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11章 郁·霸道总裁·楷小说

第11章 郁·霸道总裁·楷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07-24 10:59:58
内娱顶流游进了我的鱼塘状态:连载作者:我是你的真善美呀全文阅读

一句话概括版本:一只男海王偶然见色起意,却被看似良家妇女、看似扮猪吃老虎的女海王再打包都带走的故事。沙雕精分版本:娱乐圈当红炸子鸡郁楷此事怅惘记忆道,“实际上我当年而已在人群中多看了她几眼,接着就也没接着了。”稳坐红圈所最更年轻合伙人第一把交椅的谢朝露指出以上陈诉太失偏颇,“偏偏之间除了你的108位前女友迂回会出现。”“哪儿有108个?”“大凡包括百度你的名字,度娘就会系统自动提醒。”郁楷暗恨某李姓CEO不当人子,却敢惹恼眼前的大魔王,只好以超小的蚊声嘟囔道,“《水浒传》没读过吗?简言之的108,但是是个虚数而已。”谢朝露不论出身、无关职业。。

内娱顶流游进了我的鱼塘 精彩章节

这一吻仿佛很短,又仿佛很长。

说短,是因为结束的时候两人都意犹未尽。说长,是因为他们已经在这片刻交换了千言万语。

他用他的唇舌告诉她:我那份想要接吻的冲动,你感受到了吗……你看,我一刻都不能等,现在就要和你唇齿相依。你呢,你可喜欢我?

而她在最开始的迟疑后,也给予他同等热情的回应:你不是自作多情……其实我也是喜欢你的,从第一眼见到那时开始……

那你为什么还要故作高冷?他惩罚似的轻轻噬咬,表达自己内心的不满。

因为……她迟疑,想要退缩却又被他一把捉住不让她逃掉。

因为什么?他继续发问,并且不断催促着她,快说出来让我听听看,如果你说得不好我可要……

因为我是大人、你是小孩,而大人要做理智的决定,不能轻易被荷尔蒙冲昏头脑,不然……

不然什么?难道你不享受我们现在这样么?

那倒不是,享受是挺享受的,没想到你的技术还不错,可是……

别再可是了,我们彼此都坦诚一点吧。你说好不好?

……

怎么不回答?

我不知道……

你啊你,总是如此瞻前顾后,一点都不痛快。人生苦短,譬如朝露,想那么多干嘛?

想多点自然有想多点的益处,做事谨慎是我的职业习惯,她忍不住驳斥他漏洞百出的思维逻辑,我靠此安身立命。

我不管,你得给我个例外!他缠着她撒娇,一顿猛攻让她险些喘不上气来。

你就告诉我好不好……好不好嘛?

你真的……有够缠人……

她似乎有些无奈,又有些释然,算了……随便你吧……

得到她的肯定答复,他才缓缓松开她。两人都仿佛如梦初醒,眼中还残存着些许迷茫。

朝露渐渐清醒,伸手轻轻推开他,“不怕有人跑到楼梯间里来抽烟啊?”

“嗯,”郁楷低低应道,“那去我房间?”

“去你房间干嘛?”她似笑非笑,“我再不去机场飞机都赶不上了。”

有没有搞错啊,点火不灭火?他不用开口,控诉的眼神便表达了一切。两颗又大又圆、清澈见底的眼睛里盛满了委屈。

朝露被他看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不过这火可不是她点的,她才不背锅。要怪就只能怪他自己了!

“乖~~”她安抚的摸摸他的背,“我明早还要开会呢。”

他不满的嘟嘟嘴,倒也不再痴缠,拉着她一齐回到楼道里,“那我跟你一起回房间,等你收拾好之后,我送你去机场。”

“你说真的?”她微微惊讶,海王小朋友居然没有打完一枪就跑,“今天没安排吗?”

“没有,走吧!”他干脆道,“你去收拾东西,我来叫车。”说完他便不容拒绝的把她推向房间的方向,然后再低头用手机打开叫车app。

朝露不自觉地甩甩头,好久没有这么被指唤过了,怎么莫名其妙有种落了下风的感觉?这家伙,刚刚突然霸道总裁上身了吧?

到了车上,郁楷动作倒是规规矩矩的,但是眼睛却一个劲儿的往她身上瞟。他看得倒不猥琐,但是个中意思却露骨的很,像是要用意念把她给剥个精光。朝露假装没看到,故作镇定的不与他对视,不是看向窗外就是苦读自己的手机。

他不甘被如此彻底的忽视,抓起她一只手放在自己腿上、掌心朝上。他的左手拿来固定她,右手则开始轻轻玩弄她的掌心。

他指尖发烫,用力却轻若鸿毛,时而画圈圈时而走直线。

朝露只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涌向那里,浑身微微发热,心也像是被搔弄了一番,痒痒的扰人。

“别闹,”她轻轻斥道。

“没闹,”他紧紧贴着她咬耳朵,呼吸间热气自然而然拂过她敏感的耳蜗。

朝露忍不住瑟缩了一下,这人怎么这么不正经,前面司机大叔还在呢!

他正全身心的关注着她,自然注意到了她刚刚下意识的动作。他继续不紧不慢的调戏她,“原来你这里敏感啊,那我可要重点关注它。”说完后还故意轻轻哈了一口热气。

朝露的耳朵迅速红了,但还是倔强的没有说话也没有望向他。

郁楷觉得她这副假正经兼死鸭子嘴硬的样子很有意思。他瞄了一眼前座,发现司机师傅并没有注意到这里,便抓住这个空隙小小啃噬了一下她耳朵边上的软骨。

一下之后又来了一下,让她本来已经放下的心又重新高悬了起来。

她几乎是可以想象他正在怎么恶趣味地玩弄着她。然而更可恶的是,她竟然被他挑逗得动了情。

朝露倏地扭头,恶狠狠地与他对视,声音却压得低低小小的,“你到底想怎样?”

