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六章 任上小说

第六章 任上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09-24 06:20:33
君妻状态:完本作者:西木子全文阅读

她是京城第一美人,更是当之无愧的名门贵女。祖父是孔子嫡出后裔、天子亲封的衍圣公,父亲是当代中国大儒,母亲为她留下的十里红妆。煊赫的出身贫寒,规模庞大的财富,令人惊叹的美貌,怎么看都所以荣华一生,可她最后却落个英年早逝,一代绝色美人枉死荒野。重活一世,她回命运转折的那一年,可以选择了与前生绝然相同的另一条路,嫁于给“英雄救美”中那位英雄。本我以为对方是泥巴腿中的异类,勉强算是上不端正君子,不想却是一匹山中饿狼,穿行悬崖峭壁。罢了,那就彻底摆脱不了饿狼痴缠,又有泼天富贵许之,且与他走一夕就是,嘛坠崖也有垫背的!一句话:重生白富美与草根是时盛夏,慈惠庵周围桦树遮天,绿荫葱葱,幽静宜人。。

君妻 精彩章节

元德十四年腊月,是一个寒冷的冬天。

当长安迎来十年里的首场冬雪,塞北已是冰封千里,寒意肃杀了。

年关将至,一群一群的灾民像场突降的大雪就开始沿路乞讨。河西辖下凉、甘、肃、瓜、沙、伊、西七州城外的破庙里、驿站和公馆的屋门下挤满了这些人。从入冬他们就开始乞讨,州城内重兵把守不得而入,就一直在官道上端着碗向人们讨饭。塞北诸道是贫瘠之地,一月之后无处可讨,野菜、树皮、草根也俱食尽。正粮尽援绝,不知从何处传来风声,河西七州年供将押运上京,灾民如蝗虫过境一般,将进奉之物抢了个一干二净。

河西节度使魏光雄不作为,对河西监军使怒道:“吾守河西只击戎夷,岂可倒戈对民!?”

漏屋连夜雨,河西军军属二十八妇孺,穿着褴褛的棉袄围堵监军院,要求朝廷增加军饷、棉衣过冬。

言语不和,场面混乱,一六十老妪并一五岁孙儿惨死监军院大门外,血溅三尺!

魏光雄第三子魏湛闻之大怒,独闯监军院斩监军使、副使、判官一众官吏七人。

区区一个节度使的公子,居然私斩朝廷命官,何之大逆不道!?可魏光雄非但纵子行凶,还大言不惭的上奏朝廷,要求河西除赋税不除军饷!要知大周第一藩镇河朔都只是除赋税,军饷、政经自给自足!

消息传入京城,满朝文武震怒。

然,河西藩镇乃大周四大藩镇之一,属边疆重镇,外御戎夷吐蕃,内邻藩镇河朔。如今,河朔蠢蠢欲动的众将方安定了几年,岂可让河西成为导火索?加之河西骑兵骁勇、民风强悍,魏家在河西根基已深,若除魏光雄世袭罔替的节度使之位,又让大周其余藩镇节度使如何作想?

是故,安抚为上。

如此,新任河西监军使势必要委以重任。而大周监军使历来文官担任,天下文士以孔家为首,这般一来,竟是不顾眼看就要过年,便命父亲立即上任!

想到朝廷的无能作为,孔颜忍不住一阵暗恨。

她前生之所以会幽居庵堂,落得被蒋墨之轻薄枉死,就是因为这趟随父上任。

不过也幸亏这样,才免嫁给蒋墨之那人面兽心的伪君子!

现在只要一想到她和蒋墨之联系在一起,她就直泛恶心!可是她同蒋墨之自幼定亲,要摆脱这桩婚约实属不易。

不过当务之急,是先避免被魏光雄的儿子所救,至于其他的只能以后再看。

孔颜拿定主意,心绪平静下来,她侧首看向一脸担心的冯嬷嬷。

脸上的担心不是作假,满心满眼的都是对她的关心。

无论如何,冯嬷嬷现在对她是一心一意,就是在茅坪庵那……

不愿再想下去,孔颜深吸了口气,朝冯嬷嬷笑了笑道:“嬷嬷,我没事,就是有些饿了。”一天没吃东西,用发了一身虚汗,笑容不免有些虚弱。

冯嬷嬷心思细密,孔颜的反常看在眼里,这会儿见孔颜看着人对了,待要细查,却听孔颜这样一说,到底万事以孔颜身子为重,当下也不再多想,心疼地看着孔颜病弱的笑脸道:“厨房一直温着粥,已经叫宝珠去取了。”

