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章 谁要你重情小说

第二十章 谁要你重情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06-23 21:58:53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状态:连载作者:林宸岚全文阅读

白迢月是上清仙门万剑堂的弟子,在讲师与长老们的眼里,那是一颗袅袅升起来的新星,论修佛她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虽然为人高冷性格孤僻,人情世故上也没任何天赋。苏季是摘星派炼金术堂的弟子,炼得左手好装备,虽然落在扛剑的白迢月等人面前,那是望着身形羸弱,弱不经风,打起架来还得有个保护好他。可明明是他以一己之力挑起来了摘星派炼金术堂与上清仙门万剑堂的仇恨。比邻而居的两个宗门朋友见面就对掐。那次狭路相逢,打起架来,接着,两个人身体就交换了。一个淡漠,一个热情;一个性格孤僻,一个懒懒散散,本就年年月月拌嘴说狠话,此时更是相互看不不顺眼。咔嚓——。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 精彩章节

萤草渔洲西北地传来的巨大动静,吸引了洛书城众人的注意。

这边深夜中,提剑拿着白迢月的通讯器连接上了洛书城,只是等人赶来,总觉得都过去两个时辰,这天怕是都要亮了。

那海域周边的天色,已然放光。

周挽风瞧着提剑说:“白迢月最近的身子是不是有些虚弱?来萤草渔洲时就瞧着不对劲。”

因着周挽风方才险些掉下裂缝被提剑拉了一把,她也能好好说话了。

虽然众人逃出山洞之后,都意外掉入了那肉眼可见瞬间裂开的地面。众人齐齐掉了下去,竟还有两颗雷果连着藤蔓砸在众人身边。

这十来个人虽然分散,但也循着声音,抱团商量此事。

就是看着这白迢月,发现她的时候她就一直躺地上,周挽风拿些清神的丹药试了试,这毫无效果。

提剑等人等待救援的同时,也在这里守着白迢月。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若是此时有恶兽相逼或者灵兽出没,白迢月这个主力军都不在的话,怕是容易出事。

听了周挽风的话,提剑虽然面露担忧,但也反驳说:“但是你不能说刚才对付雷兽的时候,那身体好好的。”

“或许她方才用力过度?”周挽风猜测。

提剑摆摆手,“你也不是医师别瞎说。”

周挽风也没生气,只是头疼白迢月怎么还没醒,她也是相信依照白迢月的能力,对他们脱离险境有一半的把握。

这耳边叽叽喳喳的声音传入脑壳,苏季总觉得自己是在做梦一样,他半眯着眼,惊恐的瞬间睁大双眼,怎么回事?

“迢月师姐,你醒了?”最是先关注苏季的常枫一眼看到苏季的异样,见他睁开双眼坐了起来,立刻喜笑颜开。

苏季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些人一眼,他环顾四周,这一片黑暗之中的荧光,还是深夜里,还是这萤草渔洲当中?

提剑扭过头看着苏季那小脸煞白,一向脸色很好的人这时候嘴唇都泛白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大伤了元气,或者命不久矣。

他好奇问道:“白迢月,看什么呢?我们方才都没扛过这天地之间的变动,全部掉下来了。不过说到这里,我真是想笑!”

提剑说着还真的哈哈笑了两声。

这笑声让苏季回过神来,听提剑接着说:“白迢月啊?昨夜我看你胳膊完全好了,那意气风发一往无前的模样真是漂亮。但是现在,你居然自己从上面掉下来,把自己给砸晕过去了,总不能是大家玩笑一句,说你是遭了现世报,因为打晕雷兽反被打晕吧?”

不等苏季说话,周挽风说:“原本以为萤草渔洲只会出现一只上品雷兽幼兽,万万没想到这里还有这般大的洞穴,方才就近查看了一番,这地方不小。”

提剑也认真说:“想必还有其他上品灵兽,或者恶兽……”

“上品雷兽?”苏季一听这个,心里头一个激灵,眼里也有些震惊与惊疑。昨夜白迢月她们遇见上品雷兽了?

你说他什么时候换回去不好?非得昨日?且不说雷兽资源,就说咱们运气不好,无法契约雷兽,也抢不到雷兽,但众人齐心协力抓捕了雷兽之后,那奖励是丰厚的。

就这么错失了!

然,听着苏季的话,常枫忽然眼前一亮,欣喜道:“迢月师姐,你什么意思?你觉得这洞穴里可能还有其他雷兽?那我们此次收获岂不是……”

这小朋友激动的都说不出话来。

我……

我能知道什么?

我又不是你们眼里的白迢月,我又不是高手,别说上品灵兽了,我顶多能弄死下品灵兽,看见中品灵兽我都得绕道走。

苏季故作镇定,“我觉得此处危险重重,还是先出去比较重要。”

下意识的,苏季想要联系白迢月,告知现在这里的情况。只是他摸了摸自己的怀,坏了!我通讯器呢?

“洛书城怎么联系到现在还不来,再联系一下。”说着,提剑举起了手里的通讯器,注入灵力对着那头嚷嚷。

无人回应。

“这不是我的通讯器?”苏季扬眉一看,有些诧异。

提剑说:“刚才见你昏了,大家的通讯器又都丢了,就暂时先拿你怀里的一用。”

男女授受不亲,好家伙,你居然敢搜身?还怀里?

见苏季那质疑、微怒、震惊的目光,提剑摆手说:“周挽风刚才为了让你清醒给你吃了不少清神的药,还把你拖到了边上,刚才你是在那水潭子里的。拖着你的时候这才摸到了通讯器。”

这周挽风,苏季打眼一看,人还是挺善良的。

挺好。

“怎么联系不上他们?”

