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44章 百年前一段历史小说

第44章 百年前一段历史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07-24 11:00:14
内娱顶流游进了我的鱼塘状态:连载作者:我是你的真善美呀全文阅读

一句话概括版本:一只男海王偶然见色起意,却被看似良家妇女、看似扮猪吃老虎的女海王再打包都带走的故事。沙雕精分版本:娱乐圈当红炸子鸡郁楷此事怅惘记忆道,“实际上我当年而已在人群中多看了她几眼,接着就也没接着了。”稳坐红圈所最更年轻合伙人第一把交椅的谢朝露指出以上陈诉太失偏颇,“偏偏之间除了你的108位前女友迂回会出现。”“哪儿有108个?”“大凡包括百度你的名字,度娘就会系统自动提醒。”郁楷暗恨某李姓CEO不当人子,却敢惹恼眼前的大魔王,只好以超小的蚊声嘟囔道,“《水浒传》没读过吗?简言之的108,但是是个虚数而已。”谢朝露不论出身、无关职业。。

内娱顶流游进了我的鱼塘 精彩章节

《可以不可以》该修改的戏份都修改好之后,犀利的都市爱情编剧李子琪又开始赋闲在家,每天刷刷剧上网读读小说,寻找灵感构思新作品。

近来她自己的生活实在缺乏鲜活的人和事,成天衣装不整的宅在家中,就连果蔬食材都是外卖到家的。唯一发生的新奇事,可能就是在积攒了一周垃圾、不得不出门倒的时候,碰到邻居在搬家,不过她也没见到正主,只是看到隔壁门口大开、屋子里面堆满了纸箱而已。

她实在是好奇朝露和郁楷的后续如何,之前在剧组看到每天形同行尸走肉的郁楷,也分辨不出来他是沮丧男主入戏太深还是在现实生活中遭受到了一万点暴击。偏偏郁楷和朝露两个人都不知道她已经知道全部了,所以还不能直接问,真是把她给憋得够呛。

反正在家里窝着也没什么好主意,索性决定出门找朝露吃午饭。再怎么忙的人,饭还是要吃的嘛,挑个她不用坐在电脑前啃三明治的日子去就好了。

刚好这天朝露也约了沈家明,干脆就三人行一起跑到一家东西方料理fusion餐厅吃韩式烤牛肉泡菜汉堡、四川腊肉松露烩西班牙海鲜饭、和明太子海苔意大利面。

一帅哥二美女的搭配组合一进餐厅就吸引了众多路人的目光,偏偏还有其他来这里用餐的都市丽人认出了最近人气飙升的BBC精英男沈家明,偷偷对着他拍照的、光明正大走过来要求合影的恐怕比这家店过去一年在大众点评上收到的评价都多。还有些完全不知道沈家明是谁的路人,在从众心理的作用下,看到其他人在对他拍照,便也糊里糊涂跟着一起拍,生怕错过些什么。

相比之下,跟忙于应付粉丝的家明坐在一起的朝露和子琪安静如鸡,从旁边看着像透明人一样。

子琪趁人不注意,悄悄跟朝露咬耳朵,“我最近在跟郁楷合作一部新剧。”

说完后特别注意后者的表情变化,然而她却失望了。朝露表面上一点不露声色,淡淡嗯了一声便转移了话题,先是称赞她新做的指甲漂亮,又问她帮她画小熊和牛油果指绘的店员叫什么名字。

原来朝露城府这么深的嘛?子琪讶异,看来郁楷确实是被她睡过之后就从此拜拜了。

啧啧啧,用完就丢,感觉好腹黑呀!

但她怎么就那么欣赏这样暴力虐渣、把大猪蹄子按在地上反复摩擦的朝露呢?

哈哈哈,sorry,郁楷,身为广大女性中的一员,江湖人称“琪琪子”的我真的没办法同情你。只能说你之前那般侍靓行凶不是不报,而是时候未到吧,子琪心道。

两个女孩子之间的美甲美睫talk刚刚告一段落,沈家明那边也营业完了。一群平时看上去也矜持端庄的精英丽人恋恋不舍的离开,一边撤离回自己的座位还一边频频回首张望。

啧啧啧,真没看出来,大家平时都这么饥渴的么?

