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5章 随时随地偶像剧小说

第25章 随时随地偶像剧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07-24 11:00:05
内娱顶流游进了我的鱼塘状态:连载作者:我是你的真善美呀全文阅读

一句话概括版本:一只男海王偶然见色起意,却被看似良家妇女、看似扮猪吃老虎的女海王再打包都带走的故事。沙雕精分版本:娱乐圈当红炸子鸡郁楷此事怅惘记忆道,“实际上我当年而已在人群中多看了她几眼,接着就也没接着了。”稳坐红圈所最更年轻合伙人第一把交椅的谢朝露指出以上陈诉太失偏颇,“偏偏之间除了你的108位前女友迂回会出现。”“哪儿有108个?”“大凡包括百度你的名字,度娘就会系统自动提醒。”郁楷暗恨某李姓CEO不当人子,却敢惹恼眼前的大魔王,只好以超小的蚊声嘟囔道,“《水浒传》没读过吗?简言之的108,但是是个虚数而已。”谢朝露不论出身、无关职业。。

内娱顶流游进了我的鱼塘 精彩章节

朝露与郁楷一番讨价还价,当晚将时间和日程安排都协议商定之后,第二天早上向老板申请了两天假期,连带一个长周末一共五天。

跟朝露从小喽啰时期开始便一起工作数年的资深秘书郭翠西帮她订了北京往返杭州的机票还有接送她去首都机场的专车。因为朝露很少请假,几乎是常年寄宿在办公室里,难免引发律所常青树(同时也是所有真假八卦生产流通中心)郭秘书的好奇之心,于是帮她报销发票时顺便问道,“谢律师,你去杭州度假啊?”

“唔,算是吧。”相处多年,朝露对郭秘书的造谣传播能力心知肚明,一点也不敢多说,只含糊道,“咱们祖国的大好河山,我都没什么记忆了。苏杭那边只有小时候去过一次。”

“对哦,谢律师中学就去香港了,”郭秘书这才想起眼前的工作狂小姐其实不算完全在内地长大,都怪她中文太好京腔也够正宗,老让自己忘记她其实也是个半香蕉。

朝露笑笑,不再多说,看向电脑屏幕,郭秘书自然知道话题已经结束,便麻利的退了出去,回到自己的电脑上打开办公室聊天软件,将拼命三娘谢朝露居然要休假的消息散布在秘书群里。

于是乎,朝露午饭后犯困、跑去茶水间接咖啡碰到岑律的时候,这位严肃的前辈也和善的向她点头招呼道,“谢律在杭州的行程都确定了吗?”

朝露不免再次惊叹于郭秘书杰出的业务能力,这才多久,就连双耳不闻窗外事的岑律都知道她要去杭州的事情了!

“还没有,”朝露小心翼翼的道,怕这位千年媳妇熬成婆的前辈突然发飙,“没顾上呢,只是今早才想到可以利用下个长周末出去放松一下。”

“回头我给你些推荐吧,”向来不苟言笑的岑律居然笑了一下,露出白白的牙齿,“我是杭州人来的,下周末也要回去。”

“哦哦,”朝露傻傻的,她好像从来没有看过岑律的牙齿,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岑律居然笑了!难道更年期已经提前结束了?

岑律说完后便转身离去,行走动作中居然带了几分妩媚,把茶水间熟悉她的一众人等都看呆了。朝露默默看向郭秘书,果然八卦之王不是盖的。郭秘书一秒都没耽误,十分热心地替众人解惑,“听说岑律下周末回去是要参加高中同学聚会。”

众人秒懂,估计高中同学里面有岑律喜欢的人,不由纷纷感叹道,这是要老树开花了吗?想不到岑律一辈子没结婚,现在还能如此少女作态,等等、等等。

朝露捏捏手中的马克杯把子,再次坚定了自己此番隐秘行事的决心,一帮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聚在一起八卦别人的私生活尚且把话说得如此不悦耳,万一让人知道她和郁楷之间的暧昧关系,不要骂得更难听?

她回到自己办公室后,火速发微信给他,“你不要来杭州机场接我哈!”

郁楷秒回,“为啥?不是说好了嘛……”

谢朝露:“我怕你被路人认出来拍照!”

郁楷:“不会,我对变装很有经验。”说完这一句还嫌不够,霸道总裁般补充道,“这边儿是我的地盘,听我的没错。”

朝露也不知道他哪儿来的蜜汁自信,怎么就是说不通呢?那大高个儿放在平均身高172的南方男人群里,就算穿的再挫旁人也难免会多看几眼吧!

结果没用几天,等她到达杭州萧山机场之后谜底就揭晓了,不得不说,郁楷这人真有几分鬼才。他没弄发型,头发软塌塌的垂下来连眼睛都遮了一半,胡子拉碴根本看不清长相。穿了一件广场老伯必备的白色文化衫,露出的手臂上布满了张牙舞抓的龙纹身,活脱脱一个混黑社会的阿飞,旁人根本不敢多看他,生怕引起他的注意会被打。

要不是他提前告诉她这一副造型,即便她有两下身手,朝露也会下意识地眼光避开此人。

“真有你的,”她竖起大拇指,“胡子哪里来的?”

