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五章 她装小可怜小说

第三十五章 她装小可怜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06-23 21:59:01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状态:连载作者:林宸岚全文阅读

白迢月是上清仙门万剑堂的弟子,在讲师与长老们的眼里,那是一颗袅袅升起来的新星,论修佛她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虽然为人高冷性格孤僻,人情世故上也没任何天赋。苏季是摘星派炼金术堂的弟子,炼得左手好装备,虽然落在扛剑的白迢月等人面前,那是望着身形羸弱,弱不经风,打起架来还得有个保护好他。可明明是他以一己之力挑起来了摘星派炼金术堂与上清仙门万剑堂的仇恨。比邻而居的两个宗门朋友见面就对掐。那次狭路相逢,打起架来,接着,两个人身体就交换了。一个淡漠,一个热情;一个性格孤僻,一个懒懒散散,本就年年月月拌嘴说狠话,此时更是相互看不不顺眼。咔嚓——。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 精彩章节

装小可怜?

苏季挺直了腰板,也不妨直白说道:“当事人都心甘情愿的,你想如何?我有什么本事那是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来指指点点。”

别说他没有集体荣誉感,他难道没付出吗?这两日他拼命付出了谁了解?

就这,白迢月那婆娘还时时气他,他容易?

若是他有白迢月那修为还会行事如此谨慎?他还不是害怕以卵击石最后伤了白迢月?

更何况,诚如他所言,洛书城都没说什么,你一个姑娘家家的吵吵什么?你有本事就让洛书城娶了那夏月影,没那本事就闭嘴。

说实在话,这两日苏季上下打量着洛书城,

洛书城这人,瞧着那双眼是无欲无求,这性子孤傲,清高的与白迢月如出一辙。

想是再过个几十年,他满头银发之时,手持长剑,那真的是道骨仙风。上清仙门的新一代掌门人,如此,瞧不上夏月影这种俗物也正常。

其实苏季也算是有些贬低夏月影了,或许是本就敌对关系,此时更是互相作对。他就瞧不惯云诺为好姐妹出头那酸了吧唧的模样,阴阳怪气给谁看?还想挤兑他?

又不是什么横刀夺爱,道德败坏,没那本事你赖谁?

有人觉得夏月影与洛书城郎才女貌。

苏季只觉得是放屁,就洛书城这般的人物,也就白迢月能般配了,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所以此时他也忍不住和云诺争论两句,实在是这女的太过聒噪烦人,他真好奇白迢月以前是怎么忍住与云诺同住所如此多年。

众人见苏季那眼里的不屑与厌烦之意,均忍不住心中拍手,打起来!大家别说是被云诺欺压还是也看不惯‘白迢月’,总之,他们喜欢瞧热闹。

周挽风听闻此言看夏月影与云诺一眼,打岔说:“历练重要,小事情都不要挂在嘴上,有什么回去再说。”

“这怎么能是小事?白迢月这两日出什么力了?用着她时退退缩缩,还不让人说了?你们都服气?”云诺不依不饶。

提剑朝着云诺立刻喝道:“放在历练这种大事上,这本就是小事,本就是大家齐心协力合作的,只要事情完美解决了,各自舒服就好了,降服雷兽的时候靠你云诺行吗?我要是没记错的话,当时你人都不知道躲哪里去了,还好意思在这说话?想仗势欺人回你家,在这里蹲着做什么?占茅坑?”

‘噗!’

有人忍不住笑开,特别是苏季那一笑,让人都忍不住垂下了头,耸起了肩头。

你说提剑这个大块头倒是挺会观察人,按照云诺这两把刷子本来是赶不上萤草渔洲这趟的,与她竞争的大有人在,偏偏她脱颖而出了。虽然说,那些人里头也没有特别出类拔萃高于云诺的,可是这云诺也不是最厉害那个。

这知道的都知道,不知道的也知道,只是谁也不会说的这么清楚。

提剑就差没说她这辈子走了狗屎运,挺会投胎。

苏季这一笑,笑的云诺脸都歪了。不过苏季也立刻止住了笑容,他不是白迢月,不能这么嘲笑旁人,而且就算是白迢月,也未必能嘲笑别人,就只是似笑非笑的望着,用那一双清冷的目光不屑的望着你。

云诺还想说什么,提剑朝着她呵呵一笑,接着反唇相讥。

“虽然我昨天没有瞧清楚这藤蔓是个什么模样,但如果是书中记载的嗜血藤呢?你说它都能喝人血它能不会喘气,这世间宏大,别用你狭隘的目光看万物,一草一木皆有灵性,你说你心黑,有时候这些东西比你更心黑!”

如此说来,云诺倒是挺善良的一主?

这嘲讽之意气的云诺脸红脖子粗,这要不是上手打不过,那早就打过去了!

家中坐拥一城,城主家的掌上明珠那是从小到大无人敢忤逆的,哪怕来了这宗门,众人也都是看菜下碟,可没有向提剑这样目中无人的。

她可以看在对方是宗主夫人养大的网开一面,但他终归是捡来的野种,跟外面那摇尾乞怜的狗有什么不同?竟然还敢在这与她叫嚣多年。

正当她还想要争执不休的时候,提剑话音刚落下之时,猛然听得一阵肆虐的狂风夹杂着枯枝落叶而来。

一根粗大的藤蔓直接从地上攀附众人的身上,有躲得快的,也有拔剑砍得快的。顿时乱作一团。

苏季哪有那闲工夫躲得开?

