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三章 差点打哭她小说

第三十三章 差点打哭她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06-23 21:59:00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状态:连载作者:林宸岚全文阅读

白迢月是上清仙门万剑堂的弟子,在讲师与长老们的眼里,那是一颗袅袅升起来的新星,论修佛她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虽然为人高冷性格孤僻,人情世故上也没任何天赋。苏季是摘星派炼金术堂的弟子,炼得左手好装备,虽然落在扛剑的白迢月等人面前,那是望着身形羸弱,弱不经风,打起架来还得有个保护好他。可明明是他以一己之力挑起来了摘星派炼金术堂与上清仙门万剑堂的仇恨。比邻而居的两个宗门朋友见面就对掐。那次狭路相逢,打起架来,接着,两个人身体就交换了。一个淡漠,一个热情;一个性格孤僻,一个懒懒散散,本就年年月月拌嘴说狠话,此时更是相互看不不顺眼。咔嚓——。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 精彩章节

因着夏莹珠为刑霄霄作证的事情,何止是钱暮雨挑唆搞事,旁人瞧见刑霄霄前来训练也是笑呵呵的,说他们两个人是不是本来就有什么‘勾当’?

去你爷爷的勾当!刑霄霄当时遭人打趣就不乐意了,谁乐意自己摊上这种事情?哪怕他真的是偶然去了女子澡堂,偶然事故,但是谁相信?

执法堂的人虽然有些时候不讲情面,但更多的,人家是看证据说话。可不管你私下和这个姑娘何种关系。

只是旁人揶揄着,说:“夏莹珠是不是看上你了?”

刑霄霄瞧着这些混账兄弟的视线时不时的瞟向夏莹珠那边,他看看钱暮雨,难不成这次让钱暮雨说对了?

有人说:“女孩子就喜欢口是心非,喜不喜欢做出来的事情才知道。刑霄霄你平时做事都是挺缺德的,也没让人家夏莹珠开心过,可人家情人眼里出西施,你那些大毛病都变成小毛病了。要不然,执法堂什么地方,她能睁着眼睛说瞎话?”

刑霄霄无言以对。

是,夏莹珠是否是睁眼说瞎话,主要是因为刑霄霄自己都觉得对方是在说瞎话,因为他本来就是要去女子澡堂的,虽然他的目的不是想偷窥。

但夏莹珠这么信任他?

众人诱导刑霄霄,直言说:“夏莹珠虽然看着脾气暴躁,说话也没个分寸,对你也没什么好脸色,但女孩子嘛,总害羞一下。”

“但是如果你浪漫一下,小花儿那么一递,情话那么一提,小手那么一拉扯,这事儿,就成了!”

“刑霄霄,你们几个吵什么?再让我听见,全都抄门规去!”

众人一个激灵,赶紧应声说:“讲师,我们不敢了。”

刑霄霄嘴里木讷的说着这个话,自己那双眼睛忍不住瞧了瞧夏莹珠,你说夏莹珠喜欢他?这有点匪夷所思。

他们二人同为摘星派的万剑堂子弟,夏莹珠搞事的程度虽然无法与白傻子相提并论,但是她也作天作地让他也不安生过,他为报复也差点打哭过夏莹珠。

你说这个感情的事情难道真说不准?

不行,就依着钱暮雨的,午休时分找夏莹珠去试试。

夏日的微风带着滚烫的热意吹过梧桐树,吹进林荫小道,吹到女子住所外的走廊里。

刑霄霄午饭时候就招呼了夏莹珠说一会见个面聊聊,本就是饭桌上两句话就能说清楚的感谢,夏莹珠也应了,待会见。

但是具体刑霄霄也没说哪里见,吃饭时两人也是分开吃的,吃过后夏莹珠就回了女子住所,没想到通讯器没响,这人直接追了过来。

夏莹珠照着镜子看了看自身,理了下头发,迅速出了房门。

在摘星山脉有一种花,夏季盛放的绚烂,秋季结果,冬日凋零,春日的微风一吹就遍布枝头,盛放在整个摘星山脉。

从世人认识这种花开始,它就巧笑倩兮,挂在枝头上。

那是粉里透红的小花瓣,一朵又一朵紧凑的布满枝条,每一个花瓣都柔软的不像话,好似轻轻一碰就会飘落,但是狂风如何吹拂,它也立在枝头等着秋天来结果。

这刑霄霄手里头就折了两支过来。

“好看吗?送给你。”

