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48章 只因身在此山中小说

第48章 只因身在此山中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07-24 11:00:16
内娱顶流游进了我的鱼塘状态:连载作者:我是你的真善美呀全文阅读

一句话概括版本:一只男海王偶然见色起意,却被看似良家妇女、看似扮猪吃老虎的女海王再打包都带走的故事。沙雕精分版本:娱乐圈当红炸子鸡郁楷此事怅惘记忆道,“实际上我当年而已在人群中多看了她几眼,接着就也没接着了。”稳坐红圈所最更年轻合伙人第一把交椅的谢朝露指出以上陈诉太失偏颇,“偏偏之间除了你的108位前女友迂回会出现。”“哪儿有108个?”“大凡包括百度你的名字,度娘就会系统自动提醒。”郁楷暗恨某李姓CEO不当人子,却敢惹恼眼前的大魔王,只好以超小的蚊声嘟囔道,“《水浒传》没读过吗?简言之的108,但是是个虚数而已。”谢朝露不论出身、无关职业。。

内娱顶流游进了我的鱼塘 精彩章节

趁郁楷休息的空档,李子琪凑到他旁边给他一颗黄色麒麟果,“喏,补充点维生素C吧,感觉你快要生病的样子。”

“谢谢,”郁楷接过,声音闷闷的,“你今天怎么来了?”

难得看到戏外追跑打闹、最多不过三岁顽童的郁楷这副低沉的模样,李子琪怪不适应的。也不知道上辈子是不是欠了他俩的,她决定选择性在他面前透露一二,“唉,我刚从协和医院出来,顺路就过来看看,昨晚陪朝露在医院里过了一夜。”

“她怎么了?”郁楷顿时紧张起来,腾地一下子站起来,大高个儿顿时让小小只头顶还不到他肩膀的李子琪产生强烈的压迫感。

“你坐下来啊,”她连忙示意他保持淡定,“说是在律所的时候突然晕倒了,幸好没什么大问题,住了一晚上就回家了。”

“怎么会突然晕倒的呢?”

“那就不知道了,”李子琪心想着一不做二不休,干脆送佛送到西好了,“肯定是累到了吧,不过她平时抗压能力很强的啊,或许是发生了什么让她特别难受的事情吧。”

果然,谢朝露这个女人啊,就是口是心非,表面上若无其事,实则必定心痛如绞,郁楷心想。

千金难买后悔药,她现在下不来台了吧。切,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为什么要做违心之举,一边喜欢他一边推开他呢?

郁楷认定自己并不是自作多情,顿时备受鼓舞、心神振奋,又有些跃跃欲试起来。

短暂的休息时间结束后,他依然藏不太住自己的开心,显得有些喜形于色,与一直契合得无比妥帖的御宅·幽灵·叶本行角色略微脱钩。

陆紫也看出了郁楷的一反常态,刚刚锦鲤爱豆女二献殷勤的时候被他一脸冷漠的拒绝,她还以为他转性了呢,怎么从来者不拒变成拒人于千里之外了。敢情那会儿的礼貌拒绝,是因为他的兔子专吃窝边草不再是同剧组的女演员,而改为剧作家了么!

看清这一点,陆紫却一点嫉妒的感觉都没有,想来真是完全整理好了自己与郁楷的那段过去。她甚至好心建议道,“你还是不要招惹素人吧,人家又不像我们这般投鼠忌器,要跟你撕扯的话太容易了。”

谁知郁楷这二货居然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还一脸警惕地主动与她划清界限,“之前的道歉归道歉,我可没打算跟你旧情复燃哈,咱俩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这家伙真是自我感觉良好,给点阳光就灿烂,陆紫气到无语,谁要跟他重温旧梦啊!她做了什么会让他产生这种离谱的错觉?

简直了!脑补大王,还是专门往歪处补的那种,真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

一线小花陆紫傲娇的一扭头,自去找化妆师补妆去了。

郁楷重重的拍了自己一巴掌,哎呀,刚刚一不小心又放电了!真是的,现在这种跟前任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关键时刻,要更加谨言慎行才行啊!

当天晚上收工后,他从酒店房间里抓了两个皮蛋和一颗柠檬就熟门熟路的找到朝露家,这回他没有不告而入,倒是规规矩矩的先按了门铃。

等门铃滴滴答答响了半晌后,朝露才从瘫在豆豆袋上昏睡的状态下醒来,她揉揉眼睛,一时搞不清自己在哪里。

门铃怎么会响呢?她一边觉得奇怪一边起身去开门。

从猫眼里看到郁楷的那一刻,她真得有点傻眼,这孩子这么有韧性的嘛?上回明明顶着一张“我很失落、所有人不要跟我说话”的脸走了,怎么没过几天又带着一脸阳光和灿烂的来了?

朝露打开门锁和防生人强推的链条,“你怎么来了?”

郁楷举举手中青色外壳的皮蛋,“你还没吃晚饭吧,我过来给你做皮蛋粥。”他说着便自来熟的进来脱了牛仔外套和用来伪装的渔夫帽。蓬松的叶本行鸡窝头发型被帽子压得有一点塌,刚好显得没那么高耸,同时突出了他浓密程度惊人的发量。

也许是还没完全清醒的缘故,朝露一时之间有些呆住,他这副自来熟一进来就烧开水外加淘米的样子是怎样,把她家当自己家了吗?

该澄清的还是得及时澄清,不然岂不是成了有机绿茶界的茶艺大师代言人?

她清了清嗓子,“你别白费功夫了,我不会跟你在一起的。”

“嗯,我知道,”他头也不抬,继续手中的动作,“你对我的评价就这么高?我是那种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人么?”

