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三章 养恩(中)小说

第三十三章 养恩(中)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09-24 06:20:46
君妻状态:完本作者:西木子全文阅读

她是京城第一美人,更是当之无愧的名门贵女。祖父是孔子嫡出后裔、天子亲封的衍圣公,父亲是当代中国大儒,母亲为她留下的十里红妆。煊赫的出身贫寒,规模庞大的财富,令人惊叹的美貌,怎么看都所以荣华一生,可她最后却落个英年早逝,一代绝色美人枉死荒野。重活一世,她回命运转折的那一年,可以选择了与前生绝然相同的另一条路,嫁于给“英雄救美”中那位英雄。本我以为对方是泥巴腿中的异类,勉强算是上不端正君子,不想却是一匹山中饿狼,穿行悬崖峭壁。罢了,那就彻底摆脱不了饿狼痴缠,又有泼天富贵许之,且与他走一夕就是,嘛坠崖也有垫背的!一句话:重生白富美与草根是时盛夏,慈惠庵周围桦树遮天,绿荫葱葱,幽静宜人。。

君妻 精彩章节

闻言,孔颜与英子相视一眼,便戴上帏帽下了马车。

粗使婆子立马上车抱了布匹料子下来,趁这个当子车夫也把魏康的坐骑拴妥,回头又牵了马车在门侧的青石马桩上一块拴上。

巷子是一个死胡同,约有一丈略宽的样子,他们下车的地方就在巷尾,在院门旁桩了马车并一匹马,也挡不到对门人家出行。

车夫看一切得当了,这就上了三个石阶,叩响大门喊道:“何夫人,二爷来了!”

声音粗噶,语带尊敬,又是一副熟门熟路的样子,想必不止是时常来这里的,应该还清楚魏康堂堂一个节度使府上的二公子,会来这种完全不搭干系的寒门小户原因。

孔颜心思一转,目光下意识地已往车夫看去。

只见车夫一身粗麻夹衣,束手束腿的精干式样,一看就是五大三粗做体力活的粗糙汉/子,普通得让人一眼即忘。

然,细看这一下却是不同。车夫背脊笔挺,没有中年粗汉惯有的微偻,而这一点她在魏氏父子四人身上都有见过,看来这个王大的车夫并不普通。

想通这一处,孔颜不由看了一眼魏康,倒是没有草率的单独出门,可怎么也该告知一声才是。

不知是不满的目光太过强烈,还是正巧撞上了,魏康也向过看来。

腹诽一下子被人撞个正着,孔颜轰地红了脸,忘了还有一层白色罩纱在面上遮着,当下不自在地撇开视线。

魏康自是不知孔颜所想,他在阶下等着院头人应门,余光不经意瞥见侍立一旁的孔颜主仆,但见孔颜不假他人之手的亲自提着糕点匣子,不由看过去点了点头,却见孔颜即刻低下头去,眼底莞尔一闪,随即满意地正了神色,负手看向紧闭的小院门。

未几片刻,只听“吱呀”一声,一个妇人的笑声伴着开门声响起,那妇人笑声中带着慌忙说道:“二爷来了,老妇刚才在灶屋头做饭,应门晚了!快是进来!”

老妇?

没听过那户的灶上人这样称自己,孔颜不由纳罕,但心下这想时,目光却留意着院门,只见院门一推开,一个半白头发的老妪从中走了出来。

她知道一些庶民老得快,尤其是常年下地的农妇,往往比实际年纪看上去大不少,这老妪说话中气十足,不是一个老妪该有的精神头儿,想来这老妇人顶上天就五十过半的岁数。她人五官端正,白白胖胖的。身上虽简单的穿了一件蓝布薄袄,又听话说是刚从厨房里出来,袖口、裤脚却是干净,并没有油渍和积垢。只看这一些细微处,就知道这老妇人是个贤惠之人。而且脸上虽布满了沧桑,眼角处也有不少的鱼鳞纹,但是眼神却不是那种让生活所累的木然之态,委实不像一个小户人家的灶上粗使。

可这老妇人就算不是奴仆,可总不可能是那何夫人吧!

孔颜心里正这样想着,就见车夫恭敬的退到一旁,魏康上前说道:“婶娘,怎么是你在做饭,请的灶房婆子呢!?”

何夫人听到魏康板着脸问,却是半分不以为杵,反是满目笑意的望着魏康道:“不当她的事,是老妇瞅着二爷总算成家了,许是要过来一趟,便亲自做了一些,不妨事的!”说时目光早已向孔颜睃去,虽隔着帏帽却依稀可辨容貌不俗,再看一旁搀扶着的丫头,通身的气派比起她见过的小姐们也是不差。

既然丫头都是如此出众,何况是那当小姐的?

何夫人的心一下子落到了实处,欢喜之下忍不住朝孔颜移去,却刚走到一半,忽而记起这位是孔家的嫡出小姐,顿时手脚无措起来,心头也只念着她家老汉时常教训的——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这位天下读书人心中圣地出来的小姐,又该是多高的身份呀!?

