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37章 我怀疑你在开车小说

第37章 我怀疑你在开车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07-24 11:00:11
内娱顶流游进了我的鱼塘状态:连载作者:我是你的真善美呀全文阅读

一句话概括版本:一只男海王偶然见色起意,却被看似良家妇女、看似扮猪吃老虎的女海王再打包都带走的故事。沙雕精分版本:娱乐圈当红炸子鸡郁楷此事怅惘记忆道,“实际上我当年而已在人群中多看了她几眼,接着就也没接着了。”稳坐红圈所最更年轻合伙人第一把交椅的谢朝露指出以上陈诉太失偏颇,“偏偏之间除了你的108位前女友迂回会出现。”“哪儿有108个?”“大凡包括百度你的名字,度娘就会系统自动提醒。”郁楷暗恨某李姓CEO不当人子,却敢惹恼眼前的大魔王,只好以超小的蚊声嘟囔道,“《水浒传》没读过吗?简言之的108,但是是个虚数而已。”谢朝露不论出身、无关职业。。

内娱顶流游进了我的鱼塘 精彩章节

李子琪把剧本孵出来后就丢给制作公司了,剩下的事情她暂时不用管,徐仁甫导演和制作团队自会寻找合适的演员接触并且敲定档期。等到卡司定下来之后,她才要再次上工做些修修改改的事情。至于是大修还是小改,那视乎各位参演人员的后台是否够硬,本人又有多难搞,作为编剧的她不一定有什么话语权。

所以李子琪赶紧趁着这中间的空档,给自己放个假去了趟巴厘岛。碧海蓝天,阳光明媚,她在酒店的沙滩椅上吃吃喝喝一餐不落,一躺就是一周,期间唯一的运动就是去做spa,假期结束后自然变得又黑又胖。

回来后她去三里屯那里和制作团队开会,顺路跑趟国贸给朝露送芒果干手信,后者见到她吓了一跳,想说好家伙,出去一趟真变成东南亚那边的人了。

两人结伴去做spa,在舒缓的音乐和熏香中放松,顺理成章开始大尺度的聊天。

“在巴厘岛有没有艳遇啊?”朝露率先发问。

“那里的男人还没我高,一开口就是音调上下起伏像唱歌一样的海岛英语,听得我牙都酸,你觉得呢?”

“那也可能有外国人啊,比如说从韩国过去那边度假的欧巴?”

“是有不少背着老婆或女朋友出来放风的男人,但本姑娘的眼睛又没瞎,”子琪被按摩师的大力按得嗯嗯直叫,好不容易抽了个空档艰难的说道,“你跟炮王怎么样了呢?”

“唔,睡了。”

“睡了!你语气怎么这么平淡?难道体验大失所望?”

“那倒不是,体验绝对算是第一梯队了。”

“哦哦哦?”子琪调皮的狼嚎,“愿闻其详。”

“嗯……”朝露瞥了一眼身旁的按摩师,发现人家根本见怪不怪,可见平日里来此处消费的客人聊天的尺度可能比她俩还大。但她还是有点不好意思,于是含蓄描述道,“就是服务精神挺不错的,你懂的吧?”

“我大概知道,”子琪会意,也隐晦的反问道,“也就是说他习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嗯嗯嗯,你真有才!”朝露快被她的乱用诗词笑死,范仲淹老人家该气得敲棺材板了。

“唉,你瞧人家这软件程序写的,可见过去的销售经验没有白费,确实把握住了客户的核心需求,”子琪充满比喻的小车开起来,也是一套一套的,“硬件方面怎么样啊?”

“硬件也挑不出错来……毕竟人家的年纪优势摆在那里,都是新出厂的零件儿,当然功率强大、待机时间长。”

子琪已经羡慕嫉妒的快要红眼,却还是想找出什么难以弥补的缺点来达成心理平衡,“那他的卖相呢?”

“你还不知道我么?”朝露自嘲,“平日里只是打字和看视频都要选个苹果电脑,就图它设计好看。”

“那你不亏啊,”子琪下结论,“一把老骨头换人家小鲜肉,白骨精都没你幸运。”

为什么要把她跟白骨精比啊,她们长得又不像,她更不想被孙悟空打死!

“嗯,确实不亏,所以我也没什么不甘心的。”朝露轻轻叹口气,“就是偶尔有些想念。”

“叹什么气啊?想念就把他约出来再回味一下呗!”