提剑晃悠通讯器,又拍了拍,“这玩意坏了?不应该啊,方才还联系上,一切都显示正常。”常枫皱眉问:“莫不是他们也遇见危险了?”

周挽风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认真说:“白迢月也醒了,我们不能这般被动了,大家一起顺着这水流找出口。”

被动?苏季感觉他自己就很被动!

他一把夺过提剑手里的通讯器,“我自己的东西我看看……”

“都是炼金师锻造出来的,你能看出来什么?”提剑撇嘴一句,“别看了,赶紧起来,赶路了。”

赶路?

赶什么路?

苏季拽紧自己的通讯器塞到怀里,还拍了拍以示这东西安稳的在自己手里,见大家都起身,他也故意起身,起了半拉,他闹幺蛾子。

“我的头怎么这么疼?你们怎么都三个脑袋,不行了,我……”

这话音还没落完,就见苏季‘砰’的一声,重新躺了下去,这地面虽然是软土,但也震的他脑瓜子疼,就感觉这脑袋里面有一团水在晃荡一般。

这都是什么事儿?!

难不成昨夜看见刑霄霄是做梦?

但那也太真实了!

如果说现在瞧见提剑是做梦?

这满地的潮湿,这无边的黑暗,这是现实!

身体又突然互换了?到底怎么回事?这不受控制的人生让苏季也心生一丝恐慌,而更加恐慌的是他现在不知怎么办了。

还是昏过去,找机会联系白迢月要紧。

提剑一看这情况,都忍不住抬手打白迢月两巴掌,但手落还是推了推白迢月的胳膊。

“醒醒?”

周挽风诧异的看着提剑,“她怎么回事?”

也太不正常了?

这一下把提剑难住了。

“裴玉秋也不在,咋办?”他问。

周挽风看了一眼躺地上不省人事的白迢月,她轻轻地拍了拍白迢月的脸颊,叫魂一样也没把人叫起来。

周挽风伸手直接往他鼻上探去。

苏季心里就纳闷了,刚说这姑娘善良,现在掐什么人中!

果然,上清仙门的没一个好东西。

他要忍不住了!

正当他那一口气憋不住要吐出来,就感觉那只手缩了回去。

周挽风看着提剑,无语道:“算了,让她在这里好好躺着,我们去找找出路。”

她觉得,白迢月这个人就这个德行,本身就是谁也无法控制得住的,别管她这晕倒到底是真晕还是假晕,总之,她不合群,不听大家的话,那就留她在这里好了。

提剑刚拖着苏季往墙壁边上靠了靠,一听周挽风的话,他不乐意了,“背上他好了,把他一个人留在这里不放心。”

装晕的苏季听见这话,他真想骂提剑,你说你和白迢月有一腿吧?怎么这么爱管闲事?

“你背着他,要是遇见恶兽了,你顾得上他吗?他不是更危险?”周挽风说。

“那把他一个人放在这里就安全吗?总要留个人照顾他。”

苏季无语,我真是谢谢你,你赶紧走吧!或者你留下来照顾我也行!

周挽风脸色变了变,“谁留下来?别怪我说话直接,若是找见资源了,没有遇见的人没有份,谁肯?”

这话一出,众人脸色也有点……难看。

周挽风也不怕得罪人,她也直接说:“这是事实,大家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所以,提剑,你说,谁留下来?反正我是不会留下来照顾他。”

“好好好,你们都先走吧,我留下。”提剑一派深情重义。

滚!老子不需要!苏季这心里真想插提剑一刀。

周挽风点了点头,“行,那你就留下吧,反正你们清清白白,无妨。”

“本来就清清白白,还用你强调?”

清清白白?苏季这心里头犯嘀咕。他一直都摸不清这两人到底什么关系,但是他不敢多言语,生怕被发现。

这厢众人只笑笑,也不议论,到叫苏季是真好奇。

“行了,那咱们走吧,没有白迢月,没有洛书城,总不能一辈子困在这里。”周挽风昂首挺胸,顺着小溪流径直前行。

常枫看了看倚靠那里闭目的苏季,又看看提剑,“师兄,那你与迢月师姐小心一些。”

“放心去吧。”

提剑也算是招了招手,人走后,他哐当一声放下洛术剑,坐在苏季旁边待闭目养神。

然而,待人走后,苏季这缓缓睁开双眼,顿时吓提剑一跳。

提剑这是刚坐下,他质疑道:“你方才到底怎么了?”

“我没事。”苏季眼中清明一片,摇了摇头。

提剑想着周挽风那眼神,他忽然琢磨过味来,逼问道:“你方才莫不是装晕?你要做什么?”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状态:连载作者:林宸岚全文阅读

白迢月是上清仙门万剑堂的弟子,在讲师与长老们的眼里,那是一颗袅袅升起来的新星,论修佛她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虽然为人高冷性格孤僻,人情世故上也没任何天赋。苏季是摘星派炼金术堂的弟子,炼得左手好装备,虽然落在扛剑的白迢月等人面前,那是望着身形羸弱,弱不经风,打起架来还得有个保护好他。可明明是他以一己之力挑起来了摘星派炼金术堂与上清仙门万剑堂的仇恨。比邻而居的两个宗门朋友见面就对掐。那次狭路相逢,打起架来,接着,两个人身体就交换了。一个淡漠,一个热情;一个性格孤僻,一个懒懒散散,本就年年月月拌嘴说狠话,此时更是相互看不不顺眼。咔嚓——。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