这花到是蛮有寓意,可夏莹珠颇为理智。

她挑话说:“不是情侣,送什么修缘花?”

“我,为了感谢你。”刑霄霄收起平日的嬉皮笑脸,无比恳切认真说着。

夏莹珠双手环胸,刻意与刑霄霄保持距离。

“你这个感谢我可承受不起,若是普通花也就算了,女孩子嘛,都爱花,虽然我每日舞刀弄棍打打杀杀的,但是这心思也是细腻温柔的。你送修缘花何意?”

送修缘花何意?谁能不知道送修缘花送的是什么意思?

刑霄霄总不能先开口说,夏莹珠,我爱慕你?这不是做梦的话?

想着大家伙的揶揄,刑霄霄也直白说:“你不喜欢修缘花吗?还是,不喜欢我?”

“都不喜欢。”

夏莹珠回答的干脆利索。

纵然平日里舌灿莲花的刑霄霄也结巴了。

“这个……你这个花先收下吧,真是为了感谢你,我绞尽脑汁觉得你应该会喜欢这个花。”

接受这个花,算是接受了一段关系,夏莹珠不觉得刑霄霄是个白痴啥也不懂。

她直言嘲讽说:“不娶我,就别搞这么多鬼花样,欺负谁呢?”

我娶你?我怎么可能娶你?刑霄霄心里头下意识蹦出这句话,婚嫁之事他从来就没考虑过。

夏莹珠突然嘲讽的一句,让刑霄霄犹如兜头的一盆冷水,偃旗息鼓。

他把手里的花往身后一藏,摆正神色,认真说道:“我来,主要是感谢你此次帮我。”

“是吗?真心感谢我的话,那就要拿出诚意来。”

“是的是的,但是在此之前,我有个疑问。”刑霄霄嬉皮笑脸起来。

“你说?”夏莹珠干脆应话。

刑霄霄犹豫着说:“你说你不接受这个花,因为不喜欢我这个人,那你为何要帮我?”

“你也太自恋了,你以为帮你就是喜欢你?那我还帮过温云墨,帮过周蝶,我住所里的人我都帮过,咱们万剑堂的人一大半我都帮过,我都是喜欢他们?是男女之情?不要把别人的高尚品德想的这么低俗了。”

振振有词的话怼的刑霄霄心虚,这要是往日他理不直气也壮,可是今日总是心虚的慌,什么时候他做坏事这么没底气了?

真是见了鬼了。

夏莹珠知道他这两支花不过假模假样,她心里生出一股子气来,这说话也没留什么情面。

“你的感谢我记着了,下次你有的是机会感谢我,没什么事情的话你可以走了。女子住所,你不宜久留。”

这个……

“好。”

刑霄霄应了一句,扭头就走。

好似后面有豺狼虎豹在追,他得赶紧跑一般。

拒绝了?

怎么能被拒绝了呢?

是夏莹珠戏耍了他?还是钱暮雨那几个倒霉蛋兄弟忽悠了他?

你说他们都信誓旦旦觉得夏莹珠对他是喜欢的,为此与钱暮雨还打了个赌,虽说钱暮雨也是老马失了蹄,输了。

但是他这赢得多尴尬?多让人觉得……窝囊。

所有人都觉得夏莹珠是看上自己了,结果不是!

刑霄霄这个心啊,就仿佛轻飘飘的扑在云端上,顿时间坠落地上,摔了个嗷嗷直叫的大跟头,疼死他了!

