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章 敬茶(下)小说

第三十章 敬茶(下)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09-24 06:20:44
君妻状态:完本作者:西木子全文阅读

她是京城第一美人,更是当之无愧的名门贵女。祖父是孔子嫡出后裔、天子亲封的衍圣公,父亲是当代中国大儒,母亲为她留下的十里红妆。煊赫的出身贫寒,规模庞大的财富,令人惊叹的美貌,怎么看都所以荣华一生,可她最后却落个英年早逝,一代绝色美人枉死荒野。重活一世,她回命运转折的那一年,可以选择了与前生绝然相同的另一条路,嫁于给“英雄救美”中那位英雄。本我以为对方是泥巴腿中的异类,勉强算是上不端正君子,不想却是一匹山中饿狼,穿行悬崖峭壁。罢了,那就彻底摆脱不了饿狼痴缠,又有泼天富贵许之,且与他走一夕就是,嘛坠崖也有垫背的!一句话:重生白富美与草根是时盛夏,慈惠庵周围桦树遮天,绿荫葱葱,幽静宜人。。

君妻 精彩章节

咦,这不是昨夜呛声的那个妇人么?

昨夜新房头黑压压地聚了一群女人,她是看得花了眼,却也一眼就看出这妇人和陈氏极为相似,现在再一看,这妇人不仅长得像陈氏,而且更为美貌,比起大西北人略显粗犷的五官,她更像京中或南人女子惯有的精致。

只怕来头不小!

既像极了陈氏,又坐在左位上,一堂之内坐西向东最贵,这妇人身份还需再斟酌,她得暂按捺一二,故一瞥之下,孔颜已转了心思,朝妇人笑了一下,又似带了一分腼腆的微微低头,轻声说道:“我生母是益州人,当地蜀绣盛行,这鞋样看似制法繁杂,其实也就还好。”说着就看了一眼陈氏道:“媳妇一个人还绣得过来!真复杂像凤穿牡丹一类的绣样,还请母亲不怪媳妇这次取了一个巧劲,没绣那什考人的活计。”

怪罪,这样一双蜀绣“五福捧寿”鞋从哪去怪罪?

虽然他们凉州和益州相距不说十万八千里,却也是一南一北的天远地远,但益州的盛名却是如雷贯耳。

益州富贵天下,有天府之国的美誉,其繁华已隐隐超过江南、京城之地,不说人杰地灵出了多少文人士子,就是益州物产之富饶便让人咋舌,其中蜀绣与剑南美酒更是名扬天下,从前朝至今历来都是进贡之物,在他们天远地远的大西北可谓不下于千金一求,就如他们从吐蕃弄的织物到了益州也能卖一个好价一样。如此一来,就算不是孔颜亲手绣的,也该满意的收下了,何况还是亲手做的?

男子少懂这些,女子却是一个门儿的清楚,都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连王嬷嬷一类稍有些体面的管事妇人也跟在其中。

许是这一气氛的感染,又有先前那妇人开了个头说话,只听坐在妇人上首的一个蓝衣妇人难掩惊喜道:“外甥媳妇,我最是喜欢那蜀绣了,可惜咱们凉州地远,气候也不大好,少有南人过来贩卖,你可能给我一样蜀绣?”说时生怕孔颜拒绝一样,两眼放光的盯着王氏手上那双绛紫绣鞋,连忙补充道:“那复杂的样子我也不为难外甥媳妇,我看五福捧寿就得够了!”说完呵呵一笑,兀自得乐。

外甥媳妇?看来这位三十样子的圆脸妇人,就是陈氏庶弟的妻子辛氏。

孔颜心下暗忖,面上已是笑应道:“原来舅母喜欢蜀绣,可巧今日就为舅母备了一份绣样,还望舅母喜欢。”

一听孔颜真给她备了蜀绣,辛氏立即笑眯了眼睛,这一件绣品带出去可够她显眼的了,当下便是连连点头道:“喜欢!喜欢!我都喜欢!”

孔颜被抢白一愣,这还没看是甚绣品就喜欢了?

愣过之后见辛氏真是一脸的欢喜,心头不由一悦,她总算在魏家遇到了一个得趣的人了!

可她是喜欢,旁人却是看不惯辛氏这副小家子的模样,就听一个男子嫌弃喝道:“打什么岔,没看见姐姐还没说话,你凑个什么热闹!还不闭嘴!”

这一开口,再看他坐在付氏上首,孔颜便知这是陈氏的庶弟陈继祖。

这陈继祖比陈氏小了十五岁,看样子顶多三十出头而已,和其姐陈氏不甚相像,但是倒生得一副好容貌,丹凤眼,皮肤是大西北汉/子少有的白皙细腻,又留着三缕美须,很有几分飘飘欲仙的风骨,乍一看上去还以为是京中哪一名门世家的文人老爷,实在和这魏府,甚至传闻中的前节度使府陈家无甚关系。

孔颜斜瞥了一眼,刚在心头有个印象,陈氏已冷冷地扫一眼庶弟两口子,委实看不上这弟媳再这般做派,只得压下心头不快,揭过这茬道:“好了,让老二带你去认认自家人吧!”

