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二章 齐心小说

第十二章 齐心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09-24 06:20:36
君妻状态:完本作者:西木子全文阅读

她是京城第一美人,更是当之无愧的名门贵女。祖父是孔子嫡出后裔、天子亲封的衍圣公,父亲是当代中国大儒,母亲为她留下的十里红妆。煊赫的出身贫寒,规模庞大的财富,令人惊叹的美貌,怎么看都所以荣华一生,可她最后却落个英年早逝,一代绝色美人枉死荒野。重活一世,她回命运转折的那一年,可以选择了与前生绝然相同的另一条路,嫁于给“英雄救美”中那位英雄。本我以为对方是泥巴腿中的异类,勉强算是上不端正君子,不想却是一匹山中饿狼,穿行悬崖峭壁。罢了,那就彻底摆脱不了饿狼痴缠,又有泼天富贵许之,且与他走一夕就是,嘛坠崖也有垫背的!一句话:重生白富美与草根是时盛夏,慈惠庵周围桦树遮天,绿荫葱葱,幽静宜人。。

君妻 精彩章节

女儿这一辈子毁了!她的女儿呀……

王氏一把抱住孔欣,眼泪扑簌簌落下来。

这一刻,心里对女儿的怜惜,压过了她一直引以为傲的孔夫人头衔,听着女儿委屈的哭声她只觉得心如绞痛。

她的女儿还那样的小,今年入冬才满的十四岁。可是孔家的女儿向来是百家求,早两年前就有好几家夫人递过意思,她捧在手心娇养的女儿哪能随便许人?这几年她一直暗中留意着,来之前她已经看中了两家,说虽都比不上孔颜许配的定国公府,可大周开国三大名门公府又是哪好比的?更不要说定国公世子那样的人品才德,可她选的也是一等一的好人家呀!本想着等欣儿满十五就择一家定了……如今却成了这个样子!她的女儿该怎么办啊?

孔家家规森严,出了这种事历来只有一条路,那就是缴了头发做姑子去!可她怎么忍心让女儿做姑子呢!

王氏泪眼婆娑地低头,看着女儿即使哭泣也那般美好的娇颜,不禁悲从中来。

若这事放在其他人家,有那心疼女儿的父亲便也遮掩了过去,照样把女儿风风光光的嫁了。可到了欣儿头上怎么就这般难,即使老爷心疼女儿,可老爷为人至孝,如何扭得过她那位最重视孔家名声的公公?再则这随同的一百名侍卫,好些都是京中小官宦人家的子弟,还有几个高门大户头的旁支庶出,到时可都是要跟着他们回京的!这样一来如何遮掩得过去?想来想去,欣儿竟然只有做姑子这一条路!

念头闪过,王氏仿佛被一个霹雳当头砸下,她眼前一黑,身体就要不受控制的软下去,耳边响起了一个桀骜的男子声音,“又没怎样,哭得如丧考妣的模样給谁看!?”

自己的女儿被害成这样,这人居然还……王氏愤怒地抬起头,目光却是……有些意外,这人就是魏光雄的儿子?救了女儿的那人?

刚才惊魂未定中,一下马车就听说女儿被魏光雄的儿子抱在怀中,她当时只觉五雷轰顶,却没想到这魏光雄的儿子居然生了好一幅翩翩少年郎的模样。

看样子有十七八岁。身长八尺,皮肤白皙,剑眉星目,神情中透着少年人特有的张扬与自信,一望而知,又是一个骄子。

王氏目光闪了一闪,却仍旧恼恨这人的言语给人不留情面,又见怀中女儿听到这话哭得越发伤心,委实恨不得将这少年脸上的洋洋得意一耳光打掉,但是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当务之急是先想对策才是!

总之无论如何,她决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去当姑子!

不过一个念头的功夫,王氏已经完全清醒过来,也不理会这挑衅的话,她拿帕子在脸上拭了拭泪,向孔墨请示道:“老爷,这里妾也帮不上什么,我还是先带了孩子们回车上吧。”

女儿出了这样的事,差不多一辈子都毁了,自己都恨不得手刃了这对毁了自己女儿清白的兄弟,更不用说王氏现在心头的滋味,奈何有些事不是光凭自己的满腔意气就可以,王氏一个深宅妇人能知道这些已不容易,而且这般情势下还不失了礼数,委实太过为难她了。

孔墨心里有些感激,他朝王氏点了点头道:“回马车吧。“说时见孔颜形单影只的向过走来,眼中痛惜一闪,又看了一眼还在王氏怀中哭泣的孔欣,不由嘱咐道:“颜儿今天也受了大委屈,你也照应下吧。”

王氏闻言一愣,随即了然。

是呀,孔颜也被魏光雄的儿子毁了清白。刚才只顾着欣儿,倒忘了孔颜也遭遇了一样的事。

只是老爷这话是什么意思?让她也照应一下,是怪她忽略了孔颜了么……?

