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三章 长老都向她小说

第二十三章 长老都向她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06-23 21:58:54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状态:连载作者:林宸岚全文阅读

白迢月是上清仙门万剑堂的弟子,在讲师与长老们的眼里,那是一颗袅袅升起来的新星,论修佛她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虽然为人高冷性格孤僻,人情世故上也没任何天赋。苏季是摘星派炼金术堂的弟子,炼得左手好装备,虽然落在扛剑的白迢月等人面前,那是望着身形羸弱,弱不经风,打起架来还得有个保护好他。可明明是他以一己之力挑起来了摘星派炼金术堂与上清仙门万剑堂的仇恨。比邻而居的两个宗门朋友见面就对掐。那次狭路相逢,打起架来,接着,两个人身体就交换了。一个淡漠,一个热情;一个性格孤僻,一个懒懒散散,本就年年月月拌嘴说狠话,此时更是相互看不不顺眼。咔嚓——。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 精彩章节

虽然他觉得自己是被白迢月给忽悠了,重振了信心,但他不是傻子,自己几斤几两他是清清楚楚,明知无法力敌,他怎么可能冲上去?

不过这退缩,提剑都瞧出来了。

周挽风挪了脚步,轻声与提剑说:“你说实话吧,是不是最近白迢月出什么事了,身体太虚?”

提剑盯着苏季看,琢磨道:“最近也就上次在摘星河里磕了脑袋?”

“脑袋那次我看着其实挺不正常的,我时不时还见她一人在屋里来回梳着发髻,像是个生手……”

“你总不是想说她连头发都不会梳吧?”提剑打断周挽风那越说越离谱的话,这活了二十又二年了,生活还不会自理了?

周挽风琢磨着,这心里的疑惑是许久了,但此事真要说个一、二,也难。

她摇了摇头,说:“说不上来。总之,她就是有问题,你与她关系密切,当真丝毫不知晓?”

提剑脸色忽的凝重起来,他看了看旁人,压低声音与周挽风说:“那我要是跟你说了,你别往外说。”

周挽风总觉得心里这疑惑要有人解答,甚是好奇与开心,立刻答应。

就听提剑跟她说:“我去问问,我也不知道。”

“……”

周挽风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她咬牙说:“不要说我在说白迢月的坏话,我看她刚才就是装晕,实际上什么事情都没有。”

“那怎么突然又醒过来了?”提剑故作不解。

周挽风无奈笑两声,“呵呵,那我怎么知道她那个脑袋瓜子是如何回转改变了主意?你这朝夕相处的人都不知道,我能知道?”

“你看你这话说的偏见,你们才是朝夕相处,同一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睡前还要碰面。最主要的是我还要娶妻的,你不要给我泼脏水,玷污我的名声。”

瞧这话说的,你的名声还用别人去玷污?

周挽风呵呵笑两声,都不想搭理提剑。

提剑也捏拳放在唇边轻咳一声,掩饰尴尬,这白迢月,真是让人不省心。不过周挽风也不是个到处说的人,也没事。

但周挽风的话一直盘旋在他脑海里,他看了看身后不远处这个人的发髻,虽然松散,不过来时好好的,在这成了乞丐,蓬头垢面的也正常。只是白迢月这人向来是让自己保持整洁的一面,她自己就受不了了。

所以盯着苏季的脑袋,他就一阵出神。

人群里,突然有人扬手说话,嚷嚷道:“周挽风,提剑,你们两个眉来眼去干什么呢?”

“像极了打情骂俏。”常枫忍不住秃噜嘴。

此言哄堂大笑。

提剑无语道:“都别笑了,难题当前,这硒粉可怎么解决?”