这话正说着,就见一个圆脸大眼的丫头挟着寒气进来,许是外面寒气逼人,出去一趟便是又跺脚又搓手。身后则还跟着一个提着食盒的小丫头。

没得小姐需要幽居庵堂,身边的大丫鬟却嫁人的,前世宝珠和英子都一直陪在她身边。

经历过生死,人又宁帖了下来,乍一见熟悉的身边人,孔颜不觉一笑。

一切都还没发生,她还有机会扭转乾坤。

宝珠不知道孔颜想什么,只见孔颜对自己满怀笑意,她不觉跟着一笑。偏又天生的活泼性子,从小跟着孔颜一起长大,有孔颜护着、英子看着,成了一个人甜嘴快的,这一笑就不由一阵噼里啪啦倒豆子似的道:“小姐可总算是醒了,这一天一夜的功夫,不说宝珠多么担惊受怕,连老爷、夫人一块这上下百来口人,可没一个不是提着心,睡不着!今儿小姐醒了,可是敢睡个觉了!”宝珠性子是急了一些,做事却很是利索泼辣,几句话的空当,便摆了小几在床上,又和冯嬷嬷一起置了靠枕、扶孔颜坐起来。

孔颜一动不动地任由她们搀扶自己坐起,心脏却兴奋地快要从胸口蹦出来。

她怎么忘了,他们此行可有一百三十八人,其中一百人都是朝廷派来护卫的好手。

只要自己跟父亲他们一起离开,而不是一人并三十个卫护在这交河馆养病,那些灾民也不会以为看自己一行人势单力薄,不熟悉河西天寒地冻、路况崎岖的劣势来偷袭抢劫,害得自己被魏光雄的儿子所救!

说来这魏光雄的第三子魏湛,倒是因为怒斩监军使等七人,一杀成名。

据闻这魏湛乃魏光雄爱子,身高八尺,相貌堂堂,又自幼被父下放边军操练,很是威武不凡。

可记忆中救她的男子长得实在普通,和众所传闻的魏湛区别甚大,也不知那人究竟是魏光雄的第几子?不过传闻也可能有误。

且罢,管他是魏光雄的哪一个儿子,都将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现在最要紧的是不让父亲将自己留下!

时间不多了。

前世父亲因为急欲到河西都会凉州赴任,本为她的病情耽搁了三日,后来等她醒了知道无大碍只需调养十天半月,于是就在自己醒后的第二天一早离开。

也就是说,明日一早父亲就会离开!

孔颜心头一紧,自己现在病弱无力,父亲怎会让自己再经旅途周折?

略一皱眉思忖,孔颜撑着刚用了粥食的劲儿,一把按住冯嬷嬷拿调羹喂药的手,端过汤药,闭上眼睛,强迫自己不去想药汁苦涩,低头喝药。

一口气喝完,孔颜大喘口气,便立即转头道:“给我梳妆!”

“不要蜜饯?”宝珠愣住,小姐少生病,最不耐喝药,每次喝药不是两口汤药一粒蜜饯折腾小半个时辰,这会怎么……

父亲马上就要来了,哪还管什么蜜饯。

瞥了眼一旁兀自端着蜜饯的宝珠,孔颜应付的拿了一颗含尽嘴里,满口的苦涩立马消除一半,她忍不住松快地叹了一声,忙又打起精神催促道:“已耽误了父亲上任之期,不能再让父亲为我担心,快去给我梳妆!”

希望父亲看她气色还行允了明日一起上路,可是一想起前世父亲执意她留下的坚持劲儿,孔颜不由一阵心慌。

不行,无论如何也不能留下,不然她重生的意义何在?

暗暗下定决心,就听英子的声音响起,“小姐可醒着?老爷、夫人,还有二小姐、少爷来看小姐了。”

孔颜心头微慌,想起刚才梳妆后看着还行,她又定了定心神,朝英子的方向笑着招呼道:“让父亲、母亲担心了,二妹、大弟你们也来了。”

****

ps:超过一万字了,可以冲新书榜了,求收藏和推荐票,O(∩_∩)O~

君妻状态:完本作者:西木子全文阅读

她是京城第一美人,更是当之无愧的名门贵女。祖父是孔子嫡出后裔、天子亲封的衍圣公,父亲是当代中国大儒,母亲为她留下的十里红妆。煊赫的出身贫寒,规模庞大的财富,令人惊叹的美貌,怎么看都所以荣华一生,可她最后却落个英年早逝,一代绝色美人枉死荒野。重活一世,她回命运转折的那一年,可以选择了与前生绝然相同的另一条路,嫁于给“英雄救美”中那位英雄。本我以为对方是泥巴腿中的异类,勉强算是上不端正君子,不想却是一匹山中饿狼,穿行悬崖峭壁。罢了,那就彻底摆脱不了饿狼痴缠,又有泼天富贵许之,且与他走一夕就是,嘛坠崖也有垫背的!一句话:重生白富美与草根是时盛夏,慈惠庵周围桦树遮天,绿荫葱葱,幽静宜人。。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