叹另道:“何伯,你今日怎么没去书院坐馆?”

看来是不愿他过多提及旧事,何伯心下明白,正要就着问转了话说,只听何夫人抢先说道:“不是二爷有一段日子没来了么,又想二爷这几日应该是在新婚休沐中,就念着二爷今儿或明日许要来一趟,便让老妇中午做些好的饭菜,他自己也请了几日假没去坐馆。”说着话时,就见何夫人端着一个捧盘进来,捧盘上头盛着饭食,身后还跟着一个四十上下、也端着吃食的粗使婆子。

身边没有下等丫头,又不知今日带出来的婆子可是有眼色,总归是不能眼睁睁看着何夫人做着下头伺候的活计,英子连忙上前蹲身一个礼儿道:“何夫人,摆桌这等活计让奴婢来吧!”说着就要接过捧盘来。

何夫人一个侧身,避了过去,一下把捧盘往八仙桌上一放,这才一边摆桌一边笑道:“什么何夫人!老妇顶上天了,就是一个老秀才娘子,你快是别唤老妇夫人了,就叫何婶吧!听着也自在些!”

英子却是不敢,恐给孔颜惹了麻烦,又听何夫人说的真切,只好做腼腆的笑了笑,便将桌上的布匹让她们带的婆子收到一旁,她则跟默默的摆桌。

何夫人确实是个快言快语的,刚才急着下灶房屋头,也就没甚注意抱来的布匹,这会一看便知是孔颜备的,往日魏康来时只会买了前街的糕点给何志扬吃零嘴,这就不由推辞道:“少夫人,二爷待老妇一家已够好了,您带来的这些布匹哪是老妇这样子人能用的,没得糟蹋了好东西!”说着就让婆子先放到北屋的东间头,唠叨没得弄脏了可惜。

听着何夫人敞亮的声音絮叨着,孔颜不由想起前一世在茅坪庵山上那些善良妇人,不觉生了几分亲近之感,当下便丢了重生以来的处处拘束收敛,也明知英子是不会应的,但仍学着前世与那些妇人交谈的样子,同样快言快语的回道:“既然婶娘都这样说了,英子你就跟着唤何婶吧!不过送出去的礼可没拿回去的道理,婶娘得收下才是!”说时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站了起来,帮着一起摆桌。

虽然还是温声细语,又是那样的娓娓动听,可却是明快的太多,让她少了好些没处放手脚的拘束,何婶当下一喜,眉开眼笑道:“好,收下就收下!不过可没得下次了。”说完也不等孔颜回应,转头就对魏康说:“二少夫人是个贤惠的,定能同二爷把日子过起来!”说来,她听闻魏康娶了一个千金大小姐,第一眼见又是那样的容貌,倒是有几分担心会娇气上,魏康又是甚事不言的性子,只怕时间久了就多隔阂。

如此之下,何婶不由大喜过望的直夸了出来,只以为孔颜万事是以魏康为主,甚至为了魏康不嫌弃的做下人活计,却不想孔颜固然有因魏康才亲近,但这一番行止却不是为了讨魏康欢心。遂这一听来,孔颜哪有新嫁娘的羞赧,只觉得满是尴尬,可有些话却是无法解释,她只得装作不知的默默摆桌。

魏康性子内敛,又掌了几年军中刑法,对于这样的话自不会回应。

何夫人见了只当孔颜新妇娇羞,笑了笑也不再多言,就麻利的摆了桌,又让家头婆子领了英子她们去南房用饭,这才带着孙子在一边的条椅上坐下,对孔颜有几分不好意思道:“大户人家吃的精细,老妇也弄不出那些,不过二爷还小时年年灾荒,玉米面甚的都不够吃,更别说什么白面来着了!今晌午弄得这些,是比着老妇那边乡头大户家的年饭做的,都是志扬他爹和二爷小时最眼馋的!”

言犹未完,魏康却是忽然打断道:“婶娘辛苦,用饭吧!”

人老了最喜话当年,尤其是唯一的儿子早逝后,不免时常记起儿子小时候的事,如此何婶说得正是得劲,却冷不丁被魏康一个打断,又见魏康沉默的用起中饭,脸上是让人摸不出半分情绪样,心头不由一叹,人到底是不一样了,于是敛了话头,只当大户人家里头,是按了她老头子的话说——食不言寝不语,便也沉默的用起了吃食,再不时给挨坐着的孙子置一些菜式。

孔颜一向是食不言寝不语,并不觉得桌上气氛沉凝,只是腹饿过了时辰,又估计没得饭后漱口的花茶,就委实不大有食欲,便将注意转到一桌子菜食上。

不看不觉,一看却是心生疑惑。

桌子上菜色不多,就五菜一汤的样子,摆着一盘粉汤羊血、一盘清蒸鲤鱼、一盘元宝肉、一盘素炒花菇、一盘胡饼,并一大碗老鸭炖汤。

看上去也不过寻常菜色,却是和李嬷嬷说的差别甚大,魏康不是素喜面饼大肉一类么?可今日除了一盘子胡饼外,他们的主食分明是米饭,不见任何面食,甚至也无大肉等粗食。

这到底是李嬷嬷诓了她,还是……

不对,当着一众人的面前李嬷嬷断没胆子如此妄为!

