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三章 普渡小说

第三十三章 普渡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09-23 10:33:21
镇妖博物馆状态:连载作者:阎ZK全文阅读

世之不寻常为妖魔之性灵为精魂之不散为诡物之极其为怪司隶校尉,旧称卧虎,汉武帝所设,治巫蛊之术之事,捕奸猾之徒。全球范围内的灵气和神秘的复苏,人类不断摸索着走上修佛道路,深藏在传说中的妖精鬼怪逐一闪现出,阴影处仍然有无数邪魔摇晃,一间无人问津的博物馆,一面汉武帝时期的刻虎腰牌,让卫渊成了当代中国最后一位司隶校尉,带他前去古往今来诸多妖异之事。古今希奇事,子沉默不语怪力乱神,姑妄言之,姑妄听之。估且斩之。一柄四面汉剑,斩尽魑魅魍魉。生死当定,天道成心。当最后卫渊终于等到能在和平发展岁月里,躺在木椅眯眼睛晒太阳的时候,背后的博物馆里了解开封印了白泽者,上知天文地理,下知鸡毛蒜皮;透过去,晓未来。亦能说人言曾应黄帝所求作《白泽精怪图》,内有万一千五百二十种精怪。。

镇妖博物馆 精彩章节

来自特别行动组的车辆快速在道路上前进。

车里面卫渊抱着孩子,尽可能以简短平静的语言将山上的事情讲述了一遍,包括自己如何发现了董雨踪迹,如何追击过来,以及错过一步,董雨已经完成了复仇,刘朝三人死无全尸,而后自己从刘朝身上找出了那些资料。

至于老道士的出现,后者在他下山前吩咐过,所以没有提及。

车里的气氛越来越凝重。

宋怀化闭目诵道经,面容悲悯。

玄一低着头,一声不吭。

手指死死攥紧。

周怡早早就已经把烟熄了,心中憋闷,想要再抽一根,因为有孩子在,所以又把手收回去,道:“所以,刘朝是个人贩子,那山上的也是买卖人口的从犯?”

卫渊点了点头。

周怡沉默了下,语气转冷,道:

“这件事情,我们会处理好。”

卫渊看了看怀里的孩子,她还很小,觉本来就多,现在已经昏昏沉沉地睡着了,小手拉着卫渊的衣袖,卫渊声音顿了顿,道:“还有她……这个孩子暂且由我看顾几天,之后,麻烦你们将这孩子送还给董雨的父母。”

“另外,这个孩子的来历,以及董雨的遭遇,她希望你们能保守秘密,这算是她最后的愿望。”

周怡郑重点头:“没有问题。”

………………

一路无话。

周怡三人将卫渊送回了博物馆之后,便带着资料匆匆赶回了警局。

可以想象,接下来泉市,甚至于整个江南道警方都会有巨大动作。

但是已经和卫渊无关。

之后的生活步入正轨,暂且看顾着孩子,然后画符,练剑,打坐吐纳,看博物馆,虽然说是不希望搅进这些事情里,但是有的时候事情上门也终究避不开逃不掉,卫渊也只好做些准备。

三日之后,那孩子被周怡带走。

之后他们会找到合适的理由安排,将她送回董家。

她的身份将会是董雨和一个出身孤儿院的男人的孩子,只是夫妻遭遇不幸。

董家夫妇将会是这个孩子的唯一血亲。

而在这孩子被带走的那天,卫渊提着黑伞出了门。

………………

柳市。

卫渊从高铁站里走出来,打了辆车。

然后熟稔报出了地址,操着一口地方方言的出租车师傅一边唠嗑一边把卫渊送到了目的地。

花园小区。

卫渊环顾了下周围环境,娴熟迈步走到三单元九楼,然后按了按左边那扇门的门铃。

“谁啊……”

“阿姨您好,我是董雨的朋友,来看看您二老……”

吱呀,防盗门从里面打开,一张有些苍老的面容露出来,年纪应该刚五十岁左右,但是白发已经遮掩不住,看上去像是有六十多的模样,只是因为有客人来访,还是女儿的朋友,精神稍微振奋了点,看上去精神了些。

“老董,老董,有客人来了。”

上下打量了下卫渊,她往里面喊了一声,然后退开一步让卫渊进来,招呼道:

“进来坐,进来坐。”

卫渊看了一眼旁边早已经流出眼泪的董雨,道谢一声,迈步走了进去。

董雨的父亲也从里屋走了出来。

看上去同样有些衰老,只是头发仍旧梳得齐整,一丝不苟的样子,稍微有些严肃,卫渊把带来的水果放在桌上,董雨的父亲相较而言没有那么相信卫渊说的话,但是董雨就在旁边,一番问答交谈下来,自然是滴水不漏,他也慢慢相信,这确实是女儿的朋友,神色缓和下来。

董母端起茶壶,发现里面是空的,道:

“啊呀,你看看,光顾着聊天了,茶水都没拿,我去拿点水。”

卫渊站起身来,道:“我去吧,阿姨。”

饮水机就在客厅拐角处。

卫渊端着三个杯子倒水的时候,董雨的魂魄就在旁边,卫渊按照她的话,一个杯子里放了飘雪花茶,一个杯子里舀了一勺蜂蜜,自己的杯子里则是白水,端着回去。

董同文端着茶杯,终于忍不住问了句,道:

“小卫,你是阿雨的朋友,最近还和她有联系吗?”

卫渊摇了摇头,道:“没有。”

“不过她,她是很好的人,理应该有很好的生活。”

董同文脸上仍旧有遗憾的神色,习惯性地手掌环着杯子,闻着茶香,董母脸上失落的神色更重些,用喝水的动作掩盖自己脸上的失落和几乎流出来的眼泪,然后微微一愣。

是蜂蜜水,女儿在的时候,总是会给她冲这个喝。

水温也是她习惯的那种。

就好像,好像是阿雨亲自给她冲的一样。

她端着杯子,不由得恍惚了下。

卫渊微微抬眸,看向对面沙发上坐着的董雨。

还有什么想要问的吗?

董雨擦了擦眼泪,看着远比自己印象中要衰老的父母,张了张口,千言万语,开口却也只是道:“爸,妈,我好想你们,你们要好好的,女儿往后,可能没有办法来看你们了……”

卫渊端着水杯,看向董家夫妇,道:

“叔叔阿姨,阿雨她不管在哪里,都肯定一样想着你们。”

“也希望你们能健健康康的。”

董同文叹息道:“我们也希望她好好的,唉,我们都一把岁数了,就希望她过得好些,别受了委屈,再说了,我这身子骨还可以,还不到叫她担心的时候。”

董雨哽咽道:“还说,你腰本来就受过伤,还逞强。”

“妈你也要管好他,往后别叫他喝酒太凶了……”

卫渊转化了语气,把董雨的话,传递给了两位老人。

老人继而回答,脸上神色或者感谢,或者惊愕卫渊竟然知道这些事情。

董雨则不断地说着那些,早就想要对父母说,却终究迟了的话。

卫渊转达。

慢慢地卫渊有一种错觉。

虽然是自己在开口说话,开口和两位老人交谈,但是自己本身却只不过是个旁观者罢了,他坐在这里,是个过客,安安静静地看着那边许久未见的一家三口,女儿关心老人,因为老人的倔强有些抱怨似的,老人又不服老,让孩子又有些着急气恼。

他端起水杯喝了一口,稍微往后靠坐在沙发上。

神色安静,‘看着’这一幕。

挂在墙壁上的挂钟响起当当当的声音,这一场交谈才停了下来。

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

交谈却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

董同文夫妇都有些奇异的感觉,他们并不是那种会对第一次见面的人这么热情的性格,但是今天不知为什么,总有种想要多说些话的感觉,对眼前这个年轻人也没有陌生感,就好像认识了很久很久的人一样。

董同文站起身来,挽留道:

“这么晚了,小卫你干脆别走了,今天在这里吃顿便饭。”

卫渊笑道:“那行啊。”

“早就听阿雨说过,叔叔阿姨的手艺可是一绝,葱爆肉,油焖大虾,还有手包的饺子,麻酱面,这些我听她说了很多次,馋了很久了,今天难得来一次,肯定得过过瘾。”

董同文难得露出一丝微笑:“和阿雨一样,贪吃。”