“不行,彼此都会产生依恋的。”朝露十分惆怅,“到那时候不是我想断就能断的,所以我只能把他拉黑。”

好狠!

谢朝露不光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子琪有的时候会怀疑是不是律师都像朝露这般理智,近乎没有感情,与她所在的娱乐行业简直是两个极端。她周围的人,爱恨纠葛都来得快去得也快,极少压抑自己的天性。常常拍一部戏谈一段恋爱,年纪轻轻便已经身经百战,几个月后换组开始新的人生和新的恋情。

倒不是说娱乐圈没有人谈长时间的恋爱,只是面对无处不在的诸多诱惑和剧情提供的公费恋爱便利,真的很难坚持喜欢一个人。

身为编剧,子琪都有这种精神分裂的感觉。每一次闭关写本子,她创造出笔下各个人物,几乎是脱离现实生活跟这几个纸片人一起共度好几个月的时间,不免会随着他们的喜怒哀乐而变幻自己的情绪。待得剧本完成时,她简直像是过完了那几个人的一生,面对她本身的亲朋好友反而感到一丝陌生。

所以她特别需要不同项目之间的假期帮助她抽离剧本,返回现实生活。

在巴厘岛休假一周的意义,正在于此。通过与往日截然不同的作息和环境,她终于告别丧丧的叶本行和田亚希,与活泼爱玩的李子琪重新建立了连接。

***

陆紫和沈家明双向不互选的那一集播出后,众多“此系日月”CP粉炸了锅,在微博上哀嚎不已。

粉丝A说,“我本来锁死陆紫和Lucas,谁曾想他们居然就这么简单的分道扬镳了。再也不相信类似综艺节目了,都是剧本!”

粉丝B说,“不是很理解诶,两人明明那么般配,我一个已婚妇女都看得心生荡漾……”

粉丝C说,“所以前一晚的篝火夜谈算什么,分手前的散伙饭吗?”

沈家明的出众颜值和言行举止有目共睹,就连陆紫的唯粉都觉得有点可惜难过。正当气氛一片低迷时,突然《女儿们的恋爱》官博发布下期预告,脸上打着马赛克的某韩国三代男团爱豆将成为陆紫新的约会对象。

舆论顿时转向,大家开始纷纷猜测新的男嘉宾是谁?以EXO为首的三代男团在华夏国具有广大的粉丝群体,一时间微博上众说纷纭,热闹非凡。

当然有关这一切,沈家明毫无所知,他本就是从来没用过微博的一介香蕉路人。

他的日子就像没上节目之前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吃的是健康的老三样—鸡胸肉、金枪鱼、西兰花,运动也是老三样—游泳、网球、攀岩。这样的日子他已经过了数年,习惯的好似自己从未离经叛道过。

他回到北京后,约朝露周末一起吃brunch,他们俩其实不光办公室离得近,家更是相邻,点对点走路不到五分钟,但这是他近年来第一次在周末约她出来。

在沈家明心里,周末约女孩子出来跟周中是不同的概念,前者可能会给对方他们不只是朋友的错觉。

朝露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他们这回是在周末吃饭,是因为她看到家明居然穿着短袖休闲服和短裤,以及白色的波鞋。

她好久没有看到他露出这么一大片皮肤了,上次好像还是几年前,他们约会的那时候。看惯了他穿正装的样子,突然来这么一下,她竟然觉得很新奇,就像是他换了一个人一般。

难怪情侣之间时不时要玩一玩变装游戏,维持新鲜感。

“这次去西藏玩得怎么样?”她一边看菜单,一边问道。

朝露有个很有意思的习惯,她看菜单从来不看文字写什么,只扫几眼店家登出来的图片做选择。假如这家餐厅刚好没有图片,那她宁可掏出手机搜索大众点评上的照片,也不肯仔细阅读纸质菜单上的文字。

沈家明知道这点是因为他们一般去的都是西餐厅和日式Omakase(主厨发办)餐厅,提供的食材根据季节时时变更,通常菜单不是几页纸就是干脆没有菜单。

他微笑的看着她打开大众点评,“西藏很美,有机会的话你也应该去一次。在那里我觉得自己离天空都近了一些,烦忧尽去。”

“你本来离天空就近了一些,不用觉得,”朋友之间,不必虚伪。朝露听到他用词不当,不自觉地纠正,“拉萨的海拔都快四千米了呢。”

“嗯,谢谢地理课谢老师,话说你最近也刚刚休假回来么?”