他略显轻佻的挑挑一边眉毛,“我想怎样就能怎样么?”

“当然不是……”

“那你还问我干嘛?”

说得好有道理,朝露竟无言以对。这学渣竟然第一次不是用美貌,而是以逻辑KO了她。

“总之,你不能这样,我们现在在车上!”她咬牙切齿地。

“那如果不在车上呢?”

“你!”她气得胸口不停起伏,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奏效。

逗她真得好有成就感,郁楷忍不住笑出声来,觉得她现在这般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可爱的不得了。

“好啦,”他捏捏她的脸颊,诱惑地说道,“你只要答应我一件事情,我就保证现在不动手动脚。”

朝露疑惑道,“什么事情?”

“到北京后,我要住在你家。”

她惊讶地睁大双眼,“你也去北京?”

“嗯,刚刚决定的。”他一本正经地道,“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回去。”

“不行!”

“不行也得行,”他无赖地撅撅嘴,做索吻状,“不然我现在就要亲你。”

这都什么强盗逻辑,当她是无知少女么,无论选A还是选B她都血本无归好嘛?

“流氓!”

“我就流氓了又怎么样?”他俯身作势吻她,以示自己说到做到,“你答不答应?”

“不答……”

她还没有说完,他已经以一阵热烈的舔舐堵住了她的嘴巴。

“唔,”她拼命捶打着他的手臂,却毫无效果。他不但不肯放,还加固了自己的臂围,牢牢地把她禁锢在自己的怀里,放肆地亲吻品尝。

前排的司机师傅默默地掏出墨镜戴上,现在的小年轻都这么激情四射的吗?刚才努力装作看不见就已经够难为他的了,现在不但没收敛,反而还变本加厉了!他人还在这儿呢,啧啧,真是没眼看啊!

两唇相抵间,无声的对话也再次开始。

你答不答应……答不答应?这是他在问,既强势得不容拒绝却也温柔得缠绵缱绻。

而她明明很享受他的吻却仍然僵持着不肯低头:我不,我不……我偏不!

还敢嘴硬是吧,看来你刚刚得的教训还不够深。好!那我就再来一回,看看这次你还能抵抗多久……

我……我……她被吻的大脑缺氧,一时只有破碎的字句传来。

你、你什么啊,说不出话来了吗?他隐隐嘲笑她。

你……你……

我又怎么了?

……

对话就此中断,她好像已经不在服务区里面了。眼见她实在是迷糊了,他才满足的稍稍放开她,欣赏她的一脸迷朦。

“你有病吧?”她猛然嚷出来,声音大得全车都震了震。司机大叔吓得浑身一寒,差点握不住方向盘。

朝露惊讶地捂住了嘴,发现自己居然可以重新开口说话了,刚刚那声河东狮吼是她把心声说出来了吗?

他不以为忤,反而乐得嘴角咧到了耳朵,“嗯,我有病,可你有药啊!”

说着又要俯下身,朝露现在看到他这姿势都怕了,赶忙摆手投降,“我答应你,我答应!”

“答应我什么?”他再次寻求肯定。

“到北京后,我答应让你住我家。”她无奈的割地赔款。这就是战败国的屈辱么—丧失谈判的话语权,而且领土也会被不断侵蚀?

“瞧瞧你,垂头丧气的,”他揉揉她红透的脸颊,悄声道,“我保证你绝对不会后悔的。”

另一边的酒店里,助理小周来到郁楷的房间接他出去吃晚饭,却发现没人应门。他给郁楷打电话,也没人接。

他觉得奇怪,不是说好了要大吃一顿的吗?这位,除了泡妞之外就是对吃的最上心了,以至于体重蹭蹭往上增,从模特转型为演员的这两年愣是肉眼可见地圆了一圈。

片刻后郁楷发来微信,“我有十万火急的事要去趟北京,房里的东西就拜托你收拾了。”

小周翻了个白眼,他不要太了解郁楷,所谓十万火急的事,只可能是泡妞了。不知这回能持续多久,会不会又分手闹到微博上让公司焦头烂额,亡羊补牢找公关发稿撤热搜?

唉,天塌下来自然有高个子顶着,他又何必拿着助理的工资,操着老板的心?

内娱顶流游进了我的鱼塘状态:连载作者:我是你的真善美呀全文阅读

一句话概括版本:一只男海王偶然见色起意,却被看似良家妇女、看似扮猪吃老虎的女海王再打包都带走的故事。沙雕精分版本:娱乐圈当红炸子鸡郁楷此事怅惘记忆道,“实际上我当年而已在人群中多看了她几眼,接着就也没接着了。”稳坐红圈所最更年轻合伙人第一把交椅的谢朝露指出以上陈诉太失偏颇,“偏偏之间除了你的108位前女友迂回会出现。”“哪儿有108个?”“大凡包括百度你的名字,度娘就会系统自动提醒。”郁楷暗恨某李姓CEO不当人子,却敢惹恼眼前的大魔王,只好以超小的蚊声嘟囔道,“《水浒传》没读过吗?简言之的108,但是是个虚数而已。”谢朝露不论出身、无关职业。。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