卫渊,或者说,董雨,和自己爸妈一起去买了菜。

卫渊帮忙打些下手。

董雨坐在沙发上,呆呆看着那边忙碌的三个人。

最后摆满了一桌子菜,三个人,却有四副碗筷,董同文习惯性给油焖大虾前面多摆下一副碗筷,然后才愣了下,揉了揉眼眶,轻声道:“习惯了,阿雨最喜欢吃这个菜……”

“把这碗筷撤了吧。”

卫渊摇了摇头,笑道:“放着也好。”

“嗯。”

三人落座,董雨也坐在那一副碗筷前面。

一顿饭,边吃边聊,和过去每一个寻常日子一样。

吃完之后,卫渊起身告辞,只是笑着把每一种菜都打包了一份,董家夫妇把他送到门口,然后才去收拾桌上的碗筷,董雨站在门口,用力擦干眼泪,回身朝着自己父母露出灿烂笑脸,挥了挥手:

“爸,妈,我走了啊。”

董家夫妇没有反应,仍旧是在收拾东西,轻声交谈。

肉体凡胎,除非被纠缠上神,否则见不得鬼物,听不得鬼声。

董雨眼眶泛红,转身离去。

屋子里收拾碗筷的董母抬了抬头,看向门口:

“老董,你刚刚,听到女儿的声音了吗?”

董同文动作顿了顿,然后道:

“可能又是幻听吧。”

“我们也都老了。”

卫渊倚靠着防盗门,看着出现在旁边,身上怨气执念几乎散尽的董雨,抬手以驱鬼之术将她的魂魄收摄,看了一眼董家,提起放在旁边的黑伞,转身迈步离去,手中黑伞轻轻点在台阶上。

肉体凡胎,见不得鬼物,听不得鬼声。

然,若是至爱……

…………………

卫渊买了一个大的保温饭盒,把吃的放进去。

然后坐了最后一班高铁,回到了泉市的博物馆,然后把这些尚且温热的饭菜一一装盘,放在桌上,蘸血为符咒,手做三山指,轻声道:“冷冷甘露食,法味食无量,骞和流七珍,冥冥何所碍,受此法饮食,升天登紫微,福德高巍巍,供食令清净……”

道门甘露法食咒。

鬼物灵体,只能吃加持过的法食。

卫渊坐下。

而怨气几乎散去的董雨坐在他前面,形貌宛然,像是生前那样。

她连吃了好几个油焖大虾,又吃了些其他菜,揉了揉眼,轻声笑道:

“果然还是油这么重,江南道再找不到这样的菜了,饺子是猪肉芹菜的,也好……”

“馆主,我们家的饭菜,其实挺一般的对吧?”

“可是,对我来说,没有比这些更好吃的了……”

“这麻酱面,最最关键的就是那麻酱了,然后就是花椒油,好花椒炸完以后,捞出来还要放一把虾米,放上酱油,调一大碗,煮好的面条里面一放,再加点黄瓜丝,花生碎,稍微一拌,真的很好吃……”

卫渊听着她说话,然后端起茶杯,微微仰脖喝茶。

女子的声音越发缥缈,终于不可听见。

轻轻一声响动,筷子坠在桌上。

卫渊慢慢把茶盏放下。

对面已经无人。

镇妖博物馆状态:连载作者:阎ZK全文阅读

世之不寻常为妖魔之性灵为精魂之不散为诡物之极其为怪司隶校尉,旧称卧虎,汉武帝所设,治巫蛊之术之事,捕奸猾之徒。全球范围内的灵气和神秘的复苏,人类不断摸索着走上修佛道路,深藏在传说中的妖精鬼怪逐一闪现出,阴影处仍然有无数邪魔摇晃,一间无人问津的博物馆,一面汉武帝时期的刻虎腰牌,让卫渊成了当代中国最后一位司隶校尉,带他前去古往今来诸多妖异之事。古今希奇事,子沉默不语怪力乱神,姑妄言之,姑妄听之。估且斩之。一柄四面汉剑,斩尽魑魅魍魉。生死当定,天道成心。当最后卫渊终于等到能在和平发展岁月里,躺在木椅眯眼睛晒太阳的时候,背后的博物馆里了解开封印了白泽者,上知天文地理,下知鸡毛蒜皮;透过去,晓未来。亦能说人言曾应黄帝所求作《白泽精怪图》,内有万一千五百二十种精怪。。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