“做事情前习惯衡量得失是人之常情吧,我没有贬低你的意思。”朝露中肯的说道。

“你大可把心放回肚子里,我这次来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只是听子琪说你生病了,过来看看你而已,顺便帮你做些你不擅长的家事。”郁楷打开冰箱找葱姜,空空如也的冰箱里没有发现葱的踪影,只翻到一块已经干瘪的姜。他伸手将姜递到她面前,歪头望着她,无情地嘲笑道,“你看看,你有多不会照顾自己?”

她一脸汗颜地瞧着已经缩成刚买来时一半大小的姜块儿,“这不能吃了吧?好像放了一个月以上了。”

他用刀切掉姜外面厚厚一层,发现最里面的芯儿还是新鲜的,勉强能够拿来去除皮蛋粥的腥味。“还没完全坏掉,”他麻利的把能用的部分切碎剁成姜末儿,再将皮蛋切成小块儿状,一齐放到米和水里。

“你刚刚在睡觉么,感觉怎么样?”他把电饭煲调成煮粥的那一档,又掏出裤兜里的柠檬,换了把刀切成片状,放了两片进她喝水的马克杯里,再加上刚烧好的热水。“喏,喝点柠檬水,补充维生素C增强抵抗力。”

朝露被他一系列的快速操作闪瞎了狗眼,这位小生进门还不到五分钟,咋粥煮上了柠檬水也倒好了?他怕不是多啦A梦一般的宝藏小能手吧。

“我睡了一天,其实感觉还挺正常的。”她喝了一口新鲜出炉的柠檬水,果然比喝白开水有滋有味得多,“就是昨天突然晕倒摔在地上把同事们都吓了一跳,医生看过了没什么大问题。老板还给我放了两天病假,我可以忙里偷个闲。”

“那就好,”郁楷给自己也来了两片柠檬。

多喝柠檬水可以美白,白一个色号之后上镜或被粉丝怼脸街拍也好看些。毕竟他日常不爱化妆,夺笋的粉丝团也不给他美美颜修修图,害他各种早上没睡醒穿着拖鞋出工、一脸懵逼甚至带点眼屎的照片传遍全网。

电饭煲在辛勤的默默劳动,郁楷手头的活也干完了,两人大眼对小眼,一时间不知道对话该何以为继。

他其实很想问她怎么会突然晕倒了,是不是那天之后想他想得茶饭不思、心力交瘁?但又觉得自己刚刚才立了“我只是作为朋友来关心照顾你一下”的人设,现在立马推翻的话,吃相未免也太难看了,所以就有些拿不定主意。

正在郁楷左右为难时,朝露突然发问道,“你接下来有什么工作安排?”

说到这个,郁楷像戳破皮的气球一般泄了气,“继续回横店拍古装戏呗,还能怎么办,顶多拍戏中间出来录个宣传新剧上档的综艺或是给时尚品牌站站台。”

那就好,朝露暗暗庆幸,只要这位蓝颜祸水远离北京就好,不然她还真不知道她的决心能坚持多久。此刻近距离面对面接触,他又这般温柔多情的作派,琥珀色的眼瞳自带高伏电压,她一不经意间与他对视,心中顿时如小鹿乱撞,当真招架不住啊!

话说她都把他拉黑了,他居然还能若无其事的跑来她家,脸皮不是一般的厚啊!原来怎么没看出来他能这么越挫越勇呢?

当朝露表面镇定自若,实则胡思乱想的时候,郁楷也在奇怪自己的甘之若饴。他向来不是舔狗啊,为什么现在做舔狗的行为居然感到真香?

她看上去明明冷若冰霜,按道理来说他应该即刻被劝退才是,可他为什么还是这么想要倒贴、用自己的热脸去贴她的冷屁股呢?甚至这样彼此相对无言的时刻,都异常美妙,一点也不难熬。

就连她这千篇一律的酒店式公寓房间布置,因为她本人的存在,都温暖起来了。郁楷觉得,即使是不说话的站在厨房里,在这里呆着也比自己回酒店房间葛优躺来得舒适。

朝露不安的动了动脚趾,她刚刚起来的时候没有穿拖鞋,现在觉得有些冷了。

在一片空气似乎凝滞了的静态画面里,她这点动静特别明显,郁楷望望她的光脚,皱了皱好看的眉头,“怎么不穿拖鞋?”

说着话他就出了厨房,从豆豆袋旁边找出她的毛茸茸的室内鞋,拎过来之后蹲下身替她穿上。

她看着他好像做过千百次的自然动作,心中的冰墙一点点融化,嘴里却吐出截然相反的话语,“郁楷,拜托你,不要对我太好了。”

内娱顶流游进了我的鱼塘状态:连载作者:我是你的真善美呀全文阅读

一句话概括版本:一只男海王偶然见色起意,却被看似良家妇女、看似扮猪吃老虎的女海王再打包都带走的故事。沙雕精分版本:娱乐圈当红炸子鸡郁楷此事怅惘记忆道,“实际上我当年而已在人群中多看了她几眼,接着就也没接着了。”稳坐红圈所最更年轻合伙人第一把交椅的谢朝露指出以上陈诉太失偏颇,“偏偏之间除了你的108位前女友迂回会出现。”“哪儿有108个?”“大凡包括百度你的名字,度娘就会系统自动提醒。”郁楷暗恨某李姓CEO不当人子,却敢惹恼眼前的大魔王,只好以超小的蚊声嘟囔道,“《水浒传》没读过吗?简言之的108,但是是个虚数而已。”谢朝露不论出身、无关职业。。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