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一章 秘闻,选择 (感谢吃书的不只是书虫万赏)小说

第五十一章 秘闻,选择 (感谢吃书的不只是书虫万赏)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09-23 10:33:30
镇妖博物馆状态:连载作者:阎ZK全文阅读

世之不寻常为妖魔之性灵为精魂之不散为诡物之极其为怪司隶校尉,旧称卧虎,汉武帝所设,治巫蛊之术之事,捕奸猾之徒。全球范围内的灵气和神秘的复苏,人类不断摸索着走上修佛道路,深藏在传说中的妖精鬼怪逐一闪现出,阴影处仍然有无数邪魔摇晃,一间无人问津的博物馆,一面汉武帝时期的刻虎腰牌,让卫渊成了当代中国最后一位司隶校尉,带他前去古往今来诸多妖异之事。古今希奇事,子沉默不语怪力乱神,姑妄言之,姑妄听之。估且斩之。一柄四面汉剑,斩尽魑魅魍魉。生死当定,天道成心。当最后卫渊终于等到能在和平发展岁月里,躺在木椅眯眼睛晒太阳的时候,背后的博物馆里了解开封印了白泽者,上知天文地理,下知鸡毛蒜皮;透过去,晓未来。亦能说人言曾应黄帝所求作《白泽精怪图》,内有万一千五百二十种精怪。。

镇妖博物馆 精彩章节

敲门声落下,屋子屋外都是一片寂静。

方阳手掌颤抖,几乎没有勇气再去敲门。

在现在的方宏博认知当中,自己的儿子方阳早就已经死了,强烈的恐惧之下,方阳敲门躲着不出来很正常,卫渊抬手按在门上,准备再敲一下试试,但是在这个时候,那锁得死死的门却慢慢打开了一条缝隙。

吱呀——

方宏博因为恐惧而苍白的脸在门的后面。

看到卫渊时候松了口气,然后一点一点转过头,看到了方阳。

方宏博的动作顿了顿,低声道:“阿阳?”

方阳深吸了口气,看了一眼卫渊,才回过头道:

“是我,爸,我回来了。”

“回来了,回来了啊……”

方宏博脸上闪过挣扎的神色,但是最后还是一点一点把门打开,卫渊现在有道行在身,看到屋子里并没有潜藏什么鬼物,只是在看到方宏博身上时顿了顿,从后者和活人无异的身上看出一股死气。

但是并没有怨气和厉鬼的煞气。

卫渊在方阳肩膀上拍了拍,悄无声息将一道符箓按在他的背上,然后倚靠在门口,没有进去,方阳和方宏博尴尬站了半晌,最后坐在一进门客厅那老沙发上,面对面坐着,却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

方阳不知道方宏博是什么情况,他自己心中只是恐惧。

方宏博似乎回过神来,道:“没有想到,还能和你坐在这儿说说话。”

“你小时候就喜欢在这几个沙发上乱跳,说也不听。”

方阳想到小时候的事情,眼神复杂,嗯了一声。

又想到自己外出之后就很少回来,顿了顿,道:

“爸,你这些年,过得还好吗?”

…………………

人和鬼见面,却没有害人的事情发生。

屋子里的父子只是慢慢交谈。

父子的交流,卫渊没有打算去听,但是也没有避开太远,提剑站在门口,看着那被两个鬼拉扯住的男人,男人脸上的伪装已经被卸了下来,恢复了真容,四十来岁,脸颊有些瘦,眼中有惊慌的神色。

对于方宏博的情况,卫渊心里仍旧有不解之处。

按照方阳的说法,方宏博四个月前去世,按照老家的风俗实行的土葬。

可现在方宏博无疑是有肉身的。

那是谁挖了坟墓,把方宏博的尸身挖出来的?

方宏博深信是自己的儿子死了。

这记忆又是怎么回事?

这个拦车的男人直接要来方宏博独居的地方,又讲了那样一个故事,说他和方宏博的事情没有关系,绝无可能,但是他为什么知道方阳会回来?在这路上拦车。

这个男人不知道卫渊自己的特殊性,是不是说明,哪怕方阳没有去博物馆遇到卫渊,最后也是会回来的,换句话说,这些人一开始就已经盯上了方阳,他们是图谋些什么?

这件事情和章越续命之事是不是也有关系?

卫渊给水鬼和刀兵鬼低语了几句。

取出柳叶符水给那装神弄鬼的男人开了眼。

然后两个鬼物便将那吓得腿脚发软的男人拖到一边,开始询问,那男人本身没有什么道行,两个鬼光看样子又是死相狰狞,煞气腾腾,给这么一吓唬,早已经吓得肝胆俱裂,还没有怎么问,就一口气将这事情都说了。

………………

男人叫汪弘和。

是个村子里的破落户,家里双亲早早去世,留下他一个大男人。

有手有脚,却偏偏懒得要死,全靠着国家的低保补助混日子,而且还是那种最不讲究的,给他发了小猪仔让他去养猪挣钱,自己养活自己,结果上午带回去,下午就把猪杀了吃肉,把给的钱换成酒,吃了个酩酊大醉。

钱花光了就去官家吏署那里去闹,不闹得拿了好处绝不回去。

最后整个村子都看不上这么个废物似的人。

他自己也不在乎,还是自顾自地过日子,哪天嘴馋了跑墓地上把上供的酒菜给吃了个痛快,拎着一壶酒往家里走,可走着走着反倒是走到一家以前见都没见过的饭店,古色古香。

里面是人来人往,热闹得厉害。

有人喝酒,有人大声谈笑。

桌上鸡鸭鱼肉,天上飞的,地上跑的,应有尽有。

汪弘和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情,绝对没钱进去吃饭,可实在是嘴馋,加上醉了,想着吃这么一顿白食,最多挨一顿打,他们也犯不着把自己给打死了,于是就借着酒劲儿,抬头挺胸推门走进去。

一走进去,满屋子客人都看向他,眼神诡异。

酒壮怂人胆,何况本就是个混人。

汪弘和见惯了别人的打量,坐在桌上,拍桌子要老板把招牌菜上一轮。

老板说了一句:“客人,小店的吃的,一般人可吃不了。”

汪弘和拍桌子大骂,道:“以为我给不起钱吗?!”

