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五章 差点被淹死小说

第十五章 差点被淹死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06-23 21:58:50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状态:连载作者:林宸岚全文阅读

白迢月是上清仙门万剑堂的弟子,在讲师与长老们的眼里,那是一颗袅袅升起来的新星,论修佛她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虽然为人高冷性格孤僻,人情世故上也没任何天赋。苏季是摘星派炼金术堂的弟子,炼得左手好装备,虽然落在扛剑的白迢月等人面前,那是望着身形羸弱,弱不经风,打起架来还得有个保护好他。可明明是他以一己之力挑起来了摘星派炼金术堂与上清仙门万剑堂的仇恨。比邻而居的两个宗门朋友见面就对掐。那次狭路相逢,打起架来,接着,两个人身体就交换了。一个淡漠,一个热情;一个性格孤僻,一个懒懒散散,本就年年月月拌嘴说狠话,此时更是相互看不不顺眼。咔嚓——。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 精彩章节

夏月影没想到云诺这么冲动,以她那三脚猫拿来锻炼身体的修为怎么能与白迢月相比较?

哪怕现在云诺正面与白迢月对战了,她也选择了围攻而上形成二对一的局面,她也未必有绝对的把握能占了上风。

毕竟她中期的修为还未巩固多好,大动干戈未必讨了好处不说,如果白迢月闹大让执法堂知晓,对自己也没任何好处。

如此想着,她倒是从来没有和白迢月动过粗,但不代表她不想动粗。

所以此时看着云诺冲出来,她诧异之余,也满心期望云诺能让白迢月吃大亏。虽然只是想想,但是接下来的一幕让她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

云诺虽然会那么几招,但是浑身爆发的灵力完全是苏季不晓得如何抵御的,他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胸前一疼,这空气当中仿佛有一双大掌推着自己,让他不由自主的后退。

这身体就像是那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唰——一声飞了出去。

这人本就站在了海边上,那冰冷的雨水啪啪砸在身上,脸上,眼睛视线都要模糊了。

然后他清晰的感受到了海水的冰冷。

气过头的云诺这时候也突然愣在了原地。

她不可置信的收回手,这话卡在嗓子眼,说不出来,这手比划着,她看着夏月影。

“她?她这是?!”

夏月影直勾勾地看着白迢月一头栽进了水里头,狂风骤雨之中,那个资质令众弟子羡慕的白迢月在水里扑棱着。

“这是,被我打的?!”

云诺这满身的焰火突然熄灭了,她惊疑地重复道:“这是,被我打的?这,夏月影,怎么回事?!”

我怎么知道怎么回事?

夏月影蠕动着薄唇,冷静分析说:“想不通。”

白迢月居然被云诺一招打出数米开外。

这是她这辈子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

咔嚓——

电闪雷鸣,照亮了整个夜空,亮如白昼。

摘星派,摘星河分出的一条分支星水溪游走在摘星派男子住所外,九曲回廊之上,前方是练武场。

白迢月跟着苏晓曼越走越冷清,她听了脚步,直言说:“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

她这话音刚落,就听得天空一阵雷声轰隆,雨势是要越下越大,还好在走廊里,要不然拿着一把伞也是要淋成落汤鸡。

这想法刚划过脑海,她就突然愣住了,就见得眼前的苏晓曼转过身来面对着自己,因着闪电的骤亮,白迢月看着苏晓曼那张发白的脸竟然觉得瘆得慌。

苏晓曼就像是发了疯一样,整个人不受控制一样逼近白迢月。

“你要干什么?”

白迢月下意识后退了两步。

“我要干什么?苏哥哥,你干了什么?你游戏人间,戏耍我多年,很开心吗?”

这话,从何说起?白迢月忍不住蹙起眉头。

她心里也暗叹一声,难道是自己上次的做法太过了?毕竟如果苏季真的在这里,总不会坐怀不乱吧?把一个女子这么推出去,哪怕不是当着众弟子的面,但也是传遍了整个宗门,你说这女子不要脸面的?

可想而知,这几日苏晓曼也定然不好过。

虽然白迢月也不喜欢苏晓曼,以前二人也多有争锋相对的时候,毕竟那个时候苏晓曼凑在苏季身边万分维护苏季。但是这一刻她还是心生怜悯,觉得自己做错了,想要道歉一番。

当然,她心里头也咒骂苏季一句,要不是苏季多情让人家女孩子误解,哪有女孩子这么贱兮兮的一直凑在男人身边?

虽然她对苏晓曼也有很多不好的印象,但她总觉得是苏季的问题多一点。毕竟你看苏季自己未婚妻也是有的,早想解除怎么不解除,非要拖到现在,也难怪林歇云也不乐意嫁给苏季,实则林歇云眼光好,分得清好坏。

不过这次苏晓曼献身的事情也不知道苏季本尊在的话会如何处理,他总不会闹出这么一个烂摊子吧?遂想着,白迢月也有一些负罪感了,自己造的事情自己承担。

她立刻放缓了声音,恳切赔罪说:“当日之事,我也是情急之下,你不要放在心上。你我之间本就没有任何问题,你可以追求自己的幸福,误会你我的都是那些吃饱了无事干的人。闲言碎语,过几日就烟消云散的。”

白迢月对她一番宽慰。

“我知道你心中不快,我与你道歉。”白迢月面色凝重,微垂了头。

苏晓曼见惯了苏季那意气风发,满面春光的模样,几乎从来没有看到过他这般低头的样子,现在又是什么新把戏在这里戏弄自己?

她知道这些高高在上的大少爷也看不起她的出身,刑霄霄更是明目张胆不屑她的手段,她是想攀附苏季怎么了?因为苏季的家世背景,她也喜欢苏季的能力,可是苏季怎么能这么对待她?

