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四章 礼成小说

第二十四章 礼成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09-24 06:20:42
君妻状态:完本作者:西木子全文阅读

她是京城第一美人,更是当之无愧的名门贵女。祖父是孔子嫡出后裔、天子亲封的衍圣公,父亲是当代中国大儒,母亲为她留下的十里红妆。煊赫的出身贫寒,规模庞大的财富,令人惊叹的美貌,怎么看都所以荣华一生,可她最后却落个英年早逝,一代绝色美人枉死荒野。重活一世,她回命运转折的那一年,可以选择了与前生绝然相同的另一条路,嫁于给“英雄救美”中那位英雄。本我以为对方是泥巴腿中的异类,勉强算是上不端正君子,不想却是一匹山中饿狼,穿行悬崖峭壁。罢了,那就彻底摆脱不了饿狼痴缠,又有泼天富贵许之,且与他走一夕就是,嘛坠崖也有垫背的!一句话:重生白富美与草根是时盛夏,慈惠庵周围桦树遮天,绿荫葱葱,幽静宜人。。

君妻 精彩章节

时人重享受,崇尚实用,周礼大礼三百,小礼三千,至今俱已简化。

却扇换成了盖头,压新妇的躏新妇迹也没了,然而如同女家戏新郎一样,男家也要戏新娘,闹洞/房这一项毫无疑问的留下了。

如果拜堂前还为记住魏康的声音耿耿于怀,拜堂之后,魏康的声音是何时记住的,又是如何记住的,与此时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十二年的离群索居,孔颜从来不知道自己居然如此怯于生人的目光,饶是之前心里早有了准备闹洞/房的尴尬,可当她随魏康坐在新房的床上,面对一众暧/昧调笑的目光时,她竟恨不得重新戴回缀满流珠的厚重盖头。

喜娘是魏府找的,四十不到,凉州城大小的婚礼却去了不下百余次,有甚至远赴河西其余六州,这会儿哪需去看新娘的神色,再说红妆之下再木讷的新娘也是一脸娇羞,好一副活色生香的模样,哪里看的出什么。不过,眼下这位新娘一从京城来的,又是那孔圣人的嫡亲后裔,就算面上再如何泰然自若,只怕也受不住他们凉州城的大胆作风吧,好些从其他地嫁到河西的新娘,可是没一个不在戏新娘这头面红耳赤,而且这魏家二郎一个大龄的娶了这样一个美娇娘,不见一副着喜当新郎官的模样,还硬邦邦的坐在那里,严肃的模样闹起来有甚意思?

喜娘心思一转,已是扬声笑道:“这同牢礼也过了,同心结也绑了,总该饮合卺酒了吧!”说着也不等众人回应,已从小丫鬟手头接过合卺酒奉了过去。

孔颜微松了口气,合卺酒后众人也该走了吧。

如此一想,端酒杯的动作立马爽利了起来,反正都和魏康互喂了三口吃食,这会儿更是连鞋都脱了,两人的脚趾就这样在众人眼底下给绑在了一块,合卺酒也就不过尔尔了。

心头一念安慰过,孔颜这就转身交叉过手,待到手肘拉近饮酒之时,到底忍不住深吸口气,只告诉自己眼前的人不是蒋墨之那恶心小人,于是心头一横,随即决然抬头,不妨对面同样抬头,目光这就一对。

一双狭长黑眸,炯炯有神,与家中父亲、伯父、堂兄完全的不一样,这种目光只感慑人,强烈得让人无法无视。

孔颜不由一怔。

魏康眼中不耐一闪,目光迫向孔颜。

一双水漾明眸,柔媚无双,却又透着似三月春/光般的清澈,这样一双眼睛媚而不俗、艳而不妖,清纯与媚惑间让人意动。

魏康黑眸一深,到是不枉他初闻京中第一美人之誉时的安排。

一眼一念,一念一眼,此刻无需多想,也无法多想,遂心随意动,交杯的手肘微一用力,任由一缕馨香浮动而来,随之便是仰头一饮而尽,他没有让人窥视之好。

孔颜不过四目相对的一怔,也就一个念头而已,旋即便要转开之时,不想对面这人突然用力,她一个不备就倾身靠了过去,一边的胸膛一下撞上一个硬实的手臂,人更是几乎整个都要贴靠过去,完全超出了她一开始算好的距离!可是又能如何?

魏康都在饮酒了,她只能忍气饮酒,而新房内也果不其然又响起哄堂之声,交头接耳的调笑、暧/昧之声喁喁传来。

好在魏康的动作极是快速,一口饮后立马就松开了手,转身正坐。

就听人群中有一妇人嘀咕道:“怎么这么快!”

胸脯一直抵制手臂,好不容易分开过来,此时一听人群中这话,孔颜忍不住闻声看去,就见一个容貌竟比魏湛还要相似魏夫人的年轻妇人撇着嘴,一脸的意犹未尽。

二十七八岁的年纪,又和魏夫人长得极为相似,这妇人是谁?

疑惑刚起,就听喜娘高唱道:“四畔旁人总远去,从他夫妇一团新。”

孔颜再顾不上猜那妇人是谁,身心都不由一松,总算结束了。

“走吧,也算闹过了!没看见喝酒时两个生手都撞一块了?”

“得,也是!咱一快走吧!”