于是老板也不再多说什么,只说句稍等,就退了下去,不一会儿就上了一桌子的好菜好酒,汪弘和大吃大喝了好一顿,吃得心满意足,最后临到结账了就开始装大爷,一边用一根鸡骨头剔牙,一边说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实在不行这身上看中了什么拿去抵债。

说着就看到老板的眼神有些诡异,整个屋子里鸦雀无声,心里莫名一凉。

突然发现了这老板凑这么近,自己居然听不到对面呼吸声音,这饭店里就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呼吸声,汪弘和一下就醒了酒,脑袋发蒙,这莫不是撞了鬼?正给吓得手脚发麻的时候,却有个男人把他拉过去,说这顿饭他请了。

然后连拉带拽把汪弘和拉了出来。

笑说道:“你好大胆子,敢在这种地方吃白饭。”

汪弘和僵着身子回过头一看,就见到这饭店里面哪儿有什么客人老板,就阴森森一片,点两盏青光灯笼,满屋子都是棺材花圈,吓得腿脚发软,站立不住,等清醒过来就连忙给那男人道谢。

男人却上上下下打量了下他,道:

“你倒是有点胆子,不如帮我做事。”

“成了以后,自然能拿不少钱,至少不用吃鬼的白饭。”

之后那男人就常常联系汪弘和,每次都有好吃好喝,最后让他负责方家的事情,事成之后有一大笔钱能拿到手,他也没多想,直接答应下来,事事听从。

………………

汪弘和说完之后,低着脑袋,身子颤抖。

他之前是撞了鬼,可当时候见到的也都是正常人样子,哪里见过旁边这两个这么凶狠的样子?这时候就恨自己怎么就昏不过去,卫渊则是若有所思,看来这男人是去了鬼市上的饭店。

汪弘和所说的男人可能就是正主了。

是在泉市范围内散布‘以命续命’,‘当死不死’这种奇诡术法的人。

一般左道法门只是修行路数有些取巧,比如最开始的几门开眼法。

路子凶,见效快,可能有后遗症。

但是不会对旁人有害。

而这一类邪术在修行时候就要求旁人性命,其本身存在就会对周围人产生伤害,章越当初的续命法是以自己的命去给女儿续命,其实拿其他人的性命一样可以去完成术法。

过去了一个多小时,屋子里的交谈才慢慢停止。

卫渊进到屋子里,看到两个人神色有缓和,方阳眼眶发红,而方宏博则是神色复杂满足,在记忆里,他们父子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好好说说话了,在儿子死后,还能有这样的经历,他足够满意了。

卫渊坐下,将剑横放在膝盖上,看了一眼方阳,看向方宏博,道:

“方老先生,想要听一个故事吗?”

方宏博愣了下,看了看儿子,点点头。

卫渊将汪弘和之前的那个故事重新讲了一遍。

目的是提点方宏博,以此作为铺垫,顺势点醒他。

卫渊讲述嗓音平静。

方阳死死低着头,手掌抓着膝盖。

方宏博则面容变化。

卫渊落下最后一句,看着方宏博,平和道:“有些人已经死了,却还不自知,必须要别人点破,而点破了,也就真的死了。”

他还没有继续说下去。

方宏博突然激动起来,老人猛地站起来,瞪大眼睛,道:

“我的儿子还活着!”

“他身子好好的,他根本没有死!”

噗通一声。

方阳跪在地上,重重磕头,声音和老人的话一同响起来:

“爸,你已经死了啊!”

“不要再执迷了!”

PS:方宏博眼里方阳已死。

方阳眼里方宏博已死~

感谢吃书的不只是书虫万赏,谢谢~

镇妖博物馆状态:连载作者:阎ZK全文阅读

世之不寻常为妖魔之性灵为精魂之不散为诡物之极其为怪司隶校尉,旧称卧虎,汉武帝所设,治巫蛊之术之事,捕奸猾之徒。全球范围内的灵气和神秘的复苏,人类不断摸索着走上修佛道路,深藏在传说中的妖精鬼怪逐一闪现出,阴影处仍然有无数邪魔摇晃,一间无人问津的博物馆,一面汉武帝时期的刻虎腰牌,让卫渊成了当代中国最后一位司隶校尉,带他前去古往今来诸多妖异之事。古今希奇事,子沉默不语怪力乱神,姑妄言之,姑妄听之。估且斩之。一柄四面汉剑,斩尽魑魅魍魉。生死当定,天道成心。当最后卫渊终于等到能在和平发展岁月里,躺在木椅眯眼睛晒太阳的时候,背后的博物馆里了解开封印了白泽者,上知天文地理,下知鸡毛蒜皮;透过去,晓未来。亦能说人言曾应黄帝所求作《白泽精怪图》,内有万一千五百二十种精怪。。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