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18章 她噩梦般的过去小说

第18章 她噩梦般的过去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07-24 11:00:02
内娱顶流游进了我的鱼塘状态:连载作者:我是你的真善美呀全文阅读

一句话概括版本:一只男海王偶然见色起意,却被看似良家妇女、看似扮猪吃老虎的女海王再打包都带走的故事。沙雕精分版本:娱乐圈当红炸子鸡郁楷此事怅惘记忆道,“实际上我当年而已在人群中多看了她几眼,接着就也没接着了。”稳坐红圈所最更年轻合伙人第一把交椅的谢朝露指出以上陈诉太失偏颇,“偏偏之间除了你的108位前女友迂回会出现。”“哪儿有108个?”“大凡包括百度你的名字,度娘就会系统自动提醒。”郁楷暗恨某李姓CEO不当人子,却敢惹恼眼前的大魔王,只好以超小的蚊声嘟囔道,“《水浒传》没读过吗?简言之的108,但是是个虚数而已。”谢朝露不论出身、无关职业。。

内娱顶流游进了我的鱼塘 精彩章节

睡梦中,朝露皱紧了眉头。

不,不要,她不要再回到那个时候。

她那么用力、那么拼命才告别的黑暗过去,不要回来找她。

然而回忆却似海啸一般,冲破她辛辛苦苦才建立起来的堤坝,淹没了她在废墟上盖起来的高楼华厦。那看似美丽的都市根本经不起这猛烈的冲击,不到片刻便轰然坍塌,只剩下残桓断壁。

原来内心深处,她始终生活在这片废墟之上,从来没有移动过。

朝露像是又回到了她幼时的身体,小小的一双手,毫无力量,什么都抓不住。

那一下下的鞭打,明明已经过去了那么久,却为什么还这么疼痛难忍?

那一声声的咆哮,明明已经用棉花堵住了耳朵,却为什么还那么令人胆寒?

那一句句的辱骂,明明已经被她无数次反驳回去,却为什么还继续诅咒着她?

新伤叠加旧伤,身上像火烧一样,然而她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在心里大声的数数,期盼一切快点过去。

“不要打了,求你不要打了!孩子受不住了!”那是妈妈的哭喊,她扑在朝露身上护住她小小的身体,“打我就好,不要打孩子!”

“老子就要一起打,这不知好歹的小东西,居然敢嫌弃她老子!你给我让开!”

好疼、她真的好疼啊!朝露昏昏沉沉的想。

就这样结束也好,她已经没有力气挣扎逃避了。

“露露、露露,”妈妈滚烫的泪滴落在她半开半合的眼皮上,又一次唤醒了她,“你快跟爸爸求饶,说你错了!快啊!”

“我没有错!”她想要怒吼却心有余而力不足,声音细如蚊蚋,“他凭什么打你?凭什么打我?他没有这个权利!”

好累、她真的好累啊!朝露起身想要护住妈妈自己却率先倒了下去,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的时候,朝露已经身在医院病房里。她的头上缠了纱布,据医生说她被打出了轻微脑震荡,额头上缝了五针。

那个人也来医院看了她,看到朝露小小的人脸色苍白、神色恍惚旳坐在病床上,他似面有愧色,“露露,爸爸错了,爸爸不该打你,对不起。”

又来了。

每次都是这样的套路。朝露漠然的别过脸去,每次打完他都会最真挚的道歉,赌咒发誓下次再也不犯,给妈妈的保证书都写了一打,然而过不了多久平静的好日子便会故态复萌、周而复始。

朝露那时年纪小,还不懂家暴只有零次或是无数次,她只是根据自己耳闻目睹的亲身经验判断,知道他的话一点也不可信。

不过这次挨打以后,倔强如她也学会了审时度势、能伸能屈。她不再一味坚持自己的原则,上学放学都尽量避着他,也再没有明着顶撞他。有时赶上他发作,心知无论如何逃不过一顿恶揍,那就二话不说放松全身肌肉让他打。

