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六章 那两人打我小说

第十六章 那两人打我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06-23 21:58:51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状态:连载作者:林宸岚全文阅读

白迢月是上清仙门万剑堂的弟子,在讲师与长老们的眼里,那是一颗袅袅升起来的新星,论修佛她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虽然为人高冷性格孤僻,人情世故上也没任何天赋。苏季是摘星派炼金术堂的弟子,炼得左手好装备,虽然落在扛剑的白迢月等人面前,那是望着身形羸弱,弱不经风,打起架来还得有个保护好他。可明明是他以一己之力挑起来了摘星派炼金术堂与上清仙门万剑堂的仇恨。比邻而居的两个宗门朋友见面就对掐。那次狭路相逢,打起架来,接着,两个人身体就交换了。一个淡漠,一个热情;一个性格孤僻,一个懒懒散散,本就年年月月拌嘴说狠话,此时更是相互看不不顺眼。咔嚓——。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 精彩章节

白迢月在水里刚觉得自己有点不太对,一起来,就看见前面陌生的环境,又看见两颗大夜明灯照亮着云诺和夏月影两个人的脸,宗门的人?水倾木?

自己的手?

她换回来了?

她在萤草渔洲?!

意外,惊喜,诧异,又不解。

她怎么回来的?

而现在,她是怎么掉水里的?莫不是云诺这两个干的?

她冷冷的视线抬头看着交头接耳的那两个人,刚想开口说话。

就耳闻空气当中那不一样的雷鸣,感受着空气当中不一样的威压与变动。

她立刻祭出身后的洛术剑,凌空而起。

眨眼间的功夫,白迢月看见眼前的战局,上清仙门的弟子虽然包了饺子,但是也亦步亦趋围着这灵兽,囿于灵兽的实力。

那灵兽正是洛书城前面猜测的雷兽,它浑身毛发散发着蓝色的光泽,炯炯有神,那体型虽然只有一个十来岁的孩童大小,是雷兽幼兽,但是天生的血脉与实力并不容小觑,大家争执这厢不相上下,根本奈何不了这雷兽,反而处处受了限制。

提剑眼尖,立刻看到了御剑而来的白迢月,大喊了一声。

因为这喊叫,有人分神,险些被雷兽扑倒,再看那地面,仿佛被雷击而过。那人连滚带爬躲到一边,后怕的拍拍自己胸脯,大骂一句,“提剑,你瞎喊什么!吓我一跳!”

白迢月持剑而下,高声喊道:“彭涛、祁阳你们二人立刻吸引!提剑、舒壶、洛书城,四方列阵,‘剑阵锁’!”

“好!”

彭涛与祁阳一听立刻打开自身的昆吾圆盾,挑衅那雷兽。

四把洛术剑同时被祭于空中四个方位,那一刹那,这四把剑形成千万把剑气稳稳落在雷兽周身。

雷兽仿佛被关在一个剑气形成的笼子里,嘶吼着逃不出去。

彭涛与祁阳立刻松了一口气。

白迢月此时与洛书城三人相视一眼,她再次大喝一声:“一破天军,俯冲而下,剑背锋芒!”

“明白!”

“好!”

电光火石之间,四人迅速收回自己的长剑,反手为握,剑柄随着人俯冲而去,重如千斤的力量砸在雷兽的额头上。

“哐当!”

“嗷嗷——嗷——”

砸的雷兽那是顿时眼冒金星,连爪子都失去了力气变得温柔起来,顿时懵懵的趴在地上,翻着个白眼叫人看着好笑。

彭涛和祁阳在一边看着,二人相视一眼,不由咽了咽口水。

他们也摸了一把自己的脑袋,他们要是受这么一下,脑袋不得立刻开花?小命早就难保了!

这边,白迢月继续说:“裴玉秋,周挽风,你们谁带着上品诱捕粉!”

“我!”裴玉秋立刻回应。

裴玉秋迅速反应过来说:“放上品诱捕粉是不是?!”

“是!”

裴玉秋老早就准备好了这诱捕粉,这香味能让灵兽闻着走不动道,陷入昏睡。但是刚才一直苦于没有机会放出去,生怕这有灵识的灵兽自己筑起防护墙,那这药粉飘出去了,顷刻间就没味了。

上品灵兽啊!

