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五章 想个好办法小说

第二十五章 想个好办法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06-23 21:58:56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状态:连载作者:林宸岚全文阅读

白迢月是上清仙门万剑堂的弟子,在讲师与长老们的眼里,那是一颗袅袅升起来的新星,论修佛她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虽然为人高冷性格孤僻,人情世故上也没任何天赋。苏季是摘星派炼金术堂的弟子,炼得左手好装备,虽然落在扛剑的白迢月等人面前,那是望着身形羸弱,弱不经风,打起架来还得有个保护好他。可明明是他以一己之力挑起来了摘星派炼金术堂与上清仙门万剑堂的仇恨。比邻而居的两个宗门朋友见面就对掐。那次狭路相逢,打起架来,接着,两个人身体就交换了。一个淡漠,一个热情;一个性格孤僻,一个懒懒散散,本就年年月月拌嘴说狠话,此时更是相互看不不顺眼。咔嚓——。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 精彩章节

听温云墨那意思,她肯定是心里憋屈难受,因为子孙根受损了,所以这几日精神不佳,情绪不好。

但咱们遇见问题了总要解决,所以看了病,治好了,就舒心了。要不然这是一辈子的心结,毕竟她‘苏季’还要娶妻,既然爱慕白迢月,这本事都没有,拿什么去‘爱慕’。

这扎心窝子的话自然是避开那老医师说的,白迢月这心里头很不是滋味,自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现在疼了吧?

但是听着温云墨的话,难不成昨夜或者晨起,苏季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子孙根有问题?

可是不应该啊,她都觉得没问题,只是瞧着女子,好像提不起心思。难不成???还真的有问题了?

她余光瞥了一眼屏风那边闭目养神的老医师,她问温云墨,说:“你是觉得昨夜我有什么问题吗?”

“你昨夜溺水后,高烧不断,后稳定了也没醒过来,直到快天明才好,醒来之后,一切都很正常。刑霄霄还说你终于回来了,是他认识的那个苏季了。”

白迢月不动声色问道:“所以说,就连刑霄霄都觉得我恢复了,你为何又去找了医师来?”

温云墨见白迢月可能是不高兴了,他赶紧安抚说:“苏季,我们都希望你恢复正常,一切都跟原来一样,但是现在仔细想想,连医师都有所怀疑你是否真的伤着了?不怕,我们能治。”

白迢月总不能说那是庸医!

但是她也明白了,可能自己真没事,既然没事,那就检查检查,又有何妨?

“检查是可以,但这是安你的心,我觉得我无事。”白迢月说。

见白迢月同意了,哪怕是嘴硬,温云墨也乐不可支,他还以为苏季这死心眼的人要一条道走到黑呢。

绕过屏风,白迢月微微颔首行礼,“有劳医师了。”

温云墨也谦和行礼说:“有劳医师,我就在门口,有何事只需要招呼一声。”

“好,你去外面吧。”

这厢,温云墨出去带上门,医师转过头看白迢月,宽慰说:“其实这种事情大多都是心病,只要放宽心,想得开,郁结于心的病自然就消除了。”

你能说医师是在忽悠她?白迢月懒得多想,这只要医师证明了她没事,那定然就是没事的。

何况当时根本就没伤着,不疼不痒的,就是她不会如厕罢了。如果真是因为医师所言是心病这一层的缘故,她想,这也不无道理,毕竟她也不是真的男子。

如此她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放轻松,这没什么好紧张的。

然而,当医师说了句,“把裤子脱了。”

白迢月立刻脸色就变了。

“不要紧张,或许任何事情都没有,不过自己吓自己。毕竟你自己也说了,毫无外伤。”医师循循善诱,对待这病人,尤为耐心。

白迢月又深深咽了一口气。

脱裤子。

她把手放到腰间,扯着裤腰带……

白迢月顿觉自己能拿千斤重的手指头现在正颤抖着,仿佛这一块布料就这么难对付。

如果这次检查过去了,万事大吉,谁也不会怀疑苏季什么,苏季的名声算是回来了,她也无需再对此感到内疚。

但她是女子,可医师面前又不分男女,这有什么?

她心一横,咬了咬牙。

解着裤腰带,这事儿怎么那么难?

“医师,我尿急,先行一步。”

白迢月紧紧拽着自己裤腰带扭头就跑,夺门而出吓了守在门外的温云墨一跳。

你说这检查的好好的,跑什么?

温云墨刚想追上去,但想着医师还在室内,便是先招呼医师。

只见得老医师望着白迢月离去的背影,叹息一声,温云墨心中一紧,皱眉问道:“医师?如何了?”

“什么也不清楚,一说脱裤子,扭捏不好意思了,直接掉头就跑。真是腼腆。”

他腼腆?温云墨那是真不相信,在他看来,苏季跟刑霄霄与钱暮雨都一样,脸皮厚如城墙。还能腼腆害羞?

如此看来,苏季真的,有问题?

“他不愿意就诊老夫也无法,待他想通了,改日再来,改日再说。”老医师摆摆手,端着一杯茶喝个干净,拔腿就要走,再多留下去也无意义。

温云墨轻叹一声,“医师,这个……”

“放心,我今日只是来看他昨夜溺水的症状是否异常,别无其他。”

温云墨点了点头,“医师我送您。”

“留步。”

瞧着医师走了,温云墨抬袖擦了擦额头冒出来的汗,这日头渐上,哪怕昨夜下了一场暴风雨,这天也依旧闷热,知了那声没完没了,吵得人心烦意乱。

他瞧今日苏季临阵脱逃那个德行,一看他就是害怕了。

温云墨觉得自己虽然无法感同身受,倒也能理解苏季的变故,你说……哎!