子琪和朝露对视一眼,各自庆幸她俩身边不缺帅哥,不至于像广大都市白领一般望梅止渴。

家明的手机就放在桌上,碰巧此时有消息进来屏幕亮了起来。子琪刚好坐在他旁边,不经意间瞥到了他的背景图片,好像是哪里的一幢年代久远却维护的很好的洋房。换新屏了啊,她记得以前他的屏幕背景不是这个啊?

“这是哪里啊?”她好奇问道。

“我爷爷小时候住的地方,就在上海以前的法租界里,上回节目组跟那边录综艺的时候我顺便找过去拍了一张照片。”

“哇,你爷爷完全是资产阶级大少爷来着的啊,住在这么奢侈的房子里!”子琪说着把手机调换了个方向让朝露也见识见识,“这在那个年代里挺厉害的吧,他爸妈什么来头啊?”

家明略显尴尬的拨拨头发,“我曾爷爷好像跟孙逸仙一起参加过那个啥革命,推翻了清朝的统治。”

“辛亥革命?”

“嗯嗯,就是那个,”家明松了一口气,“我听爷爷说,曾爷爷家里富得流油,年少的时候去日本和英国留过学,在那里跟流亡海外的孙逸仙通过当地华侨组织认识了。”

“那个年代就远渡重洋留学,看来不止是家财万贯,官府里面应该也有够硬的关系。”朝露补充道,百多年前的中国历史,真难为一个外黄内白的香蕉了。“说起来,我曾外祖父也参加过辛亥革命,小的时候逢年过节不少长辈们闲聊时会提到这件事。”

“你们家这两位曾字辈的爷爷都叫啥名字?”子琪翻出手机里的备忘录,“我回去搜搜,说不准能找到他们的历史记录。”

“我百度过我曾外祖父,他还有一些小故事流传下来呢,他叫梁维亚,湖北人。”在美国念大学时选择历史专业的朝露对家里的历史门儿清,一下子就说出来了。

沈家明好容易能把自己的中文名字写全,连爸妈中文名叫啥都不清楚,更何况他的曾爷爷了,于是只能耸耸肩,“这我可不知道,得回家问问。不过我听说他当时也就做些后援工作,利用自家的资金和人脉出钱或找人办事之类的,没真正打过仗,应该没有什么记录留下来吧。”

“那行,等你问完了再说。”子琪放下手机。

三人便丢开这个话题,重新开始其乐融融的边聊些日常、边分享食物。

朝露正切好了1/4的泡菜汉堡要递给家明,他的手机却响了,他比了个接电话的手势就出去了,她便把切好的部分转送给子琪品尝。

“新作品构思的怎么样了?”她问子琪。

“咳,别提了,”子琪觉得她最近绝对进入了脱发高峰期,“我把现代能糟蹋的职业都糟蹋了一遍,霸道总裁、娱乐圈顶流、儒雅学霸医生、红三代外交官、热血缉毒警察、酷拽炫特种兵,接下来男主还能干啥啊?”

“律师写过嘛,投行、管理咨询、会计师呢?”朝露奇怪她为何如此低沉,明明还有好多选择啊。

“那些我有的给自己的女主安排过了,再说其他的编剧也写过不少类似的,”子琪越说越抓狂,“哎呀,真烦,推陈出新好难啊!”

“那不然你换个古代的,转个型别老写都市小言剧本了?”

“现在古装剧大部分是由仙侠小说改编的,很少是编剧原创的了,改的好没什么人觉得那是你的功劳,都是因为原著出彩,改的多了还会被原著粉骂到狗血淋头。”知道朝露没怎么看过什么火大家就一窝蜂复制啥的陆剧,子琪详细解释道,“如果被骂能走黑红路线也就算了,可问题是各个仙侠剧之间的情节大同小异,动不动就上演神魔大战三生三世、一会儿失忆一会儿觉醒,为了守护三界身死道消之后还能复活,虐来虐去搞个五六十集。我自己写不下去不说,流量演员也哭不出来,逼得人家一边吊威亚一边上眼药水。何必呢!”