王氏目光一暗,看了一眼哭得伤心欲绝的女儿,又看向孔墨,发现孔墨只目光痛惜的看着孔颜,她抿了抿唇,压下心头又一次浮动的情绪,顺着孔墨的目光看去。

孔颜整个人掩在长及脚踝的绯色风氅之下,出众的容貌不像欣儿一样露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一身完好的不像刚经历了一场暴乱。

看来,这场暴乱受伤害最重的只有她的女儿!

王氏深吸了一口气,向孔墨应道:“老爷,你放心吧。”

对王氏他是放心的,孔墨也不多言,点了点头,便将注意转向孔颜,见孔颜异常的沉默,他心头一阵难受。

孔颜自幼失了生母,他知道少了亲生母亲的孩子,就算有他这个父亲再怎么多留意,也总归男女有别,许多地方都照应不过来,久而久之下不免偏疼了几分,可他一个大丈夫岂可常在内院?可想而知又能照应几分?孔颜从小懂事听话,从不与家中弟妹起过争执,怕也是因为这些吧。就一如现在这样,出了这样大的事竟也只沉默的走过来,他此时却希望她像在交河馆病中那样,向他这个父亲哭诉一番。

不过若真是那样的话,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他也只能立马让人将孔颜带下去,甚至连一句安慰的话都无法说出。

罢了,多想无益,先让她们姐妹回马车上才是。

孔墨背过手,压下欲拍抚孔颜的念头,长叹一声道:“同你母亲回马车上去吧,为父……”话语一停,目光转向魏康、魏湛两兄弟,见魏康还在那里压着欲一逞凶的魏湛,他冷笑一声,一贯温和的目光如破冰之刃,寒芒闪烁,“为父会为你们姐妹讨回公道的。”

父亲的话她不怀疑,只是……想到前世的最重结果,孔颜默然,她屈膝一礼,应道:“知道了,父亲。”说罢,向王氏身边过去。

看着父女两的一言一答,王氏目光不觉微冷,脑海中却闪过一道灵光,就见孔颜行礼道:“母亲。”

王氏将孔欣交到一旁,她扶起孔颜,看着这个临危不乱的继女,再一想到孔墨平时对这个继女的重视,她目光明亮了几分,声音也多了真诚暖意,安慰道:“你父亲不会让你白受委屈的。”

孔颜诧异抬头,孔欣遭此大祸,王氏竟然还有精神顾着自己?

王氏似没察觉孔颜的诧异,她支人去收拾了孔欣落在雪地上的大红风氅,等孔欣重新严严实实地披上了风氅,她才一面携着她们回马车一面安抚道:“等等吧,老爷会给你们一个交代的。”说时一众人已走到马车下,王氏忽然止步,目光严肃的看着她们。

孔欣疑惑抬头,哭得岔气道:“母亲?”

王氏听而不语,只将孔欣的手放入孔颜手中,盯着孔颜道:“你们都是我孔家三房的嫡出女儿,荣辱与共!”说着语气陡然一凛,一字一顿的严肃道:“记住了,越是困难你们姐妹两越要齐心协力,才能共度难关!”

已经无力回天了,她和大姐齐心又有何用?只是母亲一脸严厉反对不过,孔欣呜咽着点头道:“知道了,母亲。”

王氏这话明显大有深意,难道王氏已有了解决之法?孔颜看着王氏,片刻,她亦点头道:“谨听母亲教诲。"

****

ps:新书榜貌似不好冲,只好努力求收藏、求推荐票。O(∩_∩)O谢谢!

君妻状态:完本作者:西木子全文阅读

她是京城第一美人,更是当之无愧的名门贵女。祖父是孔子嫡出后裔、天子亲封的衍圣公,父亲是当代中国大儒,母亲为她留下的十里红妆。煊赫的出身贫寒,规模庞大的财富,令人惊叹的美貌,怎么看都所以荣华一生,可她最后却落个英年早逝,一代绝色美人枉死荒野。重活一世,她回命运转折的那一年,可以选择了与前生绝然相同的另一条路,嫁于给“英雄救美”中那位英雄。本我以为对方是泥巴腿中的异类,勉强算是上不端正君子,不想却是一匹山中饿狼,穿行悬崖峭壁。罢了,那就彻底摆脱不了饿狼痴缠,又有泼天富贵许之,且与他走一夕就是,嘛坠崖也有垫背的!一句话:重生白富美与草根是时盛夏,慈惠庵周围桦树遮天,绿荫葱葱,幽静宜人。。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