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二章 养恩(上)小说

第三十二章 养恩(上)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09-24 06:20:46
君妻状态:完本作者:西木子全文阅读

她是京城第一美人,更是当之无愧的名门贵女。祖父是孔子嫡出后裔、天子亲封的衍圣公,父亲是当代中国大儒,母亲为她留下的十里红妆。煊赫的出身贫寒,规模庞大的财富,令人惊叹的美貌,怎么看都所以荣华一生,可她最后却落个英年早逝,一代绝色美人枉死荒野。重活一世,她回命运转折的那一年,可以选择了与前生绝然相同的另一条路,嫁于给“英雄救美”中那位英雄。本我以为对方是泥巴腿中的异类,勉强算是上不端正君子,不想却是一匹山中饿狼,穿行悬崖峭壁。罢了,那就彻底摆脱不了饿狼痴缠,又有泼天富贵许之,且与他走一夕就是,嘛坠崖也有垫背的!一句话:重生白富美与草根是时盛夏,慈惠庵周围桦树遮天,绿荫葱葱,幽静宜人。。

君妻 精彩章节

会亲没有不备礼的,又是特意上门拜访,必是极为重视之人。

虽然魏康说了无需多礼,她却少不得要打点一番,从堆在跨院的嫁妆头挑了几样布匹什的,这才匆忙地随魏康出了府。

只是孔颜怎么也没想到,魏康口中的轻车简从居然真是简单到了极点。

只让她带了英子一人不提,另外就让了一个马车夫并一个粗使婆子跟着,他们就一行五人堂而皇之地出了府,连一个护卫都没用上。

孔颜两辈子加起来也没有这样外出过,心下又仍难改了将凉州当做荒莽之地的看法,英子同样如此,主仆二人可谓满心的惴惴。

而这人一紧张之下,也就容易生出妥协,当上了一辆不足六尺宽的青帏马车,还和布匹料子一起挤在车内之时,竟能让人碍于情面的生生忍了下来。

不过到底在茅坪庵山上头养出了一副随遇而安的性子,待马车平安的行上了一阵后,孔颜终也接受了眼下的情况,苦中作乐的只当是去体味人生百态。

好在将近午时,街道上人来熙往,又当初春好时节,入目就是一片热闹之景。

既然这样的粗简,她索性挑了一指宽的窗缝,不再隔着车窗纸雾蒙蒙的看赏,正瞧得有趣,马车忽而停了下来——是到了么?

可有哪家高门大户将府邸建在闹市的,孔颜微疑的扬眉看去。

偎在另一头车窗口的英子当即会意,往外扫了一眼就道:“旁儿有一家糕点铺子,二爷正下了马往过去走!”说着又一想孔颜本就不喜这一趟出门的怪异,魏康又一位爷的自己挤到铺子头买糕点,这完全就是出门不带个小厮惹得差子,不过再一看魏康提了匣子糕点朝过走来,这样的吃食小玩意怎可能是做客用的,十有八九是给孔颜送来尝味儿的,这便一下子眉开眼笑的补充道:“看时辰也到午时了,估计二爷是恐少夫人腹饿,这才特意亲自跑了一趟去买糕点。”

又是特意又是亲自,孔颜哪里不知英子的小心思,不过忙活了一大早上,早饭又用得不多,这会儿确实有些腹饿,便不再多说什么,只等魏康将糕点送过来。

就这一念的功夫,只听“咚”地一声车窗门被轻声叩响,孔颜透着窗纸便依稀可见骑马在外的魏康。虽然今日遭遇少不得有魏康准备不妥引起,但既然他人还是顾忌了自己,她也少不得要回应一二,于是一打开车窗,就是展颜一笑,轻声唤道:“二爷。”

入目就是一张宜嗔宜喜的娇颜,魏康略略一怔,随即眼眸微眯。

容颜绝丽,笑容温婉,却又透着一丝贵女才有的矜持,这样的女人多是天下男人梦寐以求的**,可惜辜负了一些人的打算,到底是让他娶上了。如此闪念之间,魏康眼底掠过一抹晦涩不明的暗光,却不及任人分辨,他已恢复如常,将一匣子糕点递了过去道:“转过了这条街就到了,等会将这匣子糕点做了礼一块送去。”

孔颜闻言笑容一僵,这不是给她的?