而且还是稀有的雷兽!

差点因为雷电而炸毛的裴玉秋这一刻也是无比的激动,“全放了吗?!”

那一瓶药粉,要真是让灵兽闻,成年雄壮的灵兽都要昏睡个一两个月。

白迢月皱眉说:“你看着放,别药傻了就行。”

此言一出,哄堂大笑!

裴玉秋心里紧张的赶紧掏出一个白瓷玉瓶子,这边白迢月又高喊一声,“彭涛、祁阳,你们两个赶紧护着裴玉秋,队里就这么一个医师。”

“好!”

那兄弟俩颠儿颠儿的跑过来,一左一右挡着雷兽,就露出雷兽一个鼻子。

众人紧张的望着这一幕。

眼看着雷兽爪子也蜷缩了一团,双眼也彻底闭上。

裴玉秋额头也冒出一丝冷汗,遂说了一句。

“成了!”

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彭涛和祁阳这双腿,差点就抖了。哪怕有昆吾圆盾,可是距离雷兽这么近,能不担心吗?

此时还多问一句,“成了?”

就听裴玉秋这妹子微笑说:“成了。你看它,都不动了,酣睡了。”

“入睡这么快,不会真的药傻了吧?”彭涛玩笑说,若说方才在萤草渔洲西北地那一战,真是紧张死他了。

生怕这次降服不了雷兽,又怕雷兽霍霍他们这些历练的子弟。心里头期盼着降服,可又信心不大。

毕竟那幼兽的实力他是亲眼目睹,如此近距离观看。一巴掌差点没把他掀飞碾碎。

吓死他了。

众人也是敌不过,这才边走边打,边打边跑。不知何时,来了这海岸边上。

这天上的雨骤停。

这白迢月也来了。

“放心,也就十天半个月,咱们就可以带着老老实实的它回去了。”裴玉秋欣喜的说着,因方才身体里渡过一丝雷电,那翘起的秀发叫彭涛笑死。

“哈哈!你快梳梳你的头!”

裴玉秋呵呵一声,“说的好像你是人形一样!”

这两人间的掐架打趣让众人回过神来,提剑这才放下手里的洛术剑,收回灵力,可是这心脏还猛烈跳动着。

“成了?宝贝上品灵兽啊!”

提剑乐呵呵的,这可是上品灵兽,哪怕得不到,也可以换成其他奖励,哪怕其他奖励不需要,也能换成钱。钱啊!

白迢月看着提剑这笑眯眯的扑过来,不少人也乐呵呵的围绕在雷兽旁边。

那通体蓝色的灵兽,毛茸茸的,昏睡时候摸起来人畜无害的,这小东西,还挺让人喜欢。大家一瞬间就忘了方才被折腾的惨样子,也是饿过了头不觉得有什么。

可是欣喜稍过一会,舒壶直接坐在了地上。

“累死了,这会儿精疲力尽,越想越饿。”

洛书城收起长剑,说道:“山海志记载,雷兽生存之地潮湿,周围会野生孕育雷果,这种果子孕育天地精华,对我们修行者来说也是不可多得的灵果。”

“雷果?有灵力的果子?吃完助益修行的?”舒壶巴巴地抬起头,嘴巴张开老大,又深深咽了口口水。

太饿了!

“咕噜……咕噜……”

“咕噜……”

这咕噜声好似会传染,不少人此时也揉着肚子。

周挽风说:“那我们回去找找?”

提剑指了指眼前的小东西,“那这雷兽就让它睡在这里?”

舒壶说:“找个人看着吧?”

彭涛笑说:“这萤草渔洲就我们,谁还能偷走雷兽?”

舒壶瞅了一眼彭涛,突然说:“裴玉秋,你这上品诱捕粉会不会失效,这雷兽会不会醒来?”

裴玉秋说:“这不可能的,不过也的确需要有个人在这里看着它。万一有其他恶兽出现,对雷兽不利该如何?”

