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九章 敬茶(中)小说

第二十九章 敬茶(中)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09-24 06:20:44
君妻状态:完本作者:西木子全文阅读

她是京城第一美人,更是当之无愧的名门贵女。祖父是孔子嫡出后裔、天子亲封的衍圣公,父亲是当代中国大儒,母亲为她留下的十里红妆。煊赫的出身贫寒,规模庞大的财富,令人惊叹的美貌,怎么看都所以荣华一生,可她最后却落个英年早逝,一代绝色美人枉死荒野。重活一世,她回命运转折的那一年,可以选择了与前生绝然相同的另一条路,嫁于给“英雄救美”中那位英雄。本我以为对方是泥巴腿中的异类,勉强算是上不端正君子,不想却是一匹山中饿狼,穿行悬崖峭壁。罢了,那就彻底摆脱不了饿狼痴缠,又有泼天富贵许之,且与他走一夕就是,嘛坠崖也有垫背的!一句话:重生白富美与草根是时盛夏,慈惠庵周围桦树遮天,绿荫葱葱,幽静宜人。。

君妻 精彩章节

果不然一进中堂,就是一屋子坐满了的,想必大都是陈氏族人。

孔颜定了定心神,飞快地扫了一眼。

只见大堂正中坐了魏夫人同一个五十开外的男人,左右两旁一水流的高脚椅上各坐了四人,看来除了魏家人以外,陈氏族人一共来了五个。

一眼扫过,孔颜心中有数,估摸了一下所带的见面礼只多不少,便目不斜视缓步走入中堂,行新妇拜舅姑之礼。

儒学,当今正统之学说。《诗》、《书》、《礼》、《易》、《乐》、《春秋》乃孔子修订,其《礼》一篇,又称《周礼》,乃当世诸礼最全之述。

她身为孔子嫡亲后裔,礼仪典范似乎自出生便深入骨髓,即使是最全的古礼她都能做到尽善尽美,何况今夕已诸多简化的小礼?

不过延续香火,有子相倚,是新妇永不更改的主旨。

刚走到堂中,就有侍女在地上放了一个蒲团,孔颜心领神会,微微上前一步向魏康福了一福,就从英子手中接过盛有枣、栗的竹器笲。

枣,谐音早生贵子;栗,取音立子之意。

双手捧笲,缓步至蒲团跪下,高举上头,先拜左面的魏光雄,起身再跪拜右面的魏夫人。

一应事毕,正欲起身,只听一阵哈哈大笑,振聋发聩。

鸦雀无声的室内,突然响起一道狂笑,任是谁都受不住一惊,孔颜也不例外,当下愕然的看去。

是她的公爹——魏光雄!

这下总算能堂而皇之地得见这位早有耳闻的传奇节度使了。

只是未免太与盛名不相符了吧?

身材短胖,坐在椅子上似乎还没有一旁的夫人高。生了一张国字脸膛,皮肤黑红,一双绿豆似的小眼倒是又黑又亮,显得分外精明。

身上则十分正式地穿着一身武将特有的櫜鞬服,头上束发,在额头上裹了一个朱红色的帕子,看上去精神矍铄,加上大刀阔马的坐在圈椅上,很是一派雄纠纠的武将气概。

这一看就不由想起魏康的长相,心头鬼使神差的生出一丝余悸。

却不过一眼一念之间,便要低下头去,哪想魏光雄目光一凛,炯炯有神的捕住她的视线。

糟了!

孔颜暗叫了一声糟糕,心下更是暗恼自己怎么这般大惊小怪,都是魏家妇了,以后见魏光雄的机会难道还少了?可事已至此,难道再仓皇的低下头,畏畏缩缩的生怕别人不知她心虚,索性继续端正神色,任魏光雄迫视而来,这一对视,她忽然发现魏康并不是完全不像魏光雄,至少两父子的一双眼睛都是极为有神,对视之间让人心慑。

对了,还有一样,父子两都高娶了一门媳妇,这该要多维护几分吧!