既然她没有逃离他的能力,那么她就尽量把伤害减到最低。

朝露的妈妈是个善良懦弱的女人,她有心保护朝露,却不敢反抗丈夫,更别提离婚了。她就像是一只鸵鸟,明明再不逃跑捕食者就会追上杀死它,它却还是掩耳盗铃般把头埋进土里假装这一切都不存在。

她知道妈妈靠不住,便也从不曾对她多言,一直静待机会。等到十三岁过年那年,她和妈妈一同南下探望外婆的时候,她才把一切告诉外婆和她的两个姨妈,寻求她们的帮助。朝露的外婆是民国时期的将门小姐,父亲追随孙中山参加过辛亥革命、哥哥毕业于黄埔军校,两个姐姐都嫁给国民党高官。她经历过战乱和动荡,人生几经沉浮,却始终坚韧不拔,性格与朝露的妈妈完全是两个极端。

外婆获悉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态度坚决地把她们留在深圳,严禁朝露妈妈跟丈夫联络,并随后安排他们前往香港,让那男人再也找不到母女俩人。如果不是外婆如此当机立断,朝露现在还不知道过得是什么日子。

所幸近百岁的外婆现在身体还康健得很,能吃能睡,就是记忆力不行,忘了很多事情。朝露想到外婆,内心渐渐安宁,眉头也不再紧锁。

梦魇蓦地退去,就像它来得那般突然。

朝露转个身,上下蹭了蹭枕头找到最舒适的位置,便沉沉睡去。

***

阳翰笙送完朝露后回到家里,从冰箱里取出一罐啤酒,打开慢慢喝掉。

这些年,每当他遇到一些烦心事,就会这样静静坐上一段时间,让思绪自我消化。

这次遇到谢朝露,实属意外。

他已经很多年没有想起这个人了,毕竟从前她只是众多围绕着他转的小女生之一,对他予取予求。要说有什么不一样,大概就是她特别可怜。

长得瘦瘦小小,衣裳永远皱皱巴巴,说话的样子唯唯诺诺,一看就没什么底气。

脸上还长着皮癣,总是习惯性的低着头躲避大人的视线,夹在一群白白嫩嫩的小孩子之间,谢朝露像极了一只上不得台面的丑小鸭。

他自是绝对不屑与这样天生阴郁自卑的孩子一起为伍的,所以两人同窗数年,话都没说过两句,直到四年级那次调换座位。他坐到了她前面,搬过去的时候他分明看到她脸上露出窃喜且不可置信的表情。

切,他居高临下地望着这只丑小鸭,心中暗暗嘲弄道,即便座位相邻也不代表你是我的朋友。

然而就有那么一天,他前天晚上打游戏睡得太晚,忘了带铅笔盒,不得已只好回头向她借文具。他借了之后便忘了还,毕竟谁也不会把一支圆珠笔或涂改液当回事。那时全班同学都以能跟他说话为荣,甚至还经常主动送他礼物、跟他分享零食。他就像是古代中原的皇帝,心安理得的接受着来自番邦小国的供奉。

谁知她却与众不同,每天都会问他那支涂改液在哪里,可不可以还给她?

他根本没有贪图她文具的意思,只是男孩子忘性大,每天答应的好好的回家却又忘了,直到第二天再次被她提醒。

这样没有营养的对话大概重复持续了一周,他被问得恼羞成怒,便不耐烦地大声斥道,“每天问每天问,烦不烦?好像谁要抹下你那支涂改液似的。”

她在他的呵斥下脸色通红,神情讷讷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但是,我只有这一支涂改液……可不可以请你尽快还给我?”

姿态低得有些可怜,阳翰笙这才猛然察觉自己好像校园恶霸一样,欺负弱小的同学。他拉不下脸开口道歉,却回身在记事本上写下“还谢朝露涂改液”几个字。

那以后,他想跟她说话却又觉得这么做很掉价儿,所以就故意每天丢三落四,然后顺理成章的向她借文具。毕竟只是借文具而已哦,可不是他这位中原皇帝主动接近边陲小镇的乞儿姑娘!