可人都走了过来,难道再退回去不成,没得给魏康在新婚妻子面前抹脸子。

何夫人想着一下抓住“新婚妻子”四字,当下就生出了一个念头,女子嫁人就是别姓人,再是孔家的千金小姐,现在也成了魏家的媳妇,故大着胆子又走了前去,接着就是一个蹲礼福下,又就着旁人给魏康行问安的话道:“老妇……不,是老奴给二少夫人请安,二少夫人大安。”

孔颜正惊讶这老妇人就是何夫人,却不想这位何夫人居然给她行礼不说,还自称为奴,她哪能去受这大礼来着?

况且出嫁从夫,魏康都敬着唤了一声婶娘,她自是没得以主人的身份自居,连忙把糕点匣子顺给英子,然后侧身避开,回了个礼儿,这才上前搀扶起何夫人道:“婶娘快别折煞侄媳妇了,今日过来本是拜访婶娘的,怎让婶娘给侄媳妇行此大礼!”一番话来不多,却是细声慢语的十分娓娓动听,言语间含着一缕真诚实意,让人忍不住心生亲昵。

何夫人却听得瞬间红了眼睛,面上更是不可置信的望着孔颜——孔家的小姐居然唤她婶娘,还自称是侄媳妇!?

魏康亦是微震,立时目光如炬地看向孔颜。

只见孔颜丝毫不嫌弃的扶起何夫人,手也一并将何夫人的手握住了,一派行止间不见作假。

魏康漆黑的瞳孔一下缩紧,不过即使作假,能到这一步他有何好说的?

此念一闪,魏康目光松下,只是眼底却依旧闪过一丝探究,到底是名门贵女都是如此会做面上功夫,还是这传承千年的孔家果然教养不凡?

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眼前端方得体的新婚妻子,罢了,知道与否有何意义,她再如何不同也是他的人,只要房中有出众的美貌身段,面上再进规退矩不错分毫,于他而言已然足够。不过这样知礼识趣倒是省事,也免得他再耗那一二分精力去打压。魏康如此一转念过来,便弃开孔颜的做派不予理会,只看着诚惶诚恐的何夫人微微皱眉,继而却是余光往四下一扫,让自己的语声温和上几许道:“婶娘,孔氏如今已嫁进门,唤您一声婶娘是应当的。”

对于魏康话中的理所应当,孔颜却不觉有何不妥。

本来出嫁从夫她就当应随魏康之意,何况前一世在茅坪庵山上,她偶尔也会做了庶人装扮遇见一些老妇,这些老妇人虽半生清贫,可交谈之下会发现她们为人通透,比起那京中沽名钓誉的贵妇人强上许多,至少她是这样认为,而且祖上先人不是也说有教无类,那些老妇人一生的经历尚有她敬重之处,况且眼前这位何夫人看上去也是一个贤良妇人,多几分客气于她并不差上什么。于是孔颜听了魏康这话,便也劝道:“婶娘,正如二爷说的,您唤我一声侄媳妇是当得的!若婶娘不见外,唤我闺名颜娘也好!”

出嫁为他人之妇,没得再被人唤姐儿,一声颜娘方是妥当。

可何夫人哪能真托大的唤一声颜娘,却见魏康都已经说了,孔颜又是这般言辞恳切,终是恢复了几分常态道:“少夫人闺名老妇可是唤不得,不过少夫人既然跟二爷唤老妇一声婶娘,老妇就托大一回,虽没得那甚好的面礼,可午饭却是备的妥当的,都是二爷爱吃的!”一面说一面迎了他们一行人进门。

说话爽利,举止利落,更是守着本分的不拿大,孔颜暗暗点了点头,跟着魏康身侧后半步的样子,进了这个统共不过十三间屋子的一进小院。

****

ps:不好意思,有点慢,还没将男主的一些事说清楚,明天会清楚的,月底也会加更的,望亲们多多支持^_^!另外谢谢cherlotte和艾少少的打赏,还有落枫如影和亲爱滴小含的评论。

君妻状态:完本作者:西木子全文阅读

她是京城第一美人,更是当之无愧的名门贵女。祖父是孔子嫡出后裔、天子亲封的衍圣公,父亲是当代中国大儒,母亲为她留下的十里红妆。煊赫的出身贫寒,规模庞大的财富,令人惊叹的美貌,怎么看都所以荣华一生,可她最后却落个英年早逝,一代绝色美人枉死荒野。重活一世,她回命运转折的那一年,可以选择了与前生绝然相同的另一条路,嫁于给“英雄救美”中那位英雄。本我以为对方是泥巴腿中的异类,勉强算是上不端正君子,不想却是一匹山中饿狼,穿行悬崖峭壁。罢了,那就彻底摆脱不了饿狼痴缠,又有泼天富贵许之,且与他走一夕就是,嘛坠崖也有垫背的!一句话:重生白富美与草根是时盛夏,慈惠庵周围桦树遮天,绿荫葱葱,幽静宜人。。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