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四章 立深情人设小说

第四十四章 立深情人设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06-23 21:59:07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状态:连载作者:林宸岚全文阅读

白迢月是上清仙门万剑堂的弟子,在讲师与长老们的眼里,那是一颗袅袅升起来的新星,论修佛她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虽然为人高冷性格孤僻,人情世故上也没任何天赋。苏季是摘星派炼金术堂的弟子,炼得左手好装备,虽然落在扛剑的白迢月等人面前,那是望着身形羸弱,弱不经风,打起架来还得有个保护好他。可明明是他以一己之力挑起来了摘星派炼金术堂与上清仙门万剑堂的仇恨。比邻而居的两个宗门朋友见面就对掐。那次狭路相逢,打起架来,接着,两个人身体就交换了。一个淡漠,一个热情;一个性格孤僻,一个懒懒散散,本就年年月月拌嘴说狠话,此时更是相互看不不顺眼。咔嚓——。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 精彩章节

就连周挽风都忍不住和夏月影说一句。

“月影,今日夫人找我谈话,怕是有意保媒。”

“保谁?洛书城和白迢月?”云诺一下子跳了出来。

听闻此言,夏月影端着茶杯的手一顿,她微蹙眉头看着进门的周挽风,“怎么回事?”

周挽风如此这般,这般如此,把宗主夫人的问话说了,前后脚碰见彭涛,也问了对方宗主夫人找他作何,彭涛笑呵呵的就说宗主夫人年纪大啦,希望儿女早些成家,也好安心呐!

夏月影沉默没做声,云诺一拍桌子,溅的茶杯里淡红色的金骏眉茶洒在八角桌上。

“白迢月?我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说罢,云诺就推门而出,周挽风拦也拦不住。

她担忧的回看夏月影,问她,说:“会不会出事?”

“这与我们没关系,是云诺自己觉得一直被白迢月挑衅咽不下这口气而已,你别管。”夏月影起身拿了一块手帕擦拭着桌上的茶水。

周挽风抿了抿唇,满心担忧,她劝道:“月影,我觉得萤草渔洲那二人的态度已经是完全说明一切了,洛书城和你不会有什么结果的,你不如就此止步。此后就不会有怨怼憎恨,从此来抹掉你心中那个美好的人。”

夏月影一如周挽风预料中的悲伤。

“挽风,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这世上的事情瞬息万变,更何况只是宗主夫人有这个意思,他们两个还是抹不开,不会直面去承认这段关系。而且在我看来,白迢月没有这个想法,终归是不成的,我静等就好了。”

“可是在萤草渔洲她都那般挑衅你了。”

“如何挑衅?”夏月影反问。

“还需要如何挑衅?你想与洛书城说一句话,她就横插一脚,一句话就拉走了洛书城所有的注意力。”

周挽风都有点想不明白,白迢月以前不是这种爱管闲事的人啊?这次怎么这么针对月影,难道真是因为白迢月所说,在萤草渔洲,月影和云诺两个人把她打入水中?

这不是做梦吗?

她们两个能打得过白迢月?

但是她也不觉得白迢月是故意害月影和云诺,虽然大家都觉得白迢月可能是故意设了圈套搞她们两个人。可是她不这么认为,虽然找不到证据。

这个证据她要是能找到就奇怪了,那都是苏季干的。

横插一脚是苏季,故意让众人误会白迢月与洛书城关系的也是苏季。那还不是苏季想要确认那二人的关系?

如果抓捕雷兽当晚前半夜与云诺起争执的是白迢月,她不暴打云诺就奇怪了,还能被打入水中?

