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8章 玉树临风小学鸡小说

第8章 玉树临风小学鸡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07-24 10:59:57
内娱顶流游进了我的鱼塘状态:连载作者:我是你的真善美呀全文阅读

一句话概括版本:一只男海王偶然见色起意,却被看似良家妇女、看似扮猪吃老虎的女海王再打包都带走的故事。沙雕精分版本:娱乐圈当红炸子鸡郁楷此事怅惘记忆道,“实际上我当年而已在人群中多看了她几眼,接着就也没接着了。”稳坐红圈所最更年轻合伙人第一把交椅的谢朝露指出以上陈诉太失偏颇,“偏偏之间除了你的108位前女友迂回会出现。”“哪儿有108个?”“大凡包括百度你的名字,度娘就会系统自动提醒。”郁楷暗恨某李姓CEO不当人子,却敢惹恼眼前的大魔王,只好以超小的蚊声嘟囔道,“《水浒传》没读过吗?简言之的108,但是是个虚数而已。”谢朝露不论出身、无关职业。。

内娱顶流游进了我的鱼塘 精彩章节

郁楷耐心的等了两天,愣是没发现朝露给他发私信。

这是什么情况?他这张脸出现在节目中难道不值得引起她的关注吗?!

不合理啊,这完全就是离谱,离谱好嘛!!

他本来想矜持一些,再怎么说他也是当红小生一枚,老是主动私信一个素人是不是太掉价了些?结果现在好了,素人也不知道是不是还没看节目,居然完全无视了他的存在!他这个时候要是再发微信的话,未免太过欲盖弥彰,毕竟他早在演播室的时候就看到她了不是吗?

好尴尬啊,好茫然啊……

郁楷紧皱着眉头,坐在化妆室生着闷气。他今天要出席之前拍的一部古装剧的宣传,化妆师正在给他戴长发头套,一会儿还要穿汉服。

“郁老师,”化妆师小心翼翼的触碰着他的脸颊,“麻烦您放松一下脸部肌肉,头套才好黏合。”

化妆师的动作让他猛然从沉思中抽离,随后便嘟了嘟嘴,像漱口那样鼓起两颊、并且左右动了动。

“郁老师长得真好看,”这位化妆师大概是个弯的,对着镜子里的他看得目不转睛,“这些普通人做起来滑稽的样子在您身上都这么赏心悦目。”

所以说那个女人是不是个瞎的啊?

眼见郁楷的脸色又要沉下来,化妆师赶快加进动作,火速完成他的古装造型。

等到所有主演都聚在一起,采访便开始了。

虽说只是他出道初期拍的一部网剧,原著却是个大IP,作者更是网文界公认的大神作家。不过因为是网剧,制作经费有限,片中诸人除了女主造型在线,其他人无一不是天雷滚滚,包括他自己在内。早期作为没爹没娘的可怜娃儿出场,顶着化妆师为他特意打造的死亡头套—营养不良的枯黄半丸子头,后期屌丝翻身,成为大魔王之后头发的颜色也神奇的变为蓝色。要不是自己一张神颜能够化腐朽为神奇,他觉得观众在刷剧的时候都要自戳双目。

抛开简陋的服道化不提,编剧还魔改了原著的剧情,该死的反派boss反反复复的复活,男女主的感情线被削弱,每集剧情都是他俩疲于奔命同各种反派打来打去,隔三差五就要面目狰狞的吐血倒地。布景道具太贵做不了好的,血包却管够,但凡吐血必然呈喷射状。

而现在的媒体宣传会也同样受制于经费,场地设施十分不足,没有独立的音响系统。来自不同媒体的记者为了能让各自的话筒收音,不得已让受访的演员们几乎是侧身人贴人站着接受采访。

正午时候的天气炙热,大家戴着厚厚的头套、穿着一层叠一层的汉服,彼此还贴的这么近,都能透过衣服感受到旁边人的体温。用不了多久,他便觉得自己快被周边的热气蒸化了,简直可以听到自己汗水留下的声音。

郁楷忍了许久,终于忍不住了,小声对旁边的女主道,“我快撅过去了。”

他神志恍惚得都忘记了自己手里还拿着好几个话筒。

本来旁边一个演员正在回答记者问题,突然他的小声抱怨传遍全场,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望向他。