可若不是李嬷嬷从中作乱,难不成还是陈氏不知魏康喜好!?

此念一闪,孔颜心头猛地一跳,再念及今日何家人种种言行,她似乎隐约有几分了然。

可是,这怎么会呢?

正难以置信,只听何婶担心的问她道:“少夫人,可是老妇做的不合口?”问了一声不等回答已是愁眉道:“是了,以往二爷来时老妇都是煮的稻米饭,可今儿下米缸时才发现稻米都被家鼠糟蹋了,只好拿了老妇家头日常用的粟米蒸饭。”

可这粟米她家也是隔三差五才用上一顿,平时都是用的糙米,再说这粟米同稻米吃上去也不见差别,难道真是食不下咽?

这样想着,何婶不由越发得一筹莫展,看着孔颜一脸的慌张不知如何是好。

粟米虽是有些涩口,可孔府一月中也会用上一两次粟米着以养身,她倒不是难以入口,可是真话如何当众诉出于口,孔颜只好朝何夫人笑了一下,道:“侄媳妇在家中也是要吃粟米的,只是侄媳妇贯是食量不大。”

当今贵女从小教诲中,便有如何说话这一项,孔颜一番娓娓而言,听上去却似真诚,何婶听着只觉孔颜说的不假,便抚着胸口大舒了一口气,道:“不是就好,刚会看少夫人望着饭食却不动筷,生怕是少夫人吃不惯这些。既能吃就别客气,女子还是丰润一些好。”说着忍不住又想多念叨几句,却见何伯对她皱眉,忽而又想起大户人家进食的规矩,只得叹了一口气不再言语。

虽然桌上气氛又恢复了过来,孔颜却是不好再少食,只得勉强用上一些。

好在英子细心,老早就问何家的粗使婆子要了粗茶备着,估摸着他们快用完的当头奉了上来。

如此这般,总算用过了这一顿午饭,魏康许是也觉差不多了,等饭后问了几句何婶身体可康泰的话便也告辞离开。

回去的路上十分顺便,等回到了二房屋头不过申初,离晚间去正院问安还有一个时辰。而她这一日下来委实有些筋疲力尽,也暂无心思去想魏康的事,却不想刚从里间换了一身晚间请安的衣裳出来,魏康便已打发了一众人等,单独对她道:“今日辛苦了。”

没头没脑的突然一句这话,孔颜听得一愣。

“二爷?”她当下就立在束腰圆桌前纳罕出声。

魏康却是没有立即回应,反是从南炕下起身,复又背过身负手望着窗外,淡淡说道:“我六岁那年遇意外走失,幸得何伯一家收养,往后你就同今日一样待何家亲近一二即可。”

魏康说的平淡,孔颜却听得满心震惊。

她万是没想到这不可思议的臆测居然是真的!

孔颜一时惊得难以言语,魏康许是另有他事,却是未回头看孔颜一眼,直接走到门口说道:“我先去书房一趟。”说着挑起门帘,正欲出门却又驻足续道:“等会去正院,夫人估计会问你下午的事,你琢磨一下吧!”说罢径直挑帘而出。

****

ps:本章是月底5k加更O(∩_∩)O~。另外谢谢密叶和05111039283的打赏。

君妻状态:完本作者:西木子全文阅读

她是京城第一美人,更是当之无愧的名门贵女。祖父是孔子嫡出后裔、天子亲封的衍圣公,父亲是当代中国大儒,母亲为她留下的十里红妆。煊赫的出身贫寒,规模庞大的财富,令人惊叹的美貌,怎么看都所以荣华一生,可她最后却落个英年早逝,一代绝色美人枉死荒野。重活一世,她回命运转折的那一年,可以选择了与前生绝然相同的另一条路,嫁于给“英雄救美”中那位英雄。本我以为对方是泥巴腿中的异类,勉强算是上不端正君子,不想却是一匹山中饿狼,穿行悬崖峭壁。罢了,那就彻底摆脱不了饿狼痴缠,又有泼天富贵许之,且与他走一夕就是,嘛坠崖也有垫背的!一句话:重生白富美与草根是时盛夏,慈惠庵周围桦树遮天,绿荫葱葱,幽静宜人。。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