他扭头准备去找苏季,又想着苏季这时候是不是想要一个人静一静,毕竟方才喜欢上一个女子,自己却有了缺陷,万一诊治觉得有问题又该如何?可是不诊治,当个缩头乌龟也不是苏季的性格呀,不行,他要去找苏季。

白迢月这边确实是心慌意乱,腼腆害羞了,你说当着一个糟老头子的面脱裤子,虽然大家同为‘男人’,可她忍受不了。

她苦思冥想,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她觉得苏季这是生理反应,医师这里检查过关与否还真影响大家的判断,毕竟众人都觉得你苏季找医师了,那定然是有问题,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可如果让别人瞧见苏季行了,那不就行了?

这可得想个万全之策,如何让旁人发现他行呢?

知了之音响彻盛夏,白迢月的脑海中猛然跳出来一个想法,她一直纠结于是否可行。

她也不敢找别人商量。

就在此时,梧桐树荫底下,她摸出了怀中的通讯器,苏季发来的。

“何事?”白迢月问他。

听着白迢月清冷的声音,苏季明显很焦躁。

“你可知方才碰见什么了?我、提剑、常枫,他们两个打尖嘴雕没打过,你知道尖嘴雕是怎么欺软怕硬吗?在他们两个面前占不到便宜,就围追堵截我,我吃得消?”

苏季觉得自己在这次历练当中的困苦艰难必须要白迢月全然知道,如此他才能多拿些资源,毕竟那是他拿命换来的。

他脑海里,那尖嘴雕血红色的眼睛以及那利爪是挥散不去,他到现在都手疼!

“你现在不是无事吗?”

这轻飘飘的语气,苏季听着都来气。

这叫无事?苏季能给她看她自己的手破了?算了,不提手的事情了。

“我问你,你和洛书城到底是何关系?他方才当着众人的面,将‘你’在尖嘴雕的恶爪下救出,又是搂又是抱又是担心,旁人要不是碍于洛书城在场,早就闲言碎语一堆了。就提剑,还在那里起哄,说他对你如何如何好。”

苏季绘声绘色的描述着当时众人心中的情感与表面情绪,甚是激动。

对此,白迢月目光平静,语气平静。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什么,你不是心知肚明,在这装什么耳聋眼瞎?苏季心里头翻了个白眼,确实,他拿白迢月一点办法没有。

“我就是想问你,洛书城一直抱着你,你应该是什么反应。”苏季问。

“你怎么不问提剑抱着你,你什么反应。”白迢月不答反问。

苏季认真说:“我没与你说笑,他今日确实救你,护你,抱着你。我要是有一句虚言叫萤草渔洲这雷劈我。”

“不要拿我的身体发誓。”

“你若是不信,那我也没办法。反正我的想法是,做人嘛,要有感恩之心,人家这般护我,我必然投怀送抱,不是,投桃报李。对我有恩惠,我必然报答,但问题是,你与那洛书城到底是何关系,我得做到何种地步,这总要来请教一下你。”

“你不用管。”

“我这个人呢,不喜欢欠别人的,他救我……”

“他救的是我!”白迢月打断苏季的话,“所以你不用管,这件事情等我们换回去之后我自己会处理。”

苏季抿了抿唇,心里有点不甘心和失望,居然没套出白迢月的话,不过也正常,咱们棋逢对手嘛。

只是苏季这心里头好奇,他继续多嘴说:“你可知道萤草渔洲危险重重,我这少不得要跟在洛书城后面,提剑还得护着我这小身板,要不然真容易一命呜呼。所以你多少需要告诉我如何做,我方能见招拆招,随机应变。”

说着,苏季皱起眉头,万般无奈与委屈,这地方,太恐怖了。

本来白迢月还是满心的愧疚,觉得自己可能是要对不住苏季了,然而现在瞧着苏季这‘弱不经风’无辜可怜的模样,她真是,很烦躁!

不过她不能让苏季坏了她的名声,自然,她也会在苏季回来之前,把这个身体弄好。

所以,白迢月决定了,她要去一趟女澡堂。

如厕这是毫无问题,她并不认为哪里不适。但若是行男女之事,她还是得自己悄悄作证,这生理反应总不会作假,到时候若是下面的小兄弟看着美色自己有想法了,不就证明这身体行嘛!?

虽说这要偷偷去,不能叫别人知道了,可思来想去,她还是决定与苏季商量一番。

“我打算去一次女澡堂。”

“什么?”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状态:连载作者:林宸岚全文阅读

白迢月是上清仙门万剑堂的弟子,在讲师与长老们的眼里,那是一颗袅袅升起来的新星,论修佛她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虽然为人高冷性格孤僻,人情世故上也没任何天赋。苏季是摘星派炼金术堂的弟子,炼得左手好装备,虽然落在扛剑的白迢月等人面前,那是望着身形羸弱,弱不经风,打起架来还得有个保护好他。可明明是他以一己之力挑起来了摘星派炼金术堂与上清仙门万剑堂的仇恨。比邻而居的两个宗门朋友见面就对掐。那次狭路相逢,打起架来,接着,两个人身体就交换了。一个淡漠,一个热情;一个性格孤僻,一个懒懒散散,本就年年月月拌嘴说狠话,此时更是相互看不不顺眼。咔嚓——。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