这样每天说话之后,他才发现她身上经常有莫名其妙的伤痕出现,有的时候是脖子,有的时候是手臂,有的时候甚至是在脸上。他觉得奇怪,没看到她经常摔跤啊,怎么身上老是有淤青?

不过他也没放在心上,毕竟那时候他根本不知道这世上会有那么狠心的家长。

时光流逝,直到六年级他们还是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关系,他对发生在她身上的一切一无所知。在奥数竞赛上获得一等奖的他早已内定好全市最有名的初中重点班,对于即将到来的小升初考试毫无压力,每天放学后不是踢球就是打游戏,开心快活的不得了。

某天他在踢球时被敌队后卫一个拦截,直接后脑勺着地摔倒在地上,当下便人事不知,被一帮同学和老师手忙脚乱的送去了医院。

醒来时,发现爸妈都在他身前愁眉苦脸,自己的脑袋则隐隐作痛。爸妈说他的后脑勺缝了好几针,需要在医院静养几天。他对此也无所谓的很,只要求他们必须把自己的电脑带来医院。

哪知快出院的前一天,他却在医生查房时听到他熟悉的名字。

“现在怎么这么多小孩子头破血流?这边儿的后脑勺缝针、隔壁那边儿的额头缝针。”

“有的孩子是自己摔的,有的孩子则……咳,造孽啊!”

“怎么了?”

“我跟你说,那个叫谢朝露的孩子是被她爸爸打成那样的,据说送进来的时候都小便失禁了呢。”

“不会吧?那爸爸看上去斯斯文文的,不像是会做这种事的人啊。”

“所以说人不可貌相啊……”

阳翰笙听到这里便连忙下床跑到隔壁病房,果然看见谢朝露毫无生气地躺在病床上,额上缠了层层纱布,却还隐隐有血迹渗出。

那对他来说,是极其震撼的一幕,直到现在仍然记忆犹新。

他仿佛是偷偷出宫的释迦摩尼,第一次见证了生老病死。

一瞬间,关于她的一切都有了解释。她的畏畏缩缩,她的唯唯诺诺,还有她的战战兢兢。

原来这些都不是天生的。

她并不比他天生阴郁自卑,她只是被恶劣的生长环境影响了。

他自小聪慧,早已学过南橘北枳的典故,说的是南方之甘橘一旦移植淮河之北就会变成苦枳,但在那一日之前他的理解始终只是停留在字面上而已。

大概男孩子都是具有英雄情结的,他固然知道自己无法拯救她于水火之间,却在那一刻暗下决心,以后一定要对她好一点。

小学毕业的时候,全班同学纷纷交换纪念册。在别的纪念册里都只是写了“祝好,勿念”这一句话的他却特意在她的纪念册上留下了自己家的地址,并叮嘱她上初中之后也一定要写信给他。即便再后来随父母移民加州,他还是有些放心不下她这个小可怜,时常担心她是否还在遭受虐待。

谁知一晃眼,他们都已长大成人,而她也不再弱小。

内娱顶流游进了我的鱼塘状态:连载作者:我是你的真善美呀全文阅读

一句话概括版本:一只男海王偶然见色起意,却被看似良家妇女、看似扮猪吃老虎的女海王再打包都带走的故事。沙雕精分版本:娱乐圈当红炸子鸡郁楷此事怅惘记忆道,“实际上我当年而已在人群中多看了她几眼,接着就也没接着了。”稳坐红圈所最更年轻合伙人第一把交椅的谢朝露指出以上陈诉太失偏颇,“偏偏之间除了你的108位前女友迂回会出现。”“哪儿有108个?”“大凡包括百度你的名字,度娘就会系统自动提醒。”郁楷暗恨某李姓CEO不当人子,却敢惹恼眼前的大魔王,只好以超小的蚊声嘟囔道,“《水浒传》没读过吗?简言之的108,但是是个虚数而已。”谢朝露不论出身、无关职业。。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