郁楷脚趾蜷缩,尴尬得快抠出三室两厅,只能在剩下的时间装鸵鸟,当作这件事情没有发生。然而世事就是这么事与愿违,当经纪人李姐告诉他#我快撅过去了#喜提微博热搜之后,他才认识到人民群众的脑回路如此清奇。

这个梗的热度和流传之广都是他现下想象不到的,以至于他在日后上《快乐大本营》的时候还数次被主持人拎出来调侃。当然那个时候利路修一心想要下岛却被笋丝投进决赛的人间惨案还没有发生,不然相比之下,郁楷就会觉得自己简直是幸运的不能再幸运了。

***

朝露和子琪约好周五晚上一起看《令人心动的offer》,她这段时间一直没顾上完完整整的看上一遍。一是工作确实比较忙,二是自己一个人看多没意思,必须得有个朋友在旁边跟她一起吐槽评论才好玩。子琪又是半个圈内人士,说不准还能替她解惑。

朝露下班后去国贸底下的超市买了些进口的车厘子和白酒,又去零食区拿了两包鱿鱼丝和牛肉干,便坐地铁去了子琪家。

好在大部分在国贸通勤的金融民工对综艺还是漠不关心的,朝露在地铁上完全没有被认出来。

子琪住在望京,她在北京的时候少,去外地的机会多,所以特地选离机场近的地方住。当然,应该还有别的原因。朝露暗暗猜测子琪是喜欢望京的韩范儿,毕竟当初她之所以会去考影视编导就是受了韩流的影响,一心想投身娱乐圈跟欧巴们一起工作。

子琪在圈子里从喝西北风吃泡面开始,打拼数年、厚积薄发,如今也算是小富婆一枚。她开的车尤其拉风,是保时捷的一款两人座跑车,车盘低且根本没有什么后备箱空间,实用性为零但装逼指数绝对超标。

除了这辆骚包的车之外,子琪其它各方面都比朝露更低调奢华。她对包没有执念,只在几年前买了一款金棕色的爱马仕铂金包,必要时可以拿出来保证自己不掉队。之后便只买手表珠宝或者直接买金条,闲时拿出来欣赏的时候既赏心悦目又比较保值。

攒了几年钱凑够首付之后,子琪买了一间百平米左右的loft,长达五米的落地窗和挑空设计的客厅可以给予她创作的灵感。她的工作台就设在落地窗前,每每在朝阳初升、或是夜幕晚霞中眺望万家灯火时最是文思如泉涌。

朝露第一次来到子琪家就爱上了这里,艺术家的审美果然非同凡响,子琪的小窝布置的既时尚又温馨。不像她自己,图省事搬入酒店式公寓,所有的家具布置都是现成的,一看就非常商务。除了她最近添置的豆豆袋,一点个人特色都没有。

“来来,”朝露熟练地用开瓶器打开今天刚买的德国雷司令葡萄酒,“开吃开喝。”

子琪帮着撕开零食袋,将牛肉干和鱿鱼丝都分别装入精致的瓷盘里,拿到茶几上。她还主动调暗了客厅的照明,点了一罐散发出清甜气息的薰香蜡烛放在旁边的餐桌上。女孩子精致的仪式感,尽展无遗。

“呜~~”朝露故意发出怪叫声,“好会营造气氛哦!”

“那当然,”子琪笑她大惊小怪,“这点装备都没有怎么斩男!”

两人笑过后各自在地板上找好舒适的位置,背靠着沙发开始看节目。

子琪因为工作原因,经常需要看电影,自然希望屏幕能够越大越好。于是她干脆跳过电视,直接买了一架投影仪,而那挑空设计的一整面五米高的墙都可以充作屏幕,片源像素高的话连男女主的毛孔都可以看到。当然这次她们调整了比例,只用了墙面一半的空间。

片头照例是多到让人想要直接跳过的赞助商广告,大概是这些厂家也有自知之明,知道他们不受观众待见,以两倍语速快快得说完了必要的广告词便过渡到了剧情提要,郁楷的脸突然惊鸿一瞥的出现在墙上。

朝露疑惑地揉揉眼睛,怀疑自己刚刚看错了。

倒是子琪说话了,“对了,郁楷也在这个节目里。你知道吧?”

朝露无语凝噎,我的确现在才知道……所以说她那被后期拉长时长、从而显得相当做作的撩发动作也被小鲜肉看去了?突然有一种莫名的羞耻感是怎么回事?