闻言,孔颜松了一口气,跪了这久,陈氏总算是认了这双鞋,她随即搭了英子的手起身,走到魏康身前福身一礼,按着家中堂嫂初嫁进孔家时的样子,低低地叫了一声“二爷”。

魏康看着跟前微垂螓首的新婚妻子,确实一幅柔顺乖巧的新妇样子,不由暗暗点了一点头,为人妻当是如此,又念及刚才一双极拿得出手的绣活,就朝孔颜安抚似的点了一点头,逐一为孔颜介绍道:“这是大哥,还有大嫂。”

孔颜正面对着魏康,自然看到魏康安抚的目光,不由得瞪大了一下眼睛,从第一次见面至今都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好比老夫子一样的刻板,现在居然在众人面前给她递眼神,还是安抚的眼神!?

心下意外,面上却是不会显露出来,她一副以夫为尊的样子跟在魏康小半步后,随魏康一一会亲。

会亲是新妇出嫁第二天认夫家亲属的礼仪,这一天认亲的亲属除了直系血亲以外,还有五服之内的族亲,不过魏家族亲几乎没有,再近一点的外家陈氏一族,在这十多年间死的死,伤的伤,几乎人事凋零,偌大一个家族已然都是除了五服的,便只有陈继祖一个外舅了。

人事不多,孔颜这逐一认亲下来,也算是将魏家主要的一些亲属摸了个清楚。

魏康的长兄魏成,二十又八,和魏光雄长得有几分相似,不过个子要高上一些,却是兄弟三人中最矮的,顶上天算是中等个儿。黑红的国字脸上留着八字小胡,很有一副军人的样子,据王氏给的消息说,魏成在军中任先锋,是兄弟三人中武职最高的。娶妻左厢兵马使长女付氏,成婚十一载孕有一子两女,其子还是襁褓幼儿。她就中规中矩的按着大人孩子分别备了绣品、金锁做见面礼,而大房屋头的没露面的妾室,她也没必要备了礼。

至于已见过一面的魏三公子魏湛不用魏康多介绍,孔颜已然心里有数。

魏湛是三兄弟中生的最好,个子也最高的一个,能一怒斩杀了朝廷命官,这等张狂之辈也没得费心思准备见面礼,而她也还没忘记若不是魏湛,她也不会被魏康救了,所以同样一把匕首也就够了。

陈继祖夫妻毕竟属于外家了,两夫妻成婚十三载,共有一子一女,都是辛氏所出,比照大房头的礼备了,只是将一柄上好如意替换了金锁即可。

到了长得像陈氏的女子面前,孔颜才知道这人竟也是陈家人,而这位小陈氏竟然是魏康的表姐,可从王氏处所听,陈继祖并没有任何兄弟,这小陈氏的来由委实怪异,但会亲上确实不好细问,便默声拜会小陈氏与其夫婿张光。

张光其官职和魏康一样,只是张光并不是魏康那般是一个散都虞候。他和小陈氏成婚有九年,孕有三子一女,皆是小陈氏所出。孔颜见过这姐弟四人后,她不由觉得陈家风水望陈家女,京中妇人大多有一亲子傍身已是难得,哪像陈氏与小陈氏一样得了三个儿子,并且夫婿所有孩子皆为己出。

如此这样一番认亲下来,大半个时辰就是过去,幸好魏家人口、亲戚皆不多,不然这拖家带口的认下去,只怕就是过午时了,到时岂不还要一起用饭,她这个新妇已经又跪又拜了一上午,若在给陈氏立个进食的规矩,她委实是吃不消。

好在认亲得快,陈氏也没有让她立规矩的意思,毕竟还有不到十天就是魏湛的婚事,还是同一天娶两房妻子进门,一些细节还需陈氏拿主意,而她这个身为当事人之一——孔欣的嫡亲长姐,少不得要避嫌一番。

不过这样倒好,孔颜有些庆幸地松了一口气。

后又待到陈氏不显不淡了道了一句散了,她再被付氏拉着手说上一些有空多走动的话,也终于可以随魏康回他们二房的院子了。

****

ps:今天有个小短途差,所以提前更新了。另外,好几天没求票了,咳咳咳,今天再来吆呼一声,求收藏,求推荐票,求评论。O(∩_∩)O谢谢!

君妻状态:完本作者:西木子全文阅读

她是京城第一美人,更是当之无愧的名门贵女。祖父是孔子嫡出后裔、天子亲封的衍圣公,父亲是当代中国大儒,母亲为她留下的十里红妆。煊赫的出身贫寒,规模庞大的财富,令人惊叹的美貌,怎么看都所以荣华一生,可她最后却落个英年早逝,一代绝色美人枉死荒野。重活一世,她回命运转折的那一年,可以选择了与前生绝然相同的另一条路,嫁于给“英雄救美”中那位英雄。本我以为对方是泥巴腿中的异类,勉强算是上不端正君子,不想却是一匹山中饿狼,穿行悬崖峭壁。罢了,那就彻底摆脱不了饿狼痴缠,又有泼天富贵许之,且与他走一夕就是,嘛坠崖也有垫背的!一句话:重生白富美与草根是时盛夏,慈惠庵周围桦树遮天,绿荫葱葱,幽静宜人。。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