……

说笑声中,众人相携离开。

冯嬷嬷给了喜娘一贯赏钱,余下侍人并喜娘相继退下,新房内只剩冯嬷嬷同宝珠、英子三个近身伺候的在旁,室内一片静谧。

魏康俯下身,向紧缚在一起的脚趾伸手而去。

“你做什么!?”孔颜下意识地脚上一缩,奈何脚趾毫无间隙的缚在一起,她只能干巴巴的一喊,根本挪不开分毫。

魏康动作一顿,随即看向一脸防备的孔颜,这样一双水雾氤氲的眸子,不应该这样看着他,薄唇一抿,不答反问道:“你说呢?”

孔颜一怔,随即却是下唇一咬。

是的,她已嫁给魏康,无论他对自己做什么都是合情合理——魏康是她的丈夫,不是蒋墨之一类。

可是……

孔颜压下心头的抗拒,刚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口中却已在根深蒂固的教诲下自谦道:“妾身看二爷是要解五色丝绵,这样的事让宝珠她们来吧。”

话音未落,孔颜已是犹自一怔:妾身?她居然不自觉的用了自谦语。

听孔颜居然还记得用自谦语,魏康眉毛一扬,到底是孔家教出来的女儿,不同时下女子不知天高地厚的要与男子比肩,遂也不揭穿这一番转圜之话,直起身道:“恩。”

冯嬷嬷见状不由松了一口气,无论姑爷再是比不上定国公世子,还是孔家门第比魏家高多少,又或小姐是如何的下嫁过来,可到底是嫁过来了,这就是魏家的人了,从今往后的一身荣辱全系在姑爷身上,这是万不可与姑爷闹僵的,好在小姐转圜了过来。冯嬷嬷忍不住在心底一连念了好几声谢天谢地,面上却是分毫不显,只是示意做事谨慎的英子去解绑在他们脚趾上的五色丝绵。

英子做事确实仔细,悄然无声的解开了丝绵,又为魏康和孔颜重新上了鞋,这才躬身退至一旁侍立。

少了脚趾上的陌生温度传来,孔颜神色间不觉多了几分松快。

魏康目光瞥去,却也不言语,只是起身吩咐道:“外面有个李嬷嬷,她是我这的管事嬷嬷,你让她给少夫人备些吃食。”

未婚爷房头的管事嬷嬷,一般都是乳娘吧,看来得多注意一些了!

冯嬷嬷闻言念头一闪,便是屈膝应道:“是,二爷。”既然小姐都是魏家的人了,她们这些陪嫁的自然也是魏家的下人,没得再同孔府里的人唤一样。

魏康点了点头,转头看向孔颜。

敛下魏康就这样指使起自己乳母的不悦,孔颜也站起身,抢先说道:“二爷是要出去敬酒么?”

魏康点头,只是眼底露出一丝明显的犹豫,就听孔颜一派善解人意道:“二爷尽管去,不用顾忌妾身。”说完向魏康一笑,笑容端方自持,举止间是妻子对丈夫的敬重,却又仿佛隔了一层迷雾一般,客套疏离,泾渭分明。

听到意料之中的回答,魏康却只是无声的看着,半晌才不置可否道:“好。”说罢转身离开。

孔颜欠身一礼,目送魏康清瘦颀长的身影消失在视线内。

冯嬷嬷随即走了过来,扶着孔颜到妆台前坐下,一边伺候孔颜卸妆一边嗔道:“小姐该送姑爷出门的,这样才能成恩/爱夫妻!”

还要恩/爱夫妻?孔颜有些不知如何言语的看了一眼镜中的冯嬷嬷,又恐冯嬷嬷又要老生常谈,只得绕开话道:“嬷嬷,我现在又累又饿,哪有精神想到那些。”

话一说完,冯嬷嬷果然转了话头迭声道:“小姐您先等一会儿,让宝珠她们给你卸头面,嬷嬷这就去备些吃食过来,再让厨房把沐浴的水备好。”说时人已快步走了出去。

孔颜长吁口气,看着英子为她取下头上发沉的凤冠,终于忍不住感叹一声道:“婚礼总算结束了。”

****

ps:夫君、二郎神马太过肉麻,我实在写不出来!而魏康又没啥子爵位,所以孔颜童靴只能叫二爷了!小剧透一下,两人这章是相敬如宾,下一章俺们魏童靴的性格就要显出来啦~~

另外,谢谢丑丑的暖冬的pk票,C亲的打赏。

君妻状态:完本作者:西木子全文阅读

她是京城第一美人,更是当之无愧的名门贵女。祖父是孔子嫡出后裔、天子亲封的衍圣公,父亲是当代中国大儒,母亲为她留下的十里红妆。煊赫的出身贫寒,规模庞大的财富,令人惊叹的美貌,怎么看都所以荣华一生,可她最后却落个英年早逝,一代绝色美人枉死荒野。重活一世,她回命运转折的那一年,可以选择了与前生绝然相同的另一条路,嫁于给“英雄救美”中那位英雄。本我以为对方是泥巴腿中的异类,勉强算是上不端正君子,不想却是一匹山中饿狼,穿行悬崖峭壁。罢了,那就彻底摆脱不了饿狼痴缠,又有泼天富贵许之,且与他走一夕就是,嘛坠崖也有垫背的!一句话:重生白富美与草根是时盛夏,慈惠庵周围桦树遮天,绿荫葱葱,幽静宜人。。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