他就感觉到那大风造作吹得他脸疼,这地面上好像有点动静,然后就感觉有东西缠上腿,肉眼都不一定分得清的速度缠绕他全身。

“啊!”

苏季忍不住惊呼一声,这怪东西!

苏季立刻仰面朝天,这藤蔓跟他玩荡秋千似的,一下子将他抛了起来,半空中,苏季被裹得像个粽子,就这么被藤蔓甩来甩去,他差点要吐出来。

洛书城见状,立刻甩出了手中的洛术剑,操纵着灵力迅速袭向那藤蔓。

只听的‘哐嚓’一声,洛术剑直逼还在地上的藤蔓,霎时间,苏季就跟那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没有了羁绊,更是失去了重心。

他整个人从半空掉下来!

稳当的,落入一个怀抱当中。

温柔柔的洛书城,当真是玉面公子,倾城无双。

苏季,你在想什么?!这男人靠你这么近你还能忍得住?

不行不行,这一出英雄救美哪里能让洛书城实现?等二人稳定身形后他拿什么颜面见众人?

苏季立刻双眼一闭。

晕了。

这吓洛书城一跳!

但是眼前的危险让他来不及管苏季,他朝着半空抛过去一个东西,“提剑,舒壶,剑气旋风卷开硒粉!”

“是!”

“好!”

硒粉遇水而燃,这地面如此潮湿,将硒粉洒落在藤蔓上,叫这藤蔓避退三舍。大家也好不费吹灰之力。

打归打,这洛书城却一直搂着苏季,苏季使劲儿往地上那么一躺,这才身子软着躺了下去,要不是藤蔓纠缠洛书城让他无暇分身,苏季感觉自己能把这几天吃进去的雷果都吐出来!

洛书城太恶心人了!

这一战后,众人的眼神就更不一样了。

洛书城虽然为人谦逊,不会看谁都觉得对方是个废物,但是洛书城却当众承认过白迢月修为高于他,这倒不知道是洛书城的谦虚,还是洛书城故意让着白迢月。

细数过往种种,有人拿白迢月与夏月影做了对比。

就连苏季都觉得,这洛书城对白迢月的感情绝非是光着屁股一起长大的情感,而是,有别的。

莫不是,男女之情?

只是他觉得这心灵上的打击就算了,他更是遭受了皮肉之苦,方才被藤蔓裹得跟个粽子一样躺地上,那一瞬间,硌得他浑身都疼,险些龇牙咧嘴,但是却又要极力克制住,表现得不省人事。

身为‘白迢月’的苏季挺累,可身为‘苏季’的白迢月也很累。

这不是月底要去绘春城历练了嘛,长老们也不知道抽了什么风,说咱们炼金堂与炼丹堂的子弟们要多多锻炼身体机能,提高身体素质,这不,全部安排了晨练。

虽然训练力度不如万剑堂的子弟。但白迢月还是觉得刑霄霄那个乌鸦嘴是开了光的。

这要不是刑霄霄之前觉得‘苏季’病歪歪的样子呆在屋里不动弹,跑外面说什么咱们万剑堂每日这般辛苦,去了历练场都是要保护炼金堂与炼丹堂的子弟,他们好像个手无寸铁的废物似的。

当然了,刑霄霄这是背着炼金堂那些人,自己在训练的时候和万剑堂的人发的牢骚,这话没在子弟间引起不满,却是让讲师们惦记上了,讲师们把这个话往长老那里一递,长老这就决定了。

跑个几圈做些运动也没什么,白迢月从来不觉得苦,毫无意见,刚开始的时候自然是平心静气的,可是越攀爬着越是出气多进气少,她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苏季这身子骨也太弱了!

不过她扭头看白叶卓,后者似乎也没好到哪里去。

就这么堪堪过了一日,从零星峰下来的时候,稍做休息,白叶卓吭哧吭哧说不上两句话,但还是上下打量了白迢月一番,问他。

“你身体好了吧?”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状态:连载作者:林宸岚全文阅读

白迢月是上清仙门万剑堂的弟子,在讲师与长老们的眼里,那是一颗袅袅升起来的新星,论修佛她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虽然为人高冷性格孤僻,人情世故上也没任何天赋。苏季是摘星派炼金术堂的弟子,炼得左手好装备,虽然落在扛剑的白迢月等人面前,那是望着身形羸弱,弱不经风,打起架来还得有个保护好他。可明明是他以一己之力挑起来了摘星派炼金术堂与上清仙门万剑堂的仇恨。比邻而居的两个宗门朋友见面就对掐。那次狭路相逢,打起架来,接着,两个人身体就交换了。一个淡漠,一个热情;一个性格孤僻,一个懒懒散散,本就年年月月拌嘴说狠话,此时更是相互看不不顺眼。咔嚓——。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