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六章 墙头有个人小说

第二十六章 墙头有个人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06-23 21:58:56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状态:连载作者:林宸岚全文阅读

白迢月是上清仙门万剑堂的弟子,在讲师与长老们的眼里,那是一颗袅袅升起来的新星,论修佛她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虽然为人高冷性格孤僻,人情世故上也没任何天赋。苏季是摘星派炼金术堂的弟子,炼得左手好装备,虽然落在扛剑的白迢月等人面前,那是望着身形羸弱,弱不经风,打起架来还得有个保护好他。可明明是他以一己之力挑起来了摘星派炼金术堂与上清仙门万剑堂的仇恨。比邻而居的两个宗门朋友见面就对掐。那次狭路相逢,打起架来,接着,两个人身体就交换了。一个淡漠,一个热情;一个性格孤僻,一个懒懒散散,本就年年月月拌嘴说狠话,此时更是相互看不不顺眼。咔嚓——。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 精彩章节

苏季沉浸在套话关系里,没想到白迢月已经转了话锋,这到底是他没听清还是他幻听?

白迢月知道苏季会惊讶,但覆水难收,既然这么想了,就这么去做。

“我说,我打算去一次女澡堂。”

苏季这神色变了又变,忍不住想发笑,又是满眼的震惊与质疑。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流氓……

‘咳’!

白迢月轻咳一声,赶紧解释一句。

“现在大家都怀疑你不行,我当然要证明给大家看,免得你说我给你留了一个烂摊子。”

呵呵,你倒是挺善良。

苏季忍不住白她一眼,“你这个办法,你觉得做了之后我还有名声可言吗?我这清白的声誉都要叫你霍霍了。”

白迢月据理力争,“所以这不是与你商量?我觉得可行。”

苏季快要气炸了。

“你从哪里看出可行了?这事情我自己会试,你不要插手。不要管,就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嗯。”白迢月点了点头。

二人突然沉默下来,白迢月感受一阵风吹过梧桐树,听树叶飒飒作响,那知了鸣叫的声音一直盘旋头顶,叫人烦不胜烦。

“苏季,想办法提前结束历练,回来吧。”

白迢月清冷的声音带着一些急迫与无奈,仔细想想,这错乱的人生其实她很恐慌,害怕自己承受不起这样的后果。

虽然方才一时间被温云墨带跑了偏,可是她觉得既然这事情她也未必能处理好,那就让苏季自己来处理好了。到时结果如何苏季怨不得旁人,也终归不是她对不起苏季。

然而,苏季却哈哈一笑,“说实在话,我不过是瞧着你不开心,逗弄逗弄你。我能有什么事情?就算需要你们万剑堂的人保护,我也能掩人耳目,放心吧,这次萤草渔洲未知的东西,我还是很心生向往的。”

也就是说,他苏季方才不过是真的好奇白迢月与洛书城众人之间的关系罢了。

好歹他也历练多年,他哪里有那么弱?

而且又要找什么借口退出?旁人会依他吗?无非是给白迢月找麻烦。

看着苏季那懒散的姿态,嬉皮笑脸的神色,最终,白迢月被苏季洗脑了。

“那好,再忍耐几日,但是我还有个事情想要询问你。”

“何事?”苏季问。

“你可知你昨日为何溺水?是苏晓曼的缘故,所以如何处置她?”白迢月虽然晨起醒来就想要去找长老说明一切,尽快将身体换回来,可是当时的情况之下,萤草渔洲那边险象丛生,让她只能暂时应对眼前的危险。

也好在,苏季没事。

此时定下心神,有些问题还是要一步一步处理掉的,再等着过几日萤草渔洲历练结束。

说起苏晓曼,苏季倒是不意外,他说:“苏晓曼这个人,有时候也是疯疯癫癫的,虽然我听温云墨他们说了这事,但是也没多说,你看着处置就好,毕竟昨日是她把你弄下水。”

“你醒来时都和刑霄霄他们说了什么?让我心里有点底。”

“就我日常的样子,没什么特别的事情。”苏季轻描淡写的说着,并无需要注意的事情。

白迢月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又提起苏晓曼,她说:“苏晓曼自主是犯了错,甘愿接受任何惩罚。执法堂这次定然深究此事,毕竟险些出了人命。听温云墨说,因为你受伤的缘故,执法堂理事让苏晓曼先面壁思过之后好了再说。”

苏季无所谓道:“昨日受伤是你,所以你爱怎么办怎么办,不过这种伤害我的人,不能轻饶。”白迢月挑了挑眉稍,“我知道怎么办了。”

“不说了,洛书城找我了。”

“我……”

暗了的通讯器让话卡到嘴边吐不出来的白迢月心里头一阵烦闷,这燥热的天,周围安安静静的,宗门上下众子弟皆在修炼,唯有她一人如此闲暇,闲得慌。

她抬头遥望湛蓝色的天空,瞧着女子澡堂的方位,要说固执,白迢月这人有时候也是一根筋,特别是苏季再三嘱咐她千万不能如此,她这心里愣是跃跃欲试。

白迢月想了想,苏季不成,那就找刑霄霄那个狗东西,万一出事了还有人担着不是?

不过这时候刑霄霄在讲师们的眼皮子底下修炼定然是没空的,她这边也捱不过这个时间,心里烦躁得紧,不如她先去踩个点?