若是她不能好好活着,苏季也不要在这世间这般痛快!

白迢月刚一抬起头,就瞧见苏晓曼满眼的愤恨与怒意,那阴毒的目光让她觉得可怕,迟疑的同时被苏晓曼狠狠抱着。

她扑了过来,就像是一个猎豹一样,瞄准的敌人,想要一击致命。

她就抱住白迢月往身后的水里退去……

电光火石之间,纵使是辟谷高手的白迢月都没有想到这姑娘闹什么幺蛾子?她扑过来想干嘛?抱着自己死活不撒手要干嘛?!

“啪!”

重重的落水声,冰凉的水充斥口鼻,让她立刻反应过来。

苏晓曼这是因爱生恨?想要拉着苏季同归于尽?!

苏季是个旱鸭子这毋庸置疑,这不就是要命嘛?!

这招惹了女子,太可怕了!

白迢月瞪大了目光,就见苏晓曼闭着双眼稳稳的扑在自己身上。

苏晓曼也不会水?!真是找死了!如果今日真的是苏季在这里,那定然是要酿成大祸的。

白迢月反手控制苏晓曼的手,奋力往上扑,这水还挺深,难怪苏晓曼要把人往这里引。如果是住所门口的那条水流,那顶多站个人的海拔。

她费力把人拖上岸后,就听得苏晓曼嚎啕大哭,这脸上夹杂着雨水与冰水,苏晓曼痛苦道:“苏季,你为什么要救我?”

白迢月听了这质问更是火冒三丈,她冷声呵斥道:“何必呢?因为一个男人就要轻生?你以为你弄死了苏季你又有什么好处?”

一腔怒意话到嘴边白迢月自己都拦不住,但也立刻反应过来,圆话说:“你喜欢那个人是苏季,也就是我,你觉得你的心上人苏季羞辱了你,所以你要报复。可是那个苏季是苏家的独子,把他弄死了,你整个苏家还要不要活命?!”

“我不要别人活得好好的,我就要我自己活得好好的,你给了我错觉,让我觉得你也喜欢我,我为此也努力了这么久,结果你说抛弃就抛弃了,你让我怎么活得下去?你不要和我讲这些大道理,我听不进去!”

苏晓曼大吼出声,她就是听不进去,她就是一心想要寻死,她的脑子里哪怕听得见白迢月的一字一句,但是什么意思,她听不进去!

白迢月心里一愣,是该说一个女子对男子的痴情失了理智?还是该说她是为了努力挣脱自己现有的底层生活环境,只是为了跃上一个阶层,为的是为自己人生负责?

苏晓曼把这一切赌注都压在了苏季身上,好似这一刻如梦幻影,全没了。她一时间无法接受。

白迢月心里也疑惑四起,难道,苏季对苏晓曼也有意思?所以上次苏季说和这个表妹只有一面之缘只是骗了她?

正白迢月分神之时,苏晓曼猛地站起来,伸手就是那么一推。

“你干什么……咕噜……唔……”

苏晓曼把白迢月推下了水,她四仰八叉,猝不及防。

咔嚓——

电闪雷鸣,照亮了整个夜空,亮如白昼。

“苏季!”

刑霄霄等人远远撑伞一看这里怎么看不懂?这苏晓曼跟苏季怎么还坐在雨里面说话?

这想法还没说出口,就见得苏晓曼发了疯一样把苏季推到水里头。

刑霄霄立刻急了。

水里头的白迢月只感觉那一阵电闪雷鸣轰在了脑子里一般,难受的紧,让她头疼胸闷,浑身发热,四肢无力,又反胃难受,什么也动不了。

呛鼻的水立刻刺激了她的神经。

她立刻清醒过来,那是满心的无奈了,这苏晓曼劝解不通,她也无需多费口舌,待她上岸,可不会管这些破事了,留给苏季自己来弄!

但是这水怎么比刚才还深,这水比刚才还冷,这周围雷鸣之音怎地那般奇怪?!这眼前的水里怎么闪烁着银光……

白迢月张开手扑在水面上,从水里将自己捞出来。

这手,她怎么看着变小了?变细了?变嫩了?

若白迢月真的陷入困境,云诺恨不得烧香拜佛高兴高兴,但是这时候她是真的不明白,就算白迢月真的不设防被她给打了,怎么可能?

没有道理的。

白迢月是什么修为,她是什么修为?

这时候,她就惊疑地看着白迢月从水里头爬起来,然后看着白迢月怪异的举动。

“月影,她刚才看了我们一眼,她今天不会真的动手吧?”云诺低声说。

“你害怕了?”夏月影见云诺退缩一步往自己身边站着,忍不住说笑一句。

云诺撇嘴解释说:“我就是觉得她有点不一样,说不上?”

夏月影的目光直直望着眼前也有些怪异举动的白迢月,她低声喃喃道:“她今日有些奇怪,这几日都有些奇怪。”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状态:连载作者:林宸岚全文阅读

白迢月是上清仙门万剑堂的弟子,在讲师与长老们的眼里,那是一颗袅袅升起来的新星,论修佛她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虽然为人高冷性格孤僻,人情世故上也没任何天赋。苏季是摘星派炼金术堂的弟子,炼得左手好装备,虽然落在扛剑的白迢月等人面前,那是望着身形羸弱,弱不经风,打起架来还得有个保护好他。可明明是他以一己之力挑起来了摘星派炼金术堂与上清仙门万剑堂的仇恨。比邻而居的两个宗门朋友见面就对掐。那次狭路相逢,打起架来,接着,两个人身体就交换了。一个淡漠,一个热情;一个性格孤僻,一个懒懒散散,本就年年月月拌嘴说狠话,此时更是相互看不不顺眼。咔嚓——。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