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四章 帖子小说

第十四章 帖子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09-24 06:20:38
君妻状态:完本作者:西木子全文阅读

她是京城第一美人,更是当之无愧的名门贵女。祖父是孔子嫡出后裔、天子亲封的衍圣公,父亲是当代中国大儒,母亲为她留下的十里红妆。煊赫的出身贫寒,规模庞大的财富,令人惊叹的美貌,怎么看都所以荣华一生,可她最后却落个英年早逝,一代绝色美人枉死荒野。重活一世,她回命运转折的那一年,可以选择了与前生绝然相同的另一条路,嫁于给“英雄救美”中那位英雄。本我以为对方是泥巴腿中的异类,勉强算是上不端正君子,不想却是一匹山中饿狼,穿行悬崖峭壁。罢了,那就彻底摆脱不了饿狼痴缠,又有泼天富贵许之,且与他走一夕就是,嘛坠崖也有垫背的!一句话:重生白富美与草根是时盛夏,慈惠庵周围桦树遮天,绿荫葱葱,幽静宜人。。

君妻 精彩章节

孔颜这里是盼着王氏的对策,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孔墨也说了等年后再说,她急也无用,遂用过早饭后就静下心的上了马车,闲适地等着一睹河西都会凉州城的繁华。

在茅坪庵山上的那十二年虽然平静安逸,但与世隔绝的生活之下,她不能否认心底还是期许着尘世喧嚣。

不过就是期许也还有二十多里地的距离。朝廷公文上程假中算了行程的,马日行七十里,步及驴五十里,车三里。他们这一行有马,有车,还有步行的,从赶早天刚露晨曦出发,到底抢在午前抵达了。

孔墨是新任的河西监军使,品秩虽不过五品,却与管辖河西七州的节度使职权一样,祖皇帝曾敕令:将军监军使权责并共,可以说监军使不隶属于节度使府,其权位自不让于藩帅。如此一来,按理说孔墨今日到任,魏光雄出于同僚之义,如何也该接迎一下。只是不久前才出了斩杀监军使的事,自然不指望魏光雄来迎接,何况孔墨也是恨了这挑事的魏光雄,当日不见更好,却不想凉州城门外除了早有监军院的小吏得了消息赶来,魏光雄竟也携了三子前来。

孔颜还是未出嫁的闺阁女子,自是没有拜见父亲同僚的道理,只得继续坐在马车上等他们一些官场上的寒暄后再进城。

好在一番官场上的机锋打得时间不长,车轮又骨碌碌地响了,孔墨这位新任河西监军使仪仗煊赫的朝城内驶去。

大约是魏光雄打过招呼,从城门口一直到监军院的路道全被封了街,一路上还有人专门敲锣打鼓的大声吆呼:“新任监军使大人孔大人到任——”这喊完一声,立时“咚”地一声铜锣骤响,如此往复。

这阵仗也太了吧?

不是说魏光雄不敬朝廷么?可看这隆重的样子倒是不像传闻那般。

孔颜心头疑惑着,却只端坐在马车上,隔着窗户纸很用了几分眼力瞧外面的街景。

宝珠和英子借着另一边窗纸看着。宝珠嘴快,一见便直接问出心头的疑惑道:“嬷嬷,官员上任都是这样夹道欢迎么?”

冯嬷嬷是孔颜母亲的陪嫁,还是小丫头时到曾随孔颜的外祖父上任过,却是没这么大的阵仗,又一想这次上任都有朝廷拨侍卫同行,且这些侍卫家中几乎都是官绅,想来是这两次随同上任不可同日而语,便道:“也不是。”

这面冯嬷嬷因不知道也不随便开口,只就事论事的一句话而已,宝珠却颇为赞同的点头道:“嬷嬷,我看也是!哪能都这样兴师动众的,也只有咱们衍圣公府的老爷能有这排场!”说时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

孔颜听得扑哧一笑,这是哪来的歪理呀!

可话还没出口,就听车外人声鼎沸地议论着。

“孔大人!?真的就是孔圣人的后裔!?”

“那还有假!这监军使大人三年一任,虽也有那连任的,可你看咱们魏将军哪一次来迎接过?还把三位公子全给带上了!”

“这下咱们有福了!孔圣人的后人一定会为咱们老百姓谋福的!往后再也不用砸锅卖铁的凑赋税了!”

议论声此起彼伏,甚至叫新任监军使青天大老爷的都有,宝珠不由得意道:“看,猜得不错吧!听听,快听听!”

