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三章 是因也,是果也,是命也小说

第十三章 是因也,是果也,是命也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09-23 10:33:10
镇妖博物馆状态:连载作者:阎ZK全文阅读

世之不寻常为妖魔之性灵为精魂之不散为诡物之极其为怪司隶校尉,旧称卧虎,汉武帝所设,治巫蛊之术之事,捕奸猾之徒。全球范围内的灵气和神秘的复苏,人类不断摸索着走上修佛道路,深藏在传说中的妖精鬼怪逐一闪现出,阴影处仍然有无数邪魔摇晃,一间无人问津的博物馆,一面汉武帝时期的刻虎腰牌,让卫渊成了当代中国最后一位司隶校尉,带他前去古往今来诸多妖异之事。古今希奇事,子沉默不语怪力乱神,姑妄言之,姑妄听之。估且斩之。一柄四面汉剑,斩尽魑魅魍魉。生死当定,天道成心。当最后卫渊终于等到能在和平发展岁月里,躺在木椅眯眼睛晒太阳的时候,背后的博物馆里了解开封印了白泽者,上知天文地理,下知鸡毛蒜皮;透过去,晓未来。亦能说人言曾应黄帝所求作《白泽精怪图》,内有万一千五百二十种精怪。。

镇妖博物馆 精彩章节

轰隆隆。

天上闪过一阵低沉的雷声。

先前一直宁静的女鬼在听到卫渊那句话的时候,突然剧烈反应起来,一双空洞的黑色眼睛死死看着卫渊这边,然后陡然消失,以极为诡魅的方式朝着这边出现,黑发生长,在鬼域中有遮天蔽日的迹象。

戾气和煞气,前所未有的浓郁。

而在这个时候,在卫渊黑伞下面,另外一道身影趋步走出,迎上了七娘的魂魄。

周怡还没有从‘之前需要保护的无辜民众’突然变得高深莫测回过神来,就看到老人迎面过去。

她没有看到老人也是魂魄执念,下意识惊呼一声回来,本能迈步阻拦,却被旁边卫渊伸手拦住,周怡体力耗尽,没能往前,伸手按住卫渊,语气急切道:“快拦住他,太危险了,他不要命了吗?!”

卫渊道:“这或许就是他一直希望的。”

“什么?!”

而这个时候,周怡也已经看到了那老者的状态,面色变化。

卫渊看着老人的动作,没有移开视线,慢慢道:

“我突然有一个问题,周警官,当一个人因为某个错误痛苦了一辈子,一直的愿望是希望以死赎罪,那么我们是不是该拦下他?我们是不是有这个资格拦住他,用我们的判断标准替他做决定?”

“人与人真的能感同身受么?”

周怡无言以对。

老人的执念灵体朝着女鬼奔去。

女鬼厉声长啸,双手苍白,指甲漆黑而长,往前探去。

老人则猛地往下趴伏。

他已经长大了,很老了,身材高大,超过那女鬼很多,所以从这个动作来看,几乎是把自己的胸膛送过去。

噗呲声中,女鬼双手没有丝毫的迟疑,洞穿了老人的胸口。

老人的魂魄没有丝毫的痛苦,带着终于释然的神色,被女鬼甩开,踉跄了两步,然后屈膝跪下,额头重重磕在地上,哽咽着大声道:

“七娘,小十五给您磕头了!”

“对不起,对不起,呜呜呜呜呜,我对不住您,对不住……”

老人痛哭不止。

哭声中的痛苦和浓郁的自责无比清晰。

周怡愣住,然后有所猜测,眼中浮现一丝希望。

这是厉鬼的心结所在?!

如果说真的是被误解,蒙受冤屈而死,那么当年曾经误解她的人诚恳道歉,并且死在她自己手中,应该能够让厉鬼的极端负面情绪得到缓解,那将会是好机会。

但是七娘所化的厉鬼没有半点的变化。

她抽出手掌,看都不看老人一眼,黑洞洞的眼睛看向卫渊。

身上怨气戾气更重。

这代表着,那位老人的道歉并没有撼动厉鬼。

厉鬼的前身并不在意这些。

老人踉跄着叩首三次,他的魂魄执念被洞穿,做完这个动作,缓缓消失不见,满是皱纹的脸色都是泪痕,最后他看到那一年微笑把糖果递给自己的少女,看到最后凄厉跳下石井的红衣,最后的最后,眼前是大雪茫茫的一片。