人看我,我看人。只要有郁楷出现的镜头,朝露都不忍暗自赞叹一句—他的眼睛长得真好看,连望向黑噗噗的镜头、跟主持人何老师对视都自带一抹深情。怎么能有人做到无时无刻不含情脉脉?

朝露曾听过别人用“我的耳朵怀孕了”来形容歌手声音动听,那么今天她就好像“在这双眼睛的诱惑下恋爱了”。

“子琪,”她喃喃说道,“我突然好佩服你。”

“佩服我什么?”子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的内心一定很强大,”朝露是真得想要伸出大拇指给她手动点赞,“你跟郁楷朝夕相处几个月时间,居然可以做到心如止水、毫不动摇。这要是我们身处修仙界,你道心如此坚定,必能遥遥领先众人第一个成为剑仙之流的人物!”

子琪再一次认识到朝露丰富的想象力,这都什么跟什么,还道心哩!

误会有点大,她还是澄清一下好了,“其实我也没有你想的那么坚定,不过那时候我还没有从沈家明的坑里出来,自然对身边其他人缺乏兴趣。再说了,我两只眼睛都看得出来,郁楷不喜欢我这一型的,他那个时候正在剧组女一女二之间徘徊不定、轮流端水。”

朝露差点屁股哧溜一下、靠不住沙发。然而第一反应过后再一想,又忍不住笑出鹅叫。这孩子,果然是海王本王,没有浪费老天给他的资本。

“那如果他没有端水,而是单独对你示好呢?”她接着提出假设性问题,有点好奇子琪的道心究竟有多强。

“还是不行,”子琪片刻都没犹豫,便坚定拒绝道,“我可是以书写文字为生的编剧,而郁楷,呵呵,也就一文盲吧。”

“哦,怎么说?”

“你不知道,电影还没开拍的时候,剧组所有演员聚在一起围读剧本,他把流淌(躺)两字念做流shang,大家都傻了。流淌不算生僻字吧,小学生都会念。”

“可能是一时不注意的口误吧,”朝露不似子琪这般苛刻,只在国内上到初中的她也曾把龟(军)裂的大地念成gui裂的大地。

“还有次粉丝想让他签名的时候写麻辣烫三个字,结果他只写对了一个麻,”子琪对娱乐圈的大小热搜事件简直如数家珍,继续为朝露科普道,“辣写不出来让粉丝自己补上,烫没了底下的火变成煲汤的汤。真是笑死人了!”

“那确实有点丢脸,”朝露从顺如流,迅速加入鄙视文盲的队伍。

“好在他还有几分小聪明,事后抄写了满满一张纸的麻辣烫传到微博上,给自己立了一个憨憨的小学鸡人设。”

“小学鸡,这不是粤语里的俚语吗?”

“原本是广东话来的吗?”子琪摊摊手,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小学鸡最开始的出处,“最近两年才流行起来的网络用语,泛指一切行为及思想上幼稚的人。不过在饭圈里,自从小学鸡被某男爱豆拿来自黑之后,反而多了褒义的一面,也可以理解为小可爱的意思。”

“那只有原先的意思跟粤语里的一样,”朝露点点头,再次惊叹于子琪渊博的知识,“说真的,你下个作品要不要写点娱乐圈的真人真事啊,总感觉你简直就是贵圈行走的百科全书。”

子琪认真的考虑了一下她的提议,沉吟道,“也不是不行,但我不想男女主角还有一众配角都是艺人,得找个能融合其他圈子的切入点,容我构思一番再说。”

内娱顶流游进了我的鱼塘状态:连载作者:我是你的真善美呀全文阅读

一句话概括版本:一只男海王偶然见色起意,却被看似良家妇女、看似扮猪吃老虎的女海王再打包都带走的故事。沙雕精分版本:娱乐圈当红炸子鸡郁楷此事怅惘记忆道,“实际上我当年而已在人群中多看了她几眼,接着就也没接着了。”稳坐红圈所最更年轻合伙人第一把交椅的谢朝露指出以上陈诉太失偏颇,“偏偏之间除了你的108位前女友迂回会出现。”“哪儿有108个?”“大凡包括百度你的名字,度娘就会系统自动提醒。”郁楷暗恨某李姓CEO不当人子,却敢惹恼眼前的大魔王,只好以超小的蚊声嘟囔道,“《水浒传》没读过吗?简言之的108,但是是个虚数而已。”谢朝露不论出身、无关职业。。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