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九章 她有证据的小说

第三十九章 她有证据的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06-23 21:59:04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状态:连载作者:林宸岚全文阅读

白迢月是上清仙门万剑堂的弟子,在讲师与长老们的眼里,那是一颗袅袅升起来的新星,论修佛她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虽然为人高冷性格孤僻,人情世故上也没任何天赋。苏季是摘星派炼金术堂的弟子,炼得左手好装备,虽然落在扛剑的白迢月等人面前,那是望着身形羸弱,弱不经风,打起架来还得有个保护好他。可明明是他以一己之力挑起来了摘星派炼金术堂与上清仙门万剑堂的仇恨。比邻而居的两个宗门朋友见面就对掐。那次狭路相逢,打起架来,接着,两个人身体就交换了。一个淡漠,一个热情;一个性格孤僻,一个懒懒散散,本就年年月月拌嘴说狠话,此时更是相互看不不顺眼。咔嚓——。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 精彩章节

苏季这也算是如愿以偿,暂时不与刑霄霄计较。

洛书城正和摘星派的人争执,余光中瞧见白迢月掉入摘星河里,他立刻扑了过去。

跟洛书城纠缠不休的两个子弟,回头一看摘星河冲起两个大水花,也愣住了。

这摘星河说起来是一条河,但是其深浅确足有十米之深,只是长久以来都唤作摘星河,也就这么唤了,若是哪里发了洪水,山门也是要叫淹掉一半的。

‘噗通’!

“刚才苏季被打水里了!”

“白迢月怎么也被刑霄霄打水里了?!”

“洛书城怎么也进去了……”

“洛书城自己跳进去的,估计是要救白迢月!”

就在此时,有人大喊。

“执法堂的人来了!”

这一声,仿佛是‘狼来了’叫人精神紧张,欲拔腿就跑。

但是那强大的威压伴随着夏日的热风袭来,叫众人停住了脚步,僵硬了身躯,浑身不自在的扭过头来望着来人。

一个中年男人,往那里一站,气势非凡,那一张黑脸沉着,不是摘星派的执法理事杨纠游又是何人?

金丹修为,虽然看着就相差一个层面,可是这层面却有着天壤之别,再加上人家是执法堂的理事,掌管着执法堂的生杀大权,事务处理虽然念着门规处置,但是他觉得从重处理那就是没跑了。

执法堂长老虽然也有话语权,更是理事的上级,但是谁家长老和自家得力干将有矛盾?所以说,这摘星派的执法堂众人是认准了这杨纠游。

就像是那老鼠碰见的猫。

包括上清仙门的子弟也哆哆嗦嗦的收起了洛术剑,老老实实立在那里。

摘星派的人赶紧低头行礼。

“见过理事长。”

“你们还把我放在眼里吗?聚众闹事,你们好大的威风啊!”

好大的威风,谁能有您威风?

刑霄霄想嬉皮笑脸却笑不起来。

也不用他上赶着,杨纠游的视线就看向了他,“刑霄霄,才几日不见,你就这么想我?”

这话说的,刑霄霄可不就是头段时间刚因为女子澡堂的事情进去过嘛。

夏莹珠这脸色也有些不自然起来。

刑霄霄只讪讪一笑,“理事长您说笑了,说笑了。”

看着刑霄霄那怂样,上清仙门的人偷着乐,但面上着实笑不出来。虽然那是摘星派的理事长,跟他们上清仙门的没关系,管不着他们,但人家一根笔在纸上瞎写两笔递过去,不就遭殃了嘛。

是以,上清仙门的人也挺老实,提剑与周挽风等人也规规矩矩随着摘星派的子弟行了一礼,

“见过理事长。”

‘哗啦啦’的水声,众人抬头看过去,就见水里头苏季扑腾了起来。

又看见洛书城懒腰抱着白迢月从水里头出来。

周挽风凝神看去,洛书城,难怪夏月影要痴迷他了,她无论何时何地看去,这洛书城都是绝色倾城,虽然这词容易让旁人误解,但是在她看来,这洛书城就是谪仙。即便如今下凡,可从来没沾染俗世半分。

而他在意的那个人,或许始终只有白迢月了吧?这不是周挽风的猜测,她觉得她是有证据能够证明洛书城的专情的。

譬如说,白迢月能近他的身?