舒壶说:“你说的倒也不是不可能,这新发地谁知道有什么东西?可是一个人看着,要是遇见恶兽岂不是没用?”

众人将视线放在洛书城的身上,他是领队的,大家都听他指挥。

到是听洛书城问:“白迢月,你怎么看?”

白迢月凝眉思索说:“有个事我要说一下,方才我发现海域里有许多光点,这些东西散发着莹白的光芒,不知道是什么,不如先去看看?”

提剑眼睛一亮,“还有好东西?!”

大家的好奇心四起,“白迢月,是什么?”

“白迢月,在哪儿?”

“白迢月,什么情况……”

众人纷纷围绕在白迢月的身边。

云诺与夏月影赶来,与雷兽的争斗也结束了,二人便是站在旁边不语,众人沉浸在方才捕捉雷兽的喜悦之中,包括天色也晦暗,谁也没留意夏月影和云诺不在。

而此时瞧着众星拱月般的人,夏月影的脸色沉了沉。

这白迢月还真是会出风头!

但是你不能否认的是白迢月的作战实力。

云诺直接插话说:“就在不远处,我也瞧见了。”

周挽风刚才虽然知道夏月影和云诺不在,但是这档口也不会问什么,她只笑着走近云诺,问她,说:“你觉得是什么好东西?”

云诺抬起下巴,扬眉直说:“水里头发光发亮的,我总觉得是珍珠。”

裴玉秋立刻说道:“珍珠吗?那可是炼药的好东西。这片海域这么大,应该数量不少,在哪儿,瞧瞧去!”

说着,裴玉秋脸上的笑容挂上,充满了期待与欣喜。

这时候舒壶插话说:“裴玉秋,要真是数不胜数的珍珠,也是丢不了。现在大家都饿肚子,总要先填饱了,珍珠待会再说。”

裴玉秋瞥他一眼,“公子哥,你来作何的?为了吃饭?那你不如在宗门老老实实呆着,一日三餐管饱,还来这里干什么?能得到珍珠也是个好机会,怎由得你如此浪费?”

听她这一阵数落,舒壶挑眉说:“那你别吃!”

裴玉秋凝眉不语,冷哼了一声,懒得搭理舒壶。

提剑拍拍舒壶的肩头,笑话他说:“你说说你,活该没有姑娘看上你,你这嘴巴说话难听。”

舒壶更不乐意了,撇嘴说:“提剑,你也是个不解风情的大块头,到现在都没人要。”

“行了,别争执了,要我说,咱们兵分两路,一路寻吃的,一路寻东西。”彭涛扛着自己的昆吾圆盾,他虽然两边都想去,但也要先顾着一头。

提剑一抬手,看向洛书城,挑眉说:“那就听洛书城的,你怎么看?”

洛书城分析说:“也不知那东西是否有时效,也无法确定是什么。吃食显然也是很重要的。但如果想要分开行动,也看大家意愿,少数服从多数。同意的举手。”

就这么的,大家拍板决定,分拨行动,人员抓阄决定,虽然有人惋惜自己这队伍战斗力不够,对方也是笑笑说找吃的要什么攻击力。

正准备走时,白迢月突然叫住了众人。

“还有一个事情我要说一下。”

“夏月影和云诺两个人刚才无故偷袭我,伤害同门,所以我才浑身湿漉漉的,是刚从水里头爬起来。”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状态:连载作者:林宸岚全文阅读

白迢月是上清仙门万剑堂的弟子,在讲师与长老们的眼里,那是一颗袅袅升起来的新星,论修佛她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虽然为人高冷性格孤僻,人情世故上也没任何天赋。苏季是摘星派炼金术堂的弟子,炼得左手好装备,虽然落在扛剑的白迢月等人面前,那是望着身形羸弱,弱不经风,打起架来还得有个保护好他。可明明是他以一己之力挑起来了摘星派炼金术堂与上清仙门万剑堂的仇恨。比邻而居的两个宗门朋友见面就对掐。那次狭路相逢,打起架来,接着,两个人身体就交换了。一个淡漠,一个热情;一个性格孤僻,一个懒懒散散,本就年年月月拌嘴说狠话,此时更是相互看不不顺眼。咔嚓——。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