他又解释说:“我刚才就是跟周挽风商量用洛术剑砍了这外衫,大家等下鞋底一裹,反正这材料是沾不上硒粉,更透不过水。周挽风,无妨,回去大家赔你一件。”

周挽风瞪提剑一眼,“我都说了一件衣服而已无所谓,我可不是什么小气之人。”

“但是咱们这十来个人根本就不够吧,总之,万剑堂的人必当首当其冲,解决了恶兽,采撷闪光果就没什么大问题,所以这衣服碎片就分给武力值高的人。”

周挽风褪了外衫递给提剑动手。

苏季咬了咬牙,皱眉沉思,他其实就是想说有闪光果,他也想要闪光果,而且就算他不说,大家也会发现这硒粉和闪光果,到时候危险来的太快还不设防。

到底是为何把他逼上了这绝境?

尖嘴雕,虽说是中品灵兽,但这种恶兽攻击力甚是强悍,虽然苏季不能肯定上面山洞里打斗的痕迹一定是尖嘴雕出没了,但这地方硒粉如此浓郁,闪光果的分量必定不少。

尖嘴雕!

这心里头正想着,进退两难,难不成他还能脑袋一疼往地上一躺故伎重施?他总觉得方才周挽风与提剑眉来眼去的是对他有所怀疑了。

就在这时,尖锐的嘶吼之音传来,有东西拍动着岩壁,嗤嗤的声音震动着回响在这地洞之内。

提剑大吼一声:“小心!”

他伸手就拽开了周挽风,有人就地一滚。

这下别说脚底了,浑身都是硒粉,计划赶不上变化,这衣服碎片也真的成了无用的碎片!

提剑立刻拔剑而上。

“呸!小东西,还挺会飞!”

这突如其来的动静吓了苏季这么一个哆嗦,他下意识后退几步。

常枫也挑起长剑,对那长着翅膀任意飞动的尖嘴雕展开攻击,二人完全吸引了尖嘴雕。

这边周挽风避开打斗圈,余光中她瞧见立在原地观看战局的苏季,她立刻喊道:“白迢月,你在干什么?快上去帮忙!”

苏季一个激灵,这周挽风想把他往火坑里推?看提剑那二人配合也算到位,此时也看不出高低之分,哪怕尖嘴雕来势汹汹,可提剑耍弄出窍的宝剑,这一身的修为也不是玩笑说说的。

总之谁也没占着便宜,苏季也不用担心这需不需要自己出手,可就算提剑与常枫不说什么,旁人瞧着那是眼热。

好比周挽风就觉得他应该出手,且理所应当。

苏季这脑瓜子飞速转动准备找借口,忽耳闻提剑说:“周挽风,你们几个往回走,离水远一点,这里交给我们,解决了再回来。”

周挽风撇嘴说:“我们怎么可能会逃……”

“你是傻了吗?白迢月在这里傻站着是因为她在观察局势,你在这里就是个累赘,你说万一尖嘴雕咬着你,我们咋救?出手还怕伤了你。留有你们几个在,不怕没柴烧。”

这话说的让周挽风等人咬碎一口银牙,好似她们一点用也没有。

但这话也让苏季假模假样抽出身后的洛术剑,他缓缓走位,好似真的在找准时机一击致命!

但是看着周挽风等人惊呼着差点没冲出重围,他赶紧奔过去提着剑假装护住周挽风等人,“你们快走!”

修仙者,各有其优,有人擅长舞刀弄枪,御剑而行,惩恶扬善。譬如白迢月、提剑等人,遇到危险总是冲到第一个,他们无后顾之忧,因为有人把弄药材救死扶伤。哪怕没有趁手的武器,也有人精于锻造,练就无上法宝。或有人钻研经法,传授教道,在他们找不准办法制敌之时给予心法帮助。