当下孔颜只觉又恼又羞,万没想到这匣子糕点是她自作多情了。

羞恼间哪还愿与魏康多打照面,连忙就接过了糕点匣子,就要应随口应上一声,好应付了魏康离开,却听一道鼓声骤然响起,紧接着便是咚咚一直响个不停。孔颜不由一惊,到了嘴边的话顿时一变,慌忙问道:“二爷,这是怎么回事?”说时想到河西这地民风强悍,又刚经过了灾民拦截的事儿,而眼下他们一行五人连个护卫都没,问出的话不觉带着颤抖,脸上更是微微一白。

魏康看了一眼孔颜微白的脸色,平静解释道:“只是中午开市的击鼓声而已,不过时间较长,总共得击三百下整。”

原来是中午开市的击鼓声。

听着魏康平静的声音,再听充斥耳膜的阵阵鼓声,孔颜心有余悸的呼了一口气,却不及说上一句什么,只见魏康又瞥了她一眼,凝眉问道:“朝廷法令言明,中午开市击鼓三百,你不知道?”

一时刚松了口气,却听魏康这样一副理所当然的问她,孔颜只觉从同魏康出来这一路上,她完全就憋了一肚子的气,却又是无法吐出。

是,朝廷是有法令言明,中午开市击鼓三百,可那早是开国之初的法令的,如今有哪一州会还沿用这一法令?尤其这凉州再怎么说也是河西都会,她如何能想到身为西北腹地最大的都州,不仅有中午开市这一套,而且还同那些小县城一样,来个击鼓三百下!如此猛不丁听到犹如战鼓一般的雷鸣,是人都要受惊吓一翻,结果就成了她在大惊小怪,没见过世面了。

可这话连同先前的尴尬如何能说出来,孔颜只得再三深呼口气,别过这一茬不提,只拿着糕点匣子示意道:“二爷放心礼样,妾身知道了。”说完不等魏康回应,直接一下拉上车窗。

看着突然关上的车窗,魏康眉头微皱,不过一想这午市鼓一起众人都往这边涌,周边更是有人隐隐的向过张望而来,眉头不由得便是又一松,只暗道一句女人就当知道避嫌,便一紧手中缰绳,随即驾马而行。

马车重新启动,在人声与鼓声交杂中辘辘前行。

正如魏康说的,转过了这条街便到了,不过一刻左右,马车驶入了一条安静的青石小巷。

每隔上一小段路,就是一座小院门,多数院门前悬挂有一两柄旗帜。

大周境内除了官府,只有官员府邸可以依照品级悬挂旗帜。

其中,州上的官员可以插旗十个,魏府门前就插了十柄大旗,而眼前所见至多不过两柄旗帜,看来这里是一些低品官员的府邸。

孔颜暗忖,心中已然有数,他们近日会亲之人应是凉州城内的小官,又见眼看就要到了,没得再为一些小事拿气,她自是撇过刚才市集上的事,另拾了话对英子道:“这里虽不是甚高门大户之地,但看二爷的态度,却是极为重视这门亲戚,一会儿多注意一些。”

英子明白孔颜的意思,这是提醒不得看门楣低有怠慢,另外看了一下这户人家和二房有何厉害关系,当下点头应道:“是,奴婢省的。“

孔颜微微点头,刚正了正色,马车晃动了一下,终于在小巷最里端停下。

就有粗使婆子跳下马车道:“少夫人,到了。“

****

ps:这章过度一下,下章有关于小康哥的事情揭晓,唉,他是一个可怜的娃。

君妻状态:完本作者:西木子全文阅读

她是京城第一美人,更是当之无愧的名门贵女。祖父是孔子嫡出后裔、天子亲封的衍圣公,父亲是当代中国大儒,母亲为她留下的十里红妆。煊赫的出身贫寒,规模庞大的财富,令人惊叹的美貌,怎么看都所以荣华一生,可她最后却落个英年早逝,一代绝色美人枉死荒野。重活一世,她回命运转折的那一年,可以选择了与前生绝然相同的另一条路,嫁于给“英雄救美”中那位英雄。本我以为对方是泥巴腿中的异类,勉强算是上不端正君子,不想却是一匹山中饿狼,穿行悬崖峭壁。罢了,那就彻底摆脱不了饿狼痴缠,又有泼天富贵许之,且与他走一夕就是,嘛坠崖也有垫背的!一句话:重生白富美与草根是时盛夏,慈惠庵周围桦树遮天,绿荫葱葱,幽静宜人。。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