朝露听得一愣一愣地,“这么套路的嘛,那观众为什么还爱看?”

“互联网时代娱乐众多,观众就像金鱼,记忆只有七秒。只要男女主够漂亮,服道化过关,五毛特效别太雷人,他们是无法分辨某位仙君、某位妖帝、某位真神和某位魔尊人设和情感之间的雷同之处的。”

“好吧,那民国时期呢?”

“嗯,我也在考虑下一部剧要不就取清朝灭亡之后,军阀割据、风雨飘摇的这段时间,男女主角身处龙蛇混杂的上海滩,感觉就是很有故事的设定啊。问题就是我对那个时代复杂的历史背景实在是一团模糊啊,也很难编出可歌可泣的人物关系,所以我刚刚才会问你和家明啊,想找点灵感。”

看来做哪行都不容易啊,不出名的时候一心一意想着出圈,出名之后又担心会被新锐后浪们取代,需要不断的尝试新生事物,突破自己以前的成果。朝露正感叹着,却见沈家明一脸沉重的回来了。

“怎么了?”子琪率先发问。

“家里出了点事情,爷爷的身体不太好,爸妈希望我尽快回趟英国。”沈家明说完又看了眼手机,“我待会儿可能等不及甜点上来就先回去了,还要去公司安排一下之后工作的交接。”

“着急的话你先走吧,别担心会把我们丢在这边,”朝露安慰他。

子琪也连忙点头,提醒他道,“你先订下回去的票吧?最近是开学季,好些留学生赶着过去,票估计会很紧张。”

“嗯,我已经发微信给我秘书了,拜托她先帮我查查。”家明迟疑片刻,还是提前起身,套上搭在椅背上的深蓝色西装外套,“那我先走了?不好意思。”

“一路平安,等你回来再聚。”朝露和子琪微笑着目送他匆匆离去。

两人之后也失去了谈兴,甜品红枣提拉米苏和芋头焦糖蛋奶上来后,应付的挖了几勺又喝了杯振奋人心的咖啡后就迅速的招来侍者结账,谁知人家跟她们说之前那位离开的男士已经结过了。

“家明真是周到,刚刚那种情况都不忘结账。”子琪背起自己的香奈儿小包,戴上与她拉风的双座跑车配的一脸的YSL墨镜,“每次吃饭都他买单,让我怪不好意思的。现在真的少见他这样贯彻绅士风度的男人了。”

“谁说不是呢?堪称英伦绅士风度的教科书。”朝露表示赞同。在金钱上,沈家明从来是不求回报的那种大方,但其他方面就有待斟酌了。

他身上自带的距离感和分寸感,是她养鱼多年前所未见的,真不知道什么样的人才能走入他的内心。

内娱顶流游进了我的鱼塘状态:连载作者:我是你的真善美呀全文阅读

一句话概括版本:一只男海王偶然见色起意,却被看似良家妇女、看似扮猪吃老虎的女海王再打包都带走的故事。沙雕精分版本:娱乐圈当红炸子鸡郁楷此事怅惘记忆道,“实际上我当年而已在人群中多看了她几眼,接着就也没接着了。”稳坐红圈所最更年轻合伙人第一把交椅的谢朝露指出以上陈诉太失偏颇,“偏偏之间除了你的108位前女友迂回会出现。”“哪儿有108个?”“大凡包括百度你的名字,度娘就会系统自动提醒。”郁楷暗恨某李姓CEO不当人子,却敢惹恼眼前的大魔王,只好以超小的蚊声嘟囔道,“《水浒传》没读过吗?简言之的108,但是是个虚数而已。”谢朝露不论出身、无关职业。。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