再者说了,这青天白日,女子澡堂定然很是寂静,但也说不定有寥寥几人,那不是正合她心意?若是傍晚人多万一被发现,可不好脱身。

如此想着,这说走也就挥一挥衣袖去了。

这厢,不仅是温云墨要找白迢月,执法堂那边也是来了人,遍地找她。

其实要说是否踩点这个问题,这数日困在屋内的闲暇时光已经是让她把摘星派的位置摸透了,包括刑霄霄他们平日容易出逃的密道,她也了如指掌,如何说呢?终于进了敌方腹地,怎可轻易放过这么好的一个机会。

是以,女子澡堂在何处,白迢月早已摸清了地形,七拐八拐,身轻如燕飘过去,钻进一个拱门,又隐匿身形在一个垂花门后。随后她探头探脑,东张西望,终于是爬在一树上,悄摸的拉过树叶子遮挡身影,又扒拉开两片叶子露出一双大眼睛。

这地方也算是隐蔽了。

“什么也看不到啊?”

拨开梧桐树叶,鼻尖全是叶子的清香气味。

正是白迢月专心致志望着对面女澡堂子,苏季这本尊的修为也不高,竟然一时间都没察觉到旁边的墙头上爬过来一个人,正怒目瞪着她。

“苏季,万万没想到,你还是这种放浪形骸的纨绔子弟!算我白叶卓眼瞎,从没看清你。”

白迢月吓得一个激灵,险些从梧桐树上掉下去,这苏季的身体,如今敏锐度这般差了?

这人都在旁边上墙头了,步步逼近,她居然都没有察觉?

这要是有人想要谋害她,她有几条小命也要见了阎王!

白迢月两脚撑开架在树干上,终于是稳定身形,扭过头来皱眉看着眼前这个脸熟的人。

梧桐树旁墙头上,白叶卓正负手而立斥责她的小人行径,若是手中再拿一把戒尺那真是凶神恶煞,见他神色难看。

白迢月听闻此人正直,说白了,遇事不懂变通,虽然在修为上小有成就,但是人情世故上少几分心眼。

但是跟她白迢月比起来,显然白叶卓的名声好多了。

可是这般传闻中正直的人,如今也跑来女澡堂,与他面面相觑。

多好笑的一个画面。

白迢月以为自己对白叶卓的印象发生偏颇了,却听得他直言说:“苏季,我在对面阁楼上,就瞧着你鬼鬼祟祟进来,这里是女子澡堂,你居然敢做这种事情?道德败坏,无耻下流!若非我站在墙头上斥责阻止你,你还要做出什么事情来?”

白叶卓一看白迢月面露愁容,双目冷凝正防备自己,他就觉得自己今日暗自跟人的举动算是对了。一向嬉皮笑脸的苏季,现在是被他抓了把柄而懊恼不开心了?

“我什么都没干,你污蔑我做什么?”白迢月撇他一眼。

她本来就什么都没干,什么也没看到。

但白叶卓追了过来,上了墙头,不依不饶,“都这般被抓了现形了,你怎的还不承认?”

“我承认什么?我敢发誓,苏季现在的做法,根本不是像你口中所说那么肮脏,他不干这种事!”

白迢月心里一阵紧张,她怎么敢发苏季的誓?她不知怎地,就觉得苏季不是这种卑鄙下流的人,不不不,不是这个意思,她觉得她是做了这么一件亏心事,不能闹得人尽皆知。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到时候苏季该如何扒她的坟?

这事,是她,不对!

白叶卓半信半疑的看着她,身为修仙者,对天地是有极大的敬畏之心的,如此坦坦荡荡说出此言,或许真的心胸宽广?

面对白叶卓那审视的目光,白迢月毫不示弱的回应,苏季没做亏心事。没做!

“就当是我错怪你了,那你来此作何?”

白迢月心思转了转,学着苏季那张狂的模样,得理不饶人道:“是你本身就错怪我了,与我道歉,我便就当你污蔑我一事翻过。”

白迢月面无异色,可是这内心却祈祷着神明,这个时候可千万不能打雷闪电,坏苏季的名声!

白叶卓不觉白迢月有何异样,因为苏季在他面前就是这般高高在上,盛气凌人的样子,虽然说他白家丝毫不比苏家差。

“是我不分青红皂白,我错怪你了,与你道歉,但你来此为……”

“有什么话咱们下去说不好吗?站在这上面如此招摇,别说我把你招来了,你站在那墙头上就容易让别人瞧见,再叫别人误会就不好了,下来再说。”

白迢月打断白叶卓的话,她做什么解释?她就是以男子的身份来女子澡堂看女子的,还能说出花儿来?但已经出师不利了就要降低所有损失。

就在此时,突然一声爆喝。

“苏季,白叶卓,你们干什么?!”

一声惊呼。

“苏季?小心!”

白迢月这吓得四脚朝天,梧桐树都架不住她的身形。

“砰!”

闷声作响,脑瓜子直冒金星,嗡嗡嗡的盖过知了那络绎不绝的鸣叫之音。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状态:连载作者:林宸岚全文阅读

白迢月是上清仙门万剑堂的弟子,在讲师与长老们的眼里,那是一颗袅袅升起来的新星,论修佛她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虽然为人高冷性格孤僻,人情世故上也没任何天赋。苏季是摘星派炼金术堂的弟子,炼得左手好装备,虽然落在扛剑的白迢月等人面前,那是望着身形羸弱,弱不经风,打起架来还得有个保护好他。可明明是他以一己之力挑起来了摘星派炼金术堂与上清仙门万剑堂的仇恨。比邻而居的两个宗门朋友见面就对掐。那次狭路相逢,打起架来,接着,两个人身体就交换了。一个淡漠,一个热情;一个性格孤僻,一个懒懒散散,本就年年月月拌嘴说狠话,此时更是相互看不不顺眼。咔嚓——。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