孔颜如此的一边安慰自己,一边与公爹魏光雄迎目而视。

相对于孔颜的讶异,魏光雄也意外了一下,他目光惊艳的在孔颜脸上一停,又一想那酸腐之家的女子恐是胆小,他这个做公爹的没得头回就把新妇吓住,正要收回目光,就见孔颜一派正色的迎上目光,当下不由一怔,紧接着就是朗声大笑,声如洪钟般说道:“哈哈,咱们魏家终于来了一个文气人,还是个一等一的大美人!嫁妆更是把咱凉州城一干老小给耀瞎了呀!”说着就看向魏康,绿豆大的眼里一丝精光闪过,语声却是丝毫不变的道:“老二,拖到这大的年岁,倒娶了一个好媳妇!”

一语激起千层浪,不说在座众人如何心思,只见魏康神色一肃,下一瞬已是袍子一撩,单膝跪下道:“儿子婚事全倚父亲做主!”

魏光雄最不喜欢魏康这番做派,不过一想会这样的原因,却也不好说什么,只不耐的一挥手道:“行了,你媳妇敬茶又不是你敬茶,一边去!”

语气头是明显的不耐烦,魏康却听的满意,倒也不再多言,径直起身垂手侍立一旁。

魏光雄见状,心下微微摇头,没了先前的张狂大笑,只对魏夫人陈氏说道:“夫人,咱继续吧。”洪亮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地温柔。

陈氏冷冷看了一眼魏光雄,本不愿再出言,任着魏光雄将敬茶礼打岔过去,但目光一瞥,果然见自己庶弟干巴巴望着孔颜,一下气乐,魏光雄是个口无遮拦不会说话的,难道自己还真会做出那起子贪媳妇嫁妆的事,一怒之下不由又冷瞥了魏光雄一眼,方淡淡的抬手道:“准备敬茶吧!”

孔颜闻言一咦,陈氏似乎有些冷淡,完全不像儿子娶媳般高兴,难道是不悦魏光雄刚才的失礼?

说来她也被魏光雄的豪言吓了一跳,公爹与媳妇之间一向是要避嫌,她从没听过哪家公爹公然赞媳妇美貌,还大力的满意新妇的嫁妆丰厚,难道就不怕人说他贪儿媳妇的嫁妆?尤其河西七州还背着年年军饷财政不济的恶名。

念头闪过之间,孔颜已起身交还竹笲,王嬷嬷则亲手捧了一个漆红木盘,上面放着两盏青瓷盖碗,在旁高声唱道:“请老爷、夫人喝儿媳妇茶!”

孔颜端起一盏盖碗,盈盈下拜道:“儿媳魏孔氏给父亲请安,父亲大安!”

魏光雄也不含糊接过茶就是一大口饮下,递了一个一早就备好的木匣子过去,沉声说道:“你嫁给老二算是低嫁,不过不管以前有甚委屈,但从今日起你就是咱魏家的人,是咱老二的媳妇了!只要你安安心心过日子,咱魏家不得亏待了你,老二更不得委屈你!像那些外头养女人的,其他人怎样老夫不敢说,但咱家老二绝对不会去养!所以,你要用心当好老二的媳妇,否则就别怪老夫心狠了!”说到最后语声陡然一沉,戾气大盛,堂中的气氛也随之一沉。

孔颜亦是心头一震,只感寒气阵阵袭来,她也不是蠢人,尽管从没遇到过魏光雄这样的人,但最后那一句透出的杀机绝不是假!

她不相信魏光雄真敢如此作为,毕竟她还是孔家的女儿,可魏光雄都敢纵子怒斩朝廷命官,又有何不敢对自己做的?就如魏光雄所说,她已经是魏家人,到时编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要了自己的命,父亲他们那时又远在京城,如此一来这一切还不是轻而易举么!?

孔颜忽然觉得嫁进魏家并不比前世强上多少,至少前世还没有人拿性命威胁!

对于一个已经死过一次的人而言,性命之重已经到了无可言喻的重要地步,哪怕是吃糠咽菜的如庶民一样活下去都行,毕竟只要活下去就是希望!