心结已了,魂魄溃散。

女鬼则朝着卫渊袭来。

卫渊右手一甩,黑布伞旋转朝着女鬼砸去,与此同时退后一步,琴盒打开,八面汉剑出鞘。

宽厚剑身入手,卫渊心中一定。

眼前黑发扑来,手中一动,八面汉剑自下而上,撩拨格挡。

以剑身挡住黑发的同时,朝着一侧踏步避开。

与此同时,剑锋微转,将黑发上携带蛮力卸开。

黑发再度洞穿石板。

卫渊手中的剑则是偏落斩下,斩落一缕黑发,左手自腰间抽出断剑,当做匕首弥补剑法的漏洞,反手握剑,猛地横斩。

断剑上纠缠阴气,能够对女鬼造成更大的伤害。

黑发被击散。

然后汇聚起来,直接从地下贯穿而出。

卫渊脚步快速闪避,猛地翻滚,一道剑光流过,在避开黑发的时候,八面汉剑横扫。

……………

周怡和玄一站在一处,看着剑势和黑发鬼域的碰撞,额头冒汗。

剑法的招式简单,干脆,甚至朴素。

但是每一招每一式,都杀气腾腾。

玄一死死盯着战局,将自己代入那剑法的对手。

慢慢的,额头渗出涔涔冷汗,面色更白。

以刚刚那种朴素的剑招,自己走不过几招,就会被斩了头颅,或者刺穿心脏,血流五丈。

这不像是武家的剑法路数。

一招一式都奔着搏命去的。

这是古战场剑术。

而且是真正在战场上历练过的那种。

他闭了闭眼,不敢再将注意力放在剑术上,而是看向整个战局,寻找自己可以帮忙的地方,周怡和玄一都经受过师门长辈的教导,很快看得出来,那剑法虽然强,但还是局限在凡人武艺的程度上,而且是专精于杀人的武功,面对妖鬼,并不占优势。

而卫渊不断向前,只是在不断格挡开鬼发的攻击,并且拉近和女鬼的距离,对于杀敌却不甚在意。

“他想要做什么?”

………………

当。

八面汉剑格挡开诡异从虚空生长出的黑发。

黑发上滴落黑色的水,落在剑身上,长剑上出现一道道腐蚀的痕迹。

卫渊瞥了一眼,握紧剑身,他能感觉到,本来就算不上好剑的八面剑档次再度下降,在这种情况下,甚至于不能全力出手,要不然甚至于有从中间折断的风险。

但是他已经侵入到女鬼本身三米之内。

虚空一根根黑发像是长矛刺杀向卫渊。

不远处周怡和玄一的面色骤变。

卫渊脸上没有恐惧,只是持剑。

看着那低垂着脸,双眼空洞的鬼物,慨然一叹,轻声道:

“傅朋义,并没有抛弃你。”

如同长矛列阵的锋利黑发在卫渊眼睛前面猛地停住。

滴答,滴答……

一滴滴水从黑发上落下来。

然后那些黑发一下变得柔软下去。

只是戾气并没有消散。

卫渊松开握着卧虎腰牌的左手,从腰包里取出了很厚的一叠信,最上面是一张灰白色的照片,下面是一份抚恤报告,递过去,道:

“江南道傅朋义,于明烈武帝十七年参军,卫我神州,身死壮烈。”

“这是他的遗物,一部分给父母。”

“书信和抚恤上,写了给妻子,宛七娘。”

他松开手,信笺没有落下来。

这里是鬼域。

一缕缕风让那些信笺一下飞在空中,然后散开,像是白雪一样飞起来,围绕在了那女鬼的身边,一张一张地打开,卫渊握着剑,站在旁边,当最后染红的一封信落在那女子前面的时候,她的动作停顿住。

那封信的名字是与妻书。

里面的内容,卫渊看到过。

吾一生爱书,爱画,爱花,亦好美酒美人,但不及我对你之心,而吾对你之心,又不如对家国挚爱,而今神州蒙难,吾等当捐躯国难,若我还有命回来,听你在江南听曲,此生再不分别;若我无缘回来,你在我神州任一处唱,我都听得到。

我辈当与家国同在。

而我于你,仍旧那一句话,此生绝无生离,只有死别。

夫傅朋义绝笔。

信写好的时间在江南道之事发生之后一月,在那之前,落款只有傅朋义,在那之后的信笺,就变成了夫傅朋义,其中含义,不言自明,只是一路随军,没有办法寄出去。

卫渊擦了擦脸颊一侧的伤口,倚靠旁边廊柱,抱剑闭目,没有趁机会偷袭。

片刻后,他的耳畔响起了低低的啜泣,然后是凄绝哀婉的哭声。

红衣女子捧着信笺,哭成泪人。

戾气伴随眼泪缓缓消失。

卫渊抬起头,看着鬼域上丝丝缕缕的夜雾。

世人有千言万语,走千山万水,有千般经历。

可曾听厉鬼啜泣?

世人千人万人诽我谤我恶我,又何及你一人?

镇妖博物馆状态:连载作者:阎ZK全文阅读

世之不寻常为妖魔之性灵为精魂之不散为诡物之极其为怪司隶校尉,旧称卧虎,汉武帝所设,治巫蛊之术之事,捕奸猾之徒。全球范围内的灵气和神秘的复苏,人类不断摸索着走上修佛道路,深藏在传说中的妖精鬼怪逐一闪现出,阴影处仍然有无数邪魔摇晃,一间无人问津的博物馆,一面汉武帝时期的刻虎腰牌,让卫渊成了当代中国最后一位司隶校尉,带他前去古往今来诸多妖异之事。古今希奇事,子沉默不语怪力乱神,姑妄言之,姑妄听之。估且斩之。一柄四面汉剑,斩尽魑魅魍魉。生死当定,天道成心。当最后卫渊终于等到能在和平发展岁月里,躺在木椅眯眼睛晒太阳的时候,背后的博物馆里了解开封印了白泽者,上知天文地理,下知鸡毛蒜皮;透过去,晓未来。亦能说人言曾应黄帝所求作《白泽精怪图》,内有万一千五百二十种精怪。。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