譬如说,宗主夫人对白迢月实在是太好了,如果是养女有点牵强了,她看向自家儿子和白迢月的目光都不一样。

譬如说,白迢月头上那个簪子,是她及笄那年,洛书城送的。说是在路边摊子上随意购买的,但是周挽风打听了,如此成色,那摊主如何会有?早就发家了。后那摊主被她威逼利诱,说自己没见过那簪子,也不知道什么成色,有人给点银子自然就卖了。

如此种种,她是心中打定主意觉得这二人会修成正果。

当然她也劝说过夏月影,不要为不爱自己的人付出什么,但夏月影似乎听不进去。她也只能是心中叹息,也不与旁人瞎说些什么,毕竟这都是明眼人看得到的。

这边,白迢月缓缓睁开双眼,她只感觉头痛欲裂,这眼皮子也万分的沉,她眯着眼,模糊中,看着眼前那张熟悉的柔和的脸庞。

“洛书城?”她轻声呢喃着。

洛书城听到耳朵里,低声轻柔回应说:“是我。”

是洛书城?

是她自己的声音,白迢月忍不住抬起了手,回来了?

换回来了?

怎么换回来的?

她隐约记得方才水里,苏季无力的扑腾着,她去抓了苏季,然后她就脑子沉沉的不省人事。

苏季呢?!他没事吧?

她猛地清醒过来,扭头一看。

苏季那边正好好的从摘星河里爬出来,正用疑惑的眼神看着自己,惊诧,错愕,神色复杂的紧。

换回来了,白迢月脸上忍不住露出一丝笑容。

苏季瞧着她,这白迢月还挺开心,是因为被洛书城抱着,所以这般开心吧?虽然这段时日他没听洛书城说过什么历练之外的话,可他觉得就是关系暧昧。

这人,发乎情止于礼,一点不越矩。

现在没了分寸,那是担心过头了吧?苏季猛然翻了个白眼,觉得自己胸口闷得慌。

“白迢月,你没事吧?你看你发白的小脸蛋,让我想起了你小时候,掉水里头差点一命呜呼啊!”

提剑赶紧扑过来,如雷鸣的声音响彻在白迢月的耳旁,她立刻反应过来自己在洛书城的怀里,从小到大,洛书城总让她觉得很安心,可是现在众目睽睽之下,她觉得这姿势不太对。

她尴尬一笑,洛书城也顺势松开了手,她正了正身。

这边,提剑咧嘴说:“杨理事长,我们白迢月最近历练受伤身子骨弱啊,你说这掉进水里头,可怎么好?你看看这小脸煞白?你瞧瞧?”

你瞧瞧你们摘星派子弟干的好事!

刑霄霄一听提剑的言外之意,立刻炸了,他刚上前一步,伸出手指头要说话,被白迢月抢了先。

“误会!”

误会?

这一声压住了众人想要开口的话,就连刑霄霄都差点咬着自己的舌头,一句话没吐出来。

就见白迢月额头上滴着凉水,头顶着燥热的阳光,她缓声朝着杨纠游行礼。

“见过杨理事长。”

这都认识的,没办法,谁让她们都是有案底的呢?虽说没有真正记录在案多少次,但是咱知己知彼,得知道出了事谁管自己,谁抓自己。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状态:连载作者:林宸岚全文阅读

白迢月是上清仙门万剑堂的弟子,在讲师与长老们的眼里,那是一颗袅袅升起来的新星,论修佛她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虽然为人高冷性格孤僻,人情世故上也没任何天赋。苏季是摘星派炼金术堂的弟子,炼得左手好装备,虽然落在扛剑的白迢月等人面前,那是望着身形羸弱,弱不经风,打起架来还得有个保护好他。可明明是他以一己之力挑起来了摘星派炼金术堂与上清仙门万剑堂的仇恨。比邻而居的两个宗门朋友见面就对掐。那次狭路相逢,打起架来,接着,两个人身体就交换了。一个淡漠,一个热情;一个性格孤僻,一个懒懒散散,本就年年月月拌嘴说狠话,此时更是相互看不不顺眼。咔嚓——。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