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二章 一起打头阵小说

第二十二章 一起打头阵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06-23 21:58:54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状态:连载作者:林宸岚全文阅读

白迢月是上清仙门万剑堂的弟子,在讲师与长老们的眼里,那是一颗袅袅升起来的新星,论修佛她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虽然为人高冷性格孤僻,人情世故上也没任何天赋。苏季是摘星派炼金术堂的弟子,炼得左手好装备,虽然落在扛剑的白迢月等人面前,那是望着身形羸弱,弱不经风,打起架来还得有个保护好他。可明明是他以一己之力挑起来了摘星派炼金术堂与上清仙门万剑堂的仇恨。比邻而居的两个宗门朋友见面就对掐。那次狭路相逢,打起架来,接着,两个人身体就交换了。一个淡漠,一个热情;一个性格孤僻,一个懒懒散散,本就年年月月拌嘴说狠话,此时更是相互看不不顺眼。咔嚓——。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 精彩章节

这个事情,他怎么能说他是故意装晕在一旁,周挽风好像也识破了他的诡计,所以都打算把人都叫走。

不过他不多想,只赶紧朝着提剑方才离开把风的方向追过去,这提剑对着他笑了两声。

“你辛苦了。”

“不辛苦,为了宗门大业,没办法。”

苏季说得自己大义凛然,一切为了宗门,为了那些曾被摘星派炼金堂欺压的上清仙门子弟,她白迢月身为师姐,义不容辞。

提剑都不想说什么,无言以对。

“我真是发现,你脸皮现在怎的这般厚了,跟摘星派那几个一样。”

“……”

苏季就当提剑是夸他了。只是低头看看自己这衣服挺眼熟,那不是提剑从舒壶那里折腾过来的外衫?这衣服总归是白迢月自己换的吧?

不过是谁换的不重要了,他也不敢说,咱不敢问,万一不是白迢月自己换的,那母老虎不得把他弄死?

就这,没有对不起白迢月的功夫她都一不小心折腾臭了他的名声,幸好她还深知内疚还会去善后,这要是白迢月知道自己给她找了麻烦,那后果,他现在都不敢想了。

这厢,终于是与周挽风、常枫等人汇合,因周围都是一片黑暗,就众人腰间挂着的夜明灯散发着光辉,这光辉并未将周围全部照亮,所以大家顺着水流亦步亦趋都在探查,是以速度并不快。

“迢月师姐,你们来了,你没事吧?你看你脸色这般不好。”常枫率先扑上来,话里话外都是一阵崇拜与关心。

苏季身上扛着一把剑,还要追上提剑的步伐那是真的累够呛,面部都开始泛红,额头还冒出了好些汗水。瞧着常枫那叫一个心疼。

苏季看着常枫扬起稚嫩的脸庞,这小伙子是拜倒白迢月的石榴裙下了?

不过也是,同为修仙者,同在万剑堂,白迢月可是他的师姐,修为高多了,而且人还漂亮,有人倾慕那是正常的事情啊。

想到这里,他挺想嘲讽白迢月两句,你说这个白迢月不懂人情世故人缘不好,还挺招男人喜欢。

虽然他看着常枫献殷勤有些别扭,毕竟咱们都是男人,你这一口甜甜的迢月师姐,那真是叫他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过他现在的确需要别人的帮助,关键时刻这小兄弟说不定能护他,所以不好跟人翻脸,被人孤立。

提剑往前一步,应话说:“她能有什么事?都别操心了,说说你们现在的进展吧?这路上又发现什么了?”

苏季看着提剑挡在自己面前,莫不是这提剑吃醋了?他真是太好奇白迢月与提剑之间的关系了,但是只能忍着。

周挽风瞥了这二人一眼,她嘟囔一句,“这两个搞什么幺蛾子?”

常枫回话说:“什么发现都没有。”

流水汩汩,一阵清凉。

提剑问:“这地方一路走来像是自然开辟的路,又像是有人挖开的,周挽风,做图标记了吗?”

周挽风认真说:“指南针虽然有用,但也只是大致画个图,如你们所见,我们两手空空,这路上的确没什么收获。”

众人虽然说着话,但是脚下没停,走着走着,常枫忽然说道:“不过你们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前面……有好香的味道?”

这么一听,众人吸了吸,“有一点。”

“走,去看看!”

苏季就这么又落后众人两步,他探头闻了闻,这味道好熟悉,熟悉的让他脑子一下子被刺激了一般,他立刻喊道:“这是硒粉,遇水易燃,不可前行!”

“硒粉?!”

众人闻言诧异,纷纷停下了脚步。

周挽风质疑道:“这里怎么有硒粉?硒粉不是要在烈日下好找吗?”

提剑反驳道:“可也没说这通幽的地方不会有硒粉。”

他扭头看向几米开外的苏季,问道:“你怎离得那么远?快过来瞧瞧是不是啊?”

“提剑,真的假的是硒粉?白迢月又不是炼金师,一般人谁会去注意这个?”周挽风说。

提剑反驳说:“他都能闻得出来是什么,他怎么不知道?我们没人家读破万卷,没人家努力呗。”

这话怼的周挽风哑口无言,蠕动着薄唇是真的不知道说什么,该说提剑不害臊还是白迢月真的有这个能力?

常枫立在原地,弯腰撅起屁股一看地上的粉末,黄土地上一些赤色的粉末遍地,他抬手扇了扇,没扇动,抬脚一看,鞋底已经沾了一大片硒粉。

他立刻插话说:“迢月师姐,真的是硒粉,你不要过来了,以免自己身上也沾上,这水边不小心就容易引起自燃。”

周挽风的脸色沉了沉,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子,这可如何是好?硒粉遇水自燃起来的温度甚是吓人。虽然她不认识,但不代表她不知道。这前行之路难保不会沾染上水,谁又能万无一失?