“是啊,你怎么知道?”

“你今天看上去容光焕发,特别漂亮。”

刚好这时候菜上来,暂时打断了两人的对话。她点的是黑椒牛排配薯仔,他的是鸡胸牛油果沙拉,单看他们分别吃什么就知道为什么家明的身材始终那么优秀,而她则经常像溜溜球一般来回摇摆。

家明自然的从侍者手中接过她的盘子,待得帮她切好牛排后才递回给她。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吃饭那时的情形吗?”朝露望着他的动作,记忆突然翻到几年前她刚从交友app上刷出来Lucas那会儿。他的照片就像他本人一般十足十的美男子,但乍然在充斥着一群歪瓜裂枣的app上看到,她还以为他是照骗,专门欺骗寂寞大龄女子的那种杀猪盘骗子。

“印象深刻,”他笑道,“刚刷出你还没聊两句,你就问我要不要出来吃饭。我还想着这个女孩子果然是受美国教育,说话如此单刀直入。”

“当时你跟我说,我是你第一个出来见的人。”朝露继续翻老黄历,“此话当真?”

“嗯,当然是真的。”

“不应该啊,就算你没有主动约app上的小姐姐,难道也没人约你嘛?”她放下刀叉,托腮仔细端详他的眉眼,“还是说世人连美丑都分不清楚?”

他无奈的摇头笑笑,“没有人问得像你那么直接,让我反而对你产生好奇。”

“奇怪,约人出来还能怎么说?”

“大家一般都是钓鱼式的试探吧。比如有人问我,你周末做什么?又或是你喜不喜欢什么什么,哪像你,问我的时候连吃饭的时间和地点都选好了。”

“有点突兀是吧?其实,我当时想去一间有名的湖南餐厅吃饭,”朝露解释道,“一个人去顶多只能点两道菜,刚好在app上看到你这么优秀的帅哥,就想说问问看你能不能跟我一起吃,如果你碰巧有空的话。”

“我喜欢你这种突兀,让我觉得很轻松—有时间就赴约,没有也可以直说。刚好我那时在家里闲得没事做,就出来了。”这大概就是缘分吧,相比于拐弯抹角,他更欣赏她的邀约方式。

“哈哈,说实话,见面之前我还以为你是照骗来着。没想到你本人真就长这样,你都不知道我那时心里有多惊奇,想说我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宇宙,轻轻松松一句话就把你约出来了。”她当时远远的看到他走过来,头一个想法就是,糟糕,她怎么没洗头就出门了。

“不但如此,你还随随便便就骗我吃了重口味的湖南菜,我从大学开始就没吃过盐和胡椒以外的调味品,嘴巴里面都爆炸了,只能拼命喝水。”

“对,你整张脸红到不行,”朝露想起那顿饭的情景也是好笑得很,“我第一次看到有人这么不能吃辣。”

“所以我之后但凡听到四川或是湖南都要绕着走,”家明吃完沙拉后点了杯饭后咖啡配冰激凌球。

“你待会儿吃完饭后去干嘛?”朝露问道。

“今天是我的slow day,没有特别计划,你呢?”

“待会儿去电影院看场电影,我之前看到Free Solo的海报就很想看来着。”

“啊,是那部徒手攀岩的纪录片吗?”家明说道,“我也很感兴趣,没想到这就上映了啊。”

“那一起呗,”朝露说着打开电影订票的app,“让我看看咱们这附近的电影院场次。”

内娱顶流游进了我的鱼塘状态:连载作者:我是你的真善美呀全文阅读

一句话概括版本:一只男海王偶然见色起意,却被看似良家妇女、看似扮猪吃老虎的女海王再打包都带走的故事。沙雕精分版本:娱乐圈当红炸子鸡郁楷此事怅惘记忆道,“实际上我当年而已在人群中多看了她几眼,接着就也没接着了。”稳坐红圈所最更年轻合伙人第一把交椅的谢朝露指出以上陈诉太失偏颇,“偏偏之间除了你的108位前女友迂回会出现。”“哪儿有108个?”“大凡包括百度你的名字,度娘就会系统自动提醒。”郁楷暗恨某李姓CEO不当人子,却敢惹恼眼前的大魔王,只好以超小的蚊声嘟囔道,“《水浒传》没读过吗?简言之的108,但是是个虚数而已。”谢朝露不论出身、无关职业。。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