周挽风这些搞不懂,即便不明白,她也相信白迢月没错。

她觉得有时候白迢月也是很懒,懒得与人勾心斗角。别人泼了脏水也无所谓,我行我素,没有朋友也无所谓。

她不能说白迢月是好人,也不能说她是坏人。只是她不会站在云诺的角度针对白迢月,也不会站在白迢月的角度反击云诺。

她这人说话还是挺公平公正的,不会偏私谁,孰是孰非分的清楚。

现在这一刻,她只是担心夏月影。

周挽风劝说:“白迢月喜欢与否我不知晓,但若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婚事,总不会有差错。”

夏月影缓缓坐了下来,重新倒了一杯茶,她笃定说:“她不会同意的。能在洛书城身边的人,必须是真诚的,我不觉得白迢月有这样的真诚,而且我相信洛书城也会发现。”

你不觉得你是在自欺欺人?周挽风重重吐出一口浊气,她不想把话说太重,她知道夏月影心里头都明白,遂只是沉声继续劝说。

“你不要觉得我烦,唠叨你,其实这个事情我并不想管你,我知道你有自己的想法和本事,没有你做不成的事情,你很聪慧。只是我既然与你有血缘关系,是你表姐,以家人的立场关心你,我希望你过得好。我觉得,你现在这样太累了。”

是亲戚关系吗?是的。两人生辰一个年头一个年尾,母家虽说是堂姐妹的关系,可两人也没有什么一起长大的情分,但是后来一同修炼来了这上清仙门,关系就近了。

如若不然,周挽风才不会因为夏月影的关系惯着云诺,毕竟夏月影与云诺交好。

只见夏月影微垂着目光,好似里面有泫然欲滴的眼泪。

“表姐,我知道你一切是为我好,可是你体会过爱一个人的感觉吗?我的心,无法自拔,不受控制,我的双眼忍不住看他,我也忍不住想他,我没办法……”

周挽风赶紧伸手抱住夏月影,“别哭别哭……”

夏月影微微垂下的头,眼底一片清明。

夏家虽然在十大家族之末,但也是百年望族。可是夏家当家的是夏月影的大伯父,她的父亲是个中庸之辈,不讨人喜欢,连带着她也经常被其他房的子女们欺负,夏月影自然想要借势,洛书城是最好的选择。

并非是她喜欢洛书城喜欢的无可救药,非洛书城不可,而是她想要夏家家主的位置,这其中的关节,她心里头很明白。

只能她不能与周挽风言说,周挽风身为周家嫡女,风光无限,哪里能懂她的苦楚。

只是她现在能扮演的戏码是深情。

所有人都相信她对洛书城的深情即可,她也不怕孤注一掷,不过是绝处逢生罢了。

这边,云诺立刻就想出了一个好主意,找了个人。毕竟这想法不是一天两天了。

云萍儿咬了咬牙,犹豫了一下,“这样行吗?万一被执法堂发现了我们是故意陷害,恶意举报,到时候……如果东窗事发,不仅赔了夫人,折了兵……”

“你怕什么?你在宗门失去的资源我都会帮你找回来。”云诺抬了抬下巴,做出许诺。

云萍儿迟疑着,脸色沉了沉,又红了红。

的确,对于云诺这种掌上明珠来讲,最不缺的就是资源,来宗门无非是为她身上再镀一层金。有没有出色的天赋不重要,如果有出色的天赋,那是为家里人增光,没有出色的天赋,她也有家里的光环。

而她云萍儿,似乎一样不占。

她垂下目光,眼里似乎失去了某些光明,阴暗了许多。

她点了点头,“好。”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状态:连载作者:林宸岚全文阅读

白迢月是上清仙门万剑堂的弟子,在讲师与长老们的眼里,那是一颗袅袅升起来的新星,论修佛她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虽然为人高冷性格孤僻,人情世故上也没任何天赋。苏季是摘星派炼金术堂的弟子,炼得左手好装备,虽然落在扛剑的白迢月等人面前,那是望着身形羸弱,弱不经风,打起架来还得有个保护好他。可明明是他以一己之力挑起来了摘星派炼金术堂与上清仙门万剑堂的仇恨。比邻而居的两个宗门朋友见面就对掐。那次狭路相逢,打起架来,接着,两个人身体就交换了。一个淡漠,一个热情;一个性格孤僻,一个懒懒散散,本就年年月月拌嘴说狠话,此时更是相互看不不顺眼。咔嚓——。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