正当她心里琢磨着如何脱离险境之时,就听苏季说:“周挽风,我这里刚好有一块手帕,我借你,你不是也有手帕?待你不踩在这硒粉地上的时候,就把手帕垫在鞋底。”

这是解决办法?

周挽风一听,呵呵冷笑,“白迢月,你当我脑子有问题吗?这么薄的手帕,行动间硒粉必定会落下去,完全沾染上手帕,你是怕我死的不够快?”

“这不是想办法吗?这个办法不行咱就换一个,既然鞋底已经沾了,而且这东西轻易弄不下去,那总要垫着个东西,能隔开那水,不就啥事没有?周挽风,你盯着我作何?你别惦记我这衣服,对了,你的外衫不是可防雨?踩在脚底下不就万无一失了嘛!”

提剑看着周挽风和苏季斗嘴觉得不可思议,他这心里直嘀咕,你说周挽风虽然有时候跟他生气那么两三句,但是和白迢月这冷言少语的人那是有话都懒得说的,用周挽风当初说过的话,那就是跟白迢月说话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人家云淡风轻可能连个眼神都不给你,她懒得受那个气。

既然无法一争高低,那就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

可是现在,他再看白迢月这张柔软的小脸蛋上那粉嫩的唇瓣上下掀啊掀,说着什么俏皮的话,真是让人意外!

他心里头更是反复琢磨,这面上愁眉紧锁,你说这个白迢月最近是不是为了设计摘星派那几个狗东西而精神失常了?

苏季抬眼一瞧,就见提剑满眼打量的目光望着自己,糟了!白迢月都说让他少说话,闭嘴!他这是犯事儿了?!

顿时听得常枫拍手说:“迢月师姐,你这主意挺不错。但我们其他人都没有带防雨用具,这可如何是好?”

这一拍手让提剑错过眼神去,那边周挽风看了一眼其他人,她到是怀璧其罪了,这个白迢月,真是让人看着火大!不过不得不承认的是,白迢月说的是个办法。

苏季挑眉一看,周挽风这妹子怎地用一丝恶狠的目光看着他,他忍不住摸了摸鼻子,是自己说错什么了?

不过他觉得,事到如今该说的还是要说。

“这危险其中伴随的也是诸多好处,众所周知,这有硒粉的地方,必然有闪光果,我们打探一下,全部采了来,有多少采多少,待洛书城来了,装进他的乾坤袋。”

“闪光果?”有人微微疑惑,似是没听过这东西。

苏季解释说:“我们日常是听都不一定听过的,除了炼金堂的弟子熟悉这材料,当然,身为炼丹师的周挽风肯定也知道这闪光果有多难得。”

周挽风未说话,常枫插话说:“我想起来了,闪光果生长需要硒粉,虽然不清楚这里为什么会有硒粉,但这里一定有可观的闪光果。”

闪光果啊,那是稀有材料。就连提剑都觉得眼热,“我没记错的话,闪光果是高级炼金师和炼丹师都需要的材料。”

就算他用不到,无法助力修为,但那都是钱啊!

众人激动的情绪溢于言表。

周挽风冷静道:“一件衣服我是没有什么舍不得的,但你们可知道,有闪光果的地方,也定然会有尖嘴雕,这东西是一恶兽,食人鲜血,残暴的狠,实力也不一般。如果我去采撷闪光果,那这恶兽还是需要你们万剑堂的引开,如何引开,是个问题。如果尖嘴雕掀起水花,大家都没有多少胜算。”

常枫突然睁大双眼,“所以上面山洞利爪所致的异常,或许就是尖嘴雕与雷兽互相打斗留下的痕迹?”

忽然有人说:“我这也是乌鸦嘴了,前面还说实力悬殊大,提剑还笑话说找吃的要什么武力值。如今看来,到是那些采珍珠的过来胜算大些。”

这话说的众人确实有一点泄气,但提剑一听,扬长了脖子。

“你这说的什么话?咱们出来是历练的,不管如何艰辛,我们都一往无前,可不是躲在别人背后靠别人胜利成果分一杯羹的懦夫,你说是吧,白迢月?你这身手,咱们一起打头阵。”

闪光果,仿佛就是提剑的囊中之物,他立刻抽出了洛术剑。

闻言,苏季一个激灵,这提剑什么玩意?

常枫立刻笑说:“迢月师姐的实力有目共睹,她在我们还不放心嘛?往前走!”

他这不是起哄,是真的盲目崇拜白迢月!

可他苏季,不是白迢月!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状态:连载作者:林宸岚全文阅读

白迢月是上清仙门万剑堂的弟子,在讲师与长老们的眼里,那是一颗袅袅升起来的新星,论修佛她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虽然为人高冷性格孤僻,人情世故上也没任何天赋。苏季是摘星派炼金术堂的弟子,炼得左手好装备,虽然落在扛剑的白迢月等人面前,那是望着身形羸弱,弱不经风,打起架来还得有个保护好他。可明明是他以一己之力挑起来了摘星派炼金术堂与上清仙门万剑堂的仇恨。比邻而居的两个宗门朋友见面就对掐。那次狭路相逢,打起架来,接着,两个人身体就交换了。一个淡漠,一个热情;一个性格孤僻,一个懒懒散散,本就年年月月拌嘴说狠话,此时更是相互看不不顺眼。咔嚓——。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