“道具组什么都有,”他得意地摸摸自己毛茸茸的腮帮子,“不过贴纸纹身是我淘宝的。”

“文化衫呢?”

“我爸的,”郁楷低头打量了一下,“好像是参加看房团去佛山还是中山哪里免费送的。”转过身,果然后背广告满满。

朝露无语,“你不觉得我和你这个组合走在一起特别怪异?”她可是日常生活也打扮的人模狗样的精致中年少女。

“咳,这有什么,”郁楷不以为意,“我是改邪归正的滴滴司机,为了养家糊口前来接待尊贵的客人。”

这都有人设!朝露也是有点佩服,顺着他的思路调侃道,“那我可得多给点小费,不然你重新心生邪念就不好了。”

说到这儿,两人也到了他停车的位置。见周围没人,他假装大吃一惊的捂嘴,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笑意,“你怎么知道我现在满脑子邪念?”

她翻了一个夸张的白眼让他自行体会,率先上了车的后座。他也没有被拒绝的挫败感,笑笑帮她把行李放在后备箱里,一切都规整好之后才打开她身旁的车门。

“怎么坐后面?”

“你不是滴滴司机吗,还要求客人跟你坐一排?”

“你就这么迷恋我的后脑勺啊?”他故意转了个头再回来,“虽然我早知道我的头型很优秀……”

她绷不住笑了出来,这家伙,真是很会老王卖瓜、自卖自夸!

“那你待如何?”

“当然是贴身服侍我的衣食父母啦,”他蹲下来将两只手分别放在她的背后和膝盖下,一把把她抱出车的后座。

这番危险的操作和乍然改变的高度完全出乎朝露意料,她忍不住小小惊叫一声,“你要干嘛!”

“嘘~~”他不紧不慢的侧身用屁股关上后座的车门,“帮你换个座位而已。”

她盯着他,心中半是懊恼半是惊喜。这个疯子,在停车场中间搞什么公主抱?!

“乖,”他语气突然放轻,像哄孩子一般,“帮着开下车门,我没手了。”

朝露故作镇定,可是红红的耳朵却暴露了她的真实想法。她什么也没说便按照他吩咐的做了,并在门开后被他稳稳地放到副驾驶座上,而他蹲下来时恰好与她平视。

时间就像凝滞了一般,她一言不发眼睛努力直视前方的样子显得异常乖巧可爱,郁楷有点舍不得马上起身。他凑上前在她右脸颊上亲了一下,隔了几秒又亲了一下她红红的耳朵,这才帮她关上车门。

直到他绕车半圈在驾驶座上坐好,朝露还在魂游天外。

我是谁?这是哪里?我在干嘛?

平日简单明了的灵魂三问,她好像一个都答不出来。

郁楷耐心等待片刻,发现她毫无动作,不由得叹口气,怪只怪自己魅力无人能敌,以至于见多识广的女海王都如此失神。

他俯身向前帮她系安全带,感觉到他的靠近,她才仿佛如梦初醒般侧过脸与他对视,一瞬间两人相对无言。

“我真怀疑你是故意的,”他率先打破沉默,手上继续动作,调整安全带的长度,“老实交代,你幻想这一幕多久了?”

朝露连忙夺过他手中的安全带,不等他反应过来就赶紧自己扣好,“你才偶像剧演多了吧,谁让你帮我了?”

“这位少女,你是有多不关心我。”他手抚胸口做受伤状,“我迄今为止都没演过偶像剧,一直生活在古代,出门只有马车可坐……”

朝露扑哧一笑,“胡说八道,在韩国拍的不是现代戏吗?”

“那是电影,再说我在里面也没开过车啊,”他挑眉,“先是穷的只能吃泡面的练习生,后来又是养了好几个助理的大明星,李子琪给我的人设就是练舞再练舞……”

“哦,那你的舞究竟练得怎么样了啊?”

郁楷顿时哑了,怎么老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呢?就他这先天不足的肢体协调性,能把电影里的舞蹈片段拍下来就耗尽了洪荒之力了好吧。

“当然不怎么样了,”他灰溜溜地道,“不然我能来开车么。这位客人,咱们还是赶紧出发吧,车程可不短呢。”

内娱顶流游进了我的鱼塘状态:连载作者:我是你的真善美呀全文阅读

一句话概括版本:一只男海王偶然见色起意,却被看似良家妇女、看似扮猪吃老虎的女海王再打包都带走的故事。沙雕精分版本:娱乐圈当红炸子鸡郁楷此事怅惘记忆道,“实际上我当年而已在人群中多看了她几眼,接着就也没接着了。”稳坐红圈所最更年轻合伙人第一把交椅的谢朝露指出以上陈诉太失偏颇,“偏偏之间除了你的108位前女友迂回会出现。”“哪儿有108个?”“大凡包括百度你的名字,度娘就会系统自动提醒。”郁楷暗恨某李姓CEO不当人子,却敢惹恼眼前的大魔王,只好以超小的蚊声嘟囔道,“《水浒传》没读过吗?简言之的108,但是是个虚数而已。”谢朝露不论出身、无关职业。。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