虽是为奴为婢,但能身为孔府的仆从,却是连秀才都是愿意来当得,孔府仆从自是与有荣焉,饶是冯嬷嬷也不由地与英子一起同宝珠笑了起来。

这次上任得急,一般新授的千里外官人,都有十二日的准备时间,但他们此次赴任的急,从接令到出发不过三日,冯嬷嬷三人又都是内宅中人,自是不甚清楚孔墨此行所谓何事。前一世孔颜在这里生活了一年多,时间久了却是知道原因的,便是为河西七州的赋税和军饷之事。这时听到车外百姓如此指望孔家人帮着除了赋税,孔颜不由眉头微皱,又念及前世虽最终除了赋税让魏光雄称心了,可父亲也激辩赢了一局——若除赋税朝廷将不再下放河西军饷。

这样一输一赢下来,最后父亲好像也没得圣上申饬。

于是一番计较过后,孔颜便也放了心,不再深究个中原因,只一边看车窗外的人影撞撞,一边有些可惜时下年节的气氛让这迎接的仗势破坏了个彻底。

孔颜这边感慨着,殊不知其父孔墨也心头滋味难言,他怎么也想不到魏光雄那莽夫,居然从百姓那里下手。他一想到魏光雄那句相信孔圣人的后人不会不顾民意的话,就是一阵恼怒!再一想自己的两个女儿就是被他魏家人毁了清白,可谓一怒未平又添一怒,心中是对这魏家满门无耻行径深恶痛绝,对王氏的话也不觉生了抵触。

王氏不知道这一茬,孔墨是监军院的正官,虽头天上任还不需处理公务,却是有接官仪式要出行的,等接过了官印,后面还要接见监军院的一众官吏,指不定天黑才能得空,王氏这些是清楚的,便一到监军院就领着一众孔府仆从进了后面的住宅。

监军院和一般的地方衙门一样,前面是衙,后面是宅,专供监军使办公与居住,至于附属官员则带家属居住在附近一带的官宅中。如是,王氏自然要好生打理一下未来的住所。

只是一进后宅大门,王氏脸色就隐隐不虞。

张嬷嬷就是昨晌午一早请了孔颜、孔欣下马车用中饭的管事嬷嬷,她为此受了王氏迁怒被连夜打发到这里收拾屋子,忙活了整整一夜并一大上午,却一直提着心,这会儿更是小心翼翼地陪在王氏身边,自也看见王氏脸上的不快,心道了一声果然如此,便打起了精神道:“夫人,奴婢打听了,这凉州历来雨水少,开春后还有风沙,所以院子头就没怎么弄一些花木廊亭之类,不过院子倒是个个修得宽敞大气,而且足足有五进。说来,这还是除了节度使院后宅数一数二的好宅子!”

张嬷嬷这话说的是大实话,地域有别,这里的宅子虽然没有京城或南边宅院的亭台楼阁、水榭花都,却有着大西北独有高大宽敞,透着一股南边宅院没有的豪迈大气。而且一个官衙能有五进大宅给官员家属住已是难得。

可王氏哪有心思区别这些,等看见一个敞大院子里,只有两株合抱粗的松树,再一听这已经算得上是凉州数一数二的好宅子了,一颗心是直往下坠,不敢再去想魏府又该是何般境况。

见王氏一瞬间面沉如水,张嬷嬷胸口一跳,惴惴叫道:“夫人……?”

王氏深吸口气,见孔颜姐弟三人站在一旁看着自己,目光不由往孔欣身上一看,想着女儿自幼锦衣玉食,吃住无一不是精细,心头又是一哽,她强颜笑道:“屋子乱着,现在逛也有些不便,咱们以后有的是时间逛院子。这会儿就让张嬷嬷先带你们去各自的院子,一些屋子的东西你们最是清楚,早早收拾妥了晚上才好休息。中饭嘛,也就在自己的屋头先对付了,晚上等你们父亲回来再一起用。”

孔颜无所谓,她前世就在这里住过一年,所以率先应道:“好的,母亲。”

初到一个陌生地儿,有太多事需要安排,又眼看没几天就要过年,这会儿实在没空应付几个小的,王氏听到孔颜什么也不说就直接应了,根本没有提出要挑选喜欢的院子来住,当下不由松快了口气,她这个继女确实是一个省事得。

少了一事,又想着后面的事少不了孔颜,王氏就要向孔颜露出个欣慰的笑容,就见这宅子里原有的一个管事嬷嬷来禀道:“节度使府来帖子了,邀夫人同小姐们明日做客!”

****

ps:继续老生常谈,求收藏求推荐票,冲新书榜,现在新书太厉害了,不好冲。另外貌似一直没谢谢cherlotte、vivian_wqy、Sih-Han的打赏!O(∩_∩)O谢谢。

君妻状态:完本作者:西木子全文阅读

她是京城第一美人,更是当之无愧的名门贵女。祖父是孔子嫡出后裔、天子亲封的衍圣公,父亲是当代中国大儒,母亲为她留下的十里红妆。煊赫的出身贫寒,规模庞大的财富,令人惊叹的美貌,怎么看都所以荣华一生,可她最后却落个英年早逝,一代绝色美人枉死荒野。重活一世,她回命运转折的那一年,可以选择了与前生绝然相同的另一条路,嫁于给“英雄救美”中那位英雄。本我以为对方是泥巴腿中的异类,勉强算是上不端正君子,不想却是一匹山中饿狼,穿行悬崖峭壁。罢了,那就彻底摆脱不了饿狼痴缠,又有泼天富贵许之,且与他走一夕就是,嘛坠崖也有垫背的!一句话:重生白富美与草根是时盛夏,慈惠庵周围桦树遮天,绿荫葱葱,幽静宜人。。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