不过他觉得夏莹珠那句话是对,咱们同为一个宗门的子弟,平日小打小闹就算了,没必要执法堂里起内讧叫上清仙门的看了笑话。

如此,夏莹珠还挺仗义,他欠她一个人情,来日必定要还。

只是可惜了那两支修缘花,刑霄霄瞧了瞧四周怕被人看见,悄摸的往房檐上一丢。

这边扭过头的夏莹珠只感觉浑身燥热,这盛夏里鸣叫的知了真是太过喧嚣,叫她也心烦意乱的。

“好险,差一点就被刑霄霄坑了。”

回到住所,刚伸手撩开帘子,一脚踏入屋内的时候,周蝶立刻扑上来问道:“刑霄霄找你作何?因为你为他作证的事情,他是不是感动的晕头转向了?”

“我觉得他今日来是被钱暮雨那几个忽悠了,他们都说我这么帮刑霄霄,是看上刑霄霄了,呵。”夏莹珠轻呵一声,要不是知道那些子弟开玩笑,她今天,怕是要陷进去了。

说喜欢吗?

夏莹珠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反正就是不想看到刑霄霄被赶出宗门,还是因为这么丢脸的事情。

但她也知道刑霄霄的态度,是伙同大家伙来看自己的笑话?

她想想也是挺生气。

周蝶哪能瞧不出来好姐妹的心思,她安抚说:“他就跟那含苞待放的花骨朵一样,你想摘,等开花了的。”

“你这比喻……”

“很贴切。”

刑霄霄可不就是那种对男女之事脑子不开窍的人嘛!

周蝶眉飞色舞的笑说:“我方才好像偷摸的瞧见他送你修缘花,他当真没心没肺?”

夏莹珠无奈道:“不过玩笑而已,你可千万别和别人说,免得我叫人笑话。”

“明白。”

这边,刑霄霄跑回了男子住所,一推门进去,钱暮雨半躺着,折扇忽悠忽悠扇风着,他抬起眼皮瞧着刑霄霄那满脸潮红。

钱暮雨立刻来了精神,笑说:“这是被夏莹珠调戏了?”

温云墨与白迢月正下着棋,温云墨说她棋风一点没变,一直都这么稳扎稳打。白迢月也是早听闻温云墨如此点评苏季,她这也算一时手痒找点事情,没想到下出了另一个‘苏季’

本来白迢月准备休息,但听着钱暮雨唠叨,又见温云墨也好奇,她就等一等刑霄霄。毕竟她这玉簪,还是想要保住的。

就听得刑霄霄端起桌子上的茶壶,猛灌了一口又喷了出来,“这什么茶,这般苦?”

“别管什么茶,就说什么结果。”钱暮雨问他。

刑霄霄瞥他一眼,笑说:“你想太多了,人家根本不接我话茬。”

钱暮雨皱起眉头,上下看了看他,问道:“你花送了吗?”

“你帮我摘下来的花我送了,人家没接,我扔了。”

“不应该啊,你与我说说你们当时如何说的,她怎的拒绝了?”钱暮雨不可置信。

这么好一个表明心意的机会,不应该错过呀。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状态:连载作者:林宸岚全文阅读

白迢月是上清仙门万剑堂的弟子,在讲师与长老们的眼里,那是一颗袅袅升起来的新星,论修佛她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虽然为人高冷性格孤僻,人情世故上也没任何天赋。苏季是摘星派炼金术堂的弟子,炼得左手好装备,虽然落在扛剑的白迢月等人面前,那是望着身形羸弱,弱不经风,打起架来还得有个保护好他。可明明是他以一己之力挑起来了摘星派炼金术堂与上清仙门万剑堂的仇恨。比邻而居的两个宗门朋友见面就对掐。那次狭路相逢,打起架来,接着,两个人身体就交换了。一个淡漠,一个热情;一个性格孤僻,一个懒懒散散,本就年年月月拌嘴说狠话,此时更是相互看不不顺眼。咔嚓——。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