不过此时,再后悔嫁进魏家已是枉然,孔颜深吸口气,全然没了心思去意外训诫新妇的话是由公爹开口,她叩首应道:“是,儿媳谨遵父亲教诲!”

倒是识时务,比她那个爹强多了!

魏光雄敛了下一身杀意,重新目视而去,见孔颜一副单薄的肩膀,却丝毫不错的叩首行礼,不觉自己一个老夫也有些过了,但京城所来之人不得不防,尤其是这些心高气傲的贵女,更是不得不打杀一下气焰!其实,如果能选择他还不愿自己的儿子去娶这些文人之女,这些文士说起来好听,比起手握兵权的却差上了不是一星半点,遂依旧一派冷淡道:“你嫁妆丰厚,当初给的聘礼是比不上的了,而且大多还是老二这些年跟着出兵得来的全部家私,今日我就再补了一个庄子给你们,好好过日子去吧!”

“老爷!“陈氏陡然出声,声音里怒气不言而喻,她怎么也没想到这魏光雄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说,是嫌世人不知她克扣媳妇么!?

魏光雄闻声一叹,知道陈氏不快了,便摆手道:“好了,给你母亲敬茶吧。”说完一派不愿再多言的样子。

这里没有她置喙的余地,而且陈氏显然已是不快,她忙一派郑重的接过木匣交给了身旁的英子,端茶敬给陈氏道:“儿媳魏孔氏给母亲请安,母亲大安!”

陈氏接过奉茶,目光复杂的看着孔颜,尤其经过魏光雄方才那一番性命威胁竟然还能镇定下来,就一时说不清心头滋味,这本该是她的小儿媳妇呀,结果竟让她的二儿子娶走了!还有那足够养活二十万大军吃上两三年都没问题的嫁妆也一并失了!陈氏闭了闭眼,低头轻啜了一口,将满目的复杂之色掩下,她方放下茶盏道:“你是孔家女儿,妇德什么我也不多了,但是老二年纪也不小了,你能早日为他生儿育女就行!”说罢,从手腕上取下一个成色算是不错的羊脂玉镯递了过去。

“是,谨遵母亲教诲。”孔颜接过陈氏的玉镯,对于冯嬷嬷早备了每月一次养身避/孕的汤药,她不到十八绝不孕育子嗣的话绝口不提,只是顺从的应下后道:“这是儿媳为母亲做的绣鞋,望母亲笑纳。”她说话时,英子就从小丫头手中的捧盘里拿出一双五福捧寿绛紫绣鞋递了过来,孔颜忙恭敬的奉上。

经过这一来一回,陈氏的态度委实有些不同那日会客,这可是不太喜她?

一时也说不清,只能念着自古以来婆母拿捏儿媳的法子太多,她能敬陈氏一些就先敬一些吧。

于是,孔颜下意识的在语声中越显恭敬,却不等陈氏说些什么,只听一个尖锐的女声插言道:“哟,这精细的鞋样,新妇找谁做的?”

语气尖酸,明显的挑事之言!

恭敬陈氏是她身为儿媳该做的,却不代表她就得做一个受气的小媳妇!

孔颜微微一笑,便是寻声看去。

君妻状态:完本作者:西木子全文阅读

她是京城第一美人,更是当之无愧的名门贵女。祖父是孔子嫡出后裔、天子亲封的衍圣公,父亲是当代中国大儒,母亲为她留下的十里红妆。煊赫的出身贫寒,规模庞大的财富,令人惊叹的美貌,怎么看都所以荣华一生,可她最后却落个英年早逝,一代绝色美人枉死荒野。重活一世,她回命运转折的那一年,可以选择了与前生绝然相同的另一条路,嫁于给“英雄救美”中那位英雄。本我以为对方是泥巴腿中的异类,勉强算是上不端正君子,不想却是一匹山中饿狼,穿行悬崖峭壁。罢了,那就彻底摆脱不了饿狼痴缠,又有泼天富贵许之,且与他走一夕就是,嘛坠崖也有垫背的!一句话:重生白富美与草根是时盛夏,慈惠庵周围桦树遮天,绿荫葱葱,幽静宜人。。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