总的来说,这历练中的子弟,都是修仙中各行各业的佼佼者,大家互相配合,各有定位。

此间万剑堂仅有三人在此,周挽风等人虽说不堪一击,也毫无伤害尖嘴雕的能力,但有人也想要帮忙,想要偷袭。

这都被苏季扛着洛术剑齐齐赶到了安全的地方,远离打斗圈。

苏季觉得,人越少在这里越好,毕竟他还要靠着提剑和常枫两个人,这若是被旁人多心眼的瞧了去,指不定造谣生事质疑他‘白迢月’有问题。

所以当苏季赶了众人之后,确定他们已经看不到打斗圈的距离,苏季这才迅速往回冲,待离开周挽风等人视线,他缓缓往回走。

这边,有人看着苏季消失的背影,懊恼一句,“这么看,其实白迢月还挺好的,虽说平时她有些目中无人,但现在也真的担忧咱们,并不是什么瞧不起。”

周挽风皱眉说:“也不知道她们三个人行不行,这尖嘴雕在书中记载,虽然只是中品恶兽,可是攻击力却未必弱于上品灵兽,况且这地方是尖嘴雕的栖息之地,它更为熟悉,加上硒粉与溪水,这对咱们都不利。”

有人一听,立刻慌了。

“那怎么办?我们要去帮忙吗?”

“你别着急了,我们去了也帮不上忙。”一头戴蓝色珠花的女子冷静分析,又说:“白迢月虽然平日傲然视物。但也的确有她的过人之处,一脚踏入金丹修为的实力,就远远高于很多人。”

周挽风点了点头,却也说:“可唇寒齿亡,我们在这干等着,你说洛书城他们也这么久还不来?”

“那你也太不了解白迢月了。”有人把弄了一下腰间的夜明灯,她抬起下巴,摆了摆手,面色轻松的说道:“以往历练中最属她不要命,什么困难,我们都觉得没希望了,她总能过去,所以我倒是不太担心尖嘴雕对她能造成多少伤害,况且看她制服雷兽的时候,也是轻而易举。只是这次,大家发现没有,她好像不太对劲……”

有人立刻附和说:“我觉得是有点问题,平日她哪有那么矫情,就算胳膊断了她也面无异色照样打得恶兽爬都爬不起来,现在是干什么都有意见,干啥啥不行。”

有人摸着下巴,眯了眯眼,还想说什么。

周挽风看了众人一眼,立刻说道:“别瞎想了,她就是受伤了身体不舒服而已,过段时间就好了。”

“说的也是。”有人点了点头。

却也有人皱眉问道:“周挽风,有个事情我们一直想不通。”

“什么事?”

“洛书城和白迢月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以前大家没想法,觉得这二人云泥之别,不会有任何交集,然而如今,有传闻说夏月影爱慕洛书城,洛书城拒绝夏月影的理由是因为白迢月。你说这个,是真是假。”

是真?那众人怕是要欺负白迢月了。

是假?那夏月影到底是否爱慕洛书城?

周挽风觉得甚烦,“那你们当面问白迢月好了,我也心生好奇,只是没敢问。”

“这有何不敢问的?一个孤女罢了,宗主夫人可怜她赏她一口饭。若是宗主夫人知道有这么个人要毁了自己儿子的前途,玷污自己儿子的声誉,那定然要出马,不会让她奸计得逞的。”

这么个人?是何人?总之是众人都不屑,瞧不起的一个人。

周挽风却轻笑一声,反驳道:“那你应该知道,她打人的时候,长老都向着她。”

“……”

周挽风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状态:连载作者:林宸岚全文阅读

白迢月是上清仙门万剑堂的弟子,在讲师与长老们的眼里,那是一颗袅袅升起来的新星,论修佛她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虽然为人高冷性格孤僻,人情世故上也没任何天赋。苏季是摘星派炼金术堂的弟子,炼得左手好装备,虽然落在扛剑的白迢月等人面前,那是望着身形羸弱,弱不经风,打起架来还得有个保护好他。可明明是他以一己之力挑起来了摘星派炼金术堂与上清仙门万剑堂的仇恨。比邻而居的两个宗门朋友见面就对掐。那次狭路相逢,打起架来,接着,两个人身体就交换了。一个淡漠,一个热情;一个性格孤僻,一个懒懒散散,本就年年月月拌嘴说狠话,此时更是相互看不不顺眼。咔嚓——。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